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88章 进步之路

第1288章 进步之路

黑白紫格纹的修身中裙紧贴着烟诗凝曼妙丰满的娇躯。香肩蛮腰,玉背挺拔,与丰-盈挺翘的柔臀勾勒出魅惑的s曲线。

陆景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想起在汉城协助烟诗凝逃脱时他抚在烟诗凝丰腴香臀上的美好触感,心里泛起涟漪。有些把她拥入怀中的渴望。

房间里安静下来。这时,陆景的手机响起来。宋雨绮打来电话,道:“陆景,扒手都抓起来了,他们有5个人。偷了快三十万的赃物。已经查明,这伙人是临时起意。”

陆景收回心神,沉吟道:“恩,我知道了。”国际上那些防护严密的珠宝都经常被盗。有扒手团伙盯着车展作案也不算稀奇。又道:“中午我们和紫韵一起吃饭。昆成汽车的商业应酬我们就不参加了。你安排下午饭。哦,把报道紫琪的那本杂志带着,我还没给紫韵看。”

“行。我知道了。”宋雨绮好笑的应了一声。关于黄紫琪的这篇报道让陆景看得很高兴,这不,还要和黄紫琪的妹妹分享下。

陆景接电话时烟诗凝就已经转过身来,她要是真的生陆景的气,就不会来车展了,见陆景挂了电话,道:“陆景,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陆景留烟诗凝是为了和她略微解释下昨天的轻佻。烟诗凝这样重情重义的美丽女子,他很乐意和她交往。见她没有继续生气的意思,也就没留她。

至于心里想拥抱她的想法,那也只是想法。哪能还继续“冒犯”她?笑着点点头。道:“诗凝,你还是要多出来走走。晚两天我请你去盛世俱乐部打网球。”

给大哥汇报完缅甸油路的事情之后。接下来几天时间他要帮唐诗经跑一跑她的民盟晋升之路。

烟诗凝莞尔一笑,陆景的关心让她心里那点小郁闷慢慢的消散。轻拢着耳边的秀发,道:“再看吧。”

陆景已经习惯烟诗凝的性子,笑道:“那说定了。”

送烟诗凝离开后,陆景和黄紫韵在体育馆中隔出的商业区的服务台处汇合。袁子安已经离开,倒是黄紫韵的“竞争对手”沈芸还在。宋雨绮将午饭那排在湖东区的蓝锦酒店。

一行人刚到蓝锦酒店时,陆景却是接到莫少锋的电话,“姐夫,我来京城了。我和严景铭约了下午见面谈长阳射击俱乐部股份的事情。”

嘉南俱乐部的贵宾厅包厢,装修极为奢华。华丽地吊灯。柔和地色调。壁灯流彩地装饰。

蒋鸿哲看着眼前略显沧桑的严景铭。心里叹口气,什么阿猫阿狗都欺上门来了,“严哥…”

严景铭坐在沙发上一口口的抽着烟,听到蒋鸿哲的喊声,回过神来,道:“什么事?”

蒋鸿哲道:“我找人把莫少锋那草包修理一顿?”合伙做生意,作为小股东莫少锋居然想着把严景铭踢出长阳俱乐部,是不忍孰不可忍。

严景铭摆摆手,笑道:“鸿哲。不要太敏感。买卖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刚才在想这60%的股份能卖多少钱。你觉得卖2千万如何?莫少锋谈判能力就是个渣。”

以长阳设计俱乐部不足一千万的资产,60%的股份卖2千万赚翻了。

蒋鸿哲勉强笑了笑,说道:“还不错。”这件事根本就不是溢价的问题,搁在以前。莫少锋敢提这样的要求简直就找死。这是个“风向”、“脸面”的问题。

严景铭欣慰的笑起来,举起酒杯道:“咱们喝酒。”

蒋鸿哲心里无奈的叹口气,拿起桌上细长的香槟杯和严景铭碰杯。再看看严景铭。却是发现已经32岁的严哥变得沧桑了许多,头上有零星的白发。

严哥已经不再是严哥了。他现在只能算是个商人。据说嫂子苏琳正在和他闹别扭,有离婚的风声传出来。

其实。严哥从黄海回京城后,投资业务干的很不错,现在已经有近4亿的身家,翻了一番。这个身家在京城里不算什么,但是过日子却是足够了。

“唉….” 蒋鸿哲再叹一口气,欲言又止。

严景铭知道蒋鸿哲在想什么,自如的说道:“鸿哲,不要再劝我了。陆景如今风头正劲。但是,盛极必衰。京城里现在有一些风声。我等着看他倒霉。”

蒋鸿哲泄气的嘟囔道:“严哥,那都是没影的事,陆景他哥陆江的上升势头很明显,谁压的住?”

严景铭嘿嘿一笑,“那可未必。你等着看就是。”

大唐雨景紫罗兰山庄,有些明显维多利亚时期风格装饰的奢华客厅中,陆景和民盟中央副主席袁玉泉相谈甚欢。

旁边的沙发处,袁子安坐立不安。小心翼翼的挪动着屁-股,让自己坐的舒服点。看到和二伯说笑的陆景,他才意识到他“招惹”了什么层次的人物。甚至,二伯都带着一些讨好的意思。

袁玉泉早年在黄海担任过东夏大学的校长,现任文化部副部长。五十多岁,容貌朴实。学识很渊博。和陆景谈天说地,谈的很愉快。

见气氛差不多,袁玉泉指了指袁子安,道:“陆先生,我这个侄儿不成器,在杂志上发表了两首诗歌就飘飘然,能得到你的批评,让他警醒是良药。”

陆景就笑,“袁主席,良药苦口啊。子安能考入燕大,能力很不错。”在国内,寒窗苦读十几年能考入燕大的学子都是天之骄子。至少,在应试上很有心得。

当然,走后门、加分、特招的人不算。

陆景这句话让袁玉泉愉快的笑起来,“他啊,还要努力。”他这个侄儿还是有真本事的。不然,他也不会听说了侄儿有可能得罪陆景之后,亲自过来缓和关系。

他和陆景的大哥陆江在文化部有一段时间的工作交集。通过陆江的秘书贺鸿联系上了陆景。

袁子安捏着鼻子道:“二伯,陆叔叔,我一定会努力的。”想着前天在京城体育馆里自己说:我叫你一声姐夫是看在紫韵的份上。现在他却得叫陆景叔叔,平白了矮了一辈。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陆景微笑道:“子安,我们还是各论各的吧。”

袁子安只得又道:“是,陆哥。”

袁玉泉呵呵笑起来,陆景这很给他面子啊,今天的目的算是达到了。琢磨着,说道:“陆先生,前两天黄海市想要申请电子竞技项目的试点,允许在地方电视台上播放电子竞技项目的比赛。我个人对这个想法很支持。”

来见陆景,他自然精心的了解过陆景的一些事情。陆景的妻子卫婉仪就在体育总局负责电子竞技这一块事务。

陆景就笑,“谢谢袁部长的关心啊。慢慢来吧,电子竞技总有一个发展,被社会认知、接受的过程。”

袁玉泉微怔,笑着点点头。

天南地北的聊着,看着快到午饭的时间,袁玉泉笑道:“今天是中秋节。陆先生,我就不打扰你了。”

“说不上,说不上。说不定我过两天还有去拜访袁主席。”陆景谦逊的笑笑,起身送袁玉泉出门。

袁玉泉回家后让秘书找了一些电子竞技行业相关的资料过来看。陆景的表态让他有些迷惑。陆景对电子竞技的现状似乎不急,却又说要拜访他。

8月初,新闻出版总署下达禁令之后,电子竞技行业萧条。除了一些富二代还在投资这个行业之外,其余的诸如广告赞助商、电子硬件厂商等等资本都已经撤离。

电子竞技行业规模从今年7月底的1亿迅速的萎缩到4千万元。这4千万之中,至少有2千万是cgl游戏集团在撑着投入。可以说,整个电子竞技行业的日子极不好过。

“大概是嫌我这个副部长说话没什么份量啊。”书房里,袁玉泉苦笑着摇摇头,“算了,等等看,总归会知道是什么事情。”

国庆节假期过后,民盟内部有人倡议增补一名副主席的声音。当袁玉泉看到候选人民盟鲁东省委副主任委员唐诗经的履历时,顿时有些明白了。

原来陆景是要因为这件事来拜访他。唐风集团和陆景走的近的消息,他怎么会不知道?他原来可是在东夏大学担任过校长。

想了想,袁玉泉拨了陆景的手机。

十月入秋后,渐晚时分就没有那么炎热,从树林缝隙里照过来的阳光也没有那么炽热,映落在家中的房间里。

陆景放下手机,微微揉着眉心。

正在看书的卫婉仪轻笑,放下手里的散文集《江州记事》,看着夕阳落在丈夫的头发上,温馨的感觉从心里升起。穿着丝袜的纤细美腿在桌子底下轻的碰了丈夫的小腿一下,温婉的道:“什么事情又发愁?黄海申请试点的事情不是进展顺利吗?”

十一假期开始后,陆景和她去夏威夷度假了两周。昨天才到京城。她很享受两人在家里一起安静渡过时光的日子。就像蜜月的时候,陆景带她去柏斯时一样。都足以回味一辈子。

“电子竞技那儿有李省长协调我倒是不担心。”陆景苦笑一声,“袁玉泉的电话,唐诗经想要进入民盟中央有困难。有人拿她的年龄说事。”

卫婉仪黑白分明的眸子动了动,讶然的道:“我们在夏威夷的时候,他不是打电话说保证通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