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80章 惊闻

第1280章 惊闻

黄海大学是教育部和黄海市共建的全国重点大学。黛瓦青墙的旧式建筑在夜色中点缀着校园里的文气。

陆景和唐诗经在校园里漫步。宋雨绮和唐诗经的助理远远的在身后。树影疏疏,秋色渐浓。七八名刚下晚课的大学生从身边欢声笑语的走过。

“陆景,你真的有把握把电子竞技发展起来?新闻出版总署的禁令8月份才下发的。”唐诗经声音略有些怪异。

陆景扭头看唐诗经。月色下,她黑色的秀发微斜,白腻如玉的脸庞熠熠生辉。无可挑剔的容颜美得动人心魄,无一处不透着女性的魅力。陆景看得心神微微激荡。

他知道唐诗经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微笑着问道:“诗经,你说呢?”发展电子竞技,他有十足的把握。

唐诗经罕见的娇柔而笑,不可匹敌的妩媚风情尤其惊艳,道:“你想要兑现我们在美国对赌的那份赌注?”

父亲为了避免自己“犯傻”。投资给cgl游戏集团的2亿美元,实际上是给陆景打压崔七月的报酬。但是,如果陆景能把电子竞技发展起来,父亲的运作实际上就是一笔优秀的投资,而不能成为“报酬”了。

那份赌注是一个吻。但是,唐诗经的异常让陆景想起在江州大学星光咖啡里被她戏弄的事情。这会要求兑现赌注天知道她会是什么反应。可是,美人如月,一本正经也太无趣,笑道:“可以把这份赌注作为奖励累积吗?”

唐诗经轻笑,醉人的女人味如同酒香飘散,把陆景刚才的原话奉还。“你说呢?”

那就是不行了。陆景笑笑,说道:“我明天见过崔瀚之后就回京城。我和民盟的高层有些关系,我帮你运作下。”

唐诗经无意接手唐风集团。反而是想要在仕途上发展。她现在是民盟鲁东省委副主任委员。

唐诗经微呆,美丽的双眸凝望着陆景。噗嗤一笑,“我奋斗的目标在你嘴里却是这么容易,真是让人泄气。行啊,那我等你的好消息。”和陆景并肩向前漫步。月色正好。

陆景嗯了一声。奖励累积什么的只是玩笑话。在民盟里多一个说话的声音未必是坏事。几辆自行车从马路上过来。陆景微微伸手,虚护着唐诗经。

唐诗经微微一笑,轻轻的抚着肩头的秀发,道:“陆景,明天你和崔瀚在深蓝游艇俱乐部的见面我就不去了。他投资了一个电影工作室。你们可以聊聊这方面的话题。”

扶植崔瀚的计划,她并不避讳陆景。六大世家之间的暗战在陆景眼里大概和小孩子过家家差不多。

陆景笑着点点头。

丽景度假村依山临海。从1号别墅二楼的观景阳台上看去,远处不高的山坡在夜色中就有点淡淡的,加上不远处灯火点点的别墅、酒店,看上去就如同一副淡淡的水彩画。

陆景洗过澡,刚在落地窗前给婉仪打过电话,听到轻盈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回头一看,见宋雨绮换了一身黑色的真丝睡袍进来。

宋雨绮走到陆景身后,轻轻的抱着他。说道:“你这支手机打不通,许雪刚打电话过来了。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的总经理陈九林在香港寻找资金。据业内的消息,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操作石油期货产生了大额亏损。”

陈九林绝对是2004年共和国最悲情的经济人物。陆景早就让宋雨绮在关注他的动态。

目前和华旗下的富跃产业基金正在做多国际原油期货。对业内的动态略有耳闻。

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原定收购新加坡石油公司的动作迟迟没有启动。外界早就纷纷揣测,在新加坡辉煌一时的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会不会出了问题。

“雨绮,该来的还是要来啊。”陆景轻叹口气。在他的记忆中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最终亏损是5.5亿美元。

宋雨绮轻声道:“陆景,那你管不管这件事?”

陆景手握着宋雨绮环抱在他肚子上的手,温柔的抚摸着,笑道:“不管。这件事和我没什么关系。”

什么位置做什么事,陆景心里很清楚。他也就是感叹下陈大班的命运而已。第四石油集团并不归大哥管。他要是以天下为己任,什么事都掺合一手,那和华在国内的日子就所剩不多了。

宋雨绮嗯了一声。抱着陆景更紧了些。两团丰满的玉兔隔着轻薄的睡饱顶在陆景的背上,让他惬意的哼了一声。轻声问道:“雨绮,你想了?”

宋雨绮满脸绯红。陆景去仰光近一个月,她有些想他。在陆景耳边娇羞的问道:“你累不累?”

陆景今天傍晚临出发前和徐咏碧在一起呆了半个小时。徐咏碧最后没有去送他到机场。

观景客厅里华丽的吊灯光线明亮。三组黑色的沙发摆放在蔚蓝色的落地窗前。天际边,海面的波涛与月色交织。近处则是起伏的山坡,景色秀美的吴苑高尔夫球场。

陆景将宋雨绮抱到怀里,一起坐到柔软的沙发上,看着她秀美动人的容颜,黑色丝质睡衣下丰盈的娇躯,起伏有致,雪乳若隐若现。心里升起一些渴望,温柔的吻着她滚烫的脸蛋,“你用嘴试一试就知道。”

“你坏死了。”宋雨绮娇嗔着白了陆景一眼,娇羞而温柔的跪在陆景面前,褪下他的睡衣…。

吞吐着,俏脸越发的绯红。抬头看陆景时,眼波流媚,几缕青丝贴着额头,有着无端的妩媚。

一晚春曲。云消雨歇之后,陆景拥着宋雨绮惬意的睡去。

痒痒的感觉让陆景从好梦中醒来,睁开眼睛,就看到宋雨绮趴在他身边,顽皮的拿发丝轻轻的挠着他的脸,神情欢快。容光焕发。

“雨绮,有点痒。”陆景伸手将宋雨绮抱在怀里,馥郁的香气扑鼻而来。抚摸着宋雨绮的脸庞,“这么早就醒了?”

“是啊。”宋雨绮温柔的吻着陆景的嘴唇。“陆景,我也想像秋兰姐那样要一个孩子。”

“啊…”陆景微怔,早晨起来脑子还有些懵,过了一会,有些激动的问道:“雨绮,你是说秋兰姐怀上了?”7月中从云春度假回来,算算时间,现在也能确认了。

宋雨绮不好意思的“啊”一声。掩嘴道:“我说漏嘴了。”

“你们啊…,这有什么好保密的。又是惊喜啊?”陆景好笑的拍拍宋雨绮白腻挺翘的俏臀,香滑无比。此时怀里的香美人浑身不着一缕。

宋雨绮嗔了陆景一眼,娇声道:“是啊。秋兰姐不让说,她担心空欢喜一场,想要等三个月后稳定下来再给你说。紫琪、咏碧都知道。就我说漏嘴了。回头秋兰姐肯定要怪我。”

“秋兰怪你干什么啊?她那儿我帮你说。”陆景爱怜捏捏宋雨绮秀美的脸蛋,“雨绮,安排一下,我上午要回江州。”

宋雨绮讶然的眨眨眼睛,道:“崔瀚那边不管了?唐诗经帮你约了上午十点在叶妍的深蓝游艇俱乐部和他见面。”

陆景道:“不管崔瀚了。你给他打个电话说一声。我有急事。”和秋兰怀孕这件事比起来,与崔瀚见面只是小事情。

陆景只带了保镖十三,上午九点就飞回了江州。宋雨绮、何梦明、墨静雯、余乐四人在黄海休假。

一辆红色的宝马疾驰从江州机场前往南阳街南园别墅。陆景刚到南园别墅8号别墅门口。庭院里清幽的竹叶在上午的微风中哗哗的响着,却是接到唐诗经的电话。

“陆景,没事吧?”唐诗经关心的道。她担心陆景是不是出了事。唐家刚刚向陆景靠拢,要是陆景出事,唐家就危险了。

方琴温婉的帮陆景拿过行李箱,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牵着陆景,一起进了别墅。

陆景笑道:“没事。我回江州处理一点急事。”和唐诗经说笑了几句,挂了电话。快步进了别墅。

“秋兰今天上午没课。在家里休息。”方琴将手里的行李放下,微笑着说道。声音很柔。

陆景笑着抱住身姿曼妙的方琴。温声宽慰道:“琴姐,只要雨瑶求来的这个药酒真有效果。我们俩也要有一个孩子。”刚才在接机的时候,琴姐眼里就有羡慕的神色。

方琴点点头,对陆景温婉而笑,小声道:“小景,我想快一点。”她的年纪有些大了,保养的再好,孕育下一代还是要越早越好。

陆景微微一笑,拥着方琴上楼。二楼的书房中阳光灿烂。江州的温度比黄海要高上三五度。邵秋兰穿着短袖的深蓝色衬衣正伏案写作,优雅无比。精巧的眼镜倍添她知性的气质。

“陆景,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在黄海吗?”听得门口一声熟悉的“姐”,邵秋兰从手中的稿纸上抬起头,看到门口的陆景和方琴,禁不住欢喜的问道。

“先飞回来看你。”陆景走到邵秋兰身边,扶着她的香肩,仔细的打量着自己心爱的女人。

从九六年回来第一眼就看到她,一路走过,感情的萌芽,她到江州来读研,在金山的定情,在杭城见她的父母,领取的那张结婚证。种种的一切在很短时间内从脑子里滑过。

他的女人很多。用情最深的女人中,秋兰在其中。

陆景捧着邵秋兰精致无暇的瓜子脸,深情的吻了下去。邵秋兰嘤咛一声,仰着头回应着。门口的方琴温柔的笑了笑,转身离开,眼角有一些湿润。心里有些情绪激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