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70章 仰光风云(六)

第三卷 通往王座的道路 第1270章 仰光风云(六)

烟诗凝微微皱眉。要说齐睿不看好陆景在缅甸的活动情有可原。但这么针锋相对就有点过了。一时间,心里对齐睿的印象有点坏。

陆景自是不会和齐睿计较,拒绝道:“不用了。我们住在赛多纳酒店安全能得到保证。”笑了笑,和三等秘书一起进了杨大使的办公室。

寒暄几句后,陆景向杨大使几人介绍了下前因后果,道:“昂温的翻译认为是缅甸军方二号人物昆盛做的手脚。听他说,昂温已经在清理昆盛在仰光城内的实力。”

杨大使几人暗自交换了下眼神,都是老外交了,知道这个消息意味着什么。

唐参赞把手里的文件放下,揉着眉头轻叹道:“可惜啊…”昂温是亲西方的军头,他继续掌握缅甸的政权,对共和国的外交形势来说不是好事。

相反,如果是军方二号人物昆盛能够上位,那么共和国对其统治的支持就显得尤其重要。这样一来,在缅甸的外交形势就能好很多。

齐睿道:“谁说不是。”默默的抽着烟。

烟诗凝的身份,大使馆的这几位多少心里有数,说话也没什么好避讳的,纷纷感叹着。

一名秘书倒了热茶过来,陆景道谢之后喝了口热茶,道:“杨大使,从送我出来的翻译表情上来看,我判断昂温可能出事了。”

突然间,屋内的感叹声消失,墙角传真机的打印声在凌晨里显得异常清晰。

唐参赞声音激动的有些颤抖,“陆景,你确定?”一激动就直接称呼陆景的名字。实际上,他和陆家的圈子关系不错。近四十岁的唐参赞算得上是陆景的兄辈。

杨大使也道:“陆先生,你有几分把握?”

满屋子人刷刷的看过来。视线汇聚到陆景身上。这真是奇峰突起。如果这个消息属实,那么缅甸的政局就要大变。这时早一点得知准确的消息,就会步步领先。

烟诗凝欲言又止。看着陆景那熟悉又陌生的脸颊。她怎么从那名昂翻译脸上看不出这个消息呢?

陆景沉着的道:“七八分的把握。”

办公室内的气氛顿时有些轻松起来。杨大使的眉头舒展开,满脸微笑。“好,好。陆先生,你和烟小姐在大使馆这里休息吧,我们还要忙。呵呵,有得忙了。”

陆景笑着点头。杨大使他们确实有点忙。

昂温将军的官邸遭遇到袭击的消息第二天就在仰光市区传开。在缅甸官方的通报中并没有说明袭击者是军方的二号人物昆盛将军。但仰光的民众中却是流传着这样的谣言。

昆盛的产业被强行关闭,部属被逮捕的消息瞒不住人。消息慢慢的流传出来。

据说,昆盛将军在海外银行的秘密户头中突然多出了一大笔美元。而此时忠于昂温将军的军队正在克钦邦的前线作战。昆盛叛乱的原因可想而知。

国际舆论一片沸腾,纷纷关注缅甸政局变化时。缅甸的民盟组织缅甸民众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示威抗议浪潮,暴力冲突此起彼伏。

一辆防弹的黑色奔驰商务车急速的从苏山港驶进仰光使馆区的共和国驻缅甸大使馆。

看着车窗外广场上聚集的民众,人声鼎沸,傅婕讥诮的摇摇头,“民-主?这些人脑子烧坏了。”

车到大使馆。傅婕算得上是大使馆的熟客,国企系统内部的干部也是体制内的。更遑论傅婕的级别是副省。傅婕敲开使馆住宿区的三楼。陆景一行人现在就住在大使馆内。

上午时分,阳光透过玻璃窗落在客厅的木地板上。陆景还在高卧,在仰光这段时间耗尽了他的脑力。昨天给婉仪和红颜们电话轰炸了一番,责怪他跑到昂温的官邸里去冒险。

“gi那边安排的雇佣兵佯攻,我能有什么危险?”陆景打个哈哈说道。

结果却被众女众口一词薄怨娇嗔的说了一通。陆景只得改口说下次一定注意。他其实也是被昂温邀请过去的,当时也没想着拒绝。

“叮咚--”

“叮咚--”

清脆的门铃声将陆景惊醒。“来了。”陆景起床套好t恤,打开门。见门口是穿着素雅的藏青琵琶蓝精致套裙,带着眼镜,精致靓丽的傅婕,有些惊讶的道:“呃…,傅总,你怎么来了?”微笑着让傅婕进门。

“仰光城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不来?陆景你没事吧?听说前天晚上你在昂温的官邸内。”傅婕关心的说道。她现在和陆景坐的是一条船。

陆景点头,笑道:“看了一场好戏。见证了缅甸历史上的一场大事。”给傅婕倒了一杯温水。

傅婕奇怪的道:“怎么说?昂温现在不是还在掌握缅甸的大权吗?”

前天晚上的经过,她大致知道一点。昆盛的人以一辆卡车作为前驱,装满了炸药。直接轰开了昂温的官邸。双方激战了约有三个多小时。昆盛的军队被打退。

而昂温的卫士死伤了有两三成。这已经是难得的伤亡数字。随即,昂温的亲信开始在仰光城中清除昆盛的势力。

大使馆里给陆景安排的住处很不错。陆景做到客厅里的沙发上。喝着温开水,轻声道:“昂温的副官通林叛变。枪击了昂温。昂温现在生死未卜。”

“怎么会这样?”傅婕白腻如玉的小手扶了扶眼镜,沉吟着自语道。脸上带着一丝谨慎的笑意,看向陆景。

亲近英美的昂温要是下台,中建七局在苏山港的建设将会顺畅得多。甚至整个缅甸油路都可能因此而打通。

陆景轻轻的点头。他知道傅婕要问什么。

傅婕释然的送口气,展颜娇笑,介乎妩媚与性感之间的成熟女人风情流泻出来,让她忽而变得明艳照人。冲陆景竖起大拇指。毫无疑问,这一切事件背后运作的人只能是陆景。陆景来仰光的目的就是重新打开油路。

“通林为什么会叛变?”

“钱能通神。”陆景答道,又微笑道,“傅总,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lp石油公司的人我们不会放过。”声音里带着丝丝寒意。

傅婕微怔,笑了起来,拿起手中的水杯道:“以水代酒,我敬你。”中建七局死伤二十多人她心里岂能无动于衷?她第一次觉得在一个强力人物手下做事是如此的愉快。

陆景打电话让烟诗凝、余乐、莫文辉过来闲聊。到中午吃午饭时,陆景几人前往大使馆的餐厅。顺着精美的花园去往餐厅时,迎面走来齐睿和一名中等身材的瘦小男子。

烟诗凝轻声道:“是昆盛。”她是说给傅婕听的。

昆盛昨天晚上逃到了大使馆内,寻求政治庇护。昂温的人前来讨要被杨大使给顶了回去。当然,昆盛只要一离开大使馆就有性命之忧。

傅婕微不可查的点点头。这个前缅甸军方的二号人物她还没有见过。据说,陆景他们当天到仰光时就是参加昆盛的生日晚宴。

看到齐睿过来,陆景做个手势准备让路。齐睿热情的笑道:“陆先生,烟处长来吃午饭了。今天午餐老黄加了一道宫爆鸡丁,味道很地道。老黄祖籍川南,这川菜做的极其拿手。”

一旁的昆盛显然不知道面前的几名男女曾经参加过他失势前的生日宴会。一脸惶然的在齐睿身边等着。神态小心翼翼。全无缅甸实权派的威风。

陆景笑着点头,“那要尝尝。”

齐睿笑道:“我这还有事,回头我们再聊。”他之前对陆景一行人来仰光很不感冒。缅甸政局稳定,陆景想要浑水摸鱼的重新构建通往国内的油路这根本就不可能。

但是,他没有想到短短的两个星期,陆景居然有能力搅动缅甸国内的局势。看情况,缅甸的内战只怕和他也有关系。对这样的人物,他心里怎么可能还轻视?

当然,他不否认,之前的敌视也有些烟诗凝的原因。烟处长是情报系统内部有名的大美人。她转文职之后,很多人都见过她。听说是不苟言笑的性子,可是看她在陆景身边说笑的样子,想想心里就来气。都是男人,凭什么他能想到这样的“待遇”呢?

可是,陆景现在成功的带回了昂温受伤垂死的消息,这一步的提前,就可以从容的安排很多事情。比如:昆盛,比如:lp石油公司。陆景带来这么大的好处,他要继续敌视陆景那不是脑子抽风么?

陆景、烟诗凝等人微笑着和齐睿道别。

莫文辉道:“陆景,这个齐中校在我们住进来的时候横挑鼻子竖挑眼。你怎么还给他让路?”

这几天在仰光做事,陆景说陆先生叫的太生分,直接喊他的名字就好。想也是,莫氏集团都是心蓝的嫁妆。自己也没必要矫情。

陆景摆摆手,正色道:“齐中校是为国家做事。我们退让一步没什么。”

傅婕诧异的看了陆景一眼。莫文辉尴尬的点点头。

“吃饭吧。”陆景笑着打个手势,当先一步向餐厅走去。说笑着几人进了餐厅。吃着饭,陆景小声的问烟诗凝,“lp石油公司那儿怎么处置?”

烟诗凝虽然不是在执行任务,但是她在军情系统里面有消息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