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71章 仰光风云(七)

第1271章 仰光风云(七)

大使馆的餐厅是中式风格,几张八仙桌分布在餐厅里。正午炙热的眼光落在餐厅的窗栏上,阴影映在烟诗凝的美人脸上,笑着反诘道:“你想怎么处理?”

陆景就笑,“说的太血淋淋影响我们吃饭的胃口啊。搞点药物之内的给那位乔治大班用用。你们应该很拿手吧。”

烟诗凝轻笑,妙曼婀娜至极的身姿配着她的娇艳,少妇风韵十足,“英雄所见略同。”

她和陆景一起经历了当日的情景。和焦哥聊了之后,对陆景的谋划大致的也有些明白。

昆盛其实是被冤枉的。那天晚上攻打昂温官邸的人未必就都是昆盛的下属。而昆盛秘密账户上的一大笔美金,肯定是陆景让人汇过去的。昂温的下属当天晚上死伤惨重,就算明知道昆盛可能是被冤枉的,也要先拿他开刀,安抚手下的人心。

而昂温的副官叛变,十有八-九也是陆景做的手脚。至于陆景是如何通过代理人做到这一切的,她却是猜不出来。但想要以陆景的身家,砸钱下去,要做到这一切,并不会太难。

这番把缅甸闹得天翻地覆的手段让烟诗凝心里很是钦佩。扶植一个亲近国内的势力上台,这可是谍战的终极形势之一。

陆景呵呵一笑。lp石油公司的罗伊-乔治大概还在等昂温的消息。只有自己这方知道昂温已经不行了。这一步先手所带来的好处太多了。

缅甸城内的某处别墅内,罗伊-乔治满脸颓然的坐在书房内的椅子上。他已经保持这个坐姿五六个小时了。

“老爷…”门外娇媚可人的侍女喊道。

“滚,都给我滚的远远的。”罗伊-乔治大吼,顺手将书桌上的东西砸向门口。

很快,门口悄无声息。罗伊-乔治浑身颤抖着,清晨的那一幕仿佛梦魇一般把他的心头遮住。

早晨清梦正好的时候。屋内却是突然来了两个恶汉。他稍作反抗就被按的死死。

“想活就别他娘的叫。”为首的大眼男子踹了罗伊-乔治一脚。身后平头男子笑道:“老大,你得说洋文。这孙子是个英国佬。”

“操。劳资最烦说鸟语。”大眼男子卷着舌头用英语说了一遍,很流利的英语。

罗伊-乔治知道今天遇到了高人。只得低头做小,“两位先生有什么看得上的可以自己拿。我在lp石油公司还有一些资产。赎金什么的请两位先生开个价。”

大眼男嘿嘿一笑,笑得很磕碜人,“乔治大班,看样子你还没认清形势。”歪歪头,示意身边的平头男子动手。

平头男子伸手一划,一把手术刀很精准的破开了罗伊-乔治的睡袍,“玛德,外国佬怎么都这么多毛。脏了我的刀。”

感觉到冰凉的刀锋在皮肤上滑过。然后停在心脏处,罗伊-乔治浑身汗毛倒立,嘴里嗬嗬两声又不敢大叫。至于对方讽刺的话就等没听到。

大眼男子道:“就你废话多。洋毛没有进化完全。毛多有什么稀奇。”又对罗伊-乔治道:“现在就看你懂不懂做了?我们哥俩时间有限,先给你打一针,改天到我们指定的地方来做一个微创手术。保管你下半辈子爽歪歪。”

“什么针?”罗伊-乔治看着平头男子从身上拿出的针头,心里一惊,那猩红的红色**在试管中令人感觉到其中蕴含的恐怖。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东西。

平头男子道:“放心,这外玩意儿不贵,你在仰光这些年坏事没少干。用贵了药不值得。24小时没有解药,你就等着中毒而死。我现在多给你一点份量。让你体会下。”

罗伊-乔治被注射一管药物之后,浑身痛的颤抖,仿佛有几千万只蚂蚁在身上咬。然后疼的晕了过去。等醒来时。他已经在书房里。身上的睡袍还开着口子。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个地址:一天之后,他需要去那里接受一个微创手术。他就是傻子也知道,他惹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势力。

是逃,还是就范?这个问题已经在他脑子里盘旋了五六个小时,他还没有办法做决定。

就在傅婕拜访陆景的第二天,随着缅甸各大城市的流血冲突增多,军政府宣布实行戒严,军队开始进驻城市,更发生了数起对抗议民众开枪的血腥事件。国际舆论一片哗然。有媒体开始谴责缅甸军政府的做法。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缅甸局势糜-烂。显然,其内部处于巨大的混乱中。

9月2日。仰光一次大规模民众示威游行被军方出动坦克弹压,场面十分血腥,据说死亡人数超过了三百人。同时军政府宣布,民盟为非法组织予以取缔。由此之后,面对军政府的残酷,反对党再没有能组织起像样的游行活动。

紧跟着,昂温主席中枪不治身亡的消息终于被缅甸军政府公布。原缅甸和平发展委员会第二秘书长康瑞宣布就任和平发展委员会主席、缅甸国防军总司令。

这个人选,让各方极为错愕。据说仰光使馆区的第二天清晨的垃圾中发现了很多瓷器、用具的碎片。

康瑞在就职声明中,号召全国民众在这个困难的时刻团结起来,为新生的缅甸努力奋斗云云。

官面的套话之后,隐藏着几层意思:对民众开枪的责任归昂温,取缔民盟的法令为不合法的行为,呼吁克钦独-立军停火,缅甸政府愿意给予各少数名族邦自治权,双方需要做到谈判桌前来谈。

被镇压的民众厌倦的局面,民调显示大部分民众对新任的康瑞主席抱以期望。而民盟被削弱之后,已经无力阻止更大的反对活动。缅甸的局势开始逐渐的恢复平静。

就在康瑞宣誓就职和平发展委员会主席的第二天,在少数贴身随员的护卫下,秘密来到了共和国驻缅甸大使馆。杨大使和康瑞在会议室里密谈了两个多小时。

谈话内容自然是机密至极。然而,更机密的是。在杨大使的会见结束后,康瑞又和身在大使馆的陆景密谈了一个多小时。对此,杨大使、唐参赞、齐中校都是守口如瓶。

巨大而空旷的码头上机器声轰鸣不止。蓝天白云之下。几十米高的巨型机械忙忙碌碌的修建着位于仰光港的西南35公里的苏山港。

已经修的平整的运货马路上,十几名穿着休闲装的男女在马路上信步而行。眼尖的施工人员已经认出来走在最前面几人之一的那名带着眼镜高挑而窈窕的女子正是中建七局的负责人。傅婕。

傅婕来仰光快一个多月,会仰光市区的时间很少,基本都在港口这里协调着各方面的事宜,督促快速建设苏山港。施工人员很多都认识这位威信很高,姿容绝色的董事长。

可是,傅总并非一个人,能和她并肩走在一起的那名男子是谁?

“陆景,你要回香港了?”仰光的九月初还是很闷热。但是海面上的风吹来,让傅婕从心底里感觉到凉爽。所谓秋高气爽不外乎于此。

“我要先去一趟宁西。再回香港,再回江州。”陆景笑着说道,“给你的光碟你看了没有。”

傅婕点了点头,又憋不住的问道:“给我看这种光碟,你不怕我受不了怪你?”

落后陆景半步,在其左侧的莫文辉和余乐的耳朵立刻竖起来,两人还眼神交流了一下:这对话太暧-昧了。陆景不会是买了一张最新的a碟送给傅婕了吧?那就实在太牛逼了。

傅婕在国内的金融界里可是号称北傅。个人声誉就值25亿美元。搞金融的谁不尊敬她?要是被陆景这样调-戏了,想想那画面就觉得真是我辈楷模啊。

余乐和莫文辉这段时间忙归忙,仰光戒严归戒严。缅甸妹子的风情,他们俩结伴去体会过。男人四大铁,他俩现在私交十分好。

陆景笑了笑。看向遥远的海平面。给傅婕的光碟是处死lp石油公司煽动当地缅甸人打砸中建七局的幕后主使者的过程。执行的人自然是情报部门。

在缅甸的政局变动中,陆景卖了情报部门这么大一个人情,要点回报很轻松。

烟诗凝没好气的训斥余乐,“余乐,你怪笑什么?”余乐和莫文辉猥琐的笑容,她一看就看到了。

余乐怪笑道:“烟姐,我只是想到一个笑话。”这几天相处下来,他们和烟诗凝的关系很好。烟诗凝的性子很亲和。

说着话,傅婕一直在介绍苏山港的建设情况。按照现在的进度,明年10月就能竣工。

陆景道:“傅总。你在这儿盯着我很放心。”立丰地产的勘探团队已经抵达仰光。

傅婕笑了起来,丽色动人。“你那一块我也很放心。好了,祝你们一路顺风。”

陆景一行坐车直接前往仰光国际机场。坐在商务车中,陆景想起一件事来,问身边的烟诗凝,“诗凝,罗伊-乔治那儿搞定没有?”

仰光这里的事情结束了。陆景的称呼还没改过来。而烟诗凝也没有纠正陆景的想法,笑着伸出两根指头,比划了一下。

陆景明白过来。罗伊-乔治已经是一个双面间谍。暂时不用和他背后的英国石油公司起冲突。

而罗伊-乔治下一个任务就是配合中建七局拿下仰光至内比都的一条铁路修建权。这条线路终点是是缅甸军方内部中意的新首都内比都,但是向东修建一条支线的话,却是可以通往国内的宁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