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72章 事了拂衣去

第三卷 通往王座的道路 第1272章 事了拂衣去

仰光国际机场是缅甸的航空枢纽,始建于1947年。陆景、烟诗凝、余乐、莫文辉一行十一人抵达机场后前往登机楼vip室候机室里稍坐。

飞往香港的航班还有半个小时起飞。去往宁西省会西山市的航班则还要等一个半小时。

莫文辉接了一个电话,回来微笑道:“陆景,立丰地产勘测队的人已经从仰光出发了。郜然运作了一下,他们已经拿到缅甸政府的许可。预计一个月之内可以勘测出完美的路线。”

陆景笑了笑,点点头。莫文辉还以为立丰地产的勘测队是勘测仰光至内比都的铁路,实际上勘测的线路是从仰光去往宁西的线路。

就自己所知,这次勘测队里面甚至有两名国内顶尖的铁路技术工程师。

闲适放松的喝着香浓的咖啡,机场语音广播已经在提示登机。余乐和莫文辉起身去拖行李。陆景笑着对烟诗凝道:“诗凝,你稍微留一下。”

有些话,他不方便在余乐、莫文辉面前说。在和华这个团队里面,烟诗凝的身份是七冶的职员,和他沾亲带故,是朋友。而她真实的身份,余乐、莫文辉自是不会去打听。

余乐和莫文辉两人笑呵呵的去了vip候机室外。候机室内自有另外一拨四名客人在等候。

烟诗凝今天穿着闲适的打扮,双胸坚挺,玉臀丰满,风姿独特的娇媚少妇风韵难掩,微笑道:“还有什么话要叮嘱我的?”

她本来是想从仰光直飞京城,但是陆景劝她跟大队一起走,先回香港再转机。

陆景莞尔,烟诗凝从她丈夫去世的阴影中渐渐的走出来。她的性子其实很像被大家宠爱的小妹妹:娇柔和婉、很有亲和力。只是啊,她这个妹妹的年纪较他和余乐要大。余乐喊她烟姐。

“哪里是要叮嘱你什么话,和你说一声合作愉快!”陆景站起来。笑着伸出手。

烟诗凝将白腻的小手放在陆景温暖的手掌中,轻笑道:“只是这一次合作愉快而已。你的心思。我知道。肯定是不想和我们沾上边。”

陆景也不恼,微笑道:“这是入股和单个项目合作的区别。我想着让和华在全球市场打开局面,你们要是入一股,我的麻烦就大了。单个项目合作倒是可以。”

沉吟了会,又笑道:“诗凝,你那顿饭还欠着我的,我都推了好几回。这次回京城,你得补上啊。”

烟诗凝轻怒。微嗔道:“这是你的问题还能怪上我啊?”她想请陆景吃饭,感谢他在汉城救她的情分。只是陆景推了好几次,她就没再提这个话了。

和陆景相处了这么些天,对他的了解又深了些,道:“你不是想和我说这件事吧?”

陆景就笑,“你们都这么聪明干吗?漂亮的女人笨一点更让男人喜欢。”想了想,还是道:“诗凝,我建议你以后在文职上好好发展。”

从那天一起去昂温的官邸一系列的事情中可以看出烟诗凝的心里素质很出色。但也暴露出她的性格中缺陷,不够沉静、坚毅。能成为特工却无法成为其中的精英。她这么下去,迟早会死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

烟诗凝漆黑如星的晶眸深深的看了陆景一眼。心里仿佛有几滴浸润的雨露落上来,轻声道:“焦哥也是这么说的。”

陆景笑笑,道:“这就对了。”

烟诗凝说的焦哥就是国安五处的处长焦兴修。很能喝酒的一个北方汉子。烟诗凝丈夫的好友、她的上司。陆景对他印象很好。

烟诗凝没好气的白了陆景一眼,扭头轻笑,听着机场广播的催促,挥挥手道:“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一路顺风。”

陆景点点头,目送烟诗凝丰腴修长的倩影离开。

陆景的飞机抵达西山市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下飞机后刚打开手机就收到了几条短信。

过滤掉其中的“西山市欢迎你”之类的短信。剩下的是几条通报的仰光局势收尾的短信:唐悦通知昂温的前副官通林已经被安排到了巴西生活。他在那里会当个农场主,生活的不错。

烟诗凝的短信通报:缅甸新元首康瑞已经决意将前军方二号人物昆盛驱逐去境。昆盛将会在太平洋几个岛国中挑选一个申请政治避难。

机场外,前来接机的是盛泰电器宁西省分公司总经理鱼驰。坐到加长的劳斯莱斯幻影车中。陆景脑子里还在沉思着缅甸的局势。

康瑞的上台背后是和华资金的支持,否则以他和平发展委员会第二秘书长想要夺权很有些困难。好在缅甸军政府内部本就是山头林立。最终以实力说话。康瑞的实力够了,担任缅甸元首。反对的声音就很弱。

除了武器和资金的援助之外,和华还注资1亿美元到掌握着缅甸国民经济命脉的缅伽公司,康瑞及其家族可以名正言顺的从缅伽公司拿收益。

但是,这些只是让康瑞的立场略微倾向于共和国。他真要全面倒向共和国,只怕分分钟就要下台。和华做过的事情,西方财团同样可以做。

因而,缅甸油路的事情自己的计划还是徐徐图之,不过分的去刺激英美的神经。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陆景轻轻的感叹一句。承诺给果敢、克钦邦的资助,他还是要继续。只有同根同源的华人打下足够的地盘,有足够的实力,才能真正的影响到缅甸这个国家。

鱼驰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干瘦精干,穿着白衬衣黑色西裤的正装,听到陆景这句感叹,笑了笑。

陆景这时递了一支烟给身边的鱼驰,道:“想一点事情出神了。”

鱼驰嗯了一声,惊喜的接了烟,帮陆景点上火,恭敬的笑道:“景少,住处我安排在了城内的西山喜来登酒店。四星级酒店,硬件标准和五星级酒店没区别。交通很方便。”

说着,看看陆景的脸色。宋助理打电话来说了陆景的要求,要住在城内,交通便利的地方。不然,西山市郊的盛泉度假会所是极好的招待地点。

陆景点了点头。

鱼驰松了口气,又介绍着西山市的一些情况,道:“景少,西山市别看发展比不上大城市,城内的名胜古迹横列,城郊风景优美。正好可以换换脑子、放松一下。”

陆景摆摆手,道:“下次吧。”他这次是来见李菲菲的父亲李明湖的。而不是来西山市游玩。缅甸的局势基本稳下来,宁西这里也需要配合缅甸的石油通道修建。

鱼驰笑着应了一声,不再提这个话题。

豪华的劳斯莱斯进入西山市市区时正是傍晚时分,夏末秋初,晚霞浸染着老城区,高高低低的楼房拖着金黄色的影子映在行人、车辆、地面上,优美如画,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

西山市的繁华只能算二线城市中的最下游一批。只是,陆景刚从仰光前来,依旧有盛景繁华的感觉。

到酒店里,鱼驰便告辞。陆景没有留他,单独在喜来登酒店的餐厅里吃过晚饭,回到奢华的行政套房里洗去旅途的疲倦,在客厅的小酒吧里拿一罐冰果啤,在窗口安静享受着静谧的夜色。

在仰光和在宁西的感觉完全不同。仰光的风云,也直到现在他心里才真正的放下来。琢磨着,陆景拿出手机开始拨电话。

陆景抵达宁西的时候,余乐、烟诗凝、莫文辉等人早已经抵达香港。缅甸政局变动的消息慢慢的传开。

和华是背后推手的事情倒没有几个人知道,但缅甸风云变幻的政局平添了些许茶余饭后的谈资。

黄海。

香樟树餐厅,乳白色装修的包厢里,八道精美的菜肴放在雅致的餐桌上,组成一个好看的图案。

外面风传缅甸政局变动的事情,裴吴越略有耳闻,微笑着问道:“诗经,仰光那里你有关注吧?听说陆景这两天在仰光。别是和他有关系吧?”

唐诗经嘴角泛起一抹冷艳的笑容,招呼童兮兮吃菜,道:“不至于吧,他去仰光考察投资环境。你怎么突然关心起缅甸的事情?”

隔两三天,她便会和陆景通一次电话。对陆景的行踪很了解。陆景去仰光的原因是有点古怪,只是她自然不会多问。谁都有自己的秘密。

裴吴越笑道:“中建七局的傅总在仰光投资港口。我提供了3亿美元的贷款。你说缅甸政局的变化我能不关心吗?”

唐诗经笑了笑,道:“得了,还是关心下你的石油期货吧。最近涨的很多吧?”

话题一提而过。谁都没觉得不正常。陆景在京城、黄海的圈子里都很有影响力。

童兮兮默默的拿起酒杯喝酒。前些天和一个初中同学在辽东春城偶遇聊了一个下午。

那位同学说:“谁有能想到陆景会一飞冲天。要说后悔当时没有结交的话,呵呵,恐怕最后悔的是李菲菲吧?陆景当时追她追的多疯狂。李菲菲现在在美国洛杉矶打工,据说月薪只有3千美元。”话里有些幸灾乐祸。

童兮兮和裴吴越有关系之后,对一些事情知道的比较多。只是笑着摇头。据说李菲菲的家境很好,属于顶级豪门一流。这样的出身,怎么可能靠工资吃饭。

只是,当年如同天鹅般骄傲的李菲菲现在再见到陆景,心里难道就一点怅然都没有?

应该有些: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感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