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73章 西山市的游说

第1273章 西山市的游说

早晨在酒店顶层的泳池里锻炼了一圈,回房间里洗过澡,换了衣服去一楼餐厅里吃自助早餐。].

西山市喜来登酒店的自助早餐品种丰富:豆浆、牛奶、咖啡,稀饭、馒头、油条、小笼包、炒饭、面条、米粉,金黄绵软的煎鸡蛋、可口的小香肠,吐司、蛋糕等等。中西式的早餐品种都提供。

陆景选了一份水饺,拿了两个煎鸡蛋独自坐在餐厅典雅的长方形四人餐桌上慢慢的吃着。

吃下第二个饺子时,领桌来了三名男子,看着衣着打扮像商务人士。说说笑笑的,话题不知怎么的就从热点话题转到西山市的政治人物身上。

“老吴,你别看西山市现在有条线路堵,等一两年你再来就知道。咱们西山市的段市长对全市人民承诺了:现在堵一堵,以后顺畅几十年。我们都信他。”

“当时,段市长在开会,下面有个局长在打瞌睡。段市长多硬气,说,‘在我的会议上你睡觉,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那个局长傻眼。当场免职。西山市上上下下立刻服气。”

“还有一回,省里的李省长下来视察创建卫生文明城市的活动。按照活动要求,整个西山市要做到没有卫生死角,全市干部职工大扫除。段市长责成环卫局来做这个事情。李省长看了,不高兴,问起来,段市长当场就顶了回去。”

“你们知道段市长怎么说?‘群众的肚子重要还是领导的面子重要?不干正经事’。这事让段市长在西山市威望高涨。段市长的根子深啊,据说中央有大领导很欣赏他。”

陆景一份早餐吃完,慢步离开餐厅。刚才那位商务人士。话里话外就西山市就认一个段市长,细想就知道有些虚。官场上的事情哪里有那么简单。

段市长顶李省长的段子流传的这么广,只怕是真有这件事。当然。事情的经过肯定不是自己听来的那样。不过,李菲菲的父亲看情况,处境不大好。

回到房间里,陆景看看时间,给李明湖的秘书陈阳容打个电话,表明身份和来意后。电话里陈阳容笑道:“陆总,李省长现在不在,我回头给你回话。”

陆景笑道:“行啊。陈厅,麻烦你了。”

陈阳容道:“不麻烦。不麻烦。”挂了电话,心里却是寻思着这位自称陆景,喊李省长李叔叔的人是谁。

陆景挂了电话,自嘲的笑了笑。他和李菲菲家里基本没什么来往,李明湖这位秘书显然不知道他是谁。

给唐悦发了条短信:昆盛的事情办的不错。刚把手机收起来,却是接到唐诗经的电话。听着唐诗经清润的声音,陆景心情不自觉的愉快起来,嘴角浮起一缕微笑。

“陆景,你。在仰光没什么事吧?”闲聊了几句,唐诗经声音微顿一下,问道。

陆景微怔,有些明白唐诗经想问什么。听着她话里关心的意思,淡淡的温馨感在心里飘散开,微笑道:“没什么事。等我回黄海清你喝茶。”

又岔开话题。“诗经,下轮电子竞技的是王者俱乐部对阵你投资的血玫瑰俱乐部吧?我有时间的话。去一趟黄海。”

唐诗经轻轻的一笑,成熟的女人韵味仿佛如同杯子中的美酒溢了出来。“你还想着打游戏?电视节目都给禁了。还是关注下天辰娱乐吧。雍驰正在卯足干劲超越星光传媒。”

她父亲重金投入电子竞技的缘由,她现在知道一些。陆景布局把崔七月的崔家继承人身份剥夺这个人情很大。父亲担心自己“犯傻”,提前把人情给还了。

陆景就笑,“禁得了一时,禁不了一世。电子竞技产业的前途很光明。”

说笑几句,聊了约半个小时,陆景才挂了手机,摇摇头:唐诗经的美丽是无法阻挡的。她的成熟、冷艳、性感令人怦然心动。只是,自己和唐诗经的关系大概也就只会维持在这个程度。

电子竞技因为被新闻出版总署下发通知禁止在电视台上播放受到了极大的挫折。他现在想要见李明湖,想要通过他的影响力让黄海成为试点城市。

上午十一点三十分,陆景轻松的靠在窗前的沙发上翻着报纸,不时的发着短信时,手机忽而响起来。陆景看看号码,接电话。

电话里陈阳容笑呵呵的道:“陆总,李省长下午一点半有半个小时的时间,麻烦你到时候来西山宾馆2号楼。”

陈阳容的语气客气了不少。他给李省长汇报之后,李省长就让他排行程。很显然,这位陆总有可能是李省长的世交子侄。他只是现在才通知陆景而已。

陆景笑着应了下来。

西山宾馆是宁西省委招待宾馆,并不对外开放。宾馆临湖而落,初秋之季,红叶遍地,中式古典风格的亭台楼榭相连,风景秀美。很适合疗养、工作。宁西省委领导班子成员有时候会在这里办公。

中午时分,陆景提前了五分钟抵达西山宾馆2号楼,给陈阳容打了个电话。片刻后,一名体格健硕、膀阔腰圆,约莫三十四五岁样子的男子迎了出来。

陈阳容看到陆景年轻的脸庞,禁不住愣了一下,这位还真是年轻,随即又满面春风的和陆景握手,“陆总,你好,你好。”

寒暄几句,领着陆景往2号楼里走去,快到房间时,陈阳容小声提醒道:“陆总,省长刚放过脾气。”

陆景一点就透,微笑道:“陈厅,谢了。”

陈阳容笑了笑,推开房间的门,领着陆景进去。米黄色的窗帘拉的严严实实,华丽的吊灯将套间内照的通明。明亮的套间里,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正在伏案工作。

“省长,陆总来了。”陈阳容轻声道,见李省长抬起头,悄然的退后两步。

李明湖鬓角有着白发,一双眼睛很有神。李菲菲的外貌和她父亲很有六七分肖似。陆景之前和李明湖见过几次,大部分都是远远的相见。这时,礼貌的道:“李叔叔,打扰你了。”

李明湖点点头,“陆景,坐吧。我先看一份文件。”

陈阳容微怔了那么零点几秒。李省长的习惯他很清楚:李省长这么做并不是冷遇陆景,而是借着看文件来思考怎么和陆景说话。这个年轻人居然值得省长这么重视?自己在门口的示好还真是做对了。

陈阳容心里松口气,麻利的给坐到沙发上的陆景倒着茶水,然后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心里有事情,不看完,难受。”李明湖放下文件从办公桌后走出来,做到待客沙发上,问道:“在西山遇到了困难?”

陆景道:“是有点事情想要找李叔叔帮忙。缅甸局势动荡之后已经稳定下来,我想着看能不能把苏山港和宁西联通起来…”

李明湖漫不经心,甚至隐藏的很好的冷漠情绪慢慢的消去,认真的听着陆景的陈述,不时的插话问上一两句。

下午一点五十七分,陈阳容推开房间门,准备提醒李省长去见一位客人时,看到房间内李省长和陆景聊得正投机。还在琢磨着怎么说话时,李明湖微笑道:“小陈,把下午的工作安排都给推了。我要陆景好好聊聊。”

“好的,省长。”陈阳容答应一声,掩饰着脸上的惊讶退了出去。李省长心情变好了?这可是最近一周李省长的第一个笑脸。

两个小时的时间在陆景和李明湖的交谈中飞快的流逝。打通缅甸油路的意义、价值、方案,陆景基本上已经和李明湖描述清楚。

李明湖沉思了一会,郑重的道:“这是利国利民的大事,我一定支持。从宁西铁路网到果敢边境铁路一定能按时修好。”

这是意料之中的答案,李明湖不可能看不到其中的好处,但陆景仍感觉到振奋,喝了口凉下来的茶,笑道:“李叔叔,你这个承诺我记在心里了。”

至于,宁西这边李明湖怎么运作,则是不需要他去提醒。

“陆景,你变了很多啊。”李明湖笑了笑,惋惜的感叹。陆景这是千里迢迢送政绩来。毕竟,宁西的主要领导可不是他一个人。

和华如今的成绩,他自然是知道的。不然,明明不待见陆景,又怎么会连事情都没问就同意见他呢。

陆景就笑,“李叔叔,我还有点小事请你帮忙。现在新闻出版总署下达了通知,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我呢,想在黄海搞个试点。毕竟,电脑和网络的发展禁肯定是禁不住的。而且,电子竞技在韩国发展的很不错。”

“哦?”李明湖问了关于电子竞技项目的问题,四十多分钟后,道:“你说的,我明白了。可以尝试。到时候,成与不成都可以有个数据提供参考。”

陆景笑着致谢,“谢谢李叔叔。”他要是什么都不要,李明湖恐怕要是他如同仇寇了。

李明湖微微一笑,和陆景聊一聊,对他的印象和往日听到的全部一样,兴致勃勃的问道:“我听说你在经济上很有见地。西山市目前房价1500元一平米,你觉得这个房价低了还是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