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64章 准备中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264章 准备中

“雨绮,电子竞技现在是处在最低谷,要新闻出版总署放开口子肯定很难,过一段时间应该没问题了。=关键是我们要把缅甸的事情处理好。”

陆景笑着解释一句,拿起宋雨绮手边的茶杯喝了一口,伸手轻揉的摸了摸宋雨绮的脸,“这几天怎么心情不好?”

“哪有!”宋雨绮靠在陆景的手掌上,看着陆景,轻声道:“我那个来了。”

陆景笑着叹道:“你啊,患得患失的。哦,这次你们就不要陪我去仰光了。余乐陪我去就可以。”

怀孕的时候,雨绮怕第一个怀上被婉仪知道了不满,现在没怀上,她又失落的很。

宋雨绮答应下来,担忧的道:“那你要小心。”

陆景笑着点头,轻松的道:“没事。我又不出头。”

中建七局的董事会议开的很短。走马上任新任董事长傅婕只是交代了几句,就宣布散会。在京城里处理几天事务后,傅婕就准备飞往仰光。

“傅姨,你离开京城都没人给你送行啊?我明天中午请你在京城饭店里吃饭。”

傅婕刚回到她冷清的公寓中就接到风白露的电话,踢掉高跟鞋,换了拖鞋,将手袋丢在桌几上,微笑道:“白露,你有心了。我又不是去什么蛮荒之地,要多少人送行?”

“傅姨,不是那么说。出京城总得有个仪式。”

傅婕嘴角泛起一丝苦笑,风白露还以为她被发配了,问题是陆景说了不能给风白露说。“白露,我明天中午约了裴吴越在金顶俱乐部吃饭。你要有时间就来吧。算是给我送行。”

“好吧。”风白露无奈的答应下来。

金顶俱乐部的包厢里明亮无比,通透性极好。落地窗前可以欣赏到京城夏季的美景。登高远眺,京城远近的高楼入目而来,令人心旷神怡。

风白露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到包厢时,傅婕、裴吴越、童兮兮正在包厢里喝茶闲聊。

裴吴越和京城第一美女自然是见过,吩咐服务生送茶过来,等风白露坐下,风度翩翩的笑道:“风小姐,上次在私t空间里看到你在西双版纳的照片,真是羡慕你能到处旅行。”

童兮兮心里暗自苦笑。每次见到风白露都会不由自主的心生惭愧。

风白露穿着清爽的夏季装扮。衬衣、牛仔裤,清冷妩媚,美丽的摧枯拉巧,她本人比照片上还漂亮。号称京城第一美女,实至名归。

风白露心情不是很好,压着心里的情绪,微笑道:“裴先生做基金的话,不是每年只工作三个月吗?”

裴吴越大笑,“哪有那么轻松。下面的操盘手、基金经理或许可以。但我们这些人肯定不行。客户可不会只想赚三个月的钱。”

说说笑笑,午餐被送了上来。傅婕切入正题,道:“吴越,这次石油期货你赚了不少吧?我准备向你借贷3亿美元投资仰光的苏山港。”

童兮兮不动声色的在桌子底下轻轻的提了裴吴越一脚。傅婕被发配到中建七局。哪里能够还得起3亿美元的贷款。

裴吴越恍若未闻,笑道:“以傅总的信誉借贷3亿美元当然没问题。只是,傅总。苏山港我看过相关的资料,要产生效益恐怕很难啊。3亿美元可能不够。”

傅婕笑了笑。避重就轻的道:“怎么,你要借多一点我也乐意。那就5个亿。”单位当然是美元。

裴吴越忙笑着摆手。“我只是有点疑问,还是先借3个亿吧。免得傅总额外多付给我利息。”

傅婕微微一笑,“也行。”

风白露嘴角稍稍勾起一个柔化那张清冷脸蛋轮廓的弧度,傅姨的作风还是那么强硬。

谈完正事,四人天南地北的闲聊起来。傅婕是下午四点的飞机,时间绰绰有余。说着说着,话题转移到崔家的继承人变更上。

“崔七月被拿下来,关键还是前段时间黄金期货价格突然的波动,导致了平鸿基金近4亿美元的亏损。差点一口气缓不过来。再加上晶圆厂项目景华微芯的紧逼,崔家上下决定让崔七月去负责文舟晶圆厂。以崔七月的才华,有点大材小用了。”

裴吴越倒了杯酒,喝了一口,感叹的说道。其实,真实情况是怎么回事他哪里会不清楚?当初崔七月还委托他去找陆景说和。只是这些话没必要在傅婕面前说。

傅婕有些感慨的道:“资本市场风云变化,没几年就换一拨人。索罗斯那么厉害,量子基金还不是垮了。还是做投行好。大摩、高盛、美林,这些华尔街投行活得滋润。”

聊了一个多小时,四人才道别。傅婕没有离开金顶俱乐部,而是要了一间休息室,和风白露说体己话。

休息室典雅奢华,布置着长排沙发,风白露坐到沙发上,问道:“傅姨,你去中建七局的事情不能再回转吗?外面现在都在传你得罪了陆主任。这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呢。”

陆主任就是陆景的大哥陆江。能源委本就是发改委下面的部门。只是单独列出来。第三石油就归能源委管理。陆江是傅婕的上级。从内心的情感来说,她实在不愿意相信她一直喊着二哥的男子会是有着一张狗脸的人。

傅婕轻轻的拍了拍风白露的手腕,扶了扶鼻梁上精致的金丝眼镜,“不要瞎想,不干陆景的事。外面的谣言都是无稽之谈。我负责中建七局未必是坏事。中建七局的盘子没有第三石油那么大,可是也正好出成绩。仰光的苏山港,我一定要建成。”

风白露轻轻的叹了口气,这话怎么听都像是自我安慰的词,道:“傅姨,我相信你。”对陆景,她不想多谈,问道:“傅姨,你离婚的事情定了吗?”

傅婕点了点头,脸上有煞气浮出来,“快刀斩乱麻。”随即又满脸的苦涩,“就是苦了洛俊这孩子。我只有洛静的抚养权。”

这样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洛宣不可能放弃儿子的抚养权,倒是女儿的抚养权可以作为筹码退让。

风白露安慰道:“傅姨,洛俊张大以后会理解你的。况且只是抚养权,洛家又不能拦着不让你见孩子。”

傅婕叹道:“现在也只能这样了。”神情慢慢的变得坚毅起来,“还是要我自己足够的强大。只有这样洛家才不敢拦着我见洛俊。”

傅姨一贯是越挫越勇,风白露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傅姨,你去仰光,要多带你几个保镖。我给你推荐一个人。”

说着,不待傅婕拒绝,拨了电话出去。很快,门外进来一名容貌普通的中年男子。风白露介绍道:“孔永,搏击和枪械好手。第三军区比武时拿过第三名。”

这才是她今天来见傅婕的目的。傅婕身边的保卫都是洛家的人,这一离婚,肯跟着她走的,没几个。身边缺乏得力的人使用。

傅婕一愣,欣慰的笑道:“白露,谢字就不说了,等我功成回京城时,我请你喝酒,一醉方休。”

她今天见裴吴越是要拿到修建港口的资金。中建七局内部的关系她懒得去理顺,直接走外帐拿资金。以她在金融行业的名声,她的个人信誉就能贷25亿美元。她何必和那些人计较蝇头小利。风白露送给她保卫力量是意外之喜。对仰光之行,她又多了几分把握。

“好。”风白露清美的脸庞上展现笑意。傅姨身上有一股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莫道女子不如男。

陆景在香港的日子过得并不轻松,每天都在研究烟诗凝给他带来的资料,在心里反复推演。

叶静雨汇报海棠网上市的情况,他都是几句打发。董坤城、陈旭江、陈创和都知道他有事情,和华的事情几个人和莫心蓝一起商量的处理了。

黄利飞、杨爵士、沈健林、黄容川、刘博远等人的宴请邀约,陆景全部都推掉了。只是,间中和许雪、马飞、陈超几人小坐了一会。聂问白从交州过来见他,陆景也只是陪了她一下午。

华灯初上,广场上流光溢彩的霓虹,人潮中那一抹抹**的香艳,海边美轮美奂的维多利亚湾。香港的夜景在盛夏似乎显得妩媚多姿。

陆景从沉思惊醒过来,这才记起他还没有吃晚饭。拨了一下内线电话,“有人没?帮我送一份外卖进来。”

电话里何梦明的声音传来,道:“我在。陆景,你稍等啊。”

等了一会,何梦明手里提着食盒进来,摊开放在办公桌上。四碟精美的小菜,一盒米饭,一份汤。“早吩咐丽都酒店那边留好了。你一叫就给你送过来了。”

陆景就笑,“小明,一起吃点。”

何梦明笑着把手里的筷子递给陆景,“没看到我拿了两份餐具吗?”轻轻的吸着嫩滑的水豆腐,微蹙着眉头,娇柔的道:“陆景,要不要我帮你看看?”

“小明不用了。你好好休息。”陆景倒不是不信何梦明的水平,对人心的把握,何梦明和他相差无几,一样的细致入微。只是,他不舍得让何梦明耗费心力。

人心从来都是最难把握的。何况是利益纠葛的缅甸军政府之中的那些人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