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95章 敲打和评价

第1295章 敲打和评价

陈九林喜极而泣的哭声传到隔壁的助理办公室里,正在工作的几人都有些惊讶。陈九林在新加坡号称航油大王、陈大班,怎么说哭就哭呢?

宋雨绮刚泡咖啡送进去的时候陈九林还好好的,显然陆景已经告诉他将会拯救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的决定了,心里有些感叹。

近4亿美元的亏损,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已经处在破产的边缘,而且还随着石油价格的上涨还将继续亏损,陈九林对他将面临着什么命运应该很清楚。

陡然听闻陆景居然会援手,陈九林情绪不失控反而就奇怪了。很多人在绝处逢生之后的表现未必比陈久霖此刻好。

余乐双手枕在脑后靠在软椅上,懒洋洋的道:“雨绮姐,你刚才倒咖啡进去的时候陈九林不是还好好的吗。我还以为他已经预见到陆景会援手。”

余乐的语气里带一点讽刺。事实上,陈九林只要稍微自信一点,对和华多了解一点,就能知道陆景约见他的结果是什么。

40亿美元的现金和华都能拿得出来,4亿美元有算什么?

新加坡地处马六甲海峡,是石油交易、远洋运输的关键节点。第四石油公司的得以垄断国内航油供给就是因为新加坡分公司提供了航油。

陈九林在被评为亚洲商业领袖的时候,在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于死海之滨舒奈接见他时都曾流露出要成就第四石油集团公司的想法。这在收集陈九林的见诸媒体的讲话可以得知。

可是,陈九林在面临着一系列的打击之后,已经丧失了他昔日叱咤风云的胆魄、能力、光环。余乐心里看他不起。

墨静雯最近能力、见识大涨。知道余乐话里潜在的意思,笑道:“这怎么预见啊?你是旁观者亲。真要换成你。未必能有这么笃定的把握。要知道,陆景之前可是让雨绮姐拒绝了好几次陈九林见面的请求。”

宋雨绮点点头。道:“一共四次。我估计他来也是包有万分之一的期望。”

墨静雯明媚的一笑,道:“所以啊…,余乐,要是哪天寇小蛮和你说分手你会不会情绪失控?”

宋雨绮和何梦明都是咯咯轻笑。余乐和寇小蛮的感情一波三折,反正最近还是在一起。据说,余乐都去见过寇小蛮的父母。

墨静雯的调侃让余乐额头上冒黑线,道:“静雯,这不一样。”心里念头转一转,还别说。真有可能出现墨静雯说的情况。心道:静雯最近好像变的厉害了不少。

说笑着,何梦明略带些担忧的轻声道:“雨绮姐,以目前国际原油期货继续上涨的趋势,我们投资第四石油公司新加坡分公司的话,保守估计都要亏损5亿美元。我们是建议他们直接斩仓吗?”

第四石油公司新加坡分公司手里的石油期权总交易两已经达到了5200万桶。其每年的进口才1500万桶。这天量的石油期权合约分散在2005年和2006年的12个月份,其中2006年3412万桶,占总盘位的79%。

和华投资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之后,为保证收益,稳妥起见。应该直接斩仓,结算亏损。然后再注资给它,促使其发展。以和华的财力,足以达成陆景保住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的目的。

不过。听陆景的话风,他似乎并不打算这么做。

宋雨绮直接摇头,陆景的想法她很清楚。道:“陆景的想法是追加保证金。到期的合约则直接平仓。他说有把握国际原油期货在年前降下来。”

何梦明、墨静雯、余乐都微微吸了一口冷气。这个决定赌得有点大啊。别是和华都给陈九林拖下水了。当年巴林银行不就是因为一个交易员的亏损给拖垮了吗?

几十岁的中年男子在面前哭得一塌糊涂,陆景心里还是有些震撼的。安静的抽着烟、喝着茶,等待陈九林平复情绪。

半响。陈九林的情绪慢慢的稳定下来,坐到沙发上,拿纸巾擦着眼泪,红着眼睛赫然道:“对不起,陆先生。我听到这个消息太高兴以至于失态了。”

陆景轻轻的摇摇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最早的时候,2004年3月28日,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在石油期货上的亏损是580万美元。陈九林要是早点终止投机,哪有这么多事?

陈九林能力是有的。从他过往的经历来看,正是因为他克服了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将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发展起来,这使得他认为他可以克服所有面临的困难,包括遮掩这次石油期货投资所产生的亏损。

当然,现在最终的结果就是他遮掩不住,并且即将完蛋。暴露出他性格里冒险、投机的一面。对这位2004年度最悲情的经济人物,陆景感官不佳。

只是,陆景现在不想第四石油公司新加坡分公司倒闭。一旦它倒闭,国内的航油进口就有可能被外资控制,具体一点,就是被三井财团控制。这是他不乐意看到的。

陆景的动作让陈九林心里有些忐忑,道:“陆先生,你对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面临的危机怎么看?”

点了点烟灰,陆景反问道:“陈总,你对这次新加坡公司投机国际原油期货的亏损有什么反思?”

陈九林一呆,这话太犀利了,这段时间后悔时反反复复的思考的一些结论从脑海里浮出。如果再给他重来一次的机会,他肯定不会重蹈覆辙。苦涩的道:“陆先生,我这次被高盛、三井做了一个局。”

他在1月份和杰润公司协商,希望借助杰润多年的交易抹平200万桶空头合约。接过按照杰润的指导,在3月份,公司账面亏损达到580万美元。

而在6月份亏损达到3000万美元的时候,他又和杰润公司协商,按照他们的建议豪赌。最终的结果就是10月份,公司生死攸关,亏损达到1.8亿美元时,杰润的代表脸上再也看不到和蔼的笑容。留给他的选择就是赔钱离场。

并且,杰润开始撕破脸,让三井能源风险管理公司出面逼仓。杰润(j-aron)是高盛旗下的商品公司,一直是其最赚钱的部门。一度为高盛贡献三分之二的利润。

至于,高盛和三井之间的关系。三井住友银行持有高盛12.6%的股份。而高盛持有三井住友银行7%的股权。这一切的种种,要是他还看不出来是个局,那就智商堪忧了。

这句话算是一语中的。陆景轻轻的点头,道:“陈总,希望你下一次不要去找你的对手做参考。”心里对他把底牌全部露给对手的愚蠢难以理解。

陈九林苦涩的笑了笑。想想自己也确实够蠢的。期货市场大鱼吃小鱼。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一头扎进水里,反而去求高盛这样的“虎鲨”保护。须不知虎鲨的想法是一口把自己吞下去。这可比收取咨询费要“美味”的多。

刺了陈九林一句,陆景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所持有的期货合约组成我已经知道。到期的采取斩仓的方式。没到期的我会注入保证金。”

陈九林大惊失色,道:“陆先生,这样的话,会给和华带来很大的损失。”

如果采取这样的方式,和华至少需要做好亏损8亿美元的准备。现在国际油价是蹭蹭的上涨,一天一个价。别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没有救到,反倒是把和华给搭进去了。

对陆景的援手之德,他心里很感激。有和华的资金注入,他可以免于牢狱之灾。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还有救。因而,试图阻止陆景这种冒险的做法。以和华的财力,最多就是斩仓亏损,再注资发展就好了。

陆景笑了笑,道:“陈总,我已经决定了。危险和机遇并存。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要发展,还是得在期货市场中赢下应得的利润。”又语气冷幽的点了点陈九林,“陈总,高盛不会在明天就知道我的方案了吧?”

这话说的很重,陈九林额头有些冒汗,忙道:“不会,不会。”

敲打了陈九林几句,陆景也不为己甚,道:“你回去把新加坡公司的人清查一遍。”

陈九林此时心里也略有些谱,郑重的答应下来,“我会的。”想了想,提醒道:“陆先生,你要注资的话需要和总部老总们的同意。当然,老总们应该会同意。另外,你的方案需要正在新加坡坐镇的南总同意。最近一批到期的合约在11月18日,价值约6千万美元。”

陆景嗯了一声,沉吟道:“我会委派我的助理去新加坡谈注资细节。你们南总那里我会沟通。”

等大哥的任命出来之后,这些都是细枝末节的东西。目前,大哥的任命还只是在小范围流传。并没有公布。

见陆景胸有成足,陈九林点了点头,放下心来。一直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一股疲倦感涌上心头。

宋雨绮送陈九林离开,等她回来,陆景召集助理们开会。这件事是属于他的私事,不用在和华范围内召开视频会议。当然,后续需要通知大家一声。

淡淡的茶香袅袅,窗外和熙的初冬阳光照射进来。

几人闲谈着对陈九林的评价,说了一会,陆景吩咐道:“雨绮,你带着余乐去新加坡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谈注资的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