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65章 仰光风云(一)

第1265章 仰光风云(一)

何梦明嗯了一声,轻轻的点头。如果是别的人这么说,她或许会误会,但是陆景这么说,她却是知道陆景是真担心她累着了。

吃了两块豆腐停下筷子,看着陆景风卷残云般的消灭着办公桌上的饭菜,一时间心里有些莫名的情绪涌上来: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觉。

“小明,你再看我都不好意思在你面前吃饭了。”陆景笑着放下精致的碗筷,拿起茶杯喝水。吃得有点急。

何梦明娇柔明丽的笑了笑,轻声道:“看你吃的太快了。以前没见过。”收拾着深色办公桌上精美的瓷器餐具:四个小碟,一个汤盅,一个方形浅底土黄色饭碗,象牙筷,白瓷调羹。

丽都酒店作为五星级酒店,提供给陆景的外卖自然是极尽精美。

何梦明穿着简约的白色唐纳卡兰翻领衬衣,D&G最新款修身水磨蓝牛仔裤,身姿挺拔修长。

看着她和梦瑶相似的美丽容颜,陆景心里一阵恍惚,心意相通的感觉在心底涌起。今天上午梦瑶给自己打电话说她最近工作忙了些,那个的时间推迟了几天,还担心来着。

何梦明将餐具收拾好放到食盒里,微微扭开头,她注意到陆景的目光了,娇柔的问道:“陆景,你这次去缅甸会有危险吗?我姐中午给我打电话问情况。”

“逻辑上没什么危险。把一坛死水搅浑而已。余乐跟着我就行。”陆景轻松的笑道,伸手轻轻的扶着何梦明香肩,“小明。等一下。”

“怎么了?”何梦明没有拒绝陆景亲昵的动作,而是惊讶的看着陆景。声音一贯的轻柔动听。

陆景抽出纸巾递给何梦明,“你嘴角还有豆腐屑。”指了指何梦明的嘴角。

他和何梦明都是心思细腻的人。很容易从细节知道对方的想法。九六年就是好朋友,八年的时间过去,他和何梦明的关系其实早就已经超出了朋友的界限。

娥皇女英的念头,陆景脑子里也偶尔闪过。只是,这话要说出来,只怕何梦明会立刻离开他。这时他也不敢顺着心底的想法帮何梦明擦嘴。

“我疏忽了。”何梦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扭身背对着陆景轻轻的擦着嘴角。和陆景聊了几句,提着食盒出去。心里怅然的情绪漂浮。

8月12日,陆景、余乐、烟诗凝、莫文辉一行十一人从香港飞往仰光。

8月中旬的仰光闷热闷热。加之人口多。又密集的贫民窟,使得整个城市就好像大蒸炉,闷的人透不上气来。

从仰光国际机场里出来,远远的看到城市制高点的辛德达亚山上气势恢宏耸立着的大金塔,缅甸人把它奉为佛教的圣地,视为民族的骄傲,同时也是仰光,是缅甸的象征姓景观。

陆景一行人入住的是一家新加坡背景的酒店。缅甸的外资基本是新加坡、英国、泰国三方。

陆景洗过澡,换了衣服在酒店房间看着窗外的景色。大街上。衣不蔽体的孩童玩闹着,几乎没有交通规则的概念,随时的乱冲。几乎快要散架的摩托车在街道上窜过。

仰光整个城市给人的感觉就是杂乱差。只有在少数几个繁华街段,才令人升起这是一座城市的感觉。

大部分区域很像闹哄哄的菜市场。完全没有国家首都的庄严和繁华。听烟诗凝的介绍,便是华人街和印度街也都是如此,各种小摊和大排档堆满街道。就好像内地的县城。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陆景看看时间,才下午五点过六分。还没有到去昆盛官邸里参加生日宴会的时间。打开门,见烟诗凝和一名浅蓝色便装男子站在门外。陆景微笑着邀请两人进房间。

便装男子约莫三十多岁。英姿挺拔,胸挺腰直,身上有着很明显的军人气质,自我介绍道:“陆总,你好,我是齐睿,缅甸大使馆的陆军武官。”

使馆设有一位武官,中校军衔的陆军武官,负责当地的军事外交联系。通常情况下,使馆的武官也肩负着军事情报侦察工作。

陆景略微有些诧异齐睿略显傲慢的态度,还是和他握了握手,“你好,齐中校。”

烟诗凝穿着一身粉白色的休闲装,身姿曼妙,容颜娇媚,尴尬的打着圆场道:“陆景,齐中校是来和我们商量应急方案的。”齐睿是她和联络的,同属情报部门。只是,看起来齐睿对陆景不太感冒。

齐睿接着烟诗凝的话说道:“陆总,烟处长和我说明情况了。必要的时候,你和你的随从可以作为使馆人员的家属搬到去大使馆住。”

说着,对烟诗凝笑了笑,道:“烟处长,事情办完了。我先回去了。”又对陆景微微点头。

陆景点点头,没说什么。

烟诗凝无奈的道:“好,我送送你。”从明面上齐睿做的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谁都看得出来他对自己这一行人的态度。

烟诗凝送齐睿回来,陆景正在房间的茶几边翻着材料。烟诗凝有些不好意思的轻声道:“陆景,齐中校…”

刚才下楼的时候,齐睿直说了对她的计划不看好。缅甸现在政局稳定,很难有什么浑水摸鱼的机会。话说的有点难听,但是道理是这么个道理。

陆景放下材料,摆摆手,微笑道:“烟小姐,这和你没什么关系。齐中校对我们这一行人的目的不看好啊。”

方方面面的关系早就协调好。烟诗凝只是具体的经办人。齐睿通过烟诗凝的渠道只知道自己来缅甸的目的是希望在缅甸军政府里面寻找一两名亲华的代言人,方便自己日后在缅甸做生意。

说是“寻找”,其实是“扶植”的意思。这里面要表达的意思很清楚。

当然,更多信息,烟诗凝、齐睿等人都是不知道。

烟诗凝嗯了一声,坐到沙发上,有些惊讶的问道:“陆景,你难道不担心失败吗?”

陆景的想法几乎等同于在缅甸搞政变。失败的后果很严重,甚至,又可能有生命危险。

陆景笑着摊开手,“这叫我怎么说?烟小姐,待会宴会上我直接喊你的名字了。说起来你堂兄和婉莹结婚了,我们俩七转八弯也算亲戚。”

烟诗凝这次随行到仰光不是执行任务,而是帮自己联络驻缅甸大使馆。作为自己的随行人员,如果喊她烟小姐会非常的显眼。

烟诗凝表情凝重的道:“没问题。”生死任务都执行过,即将面临的危险她倒不怎么放在心上。只是,陆景的计划怎么看成功的概率都太低了。

缅甸早期是英国的殖民地,二战后仍由英国控制,直到1948年才获得独立。之后,政局变幻,由军方执政到现在。

昆盛作为缅甸军方的二号人物,是缅甸三军副总司令,担任缅甸国家和平发展委员会副主席。

19人的缅甸国家和平发展委员会是缅甸军政府的最高权力机构。但决定各自政治地位高低的是枪杆子。

金碧辉煌的大厅里,缅甸的上流社会人物们围着昆盛将军交谈。

陆景一行人打着和华的旗号前来考察投资环境,在宴会上也受到缅甸各方人物的青睐。作为全球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投资商备受欢迎。何况是和华这样在亚洲闻名的财团。

陆景正和缅甸的投资公司缅伽公司负责人奈吞交流时,莫文辉悄然的走过来。陆景便道:“奈先生,关于投资缅伽公司的事情,我们约个时间详谈。”

奈吞四十多岁,笑的很温和,只是狭长的眼睛里偶尔闪过玩味神色让人觉得被一条毒蛇盯上,“好的。陆先生,我很期待能与和华合作。”据说这位陆先生是和华的高管。

陆景笑着举起酒杯致意。等奈吞离开,莫文辉在陆景耳边小声道:“陆先生,郜然已经和昆盛的副官见过面。待会宴会结束之后,他会和昆盛将军见面谈谈。”

陆景微微点头,“我知道了。”

莫文辉的能力在莫家算是出类拔萃。现在担任莫氏集团副总裁。协助莫心蓝处理莫氏集团各种事务。郜然是莫氏集团夹袋里的人。莫文辉负责和郜然联络。

夜色幽深。缅甸市区一栋戒备森严的别墅里灯火通明。

书房里,一名四十多岁的白人男子正在听下属汇报情况,“乔治大班,中建七局的新负责人已经决定要建设苏山港。她募集到了3亿美元。”

“3亿美元,哈哈,真是大手笔。LP石油一年的利润也就1亿美元左右。看来让他们亏损的还不够厉害。”乔治大班脸上露出不屑一顾的神色,吩咐道:“你明天组织当地居民去苏山港。”

给乔治大班汇报的是一名满脸沟壑纵横的五十多岁老者,会意的道:“中资修建港口会破坏当地的生态坏境,剥夺当地居民的工作机会。仰光的市民不会答应。”

乔治大班挥挥手,嘴角浮起一丝残忍的微笑。他绝对不会允许中资企业在缅甸发展。这会损害到英资的利益。更何况,还有那个阻挠的任务在身。小心一点无大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