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74章 回国的路

第1274章 回国的路

陆景沉吟了几分钟,有点明白了李明湖的执政思路,想了想,道:“李叔叔,商品房的价格无所谓高低。只要保障房建设好,监督分配到位,社会上的矛盾就能缓和。廉租房的模式,西方就实施的很好。不过,保障房的分配、建筑质量、位置往往很难监督到位。”

这话说的很透彻。纵然是和李明湖意见不合,但陆景还是说了出来。不提他作为陆家子弟,只凭他身为和华的掌舵人,他可以在一省之长面前直言自己的看法。

李明湖琢磨了一下,笑着点了点头,转了一个话题,聊了几句,道:“小景,你去年没到我家里来拜年吧?今年一定要来走走。到时候尝尝你史阿姨的手艺。”

陆景愣了一下。要是在十八岁之前,他能听到这个邀请,只怕会认为是世界上最动听的消息。现在…,陆景心里苦笑。

其实,陆景每年都会去李菲菲爷爷家里拜年。有时候会碰到李菲菲,有时候碰不到。碰不到的时候居多。以前是李菲菲讨厌他之后可以避开他。现在是拜年的时间很随意,碰到的概率比以前还低。

想归想,陆景自然不会点出来,微笑道:“李叔叔,我今年一定登门叨扰。”又适时的告辞道:“李叔叔,你公务繁忙,我就不打扰了。”

李明湖微笑着点头,起身送陆景出门。回来时,轻轻的叹了口气。陆家这二小子,待人接物越来越有水平。说话办事让人心里很舒服。黄海那点事,他还真的帮陆景好好办。

相处这一下午。更是让自己改变之前对他不好的看法。甚至,起了爱才之心。可惜了!陆景原本应该是他的女婿的。

陆景到西山来就只带了赵姿随行。坐赵姿的车快要抵达喜来登酒店时。手机忽而响了起来。看看号码,陆景嘴角翘起来,接了电话,“陈厅?”刚才出来时,陈阳容看到李明湖送他出门时的诧异神情自然瞒不过他。

陈阳容热情的道,“还是陆总有办法啊。省长近一周都没有露出笑脸了。陆总,最近在西山吧?我们聚一聚。西山的美食,我大约知道一点。”

真热情假热情陆景还是听的出来,陈阳容是真想和自己结交。婉拒道:“陈厅,我明天回香港。”

陈阳容道:“那今晚呢?今晚你有安排吗?”

陆景有些无奈,再拒绝就得罪人了,道:“晚上没什么安排。”

陈阳容笑道:“那行。我从省长这儿下班了打你电话。咱们,不见不散。”

车到喜来登酒店。陆景刚进入旋转的大门,却是接到许雪的电话,“陆景,你明天该从西山回香港了吧?”

陆景去西山的消息,她作为和华银行的行长。自然是清楚。缅甸的计划,她也参与了。

陆景笑道:“是啊,怎么许行长准备给我庆功?”他现在心情很放松,调侃了一句。

这次见李明湖的结果很好。宁西、黄海的事情都已经得到结果。李明湖有打通缅甸油路这个政绩在。地位稳固,应该不会强逼李菲菲联姻嫁人。

否则,前世里自己喝下毒酒的时。李菲菲就不会是独居在燕大校园里。要知道,那时她已经三十三岁了。现在剩下的就看王灿怎么劝李菲菲回国。

许雪正在香港中环广场大厦的办公室给陆景打电话。和华银行已经从世运大厦搬出。在中环广场大厦这栋全球最昂贵的办公地点租了7层楼办公。

看了看蓝色的落地窗前拿着咖啡杯无限美丽的倩影,许雪心里叹口气。轻笑道:“庆功还是算了,请你泡吧吧!对了,黄小姐在我这儿,我们刚交流了下和华银行大厦的设计方案。我对她的设计理念很认同,可以的话,我准备请她操刀设计和华银行大厦。”

“啊…,紫琪到香港了。”陆景惊喜的说道,又反应过来,道:“许雪,知道你惦记着和华银行大厦的修建,没必要这样绕着弯提醒我吧?”

许雪捋着耳边乌黑的秀发,笑道:“不提醒你,你就忘记了。你可是许诺了今年调拨15亿美元给我在中环购买地皮。”

陆景无语的道:“放心吧,我留着有你的预算。”

对许雪执着的想要在香港中环修建一栋地标性建筑——和华银行大厦,他有些不以为然。不过,他同意了许雪这个计划,自然不会再改口反悔。

之所以地价这么贵,许雪是打算先买下几栋楼,拆掉之后再重新规划建成和华银行大厦。中环寸土寸金,许雪这个方案耗费的资金量自然很大。

听着陆景话里似乎有些不满,许雪心微微提了一下,解释道:“陆景,香港政府准备扩建中环码头,我已经安排人拿下一块地皮,15亿美元应该是最终的建成费用。”

这比原定计划的300亿资金缩减了近三分之二。

陆景就笑,“那一锤子买卖了。我回头就把资金汇到你账户上去,少了你自己负责。”

许雪也笑起来,道:“多了我也不退的。海棠网上市的事情你不关注吗?静雨已经回了建业,到处宣讲创业励志的故事。”

海棠网八月中在摩根士丹利的帮助下,在纳斯达克上市。股价超发至24.68美元。海棠网几个创始人现在都成了亿万富翁。

“关注这个干什么?那笔资金都要进入建业市商业银行和景华投资。我分润到的好处不知道要隔几层。”

和许雪说笑了几句,陆景挂了电话。琢磨着给叶静雨发了个短信,她在美国忙了大半年,很辛苦。回到酒店的行政套房里。拨了黄紫琪的号码。

美国,洛杉矶。

蓝魅击剑俱乐部里咯吱咯吱的鞋子摩擦地板的声音响着。不时的有“good”、“nice”、“好”等等叫好的声音发出。

蓝魅击剑俱乐部位于洛杉矶的小镇里,三层的洋楼。明亮的房间中,十几名击剑爱好者在场地中练习。

“好了,菲菲,到时间了。”2号场地中,风天泽大口喘着气,掀开头盔说道。

在击剑上他不是李菲菲的对手。五分钟不到,按照比赛规则计分的话,他已经落后的没法翻盘。

好在,他也只是来陪李菲菲的。并不在意输赢。当然,能赢是最好。只是这半个月下来,他就没赢过一次,实在让人气馁。

白色训练服裹着李菲菲凸凹有致的丰盈身姿,挺拔的酥胸,精致的俏臀,高挑而性感。李菲菲掀开头盔,长发流泄而出,笑道:“天泽。中午我请你吃午饭。又耽搁你一上午了。”

今天是周六,不加班的话,她一般都回来这里运动,出出汗。

两人从训练场地上下来。和一旁观战的几名俱乐部成员笑着打过招呼,去换衣服。

简雅的私人单间里,李菲菲换了一身休闲的裙子。刚要拿起背包离开时。手机响了起来。李菲菲拿出手机,看到是好友王灿的电话。微笑着接通电话。

“呼--,总算打通了。”王灿在电话里长叹口气。“菲菲,又加班吗?”

李菲菲放下背包,坐到软椅,道:“最近工作不忙。我在击剑俱乐部里运动。什么事情这么急?”现在是上午十一点,国内是晚上十一点。

王灿笑了笑,道:“这事我和陆景很急。但是你不一定急。菲菲,你现在有没有考虑回国?”

李菲菲微微皱眉,“王灿,你的想法不现实。”王灿作为陆景的死党,老是想撮合她和陆景在一起。

不说陆景已经结婚了,没结婚,她也没有和陆景走到一起的想法。不是每个女孩都要和最优秀的男生在一起,她要找的是最适合她的。

王灿嘿嘿一笑,“放心吧,李叔叔那儿肯定不会逼你和闵海结婚了。缅甸最近政局变动,李叔叔在宁西的影响力很快就会上升。”

听王灿的话,他显然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李菲菲正准备等他说完再纠正时却听到这么个消息,立即吃了一惊,想了想,问道:“真的吗?”

如果能回国自然最好。从内心底来说,她根本就不想政治联姻。都什么时代了。

王灿拍着胸脯道:“菲菲,我骗你干嘛?从小到大,我几时骗过你?回国的事你过段时间给李叔叔打电话说一声,成功概率至少在五成以上。”

李菲菲哭笑不得,这像是有把握的样子吗?五成的把握不就是成功和失败都可以。问道:“这件事和陆景有什么关系?”王灿不会无缘无故的在她面前提陆景的名字。

王灿道:“陆景在缅甸投资了8亿美元。这件事,卫婉仪知道。”李菲菲很聪明,他提个话头就行了。

“咚-咚-”敲门声传来。紧接着听到门外风天泽喊道:“菲菲,你没事吧?”

王灿语焉不详,李菲菲本来想要问详细一些,这时想了想,道:“王灿。我知道这事了,回头我给我爸打电话。”

挂了王灿的电话,又回了风天泽一声,李菲菲安静的坐在软椅上,陡然的从好友嘴里听到陆景为她回国的事情而奔波时,一时间有些奇异的感受。

陆景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庞从记忆深处里浮起来。平淡、厌恶、决裂、平淡。自己和他的关系从十年前的初中开始到现在经历着这样的轮回。

上次陆景来洛杉矶顺道来看她,留给她的印象很不错。陆景现在给她的形象十分模糊。就像水雾中的花。

8亿美元。而且,陆景没有避讳他的妻子。李菲菲轻轻的摇摇头,将手机丢进背包里,拉上背包的拉链,背着背包出了单间。

风天泽正等在门外,殷勤的道:“菲菲,餐厅我已经订好了。晚上我同学那儿有个酒会…”

李菲菲微笑着打断风天泽的话,“天泽,下午和晚上我想自己单独安排。”

风天泽一呆,苦笑道:“好。”操之过急了。

李菲菲心里叹口气:风天泽只是爱慕她的容颜,却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