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91章 各色人等

第1291章 各色人等

客室不大,布局雅致的红木圆桌,围了一圈沙发,杨济方、蔡良吉

等人谈笑品茶。

杨成济是共和国第一石油集团原副总经理。今年63岁的他已经办理退休手续,在家修身养性。原本在第一石油集团的时候,他基本不怎么管事。因而,反倒是很快就适应了退休之后的生活。

蔡良吉微笑道:“老杨,真是羡慕你啊。你看看我这头发,有时候照镜子都不敢人了。”

杨成济和蔼的笑起来,“能者多劳嘛。老蔡你的能力我还是知道的。”拿起茶杯喝茶。

蔡良吉愉快的笑起来,略带着羡慕的道:“还是不及你有一个好儿子啊。老有所依。”

一旁坐着的杨修诚给父亲和蔡良吉添水。这个好儿子可不是他。而是他哥杨修武。相比于耀眼的哥哥,他太平常,平常到世交的叔伯都不会在意他的感受。

杨成济自得笑起来,儿子是他的骄傲,悠闲的品了口茶,道:“老蔡,听说你们民盟最近没有增补新的副主席,这是怎么回事?”

蔡良吉哂笑道:“陆家想要推荐唐家的一个只有33岁的小辈进来。我不同意。这完全是坏了规矩。”

杨成济笑着摇摇头,劝道:“你没有必要站在最前面嘛。”

蔡良吉笑道:“我看不过眼。”

杨修诚心里暗自撇撇嘴,真是脸皮厚实。怎么可能是这样?不过讨好杨家而已。心思,随即放在了黔州的事情上面。只是。他也知道,父亲和蔡良吉不会在他面前谈论这个话题。

一切对他而言如同迷雾。但是,从唐诗经没有进入民盟中央的情况来看。杨家是占据上风的。

西单临街的咖啡厅里,弥漫着浓郁的咖啡香气,透明的落地玻璃窗,窗外梧桐叶黄。

“十月底,京城已经是深秋了。”陆景微笑着对郑信明感叹一句。咖啡厅的生意很好,在午后几乎坐满。小资情调很能招徕客人。

郑信明到京城来已经有四五个年头了。除了在景华设在京城的一家公司里拿一份高薪外,他额外的找了一份轻松的工作。身边的女人不断的换,直到和张媛擦出火花。

老实说,张媛的容貌一般。但是性格却与他很合拍。身上的大家闺秀气质让他着迷。

看看身边围着优雅爱马仕围巾的女朋友,郑信明笑了笑,喝着咖啡,问道:“陆景,你找我们来有什么事吗?”

陆景视线郑信明的脸上挪动张媛的脸上,笑道:“你们两有没有想过最近订婚?”

郑信明、张媛都大吃了一惊。张媛看了郑信明一眼,对陆景道:“我听明哥的。”

郑信明心里涌起一股暖意,握着张媛的手,坦然的道:“我打算和张媛结婚。目前正在攒钱。订婚的话。可能会打乱我们的结婚计划。”

陆景就笑,“我的理财水平你们信得过的话,可以把余钱放在我这儿,保管不会打乱你们的结婚计划。”

张媛笑起来。那年陆景帮她解围,把谢海逸教训了一顿。“你理财的水平,京城里谁能行不过?”和华是多大的公司。大家心里都是清楚的。

陆景笑一笑,道:“那就行。你们的事。郑叔叔,我哥。我都是很赞同的。我想张叔叔也会赞同的。郑哥,你应该不会让张叔叔失望吧?”

张媛的父亲便是张志传,黔州省省委副书记,和杨修武一样,是黔州省省长的有力竞争人选。

郑信明自信的道:“当然不会。”

这么些年的历练,他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轻浮的青年了。他已经三十三岁。不说,这辈子能有多大的成就,成家立业,赡养妻子,肯定没有问题。这些,对一个疼爱女儿的父亲来说已经够了。

郑信明道:“那我回去和我爸妈商量,争取早点获得他们的支持,然后去和张媛父母商量订婚的事情。”

陆景笑着点头。

很快,郑信明和张媛要订婚的消息就在京城传扬开,政治嗅觉灵敏的人已经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湖山路,杨家的别墅中,杨修诚在书房里一杯杯的喝着酒。心里郁闷至极。显然,陆江不会去黔州,而且,杨修武多半和黔州省长的位置无缘。

“咚-咚”穿着深红色套裙的谢海璐敲门进来,将杨修诚手里的酒杯夺过来,道:“杨修诚,别喝了。”

她刚听到郑信明要和张媛订婚消息,连忙回来问问丈夫是怎么回事。他陆江就能抵挡的住从副省到正省跨越的诱-惑?

杨修诚醉眼斜睨了一眼妻子,“哟呵,你还威风起来了。怎么,觉得我哥比不过你爸啊?你爸那个江州市市长的位置跟我哥差的远了。倒酒!哼,我哥肯定有办法。”

谢海璐气的浑身发抖,指着杨修诚道:“你,你简直不可理喻。我什么时候有那种想法…”

争吵声很快沸沸扬扬。

嘉南俱乐部的贵宾厅包厢中,严景铭微笑着喝着酒。谢海逸则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

蒋鸿哲笑笑,谢海逸这回脸丢大了。结果没有出来之前,谢海逸在京城里经常说陆江的坏话。但是,谁能料到陆江居然会来个“釜底抽薪”。他不去黔州,杨修武也别想上。

就是不知道陆家和张志传是先联姻再联手,还是先联手再联姻?

“好了,小谢,你不能再喝了。”严景铭伸手压住了谢海逸的酒杯,“不要气馁。政治从来都是风云变幻的,不到最后一刻,谁能说必胜。”

谢海逸眼睛放光。仿佛是落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激动的道:“严哥。你有办法?”

严景铭虽然不是严家的核心弟子了,但是比他这个父亲是江州市长的纨绔还是强点。

严景铭无语。沉默的摇摇头。开玩笑,这个层次的博弈,他能有什么办法?

谢海逸坐到沙发上,仿佛泄了气的皮球。

半个小时后,谢海逸醉倒。严景铭安排他住在嘉南俱乐部之后,和蒋鸿哲一起离开嘉南俱乐部。

坐到车里,严景铭递了一支烟给蒋鸿哲,长叹一口气,“我不甘心啊。”

蒋鸿哲拿出火机帮严景铭点了烟。微弱的灯光下,严景铭似乎显得格外苍老。蒋鸿哲心里一惊,安慰道:“严哥算了,不要太在意。我们就是看戏而已。”

严景铭摇摇头,“不甘心呐。”又道:“很明显我们都被陆江给耍了。他肯定早和张志传通过气。不过,陆、杨之争才刚刚开始。我应该还有机会看到陆家衰亡的那一天。”

陆景的财富不足为惧。只要陆景的父亲一死,陆江的仕途终结,陆景就一定会完蛋。

严景铭左手握拳,指甲将手掌刺破。丝丝鲜血渗透。

蒋鸿哲叹口气,“严格的执念啊。”他是不怎么想关注这件事了。反正,陆景就是打过自己,指使小弟谢晋文打过自己。相比于目前的地位、享受来说,这点事根本就不值得那来去堵,去惹陆景。

黔州。月色清辉。省委常委院的某栋别墅里,一名中年男子低声和人通话。

“修武。戒急啊。”电话里的男子说道,“我们俩的棋都不好下。”

面对好友川南省常委副省长霍见阳的提醒。杨修武嘴角扯动了下,沉稳的道:“我没事。”

霍见阳微怔,道:“那就好,那就好。”

挂了电话,杨修武眼神变的坚毅:两败俱伤?不会那么简单的。

和唐悦、王灿、谢晋文一起在汇海大酒店里吃过晚饭,陆景坐车前往大哥的家中。晚上七八点,车窗外有淡淡的薄雾,仿佛是天地间蒙了一层白纱。

脑子里回想着刚才席间的话:李菲菲已经在准备回国的事情了。她十一假期的时候回了一趟京城。

“我靠,我以为你知道。谁知道你不知道。”王灿大摇其头。陆景和卫婉仪十一外出度假的事情他知道,哪里知道陆景这小子居然电话都给李菲菲打一个。

想起李菲菲即将回国,陆景嘴角微微翘起来。倒不是为了可以亲近她,只是单纯的为她感到高兴而已。梁园虽好,终非久留之地。

车到张三胡同,陆景按了门铃,轻轻的跺跺脚。现在晚上有点冷了。开门的是小保姆。侄女赵琪已经被勒令上床睡觉。陆景和大嫂打了个招呼,径直去了书房。

陆景推开书房的门。“景少,来了。”一口地道的江南音说道。陆景这才发现江州市委副书记陈史益坐在书房的沙发中。陆景笑道:“陈书记。”

寒暄几句,陆江微笑道:“小景,坐吧。我和史益书记正在聊江州的发展。你也来说说。”

“行。”陆景熟练的拿起茶几上的小熊猫点了一支。陈史益突然出现在大哥这里,只怕有些其他的事情吧?

聊了一个小时后,陆景问道:“哥,定下来了吧?”

陆江点点头。

一直在喝着茶水,捻着茶杯手柄的陈史益微微一笑。其实,当传来已经退休的郑省长的儿子要和张书记的女儿订婚这个消息时,黔州的事情就尘埃落定。

推动陆主任去黔州的力量,杨家的力量都无法阻挡陆、张的联合。

陆江对陈史益道:“史益,你去吴州。”

这句话让陆景、陈史益同时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