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87章 最好和最合适

第1287章 最好和最合适

烟诗凝知道黄紫琪和陆景的关系,在陆景的介绍下和黄紫韵相互认识,宽慰道:“紫韵,不要担心。几个毛贼而已。”以陆景的能量,要找回黄紫韵的钱包不是问题。

黄紫琪对陆景很信任,道:“烟姐,我不担心。”

烟诗凝聊了几句准备离开,陆景道:“诗凝,有时间的话稍等一会,等这里的事情处理完我有话和你说。”

黄紫韵看不出烟诗凝的异常,他有哪会看不出来?烟诗凝如果不伤心她丈夫的逝去,本身的性子娇柔和婉、很有亲和力。现在对他却有些微妙的情绪。昨天晚上留内衣的举动是有些轻佻了。

想了想,烟诗凝道:“行吧。”留下来和陆景、黄紫韵说着话。

见娇媚动人的美妇人和陆景说着话,袁子安心里很有些不忿,“不就是有些背景吗?我就不信压不住你。”咬咬牙,走到一边给二伯打个电话。

沈芙这时有些后悔刚才疏离陆景的举动,稍挪两步,加入到黄紫韵、陆景、烟诗凝的圈子中。

黄紫韵道:“姐夫,昆拓k5很漂亮啊。我手机拍了照,回头给我姐发过去让她看看。她最近想买车。”对陆景能帮她把手机、钱包拿回来,她很有信心。

黄紫韵只知道陆景权势不小、特别有钱,景华手机是陆景名下的。其他的却是不甚了了。她并不知道昆成汽车是陆景的产业。

烟诗凝有些惊讶的看看陆景。他的女人买车不至于买40万的昆拓k5吧?以陆景的细心,怎么会不给黄紫琪买好车呢?奇怪。

陆景知道烟诗凝的眼神是什么意思,笑了笑。紫琪的性子独-立。送小礼物,紫琪会收。大件,紫琪肯定不收。况且现在紫琪要买车还真不需要他送。

片刻后,袁子安走回来,神态轻松的道:“小芙、紫韵,我给我二伯打了电话。市局的罗副局长已经在关注你们被偷窃的事情。很快就会有结果。”

当初国安五处要和陆景接触时整理过他的资料。烟诗凝对陆景的亲属关系很了解。罗副局长不就是陆景的大表哥罗宏吗?心里摇摇头。

陆景皱眉,心里对袁子安的评价又差了几分,他还真不放心紫韵和这样的人谈恋爱,问道:“袁子安,你二伯是?”

“我二伯是民盟副主席袁玉泉。”袁子安努力装作很平淡的样子,只是嘴角略带得意的笑容出卖了他的内心。二伯都是家里的骄傲、依仗。

“啊…”黄紫韵和沈芙肃然起敬。燕大里有人说袁子安是太子-党,还真是的啊。

陆景嗯了一声,不置可否,看向烟诗凝。

民盟主要是有由从事文化教育以及科学技术工作的高、中级知识分子组成。

烟诗凝读得出陆景的无奈,差点笑出声来。

袁子安这做派很像某些膏粱子弟,在京城里混,不太可能没有听说过陆景陆二少的名字。原来是他根本就没有进入京城里的纨绔圈子。

袁子安报警二十分钟之后,四名民警到现场来调查情况。昆成汽车的一名经理出面招呼。昆成汽车这边的安保已经加强,警方介入正好让昆成汽车名正言顺。

一名矮胖的民警则是将陆景五人请到体育馆里的一间休息室询问了一番,道:“黄小姐、沈小姐,这个案子,我们领导很重视。我们初步认定是一个扒手团伙在体育场中行窃。你们二位丢失的东西,我们一定会尽量的找回来。到时候,我们会电话和你们联络。”

等矮胖的民警离开休息室后,袁子安不满的哼了一声,“官僚主义。”

陆景摆摆手,“治大国如烹小鲜。什么事情都要讲规矩、流程。不能简单的斥为官僚主义。”

袁子安给这句话呛的脸色微白。

见陆景不喜袁子安,黄紫韵想帮袁子安辩解一二,假设她要和袁子安走在一起的话,没有陆景的支持根本就不可能,道:“姐夫,子安平时在学校…”

陆景打断黄紫韵的话,正容道:“紫韵,我有个故事说给你听。”

黄紫韵“哦”了一声,没再说话。

沈芙诧异的看着乖巧的黄紫韵。在学校里,黄紫韵可不是这么听话的女生,她的性子很要强。忙笑说道:“陆哥,什么故事啊?”

这么明显的捧场,陆景就没去纠正沈芙的称呼。倒是旁边的袁子安神情不太自然。和他随行的两个女生立场都倒向陆景了。这让一贯自负才名、容貌、家世的他很不爽。

陆景道:“我听梦瑶说的一个真实的故事。她们理工大上届的一位师姐击败了众多竞争对手和学院里的一名长很帅的风云人物谈恋爱。被誉为郎才女貌。毕业结婚一年后,那男的就出轨了。当时,她师姐怀孕七个月。”

黄紫韵、沈芙一脸的鄙视。烟诗凝看向陆景。袁子安则是眼神变得锐利。

陆景接着道:“相反,和她师姐一样被称为院里两朵金花的一个女生选择了一位容貌普通、家境贫寒的男生。当时,很多人都不解。

后来听人说起一件事。她怀孕三个月在家里吐得不想吃饭。有一天晚上给正在岭南出差的老公打电话说起岭南的砂锅粥粥不错,她想尝尝。

随口的一句话。第二天早上,她那位已经当上部门经理坐了一晚上的火车,提着保温瓶出现在家里。保温瓶打开时,里面的砂锅粥还是热的。”

黄紫韵、沈芙、烟诗凝脸色震动。这两个女生的境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感叹。

陆景温声道:“紫韵,我的意思不是让你去找一只潜力股。爱情不是选择最好、最优秀的男生,而是选择最适合自己的男生,你明白吗?”

追求美好的事物是人类的天线。就像男生会暗恋漂亮的女孩。女生看到卓尔不群的男子一样会芳心暗许。但是,最好的并不一定是最合适的。

黄紫韵、沈芙不由自主的点点头。黄紫韵低头道:“姐夫,我知道了。”心里,开始偷偷的审视她和袁子安交往以来的事情。

袁子安脸色渐渐的冷下来,“陆景,你这话什么意思?指桑骂槐?我是看紫韵的情分才叫你一声姐夫。不要以为我好欺负。”

陆景对一个大学生的面子并不在意,因而当着袁子安的面劝说黄紫韵。面对袁子安的质问,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这时,陆景的手机响起来。是罗华的电话。“陆景,事情办好了。那伙扒手已经自首了。黄小姐和沈小姐的钱包、手机混在一堆赃物里面。你得让她们俩过来商务区服务台这里优先辨认一下。”

“好,我让她们过去。”陆景没和罗华客气,对黄紫韵、沈芙道:“你们去商务区服务台那儿领下手机。罗华在那儿负责。紫韵,你报我的名字。”

沈芙眼角余光扫了袁子安一眼,跟着黄紫韵身后去了。

袁子安脸红的想要找个地缝钻下去。搞来搞去,还是陆景把问题解决了。这让陆景刚才的话有了最有力的说服力。而他则成了陆景故事里的反角。

这么一来,黄紫韵和沈芙只怕都要和他说拜拜。只是,到现在为止,他还不知道陆景是何方神圣。这输的真有点冤。想了想,咬牙追着离开了。

明亮、宽敞的休息室里就剩下陆景和烟诗凝。烟诗凝立时感觉有点不自然,道:“陆景,你和一个大学生计较什么呢?”

陆景笑笑,“我是不想看紫韵吃亏。没遇到,我肯定不管。遇到了不管就说不过去。”

又看看烟诗凝漆黑如星的晶眸,有些挠头的道:“诗凝,还生我的气?我昨天喝得有点高。”

烟诗凝忍不住白了陆景一眼,微微侧过身,留给陆景一个美好无限的背影。心里,要是一点都不生气就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