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66章 仰光风云(二)

第三卷 通往王座的道路 第1266章 仰光风云(二)

共和国驻缅甸大使馆位于仰光林荫路使馆区。这里属于老城区,异域风情扑面而来,两侧木质结构的缅式大房子木色斑驳,让人想起仰光的殖民历史。间中有一些设计宏伟的英式风格建筑,充满了异域风情。

陆景去大使馆拜访了杨大使之后,坐车到城内的华人街区和傅婕见面。中建七局的办事处就设立在这里。中建七局的管理人员住在这一片的不少。

仰光的几条华人街区大概聚集了十几万华侨,到了下午四点后,华人街小摊林立,各种国内小吃应有尽有:火锅、馄饨、饺子、烤串等等。此外,还有融合了缅印特色的一些食物,如缅式奶茶、咖喱角沙拉等等。

跟着陆景来仰光的保镖是赵姿,但是她对仰光的街道也不熟悉。抵达仰光的第三天,陆景就在共和国使馆经商处吴参赞的帮助下雇佣了一名当地的华人司机,扬登。

使馆工作人员分两种:一种是外交官,一种是普通工作人员,外交官从大使、公使到参赞、一等秘书、二等秘书、三等秘书、随员等等;普通工作人员便是行政雇员和本地雇员,如负责行政管理的办公室负责人、财务会计、翻译、私人秘书、文件管理员、资料员、打字员、速记员、助理员、采购员、通信员、司机、技工、清洁工、服务员、厨师、花匠等。

扬登在使馆里做过司机,家里的生活习俗也维持着华人的习惯,汉语说的很不错。开着车缓慢的行驶在街道中,推荐道:“陆先生,如果你的朋友口味清淡的话,喝过缅式奶茶之后。可以去前面的粤式餐厅吃晚饭。”

陆景微笑道:“行,那就去那儿尝尝。诗凝,余乐。你们吃得习惯吧?”莫文辉是香港人,粤式菜肴肯定符合口味。倒是余乐和烟诗凝都是北方人。

余乐正在收邮件。耸耸肩道:“我无所谓。看烟小姐的口味。”

烟诗凝微微摇头,“我没什么问题。”陆景已经来仰光一周了,但似乎情况没有任何的改变。按照她出任务的情况,这通常是失败的征兆。

两辆车缓慢的形势着,余乐收完邮件,眉头皱起来,将手机递给陆景,“陆景。你看看。”

唐悦那边刚传来的消息:掌握着缅甸国民经济命脉的投资公司缅伽公司总经理奈吞是缅甸国家和平发展委员会主席、国防军总司令昂温的心腹亲信。

陆景看着邮件,脑子里琢磨着缅伽公司的管理构成。这时,手里的手机忽而响起来,傅婕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陆景,苏山港出事了,示威的人群已经冲进了港口的施工工地,正在打砸。我得马上去苏山港处理这件事。回头我们再见面喝茶。”

“好,你小心。通知大使馆和缅甸政府。”

陆景的眉头微微皱起来,苏山港被打砸的事情背后很明显有黑手。这也是西方一贯的伎俩。用媒体的话语权驱动当地居民反对中资企业的建设。

“扬登,回去酒店。”陆景吩咐了一声,对余乐、烟诗凝、莫文辉道:“苏山港出事了。傅总要赶去苏山。”

扬登应了一声。心里琢磨着这位陆先生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烟诗凝粉润的嘴唇张了张,欲言又止。

苏山港被打砸的画面,陆景当天晚上在酒店的电视里从缅甸当地的电视台中看到了。

工地上一片狼藉。一辆推土机孤零零的停在空旷的工地上。车窗玻璃给砸出了一个砖头大的窟窿。工人住的工棚被掀翻露出里面简陋的床铺。

根据报道死伤有二十多人。陆景的眼神渐渐的冷下来,缓缓的喝着茶,沉思了很久之后给唐悦拨了个电话。

中建七局在仰光苏山港港口的施工工地被打砸一事在国际上引起轩然大波。美联社,bbc,法新社等世界级媒体连续的报道。中建七局早期在苏山港上运营亏损1亿美元的事情也被曝出。批评的声音有之,同情的声音也有。

共和国驻缅甸大使馆外交人员连续三天都是连轴转。处理相关的问题,安排救治伤员。和缅甸政府交涉。

陆景和从苏山港返回仰光市区的傅婕在中建七局的办事处里见了一面,她刚从大使馆里回来。

明亮的办公室内。傅婕穿着一身素雅的藏青琵琶蓝精致套裙,肉色的丝袜。带着小巧的眼镜,精致靓丽。只是最近四五天没有休息好,眼角有些发黑。

“没事吧?”陆景关心的问道。傅婕所在的位置是他计划里关键一环,不容有失。

傅婕的助理泡了茶水放在茶几上后悄然的离开。傅婕伸手示意陆景喝茶,虽然陡逢大变,她仍旧是仪态万方:

“杨大使那边已经和昂温沟通好,昂温已经表态会保证苏山港的建设工作不会再遭到干扰。幕后指使的人已经查出来了,是lp石油公司的一名经理。但是没有办法治他们的罪。”

lp石油公司在背后指使的事情陆景通过驻缅甸大使馆的渠道已经知道,沉默了一会,道:“放心吧,会给他们定罪的。以血还血。以直报怨。”

傅婕诧异的看了陆景一眼,轻轻的点头。沉默的喝了一会茶,傅婕沉静的道:“陆景,苏山港一定会建起来。恩,一定会建起来。剩下的事情要靠你来完成。”

傅婕这番坚毅的表态让陆景心里很是赞许:大哥选傅婕到中建七局主持苏山港的修建选对了人。笑了笑,认真的道:“我会的。你等我的好消息。”又道:“你身边的警卫力量有点薄弱,要不要我调配人手给你?”

傅婕精致异常的俏脸上微微露出笑容,道:“我身边有一个孔永就够了。怎么,你手里还有人手可以调配?”

陆景就笑,“你总不会以为我单枪匹马的就来仰光吧?”

傅婕莞尔一笑,这几天来压抑的心情终于变得好起来,对陆景的话又信了三分。

从中建七局的办事处里出来,陆景坐车回赛多纳酒店。扬登这几天送余乐往返酒店和大使馆之间。陆景的司机换成了赵姿。刚坐上车没五分钟,陆景接到余乐的电话:“陆景,缅伽公司的负责人奈吞想要和你见面。”

陆景道:“有什么事让他和你谈吧。我就不见他了。”

余乐微怔,随即笑道:“不见也好。lp石油公司的人这么嚣张,奈吞的主子昂温未必不知情。再说了,缅伽公司一年的利润也就1亿美元左右,奈吞想要见你,层次上确实差了点。”

挂了电话,陆景点了一支烟,慢慢的抽着,看着手机莫文辉发来的邮件,陷入沉思,心里慢慢的下定决心。

黄昏中仰光河如一弯银带,蜿蜒前行,风景十分秀丽。陆景在赛多纳酒店的套房客厅临窗处看着仰光傍晚的景色。绿色的热带树林中,佛塔若隐若现。

缅甸为佛教国家,历史传说多与佛陀有关,传说仰光附近的蒲甘平原,曾经屹立着一万三千多座佛塔,被称为“四万宝塔之城”。

敲门声响起,赵姿给烟诗凝开了门。烟诗凝进来正好看到陆景靠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手指有节奏的敲着乳白色沙发的扶手,摇摇头。现在形势恶劣到这种情况,陆景居然还在欣赏风景,顿时觉得心里的一些话不吐不快,“陆景,我们是不是该回香港了?”

陆景回头,做个手势示意烟诗凝落座,微笑道:“怎么这么说?”

“缅甸军方二号人物昆盛拒绝了郜然的提议,你还能有什么办法?”烟诗凝坐到窗边的小圆桌边沙发上,看着陆景的眼睛,认真的劝道。莫文辉的消息她知道。

她陪着陆景到仰光来,不是公事,而是以私人的身份帮陆景。毕竟,从韩国汉城跳出来时是陆景帮的她。

陆景道:“你觉得昆盛心里会不想取代昂温?”

烟诗凝无奈的道:“他当然想。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昆盛根本没有那个实力。不说他拒绝你了,就算他接受你的资助,仰光这里全是忠于昂温的军队,他能有什么办法?”

陆景断然的道:“那就给他信心。”可能觉得口气有些严厉,烟诗凝不是他的下属,喝了口茶,缓声道:“诗凝,我已经让派人和果敢、克钦邦的独-立武装。我将会每年资助他们2千万美元用于对抗缅甸政府军。”

“啊…”烟诗凝惊讶张着红润的嘴,难以置信的看着陆景。2千万美元可以买多少条枪?国际上一把ak47也就300美元到800美元不等。更别说物美价廉的56式自动步枪。果敢、克钦邦拿了这笔钱指不定能组建近万人的军队。

陆景接着道:“我还派人和民盟的人接触。每年资助他们500万用于争取民主。既然是一坛死水,那就让它乱起来。中建七局工人的死伤,缅族人必须要付出代价。”

这句杀气腾腾的话让烟诗凝仿佛看到了缅甸战火四起的场面。缅族在缅甸是主体民族,占有68%。一时间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半响,烟诗凝对着陆景苦笑。这样的布置,陆景还真没必要回香港。

这时,随行的一名职员急匆匆的敲门进来,“陆先生,大事不好,我们被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