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69章 仰光风云(五)

第三卷 通往王座的道路 第1269章 仰光风云(五)

金碧辉煌的将军官邸里气氛肃然。进进出出的卫官表情严肃。

通林陪着陆景进了官邸,安排陆景、烟诗凝、赵姿三人在一间会客厅里稍等,去官邸中昂温将军的办公室汇报。十几分钟后,陆景见到了昂温将军本人。

昂温约莫五十多的年纪,实则陆景知道他今年已经六十三岁。身为缅甸国家和平发展委员会主席、国防军总司令,气度森然。

会见之时,并无多少随员在场,只有一名二十多岁的男翻译留了下来。

以陆景的身份,昂温没有必要说外交辞令,相互介绍之后,客气的道:“陆先生,欢迎来到缅甸。如果不是时机不凑巧,我一定会设宴招待你。”

听着翻译翻译过来的话,面对昂温表达的善意,陆景心里琢磨了一下,微笑道:“昂温主席客气了。这次只是来考察仰光的投资环境,顺便来旅游。”

昂温所谓的时机不凑巧自然是因为现在缅甸政府军正在和克钦独-立军交火。他这个国防军总司令自然不能在这时宴游。

看着陆景和缅甸的统治者昂温将军平等的交流着,烟诗凝心里想着昂温邀请陆景来其官邸的用意。

缅甸这样的军政府,是用枪、用钱来说话。昂温只是其中最强大的一个军头。以和华财团的财力,在昂温将军面前至少是贵宾之上的待遇。

昂温点点头,微笑道:“仰光的历史、风景都有独到之处,陆先生方便的话,我可以给你安排一名向导。”

“那到不用。我已经在赛多纳酒店三天没有出门了。”陆景微笑道。话里的意思不那么客气。

纵然是隔着翻译交流,昂温依然是感觉到陆景的不满,脸上的表情慢慢的变得沉痛。低声道:“陆先生,奈吞刚刚在仰光市区遭到伏击,枪击身亡。”

陆景一愣。感叹道:“可惜了,奈吞先生是个人才。”

一旁的烟诗凝骤然听到奈吞的死讯也愣住。再听到陆景的话心里想道:你这是什么评语?奈吞为难你还是个人才?

又想到陆景在赛多纳酒店的酒吧给她说的话:诗凝,你觉得我是吃斋念佛的?这句话从脑子里划过,仿佛是一层窗户纸给捅破,顿时有点明白了。

随即,又紧张起来。奈吞可是昂温的心腹。她现在和陆景正在昂温的官邸中,要是事情败露…

心里又有些疑惑,陆景为私仇杀奈吞有什么用?以她和陆景的接触来看陆景做事的章法根本就不应该这么小打小闹。

纷繁复杂的情绪从烟诗凝脑中一闪而过,耳边听到昂温将军的声音。翻译迅速的翻译过来,“烟小姐,不要紧张。我们已经查明是凶手是谁?”

“什么?”她刚猜到可能是陆景动的手,这边却说已经查明凶手是谁。烟诗凝心差点要跳到嗓子眼,好在也算是训练有数的特工,勉强压下了情绪。

翻译又重复了一遍。陆景笑着解释道:“诗凝胆子比较小。平常都不敢见血。”

昂温笑着点点头,安慰了几句。

男青年翻译心里鄙视道:华人的女人就是胆小。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身巨响。“嘭--!”官邸明显的震动了一下。紧接着四处响起示警的声音。男翻译本来是站着昂温将军身侧,这一下剧烈的爆炸声将他吓得双腿一软,软软到在地上。

烟诗凝震惊的看向陆景:在仰光谁这么大胆。居然敢袭击军方一号人物昂温的官邸。

陆景脸上也带着惊诧之后的平静。至于是不是真的惊讶就没人知道了。

“陆先生,你们呆在这里别动。我去去就来。”昂温说了一声,急匆匆的离开了会客厅。几名随员立刻离开。男翻译腿还是软的。跌跌撞撞的走了。

哒哒的机枪声音从会客厅外传来。枪声十分密集,可以想象的出交火的激烈程度。会客厅里空无一人。烟诗凝忧虑的道:“陆景,我们可能碰到缅甸的政变了。一时半会怕是出不了昂温的官邸了。现在怎么办?”

赵姿拿出身上的手枪开始戒备,“陆少,我们是走还是留?”

“你一把手枪顶什么事?留下来等结果吧。我们现在不在官邸的核心区域,外面就算攻进来,我们把身份解释清楚问题不大。”陆景凝神听了一回儿枪声,胸有成足的说道。

又对烟诗凝笑道:“只要不动用火炮对轰,我们俩这条小命应该保的住。”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烟诗凝无语的轻叹口气。这一次陪着陆景到缅甸来,对他的性子到是比以往从资料上了解的多。也比以特工的身份了解的多。

时间慢慢的过去,夜深渐浓。外面依旧是枪声紧密。会客厅这里没什么人过来。静悄悄的。陆景和烟诗凝按照赵姿的要求,拿了垫子坐在沙发后好歹有个掩体。赵姿如同一只豹子一样,监视着门外的动静。

烟诗凝担心气氛显得太压抑陆景受不了,她不知道陆景刚才的镇定和玩笑是不是装出来。毕竟,人的自控力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减弱。

见陆景沉默着看手机,她主动和陆景轻声说着话,“陆景,你觉得会是什么人再和昂温交手。”

“昆盛。”陆景看手机并不是紧张,微笑着拍拍烟诗凝的手腕,“诗凝,怕不怕?”

“有一点,但是你把我喊来,总不是置我于险地吧?”烟诗凝看了陆景一眼,“你不怕?”

陆景笑道:“外面又打不进来,这怕什么?我们就当近距离的看一场好戏得了。我一个人看的无聊,喊上你一起。”

烟诗凝记不得她有多久没有翻过白眼了,这时是真忍不住了,没好气的白了陆景一眼,“这哪里是看戏?什么都看不到好不好。”

陆景这句话里的信息太丰富了。很多事情一想就明白:陆景在来之前就知道今天晚上昂温的官邸要遇袭,这说明什么?

陆景就笑,“心态。反正出不去了。今天晚上等着吧。”

他今天晚上肯定是睡不着,在昂温官邸内坐观风云也不错。其实,在出发的时候,算算时间就知道他今天晚上肯定无法回到酒店。

凌晨三点四十一分,烟诗凝睡的迷糊的时候,肩膀忽而被轻轻的推动,醒了过来,睡眼迷离的道:“陆景,怎么了?”

“诗凝,我们可以离开了。”陆景一直没睡。烟诗凝这些天给奈吞弄的心浮气躁,没怎么休息好。在沙发上眯了一会。能在枪声中睡着,烟诗凝的心里素质很出色,难怪能成为特工。

烟诗凝这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客厅的电源已经断掉。零星的枪声远远的传来。

来送陆景三人离开的是刚才那名男翻译。陆景打听着消息,“昂翻译,现在情况怎么样?”

“陆先生,昂温将军已经击败了前来袭击的昆盛党徒。正在全城抓捕昆盛的人。”昂翻译知道这位陆先生是昂温将军看重的人,说了一下大概的情况。

“昂温将军没事吧?”

昂翻译道:“没事。”

从昂温将军的官邸出来,一辆轿车已经等在门口。赵姿开着车离开。陆景拨了一个电话给杨大使。昂温将军的官邸发生激战,现在杨大使等人肯定没有休息。“杨大使,我刚从昂温的官邸出来。”

仰光使馆区的共和国驻缅甸大使馆内,一片忙碌的景象。缅甸政局动荡。各国的使馆都是灯火通明。

接到陆景电话时杨大使正在办公室内和政务参赞唐参赞、驻外武官齐睿等人一起商量着目前的局势。

昂温的官邸遭遇到不明武装的袭击,这证明发生内战的缅甸政局有可能发生大的变动。这个消息已经汇报给国内。

“陆先生,你没事吧?”杨大使关心了几句,得知陆景没事,道:“你来大使馆吧。我们见面了解下今晚的情况。”隐约里,他知道陆景的来缅甸似乎并不是私事。

挂了电话,杨大使道:“现在情报太少,什么情况不好判断。陆景当时正好在昂温的官邸内,他一会过来,我们一起了解下情况。”

齐睿不屑的挑挑眉头,心道:“他能有带来什么有用的情报?不是找个借口来大使馆避难的吧?”

杨大使一开口就问人有没有事的做派让陆景心里很舒服,挂了电话吩咐道:“赵姿,去大使馆。我们先不回酒店。”

“好。”赵姿应了一声,驾车前往使馆区。在仰光这些天,她已经将市区的道路摸熟。

使馆区是整个仰光最具现代特色的区域之一,多国使馆均驻扎在此,其中中国馆是一片由花园和小楼房组成的建筑群,主办公楼则是购买的本地旅馆加以重新修缮,整个建筑群飞檐吊脚,小桥流水,颇有东方古国建筑神韵。

在使馆一名三等秘书的带领下,陆景和烟诗凝一起去往杨大使位于二楼的办公室。

一身军装的齐睿英姿挺拔的从通道尽头走过来,手上还带着水痕,看到陆景和烟诗凝一起过来,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皱眉道:“烟处长,你今天晚上的行为太冒险了。我早就和余助理说让你们早点搬来使馆住。可是,陆先生你始终不同意。”

“陆先生,你一会还是通知你手下的人都搬过来吧。”齐睿看向陆景,话里话外的敲打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