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81章 再次见面

第三卷 通往王座的道路 第1281章 再次见面

精美的白色小瓷杯中,色泽如翡翠的碧玉香仿佛是华美缎带。陆景一口饮尽,惬意的眯起眼睛。

“放心吧。我在江州这里,秋兰姐去产检的话,我会陪着去。”唐雨瑶微笑着拿起四方桌上的果酒,轻轻的抿了一口。碧玉香是果酒,度数不高,入口绵软,男女皆宜。

午后的阳光洒落在庭院里。南园别墅二楼的大客厅里。陆景握了握唐雨瑶的手,认真的道:“雨瑶,谢谢。”

他本来是想调邵秋兰的弟弟邵秋松来江州。没想到雨瑶主动提起照顾秋兰。

唐雨瑶轻笑,清丽而淡雅,道:“少来了。你招招手,多少人会来照顾秋兰姐。我这辈子啊,最大的失误就是信了你的甜言蜜语。”

陆景对唐雨瑶的性子何其熟悉,笑了笑,道:“那不同的。我不放心让别人来照顾秋兰。雨瑶,假设我再给你说一遍甜言蜜语,你会信吗?”

唐雨瑶妩媚的在桌子下轻踢了陆景一脚,心里却没有任何的迟疑,“你说呢?”

陆景大笑,握着唐雨瑶的手没放开。品着酒,坐了好一会,看看手表,说道:“我们去看看秋兰。”

他和唐雨瑶在客厅里闲聊时,秋兰正在书房里接着写她的新书。上一本《江州记事》的散文集给她带了近三十万的稿费收入。她还在用心的雕琢她的新书。

明亮的书房里,邵秋兰穿着写意的粉色睡衣在稿纸上写作。陆景走到邵秋兰身边,关心的问道:“姐,冷不冷?”

邵秋兰荡开的睡衣领口里不着一物,白-腻的乳-峰耸-拨挺秀,浑-圆雪嫩。诱-人心魄。陆景看得呆住。

“不冷啊。”邵秋兰娇嗔着捂住睡衣领口,“小坏蛋。”唐雨瑶掩嘴娇笑。邵秋兰精致无瑕的脸蛋上轻红微染,解释道:“我睡午觉起来就没穿。”

陆景嘿嘿一笑。扶着邵秋兰如约的香肩,温柔的在她脸上啄一口。“姐,我知道。”秋兰在男女的事情上很保守。

邵秋兰和唐雨瑶说了几句话。喝着陆景给续上的温水,道:“陆景,你去忙吧。我身体没任何问题。你在我身边什么都不做的陪着我,我反而感觉怪怪的。”

“姐,我再陪你几天。最近也没什么很忙的事情。”陆景翻着茶几边的孕妇书籍,“你自己买的吗?”

有了第一个孩子他心里很开心。只是,孕妇的情绪不宜波动。他在秋兰这儿才没有表现的狂喜。

邵秋兰摇摇头。道:“哪有。方老师、关宁、梦瑶、雨瑶、紫琪、咏碧她们给我买的。喏,还有熊玉娇送的。她的儿子苏耀在景华国际学校上幼儿园。和关宁、方琴的关系处的不错。”

陆景微微有些错愕,好久没有听到苏远遗孀的消息了,微笑着问唐雨瑶,“雨瑶,远大集团最近形势如何?”

关宁跟着省歌舞团去渝都表演去了。不在江州。据说,她要被选拔进中央歌舞团。

唐雨瑶明显有一个走神,问道:“什么如何?”

陆景重复了一遍,笑道:“雨瑶,这你都能走神啊。想什么呢?有问题。我帮你解决。”

唐雨瑶道:“远大集团发展的不错,熊玉娇基本上已经掌握了远大集团。”宋雨绮跟着陆景到处跑之后,江州的这些琐事。都是由她负责。

说着,嫣然一笑,道:“陆景,你真想知道我在想什么?”陆景和秋兰姐在说话,她却是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邵秋兰嘴角扬起一丝明媚动人的微笑,好奇看着唐雨瑶。

陆景心里倒是有些不好的预感,他太熟悉唐雨瑶的性子了。只是,看邵秋兰和唐雨瑶的表情,他现在打退堂鼓雨瑶还是会说的。就笑道:“是啊,什么事情?”

唐雨瑶娇笑道:“我前两天在江州日报上看到一个豪门恩怨的故事。三子争产。清朝还搞出个九龙夺嫡。陆景,你到时候怎么办啊?和华董事会主席的位置算的上宝座哦。”董坤城退休之后。和华董事会主席的位置肯定是陆景的。

陆景在孩子的事情上很开明。照他这个想法,只怕四五十岁的时候,孩子就得十几二十个。

陆景苦着脸道:“雨瑶,不用这么幸灾乐祸吧。”

唐雨瑶展颜轻笑,风姿绝美。心里,在帮陆景盘算着解决办法。

看陆景终于没有了从容、冷静的模样,恢复成那个可爱的小男人,邵秋兰也忍不住掩嘴娇笑。她更爱这个样子的陆景。

她不担心陆景解决不了。她和陆景的婚事,父亲那么执拗传统的人,都被陆景说服了。

四季分明的黄海在九月下旬的天气已经是秋天的模样。街头巷尾可以见到秋装打扮的美女。

新城大厦的一间办公室里,放下手里的手机,崔瀚苦笑着摇摇头,对路龙叹道:“等了这么久,那位总算有消息了。”

路龙是华府传媒的执行总裁,全权负责华府传媒的事务。代表着华府传媒的管理团队对他负责。

路龙沉吟着道:“瀚少,你要是能和那位陆先生建立良好的私人关系,华府传媒和天辰娱乐的合作会很顺利。届时,华府传媒在影视圈内足以有一席之地。”

陆景,这个名字,最近在黄海的一些顶级圈子内,逐步的响亮起来。他并不仅仅是唐小姐的朋友。

立丰地产、盛泰电器、苏兰电器、天辰娱乐、电子竞技的龙头cgl游戏集团,这些令人如雷贯耳的企业,他都有很大的话语权。与这样的绝顶人物建立良好的关系,好处可想而知。

崔瀚认可的点点头,又笑道:“太好的私人关系也不行。”

路龙微怔,不太明白老板的意思。

崔瀚摆摆手,道:“你去安排下。我今天下午要在深蓝游艇俱乐部和陆景见面。把游艇预备好。到时候要用。”

路龙应了一声,出去了。

崔瀚轻叹口气。华府传媒现在才1亿美元左右的资产。要用这个和崔家其他的竞争对手竞争崔家继承人的位置很困难。他的优势在于时间——他今年才二十八岁。在于他有唐诗经、陆景的“支持”。

但是,假设和唐诗经、陆景走得太近,家族里也是会有疑虑的。

想了想。崔瀚自嘲的笑了笑:想这些没用的干什么。先和陆景建立起关系再说。

崔瀚在深蓝游艇俱乐部的主楼会客包厢里见到陆景时才发现他所谓的年龄优势就是个笑话,陆景比他还年轻。身姿挺拔。精力充沛,锐气十足。

崔瀚和陆景握手,苦笑道:“陆先生,和你见面之后才知道你这么年轻啊。我远远不及。”

他在华府传媒的这盘事业,在陆景眼里怕是和过家家没什么区别。陆景能见他,八成是看在唐诗经的面子上。

陆景笑了笑,递了一支烟给崔瀚,道:“华府传媒最近发展的不错。很拿了几个电影奖吧?你做的不错。”

崔瀚笑起来,脸上大感有光。随即,心里惊醒:自己这是怎么了,陆景夸我一句,我这么高兴干什么?心里又苦笑一声:陆景一句话,自然而然的就给两人的关系做了一个定位。

崔瀚按了服务铃,等服务员进来后,道:“给我们这里来一份下午茶。”又问陆景,“陆先生,你喝什么饮品?”

陆景随意的道:“就咖啡吧。”

没要聊太深的东西。话题主要是围绕着国内的电影、电视市场。看得出来。崔瀚在影视上很下了一番功夫,一些观点深刻入理,发人深醒。也难怪。华府传媒能从一个几百万的小电影公司在五年内发展成为资产近1亿美元的公司。

聊了一个多小时后,陆景婉拒了崔瀚坐游艇出海游玩的邀请,“下次吧。我明天要回京城,待会儿还要和朋友小聚。”

他在江州陪了邵秋兰一周才返回了黄海。去京城见大哥的事情不能再拖了。

崔瀚笑道:“应该的。那我就不打扰你了。”说着话,送陆景出包厢。

深蓝游艇俱乐部的主楼内设计风格现代奢华,vip商务包房区域更是极尽精美华丽。地毯、壁画,美轮美奂的装饰,丝毫不必五星级酒店内部的设施差。

陆景和崔瀚刚出包厢。墙角巨大的瓷瓶花樽后面转过来几名西装革履的男子。

陆景心里有些诧异。对面的几名男子竟然是他和黄紫琪在香港中环广场大厦电梯里碰到了那帮人。

为首那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的做派让他印象深刻。那天无礼的偷看黄紫琪的三十多岁中等身材的男子也在。

小钟一眼就看到崔瀚身边的陆景。这青年那句嚣张的“下不为例”让他心里十分不爽。这张脸,他又怎么会忘记。快走一步。在中年男子耳边小声道:“陈总,熟人。”

叫陈总的中年男子微微点头。他也看到陆景了。这个青年身上气度让他印象深刻。

年轻人出入香港中环广场大厦这样象征着财富和地位的地方。如果不是里面公司的职员,能够淡定自若的人少之有少。

况且。那天这青年身边还有一个对他亲昵温柔绝色的清丽美人。美女是男人最好的装饰品。自己自然不会忽略这个年轻人。

崔瀚认得对面人群中的中国银行黄海分行行长赵安致,微微点头。几面之交,也没有必要上去打招呼。

赵安致点点头,崔家这位子弟,他是认识的。正准备从另外一个方向离开时,视线移到陆景身上。随即,脸上浮起笑容,快走两步,热情的笑道:“陆少,是你吧?真是巧了。”兴奋的搓搓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