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96章 说客

第1296章 说客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是新加坡的上市公司,和华想要注资,需要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管理层、董事会、股东、债权人协商。宋雨绮点点头,答应下来,“好的。那我和余乐明天就和陈九林一起出发。”

她预计只需要和陈九林、第四石油公司达成一致就可以完成注资。

想了想,余乐道:“陆景,你决定让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持有石油期货合约风险有点高啊。要不要听一听专业人士的意见?”

陆景就笑,“我已经和杨星长商量过。”见何梦明和墨静雯都松口气,禁不住莞尔,道:“从资料上,大家应该开得出来,整个事件是高盛和三井在背后做局坑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我手里正好有些闲置资金,正好陪他们玩玩。来而不往非礼也!”

余乐笑了笑,微微颔首。心里涌起些自豪感。和华现在的资产规模、影响力,算得上是亚洲一流的财团,超过九七年金融危机前的三星。和高盛、三井扳扳手腕未必就不行。

陆景又笑道:“新加坡是全球石油交易实物交割的集散地之一。一个元气大伤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对我们而言没有任何的好处、利益。我接盘它手中的期货合约,是想着在石油期货上大赚一笔。”不仅仅是政治投资。

宋雨绮捋了捋额前的秀发,声音温润的道:“陆景,如果是和三井,高盛斗一斗,你需要尽快去新加坡主持大局。”

陆景就笑,“你和余乐先去,我随后就到。我还需要在京城里处理一点事情。”

要和高盛、三井扳扳手腕。他肯定得去新加坡。不然,坐在京城里他也会不安心。不过,再去新加坡之前。他还有些事情要处理:第一,大哥就任发改委副主任的任命还没有正式出来。有这个任命。自己救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非议会降到最低。

第二,帮助唐诗经运作民盟副主席的事情还没有收尾。想必,经过一系列的交锋之后,现在民盟里应该没有人会反对唐诗经担任副主席吧?

初冬时分清寒阵阵。阳光洒落在京城机场的钢化玻璃上泛起点点蓝光。

周六上午九点,在机场里送走宋雨绮、余乐、陈九林、康光熙一行。陆景和同来送行的第四石油公司的赵副总在机场里边聊边往机场外走去。随行的助理、秘书、司机稍微落后几步。

“陆先生,想不到和华愿意援手啊。想不到啊。”赵副总搓搓手,感叹万分。当时,第一石油集团、第二石油集团。第三石油集团都不愿意接新加坡的乱摊子。

航空石油和汽车石油、石化、海油是不同的种类。航油的碳链要长一些。第四石油集团主要业务就是航油及其衍射工业。陆景微微一笑,道:“我也是看中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的期货合约。总体上,和华的智库认为国际油价会下降。”

赵副总笑呵呵的道:“你们这个判断很大胆啊。我是只看结果。陆先生,咱们航油安全还是要掌握在自己手里嘛!”

陆景就笑。这位赵副总显然还不知道最新的消息。

“嘭”“嘭”的车门关门声不断。随即,一排车队驶离机场,上了机场和市区相连的高速。

第二辆的白色保时捷车内,何梦明偏头问坐在身边的陆景,娇柔的道:“陆景,怎么感觉我们注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很有些使命感呢?”

淡淡的幽香传来。坐在左边娴雅明丽的墨静雯也笑着看过来。陆景笑了笑,摸了摸何梦明的发捎。温声道:“小明,利益是原始的驱动力。至于最终包装成什么样,这要看从什么角度来看了。我这次出手。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兼而有之。”

何梦明娇柔清丽的容颜上带着些许的轻红。对陆景这个动作并不反感。

保时捷在三环线上和车队分开。陆景要去汇海大酒店见江州市委副书记陈史益。陈史益去吴州担任市委书记的任命已经下来。他来京城准备向自己了解下吴州的情况。在吴州市陵平县,立丰地产、瑞丰旅游都有投资。

陆景在汇海大酒店门口下车。何梦明和墨静雯去了大唐雨景做美容。和陈史益副楼11楼的vip酒吧里聊了一个多小时。约好过段时间去吴州走一走,到时候介绍卫东阳和他私下里见见面。

“小明,静雯,美容做好了没用?午饭你们俩自己解决啊,我有点事情。”陆景坐车离开前给何梦明打了个电话。

得知她们俩还在大唐雨景里面后,陆景说了一声就坐车返回燕湖家园。大唐雨景这里有车可以派,倒是不虞她们俩没车回佳达花园。陆景中午、下午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邵秋兰怀孕之后,证明唐雨瑶为他从吴晚观里求来的药酒是有效果的。在京城里调养了这么小一个月之后。药酒的一个疗程又到。他可以和红颜们试一试缔造爱情的结晶。

想着张漓,方琴。叶妍在床底间的娇柔婉转,各具风情的媚态。陆景心里火热火热的。恨不得立刻就到燕湖家园。

车窗外景物倒退。陆景正和张漓发着私t消息时。手机画面一跳转,有电话打进来。看着来电显示是傅婕的手机号码,陆景略微整理了下思绪,接了电话。

电话里,傅婕笑吟吟的道:“陆景,恭喜陆主任啊!”

陆景自然知道傅婕在恭喜什么,笑道:“傅总,你消息很灵通啊。”

傅婕就笑,“顶头上司的变动我哪敢不下力气去打听。白露告诉我的。”说着,笑容微微敛去,轻叹道:“陆景,白露又在我面前抱怨你了。真不用和她说?”

缅甸油路的保密等级很高。在铁路通车之前,只有少数人知道。这次陆江担任发改委副主任,很多人都不了解内情,认为只是一次正常的小晋升。

前段时间她离婚的事情在京城里搞出了极大的风波。陆江把她派到缅甸来其实有保护她的意思。而现在缅甸油路已经初见轮廓,她的成功也是肯定的。

只是,白露还在怪陆景没有在陆主任面前说话,导致自己在缅甸吃苦。陆景又不肯让她给白露明说。这真是一笔糊涂账了。

陆景笑笑,道:“傅总还是算了吧。过一两年缅甸铁路通车误会就会澄清。现在说是多费口舌。”

傅婕摇摇头,“你倒是淡定啊。行吧。”以后还不知道白露能不能转过这个弯来。可以肯定,陆景和白露的关系会大不如前。

想到这儿,傅婕心里微微一凛,或许陆景有意拉开和风白露的距离吧。前些天,风家是站在陆景的对立面的。傅婕轻轻的吐出一口气,难怪陆景不急啊。

….

….

午后的阳光很好,宁静而静谧的落在庭院的花圃中。偶尔有几名穿着白雁苏飞红色制服的美丽服务员端着餐具走过。

奢华包厢中,吃完午饭后闵兴怀让服务员撤了餐具,换上清茶,和穿着时尚的胡红军天南地北的闲聊起来。他们俩是京城纨绔圈子里同时代的人。话题很多。

老一辈的顽主,大能,两人都认识;现在的新贵、山头,两人也很熟悉。说起逸闻趣事,都是痛快的笑起来。四十多岁的两个男人坐在一起,总会有些人生哲学的感触。

换了一壶清茶进来后,闵兴怀拿起青瓷茶杯喝着茶,悠然的道:“红军,我有件事找你帮个忙。”

胡红军咧咧嘴,没说话。闵兴怀现在是京城的大哥级人物,找他帮忙实在有些说笑。

闵兴怀道:“是这样的。小蔡昨天求到我头上了。他想请你给陆景说一声,他老头子蔡良吉愿意为唐诗经进入民盟高层说话。”又嘿嘿笑道:“听说唐诗经和陆景关系不一般啊。”

胡红军哪里肯说陆景的坏话,“这我就不知道了。”喝了口茶,道:“老闵,小蔡这个人呢,我觉得他不是个东西。你要注意下。怎么说呢?我当时请他帮忙在蔡良吉说句话,引荐下陆景他都不肯。玛德,劳资当年帮了他多少次。”

闵兴怀一愣,惊讶的道:“有这种事?”这尼玛真是作死。昨天晚上小蔡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在他面前哭,说陆景已经连续拒接他老头子的电话。他老头子现在急的上火,整晚上睡不着觉。

谁知道,居然是陆景和他老头子联系过,你不给面子,人家陆景现在不接电话不是很正常。

胡红军冷笑,“你说呢?”

闵兴怀点点头,转动着手里精致的青瓷茶杯,这是前清的遗物。沉吟着,道:“小蔡这样搞是有点不地道啊。确实不应该。”

胡红军嘿嘿一笑,不接这个话茬。鬼知道小蔡给闵兴怀什么好处。陆景拒接蔡良吉的电话,不满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

想了想,闵兴怀道:“红军,陆主任担任发改委副主任的任命过两天就会下来。他和杨修武的竞争中已经处于优势。现在大家都看好陆主任。小蔡确实做事有问题。不过,不管怎么说,你得给骑墙派一个机会不是?小蔡给我说,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要陆景肯开价。”

胡红军神色微动,道:“老闵,你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那我就传个话,能不能成要看陆景的意思。”

闵兴怀笑道:“红军,有你这句话就成。喝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