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94章 我不允许它倒闭

第1294章 我不允许它倒闭

蓝色的宾利在京城市初冬的深夜里行驶着。偶尔有灯影映进车内。

车后排,陆景沉思着,眼神明亮。刚才吃饭时,赵厚堂话里透露,在大哥和杨修武的竞争中,江南的干部会支持大哥。这话就很值得玩味了。想来,要是杨家的人听到这句话,只怕会跳脚。

手机音乐响起。陆景接了谢晋文的电话,婉拒了谢晋文请他去大唐雨景的邀请。放下手机,琢磨了下,拨了宋雨绮的手机。手机里传来叶妍慵懒妩媚的声音,“陆景,雨绮在泡澡呢。你稍等,我把手机拿给她。”

陆景温柔的笑道:“小妍,那我们俩先聊会啊。”这段时间叶妍来了京城,住在燕湖家园里。方琴上周也回了京城。昨天中午,大家还一起吃过饭。

“行啊。”叶妍笑盈盈的道。和叶妍聊着,十几分钟后,电话里才传来宋雨绮的声音,“陆景,什么事情啊?这么晚给我电话。”已经晚上十点了。

陆景道:“雨绮,你帮我约一下陈九林,我打算和他见见面。”从大哥手里拿到陈九林的名片后,陈九林并没有给他打电话,而是回了新加坡处理四油新加坡分公司的事情。

10月28日,四油新加坡分公司被迫在wti轻油55.43美元的历时高价位上实行部分斩仓。这样一来,四油新加坡分公司的实际亏损继续扩大。实际损失累积达到3.81亿美元。

今晚从赵厚堂的话中,陆景已经确认大哥即将主管国内能源领域的事宜。那么,他需要立即去救四油新加坡分公司。

四油新加坡分公司垄断了国内100%的进口航油份额。如果。四油新加坡分公司倒下,那么国内的航油进口就会被国外的势力把持。这对即将上任的大哥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

宋雨绮温婉的道:“好的。我这就和陈九林联系。你现在到家了吗?”陆景晚上去赴宴的事情她知道。

陆景看看路边的地标大厦,道:“还得半个小时。你们也早点休息。琴姐、小妍、小漓那儿你代我说一声。”

宋雨绮笑道:“陆景。琴姐、叶妍、小漓她们都在我身边呢,我把手机开免提,你大声说。”

陆景笑着挠挠头。

下午四点时分,湖东区香河幼儿园的门口站满了来接小朋友们下班的家长。幼儿园门口斜对面的杨树下听着一辆黑色的奥迪a6。

车内,陆景笑着感叹道:“人真多啊。占哥儿,你每天都来接德佑?”占哥儿的儿子占德佑今年四岁。就读于香河幼儿园。

占正方抽着烟道:“怎么可能是每天。一般都是你乐姐来。我最近清闲点,过来接下这个臭小子。”言语中有难掩的溺爱。

占正方微笑道:“小景,缅甸油路打通了,江哥的位置也确实应该动一动了。估计从苏山港的第一桶油抵达宁西时。应该就是江哥提一级的时候了。”

陆景笑着点点头,道:“一年之内见成效。两三年应该就可以定下来。”占哥儿在京城里有他的消息渠道。知道大哥即将担任发改委副主任的消息。

占正方哈哈一笑,道:“那就好。哦,宁西那边李省长能掌握住局面吧?”据说,李明湖在宁西说话不是特别有份量。

陆景笑道:“上周吧,西山市和李省长对着干的那位段市长已经调职了。新任的市长是岭东台城市市长问光耀。”

占正方笑笑,有些明白了。想也是,李明湖要把握住这次机遇,肯定是要做出一行举动来彰显他的控制力。

说笑着。陆景的手机响起来。陆景接通电话,里面传来秦成文的笑声,“陆景,晚上有时间吗。来嘉南吃顿饭?我们好久没有聚聚了。”

嘉南俱乐部是京城四大俱乐部之一。秦成文是嘉南俱乐部的创始人。陆景心说,我什么时候和你有这份交情了?沉吟了会,道:“行啊。秦少。有什么美食要拿来招待我?”

秦成文听得出陆景的不满,不过陆景能答应来到就行了。一旦陆景的大哥在和杨修武的竞争中脱颖而出,陆景的地位可比他高得多。笑道:“好东西说出来就没有期待感了。我晚上在嘉南恭候大驾了。”

挂了电话。陆景耸耸肩,道:“又一个给我哥震慑得转向的人。”

占正方笑着拍拍陆景的肩膀。缅甸油路的事情,陆景至少有50%的功劳。缅甸的局势是陆景一手改变的。现在京城里说陆氏双雄还真有那么些靠谱。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啊。

这时,叮铃铃的放学铃声响起。

新加坡。

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大楼的顶层办公室里,大腹便便的陈九林看着电脑屏幕上不断上涨的国际原有期货价格,心脏一阵抽紧。那跳动的数字仿佛是一柄柄大锤砸在他心口。油价再上涨,公司就得破产了。

总经理助理康光熙叹口气,劝道:“陈总,要不休息会?我们马上就要出发飞往京城了。要是陆先生肯支援的话,我们未必不能渡过难关。”

陈九林胖脸上浮起苦笑,“光熙,不用安慰我了。3.81亿美元的黑洞,陆景肯定不会接手的。他完全可以另起炉灶。咱们刚开始起步的时候也就20万美元。”

他心里已经隐隐的有预感,这次石油期货的交易亏损极有可能是高盛做的一个局。而他的结局,极有可能是面临着新加坡政府的监禁。

康光熙叹口气,对这次京城之行也不看好。陆景不可能当雷锋,投资一家实际亏损近4亿美元的公司。而且这家公司还在继续亏损。任何决策者都不可能做这样的决策。

但康光熙还是说道:“陈总,之前我们几次求见陆先生都比见我们,但是前天宋助理主动打电话来,说不定陆先生的想法有变化。”

“谁知道。或许是有别的事情要谈。”陈九林茫然的说了一句,“总部来的南总还在这里?”10月28日的斩仓就是南总做的决定。

康光熙点点头,再劝道:“陈总,把风险管理委员会成员召集来开个会吧。这次京城,不管结果如何,不管我们怎么猜测的,还是要做最后的努力。”

陈总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精气神。他只能劝陈总做点事情。这总比陈总胡思乱想的要好。

就在十月底,陈总回京城,在总部的老总面前嚎啕大哭,请求总部支援。几十岁的人,2003年被评为亚洲商业领袖的陈总,就在会议室里失声痛哭,恳求老总们救救新加坡分公司。

这是何等的凄凉。虽然最后总部答应提供2.5亿美元的贷款。但是这在持续上涨的油价面前,救不了新加坡分公司。第四石油公司新加坡分公司的净资产只有1.5亿美元。

康光熙心里有着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感叹。

陈九林嗯了一声,道:“你让小钟去通知下杰拉德-里格、阿布达拉-卡玛、柳和旭他们过来开会。”

“好的,陈总。”康光熙答应了一声,出了办公室,轻轻的带上门。公司倒闭的话,陈总肯定会承担法律责任。自己呢?只怕也是要进去的。私下里,他也很绝望。

景华研发大厦的办公室里,陆景刚结束和周复生的通话就听到宋雨绮的高跟鞋踩着地板上哒哒的响声,由远而近。片刻后,宋雨绮引着陈九林进来。

在待客沙发处分宾主坐下后,陆景微笑道:“陈总,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了。”

第一次见面是在香港金融广场大厦的电梯里面。陈九林的跟班小钟盯着紫琪看。

第二次见面是在黄海,深蓝游艇俱乐部的大厅里,他刚好见完崔瀚出来。

陈九林深深的吸口气,收拾着心情,低声道:“是的,陆先生。”

第一次见陆景,他很矜持,认为这是青年才俊。第二次见陆景,他已经尽可能高估陆景的身份,却没有想到陆景是和华的话事人。这次是第三次和陆景见面,他心里只剩下谦卑。

对于一个即将成为阶下囚的人,再见到和华的主事人,他无法不保持谦卑。如果仅仅只是难堪,他今天就不会来见陆景。从心底来说,他还保留着一线希望。虽然,他心里并没有把握要让陆景投资第四石油公司新加坡分公司。

和华有钱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陆景一言可决他的生死。

陆景笑了笑,点了一颗烟,将烟盒推到了陈九林面前,开门见山的道:“我准备投资第四石油公司新加坡分公司。新加坡分公司控制着国内航油100%的进口份额。我不允许它倒闭。”

陈九林震惊的看陆景,随即浑身激动得发抖,“陆先生,这是真的吗?”他害怕他听错了。4亿美元啊,陆景就准备这样丢下来?

陆景点点头,道:“抽烟。”

见陆景再次确认,陈九林浑身颤抖,努力克制着情绪,连声说道,“好,好,抽烟。陆先生,谢谢。谢谢。”语无伦次。

从茶几上拿起烟盒,抖抖索索的拿出一颗烟。“啪”的一声轻响,左手拿着的烟盒落到了地上。陈九林弯腰捡烟盒。“啊”的一声痛呼,却是膝盖撞到了金属质地的茶几上。情绪再也控制不住,就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脸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