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68章 仰光风云(四)

第1268章 仰光风云(四)

缅甸在五十六年代吴奈温取得政权,否决少数民族的自决权,开始缅甸同化政策,致使缅甸陷入50多年的内战。

8月底缅甸国内的局势开始恶化。已经停战10年的克钦,其独-立军突然向一直强势的缅甸政府军发起攻击,横扫其边境的四五个哨所。根据前线的新闻报道,配合克钦独-立军攻击的有果敢的武装力量。

缅甸内战重燃战火吸引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大国之间相互博弈的时候。仰光的局势一天天的紧张。忠于国防军总司令昂温的军队开往交界地区。

华灯初上,缅甸国家和平发展委员会主席、国防军总司令昂温的官邸内,气氛压抑。

昂温盯着眼前的奈吞,眼神冷幽的如同饿狼看着食物。奈吞低着头,腿肚子在打着颤。他深知昂温将军的可怕之处。处罚下人手段残酷。

昂温忽而暴起一脚把奈吞踹倒在地,“蠢货,谁给你的胆子去动和华的陆先生?蠢货,谁给你的胆子?”

他今天被共和国驻缅甸大使杨大使约见才知道他这位心腹干的好事,居然想要给和华财团的话事人栽赃一个罪名,捉进警察局里。

奈吞给昂温这一脚给踢的差点踹不过气来,昂温身-体一直都不好,但下脚却知道哪里让人痛苦,道:“将军,是乔治大班给我说的。陆先生和中建七局的那位女负责人私交很好。”

他要是知道陆先生是和华的话事人,他怎么敢招惹陆先生?这些财团的财力向来都是昂温将军所看中的。可是,他以为陆先生只是和华的高管啊。

奈吞的心里对提供情报的罗伊-乔治恨上了几分。

昂温喘口气,冷哼一声,烦躁的挥手道:“滚出去。不准再找陆先生的麻烦。”

现在内战重燃,战局有扩大的趋势。奈吞这个白痴居然去找和华财团话事人的麻烦,简直是活腻歪了。他现在都想问问陆先生能不能借款。

“是。将军,我知道了。”奈吞背上冷汗淋漓。连跪带爬的出了昂温将军官邸。

昂温绕着金碧辉煌的官邸客厅走了两圈,官邸的精锐卫士一动不动的站立着。琢磨着。昂温吩咐道:“通林,你去一趟赛多纳酒店,请陆先生过来谈事情。”

“是,将军。”通林行了一个军礼就往外走。

“等等。”昂温叫住了自己的副官,“态度一定要好。要客气。”叮嘱完,才挥手让副官离去。

在昂温将军官邸受了一肚子气的奈吞坐到停在门口的吉普车里,揉着身上的痛处,喝道:“回家。”

司机应了一声。连忙发动汽车驶离街道。奈吞这人刻薄寡恩,他犯不上给奈吞当出气筒。

夜色中的仰光似乎带着一丝佛韵,并不算繁华的市区静谧无比。刚横穿过一条马路,就要到奈吞安置在阳光的家时,两辆常见的日本丰田轿车忽而一前一后的将吉普夹在中间。

奈吞心里一惊,大叫道:“快,快点冲过去。”凄厉的声音在夜间显得尤其刺耳。司机也看出不对劲了,一脚踩下油门就要猛冲过去。

“嘭-嘭-嘭”几声枪响,吉普车的轮胎被打穿。“砰--!”吉普车和前面拦路的丰田轿车撞在了一起。去势用尽。几声清脆的枪声,司机被点杀。软绵绵的趴在驾驶座上。

奈吞的脸上顿时变得难看。脸颊变成青灰色,手脚不住的颤抖,蹲在车后排里。对着车前车后的人影大喊,“你们是谁?军警五分钟之内就能赶到…”

“砰-!”一道血光飚起。车内的声音戛然而止。

仰光城内的枪声很快引起城内各方的关注。昂温将军的心腹奈吞被杀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仰光城内的各大使馆。半个小时后,大批的军警开始在仰光市区内警戒,调查奈吞被杀的原因。

赛多纳酒店是一家新加坡酒店,四星级酒店,在仰光颇有些名气。30层的高楼耸立在仰光仅有的几条繁华街道上。

晚饭后,陆景约了烟诗凝在赛多纳酒店22层的酒吧里喝酒。临窗的位置可以看到仰光的夜景。星火点点。景色较国内的大都市少了几分繁华,多了几许自然气息。

和赵姿坐在一桌的田宏壮羡慕的偷偷看了陆景那边一眼。穿着白色吊带裙的烟小姐风姿绰约,肩头露出的肌肤白腻如雪。娇媚动人。醇酒美人,当真是好享受。不过要换做自己肯定无法做到这么淡定。

前两天奈吞找人来找了一次麻烦。好在陆景即时的和驻缅甸大使馆的杨大使沟通。奈吞的小动作不得不停止。但这两天他们出门都会被人盯梢。奈吞显然还不甘心。陆景干脆已经三天没有出过酒店。

“目前的局势你一点都不担心?”烟诗凝轻轻的和陆景碰了碰酒吧,轻声问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内心里越发的焦虑。自从奈吞四天前闯进来后,她心里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

陆景笑着反问道:“诗凝,你觉得我是吃斋念佛的?”

烟诗凝一愣,一双漆黑如星的晶眸不解的看着陆景。陆景怎么可能是吃斋念佛的?问题是他想要表达什么意思?缅甸战火重燃对目前的困局并没有什么帮助。

陆景笑了笑,正要说话,酒吧里忽而一阵喧闹。陆景扭头看去,正好看到赛多纳酒店的经理查坦陪着昂温的副官通林走进来。

“他们又来干什么?”烟诗凝厌恶的蹙起眉头,轻声说道,“会不会和刚才的枪声有关?”仰光市区就这么大,枪声在夜里听的很清晰。

陆景微微一笑,宽慰道:“诗凝,不要紧。”举起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看到酒吧内的**和人群的不满,查坦圆滑的高声道:“各位请继续享受这个美好的夜晚。昂温将军的副官只是来请陆先生的。”

酒吧里喝酒的众人立时安静了不少。住在赛多纳酒店的人,除了商人,不少都是各地的游客。对缅甸军政府的独裁者昂温将军有所耳闻。谁也不会傻的去挑衅昂温的副官。

通林快步走到陆景,行了一个军礼,中气十足的道:“陆先生,昂温将军邀请你去一趟将军官邸。”一旁的查坦帮通林翻译着他的话。

陆景脸上带着沉静的笑容,问道:“昂温将军夜里邀请我见面有什么事情吗?”

通林为难的道:“昂温将军没有说。只是说邀请您过去谈事情。”又很是恭敬的微微弯腰表示歉意。

陆景沉吟了一会,将手中酒杯的酒喝光,站起来道:“那我就去一趟吧。诗凝,你跟我一起去。”

看着陆景、烟诗凝、赵姿在通林、查坦的陪同下离去。看着明显落后半步,神色恭敬的通林,田宏壮有些诧异的揉揉眼睛:陆先生这太神了吧,这个通林前倨后恭,和前些天来的时候的态度完全不一样啊。陆先生怎么做到的?

车队很快启动。荷枪实弹的士兵分布在前后两辆车上。陆景看得出来烟诗凝有些紧张。这有点想押送。微笑道:“诗凝,放心吧,我们不是人犯。”

他已经通过杨大使那里表明了身份。昂温只要脑子不出问题,就不可能对他下手。

今天晚上昂温的邀请他确实没有必要拒绝。本来,他还在想怎么样才能欣赏到今天晚上的大戏。

不过,身在吉普车中,就算知道通林不懂中文,他也不好对烟诗凝明说,只是安慰的拍拍她的手。

烟诗凝有些惭愧的对陆景笑了笑,示意他宽心。她知道陆景带她来,肯定不是一起去做同命鸳鸯的。只是,好久没出任务了。一经历这些血与火的场面,心神就有些控制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