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90章 竞技和失败

第1290章 竞技和失败

通义区槐白新村是槐白村拆迁之后,由市政府同意规划,集中建设的新农村。稍微好的地段则是小别墅。王者俱乐部租的31、32、33号别墅就在新村的别墅区中。

每一栋都是标准精装修的小别墅,一共三层,每层面积就有200平。租金每个月是8000。性价比很高。

王者俱乐部虽然是陆景、王灿出资建立的,不差钱。但是在支出管理上还是精打细算。整个电子行业没有做起来之前,任何电子俱乐部开始烧钱都是自寻死路的行为。

略显奢华的客厅中,王灿正在听冯泰的汇报。Cgl游戏集团的事情,冯泰做出方案后都会给王灿汇报。这也是他的职场生存之道。

宋雨绮看到陆景下楼来时脸色微微有些不悦,知道他可能和蔡良吉没谈好。等陆景坐下后,给陆景弄了一杯冰咖啡。陆景抿着冰咖啡,道:“你们继续,我听听就可以了。”

冯泰忙点头,继续说起星际争霸大学生联赛(University-StarCraft- League,简称usl)的事宜。

Cgl游戏集团关于大学生联赛的方案是依托于国内省会城市集聚的地方划分赛区进行比赛,最终32强的决赛会放在黄海。

因为如果黄海能拿下电子竞技的试点,将会有电视台对赛事进行转播。有电视台转播,社会影响力就大的多。

赛制采bo3擂台赛制。比赛双方需要在3盘游戏之内决出胜负。胜者可以继续比赛,直至被击败。每所高校一共出场5名队员。

讨论完后,陆景、王灿、冯泰等人在王者俱乐部的总经理祁喆的带领下视察王者俱乐部。

中午在33号别墅的餐厅里整个王者俱乐部三十多人一起聚餐。祁喆安排的是自助餐。大家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吃饭。

看到张黛儿和一头长发的许魁在一起聊着,王灿笑着对陆景道:“这两个倒是对眼了啊。我还以为张黛儿会和方锋在一起。”

“你无聊不无聊啊?就算张黛儿是你扶植起来,她谈恋爱你也要关注?”陆景没好气的笑道,

王灿翻翻白眼,反驳道:“貌似你九月底的时候还帮黄紫琪的妹妹黄紫韵把关了吧?袁子安的二伯还专门去向你赔罪了吧?”这事罗华一说,谁不知道啊?

陆景就笑,“紫韵算是我小姨子。我把关是很正常。你别说你认了张黛儿做妹妹啊,小心小雨晚上让你跪搓衣板。哈哈。”

王灿翻翻白眼,“你妹的。”

陆景哈哈一笑,喝着汤,问王者俱乐部星际争霸分部总经理燕河,“方锋呢?今天好像没看到他。他还在训练?”

燕河忙咽下嘴里的饭,今天大boss们在这儿吃盒饭。盒饭是加了料的,道:“他女朋友来看他。陪着逛街去了。”

陆景笑着点点头,“原来如此。”

冯泰和人聊了一会,走过来道:“陆先生,只要黄海电视台能直播星际争霸的比赛。我准备在cgl大师赛之外,再组织一个国内的星际个人最高赛事——csl联赛。”

王灿对星际争霸整个行业很清楚,道:“和韩国的那个osl、msl联赛是一样的吧?”

冯泰笑道:“王少,是的。不过osl是一年三个赛季。我打算csl搞两个赛季。没冠名的话,就分为春秋两个赛季。有冠名的话,就直接冠名。”

陆景琢磨了一下。肯定道:“这个想法可以。黄海的试点问题元旦之后才会有结果。不着急。”

冯泰点点头,笑呵呵的道:“有陆先生这句话,我心里就有底了。我回头把大学生联赛和网吧联赛的方案报到体育总局去。”

网吧联赛的赛制和组织要混乱的多。Cgl游戏集团目前并不准备在这方面搞大动作。只是,现在黄海的各大网吧,尝试着组织,培养电子竞技的氛围。

下午三点,陆景一行坐车从槐白新村离开。陆景、宋雨绮坐到王灿的豪华商务车中。

挡板缓缓的垂下。隔断了驾驶座与后排,行成一个可靠的、封闭的谈话空间。

袁峻到着酒,王灿拿了一杯先递给宋雨绮,问陆景,“刚来的时候,你给谁打电话了。什么情况?”

以他和陆景的交情,自然看得出陆景那会很不爽。就像他知道陆景心里其实放不下李菲菲。只是自欺欺人的回避而已。

“给蔡良吉打了个电话。他反对唐诗经进入民盟的高层…”陆景微微抿着酒,缓缓的说着情况,包括这件事和陆、杨之争的关联。

袁峻听得心砰砰的跳。以前,都是道听途说,没想到这次会听到陆景亲口说出陆江和杨修武之间有竞争。

王灿嘿嘿一笑,“你哥终归是要和杨修武争一争的。我反正是看杨家的人很不爽。”王家和陆家绑在一起的。他说话没避讳。

陆景笑着摇头,没说话。给王灿、袁俊散烟。不是王灿说的这样的,看谁不爽就可以搞谁。

王灿又道:“陆景,听说你又把小严修理了一顿?”

“你是说莫少锋买下了长阳射击俱乐部的事情吧?这不算吧?严景铭大赚了一笔。”陆景笑道。

王灿就笑,“屁啊。你当这是商业买卖啊。你问袁峻,现在京城里都怎么传?”

袁峻笑了笑。

陆景拿起高脚玻璃杯喝口酒,无奈的道:“嘴巴长在别人身上,我能怎么办?就像民盟的事情,我倒是想他们都投赞成票,可能吗?”

袁峻插话道:“景少,要不要我做点事情?查一查蔡良吉的儿子。他儿子在四九城的圈子内公认的很贪。”

陆景摆摆手,“不行。有些工作还是要做的。”想了想,又叮嘱道:“这件事不能这么搞。做文章的地方不再这里。”

可以做文章的地方在中建七局那儿。缅甸铁路的招标已经结束。中建七局已经拿到的从仰光到内比都一条铁路线的建设权。

10月20日召开的民盟中央会议上,增补一名副主席的提议没有表决通过。

袁玉泉第一时间给陆景打电话通知了消息,感叹道:“陆先生,阻力太大了啊。唐小姐的能力我是知道。但是,蔡良吉副主席对唐小姐的能力很不看好。而且,唐小姐的年纪也是硬伤。今年才33岁。”

“袁主席,你费心了。改天我请你吃饭。”陆景客气了几句,挂了电话,脸色微微沉下来。民盟里面靠近陆家的力量并不足以左右大局。

“咚咚”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宋雨绮、墨静雯两人抱着厚厚的资料进来。

进入10月底,第四石油公司新加坡分公司实际亏损已经达到1.32亿美元。陈九林已经恐慌的向母公司,共和国第四石油公司求助。情况危在旦夕。

这些资料都是整个秘书组收集的材料、相关的报道、公司的分析。用邮件发到陆景这里。宋雨绮和墨静雯两人将邮件打印出来给陆景看。

宋雨绮的发卡别出的清爽发型让她带着江南的烟雨气息,穿着黑色的职业装,与墨静雯说笑着走进来。

见陆景似乎在生气,宋雨绮让墨静雯把材料放下后离开,轻轻的走到陆景身边,抱着他,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脸庞,温声的道:“又生气了啊?”

陆景揉揉眉心,收敛了自己的情绪,道:“雨绮,没事。唔--”话没说完,被宋雨绮封住了嘴唇,柔滑的香舌送了进来。香软无比。陆景抱着宋雨绮丰腴修长的身子,细细的品着她的妩媚娇柔。

一番热吻过后,宋雨绮妩媚的看着陆景,问道:“好点了吗?”

陆景亲昵的摸了摸宋雨绮的脸蛋,这还怎么生气,微笑道:“事情最终肯定是能办好的,需要时间。只是我偶尔控制不住情绪。”

宋雨绮笑了笑,依偎在陆景怀里,也不阻止陆景解开她粉色的衬衣,手去捉她绵软高耸的雪-乳,“陆景,陈九林的联络人康光熙又打电话来了。你见不见?”

“不见。我现在哪有功夫管他的事情。”陆景毫不犹豫的拒绝。黔州省省长的位置竞争已经白热化。他昨天晚上才去和大哥见过面。

这时,手机忽而响起来。是唐诗经的电话。陆景在办公桌边拥着宋雨绮,略微等了会,接通了电话。

电话里唐诗经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清润如雪,“陆景,谢谢。失败了不要紧。我还有足够的时间去运作。”

她的消息很灵通。出于对陆景的信任,她根本就当做不知道这件事。只是没想到,陆景这次居然失手了。

面对唐诗经的安慰,陆景嘴角泛起苦笑,唐诗经也是自带“解语花”属性,“诗经,这件事有些复杂,不过,我最终还是能送你到民盟的高层中。失败是成功他妈!”

唐诗经本来还担心陆景丧气,毕竟是陆景想帮她,见陆景还有心情说笑,忍不住噗嗤一笑,手捧酥胸,惊艳绝伦。一旁的方破虏看得有为她生,为她死的想法。

“陆景,你有信心就好。不过,别勉强。不管怎么样,我都承你的人情。来黄海我请你喝酒。”

陆景笑笑,“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