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98章 希望谁赢?

第1298章 希望谁赢?

“小蔡因为收容他人吸毒被弄进去了。后面估计还有后续剧情。哈哈,袁市长这个侄儿很不错啊。”

陆景接到胡红军的电话时愣了下,他没想到会是袁峻第一个出手,笑了笑,和胡红军说笑几句挂了电话。

正在和陆景商量银河公司新发展的余志成、高大清在陆景接电话时,去汇海大酒店的房间窗口,眺望着初冬时分的京城。

“一个插曲。”陆景收了线,对身边娴雅而坐拿着笔记本的墨静雯说道,喝口水,道:“余志成、高大清,我们继续。”

银河公司依托电子竞技的宣传,拳头产品《七种武器》卖得不错。在cgl游戏集团建设的网络对战平台——长歌对战平台上开启了多人对抗模式。运营得很不错。三季度的盈利有160万。余志成、高大清准备在京城开一个分公司,开发欧美风格的游戏。

陆景建议他们基于现在正火的魔兽争霸开发dota、3c。印象中这几款游戏在2004年还没有出来。日后大火的dota2和lol都是可以考虑的对象。

就是不知道银河公司能否有这个实力。做出平衡性很好的游戏。谈到下午四点多,基本上谈的差不多。

余志成笑道:“陆景,王者战队的实力真是厉害啊。大前天网络上的直播我看了。方锋和white真是神一样的男人啊。我们手下那几个队员根本就干不过。”

星空银河战队是星空网吧和银河公司共同组建的职业战队。前些天在星际联赛上刚输给了王者战队。

陆景笑道:“江州的电子竞技氛围还需要培养。这个不着急。”

余志成点点头,感叹道:“唉,现在打游戏没有我们俩在大学时打游戏的心情了。怎么感觉人一进社会就复杂很多。”

陆景笑了笑。“我感觉没这么强烈。”心里也有些感触。余志成是他的高中同桌,大学室友。说起往日一起打星际的快乐日子。确实让人回忆。

余志成道:“那是因为你在学校时就进入社会了。哦,听说邵老师怀孕了。还没恭喜你。”

邵老师的精致、知性;方老师的曼妙明艳。当时不知道是多少四中男生心中的女神。可望而不可即。比四中当时三大校花还飘渺。毕竟年龄的差距在那里。结果都被陆景给收了。想想也是让人惊讶、羡慕。

这大概也和陆景从高中时就进入社会经商有关。他很成熟。要是按部就班的进入社会,然后开始工作,那陆景怎么都无法得到两位美女老师的青睐。

方老师是婚变从四中辞职,之后和陆景越走越近。邵老师则是在他们高三毕业之后,考研前往江州读研究生,在师大教数学。后来与陆景确立了关系。

陆景愉快的笑起来,“谢谢。”说起秋兰怀孕的事情他心情就极好。琴姐、小漓、叶妍现在每天都在算时间,准备检测。

说笑着,陆景和墨静雯离开汇海大酒店。没让余志成和高大清相送。余志成当然不会是住酒店。他本就是京城人。家里几套房子。他留下来和高大清商量公司的事情。

刚到汇海大酒店金碧辉煌的一楼大厅,陆景忽而接到三表哥罗海东的电话。寒暄几句后,罗海东黯然的说道:“陆景,那个我准备辞职。我实在忍不住了,和顶头上司吵了几句。”

陆景一愣,他这不是乌鸦嘴么?前些天才和罗海东这么说,结果罗海东就准备辞职了。想了想,道:“行啊。是打算休息下还是准备工作?”

罗海东苦笑道:“哪里能休息?家里还有一张嘴。”

陆景这才省起罗海东家里有一个孩子,琢磨了下。道:“三表哥,你有没有兴趣做游戏?我有个朋友真好在打算到京城来开分公司。恩,开始条件可能会苦一点。但是你要是作为老员工进入,提职应该很快。”

罗海东声音就有些兴奋。道谢道:“陆景,真是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陆景和罗海东说笑了几句。挂了电话,道:“静雯。帮我安排下,让罗海东进入银河公司。”

“好的。”墨静雯抿嘴一笑。和陆景一起坐到蓝色的宾利里。心里笑陆景现在几乎是一听到有人祝福他要当父亲就很开心。

陆景知道墨静雯笑什么,摸了摸她的秀发。惹得佳人明眸娇嗔。陆景笑一笑,脑子里开始想唐诗经的事情。这几天他一直都在跑动。既然小蔡都进去了,这件事就有99%的成功概率了。

是时候通知唐诗经来京城走动走动了。他已经扫清了所有的障碍。诗经本人还是得来京城露露面。

深蓝游艇俱乐部奢华安静的棋室里,唐诗经和夏如龙对弈着国际象棋。一壶清茶袅袅。

唐诗经思考了一会,挪动了一下皇后进行防守,“米奇,你是说陆景准备注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而且还采取的是注入保证金的方式。”

夏如龙点点头,英俊的脸上浮起玩味的笑容,“诗经,确实是这样的。上次在长阳射击俱乐部,陆景对石油价格后续的判断是会回落。这符合他的判断。”

唐诗经一直希望他和陆景和平相处,但是这怎么可能。陆景现在是自己作死,居然敢涉足国际原油期货,而且是逆势操作,这一次是极好的机会。

成果大一点,足以动摇陆景在和华的权威。届时和华财团离分崩离析的距离就不太远了。

唐诗经轻轻的叹口气,“你们都很固执。”

夏如龙微微一笑,“诗经,这可不能怪我啊。陆景和我对石油期货的走势判断完全不一致。”

唐诗经摇摇头,拿起茶杯喝茶。这时,放在梨黄色外套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来。唐诗经一听铃声就知道是陆景的电话。她给陆景的号码设置了专门来电铃声。

时代音乐在这一块现在提供了很优质的服务。

“诗经,事情差不多了,你来京城走动走动。”陆景笑呵呵的说道。

唐诗经惊讶的神色一闪而过,随即笑道:“陆景,你行啊。好的,我晚上飞京城。”

前些时候,10月20日,陆景还失败了一次,没想到三周时间不到,他居然把这件事给办成了。心情不自觉的愉悦起来。和陆景聊了几句,唐诗经挂了电话。

夏如龙淡淡的微笑道:“诗经,是陆景的电话?”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但是,只要陆景在新加坡失败,他就没有资格获取诗经的芳心了。

唐诗经轻轻的点头,这也没有必要瞒他,清润的道:“是的。米奇,我准备去京城走动走动。陆景在帮我运作民盟副主席的职务。”

略微解释了一句,又问道:“我这几天就不在黄海了,你什么时候去新加坡?”

夏如龙是摩根大通银行亚太区副总裁,负责摩根大通银行的亚太投资部门的工作。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各国政府允许商业银行从事投资银行的业务。

当然,摩根大通的投资业务比华尔街五大投行的规模都要小。它的主业还是商业银行业务。

米奇目前正在关注新加坡的事情。高盛、三井已经和共和国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撕破脸,想要一口吞下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资产。

唐诗经的笑带着十足的妩媚女人风情,夏如龙看着她如画的笑靥,心里有些怅然,他已经明显感觉到诗经对陆景的好感。更别说唐风集团现在又和陆景走的近。

但是,他心里同时又有些豪情,陆景已经入毂,三井还在后面虎视眈眈。他又有何惧?

他的强劲对手崔七月已经失去了崔家继承人的位置。诗经还在打压崔七月。等他从新加坡回来,陆景也会如同流水般逝去,不复现在耀眼。

届时,他抱得美人归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诗经,你不在黄海的话,我呆着也没什么意思,我明天就去新加坡。”夏如龙双手合拢,温柔的看着唐诗经,道:“诗经,恭喜你,得偿夙愿。”

他从不在唐诗经面前掩饰对她的爱慕。唐诗经的夙愿是通过走民盟的路线来庇护唐风集团。她现在已经成功了80%,剩下的就是提高她在民盟的影响力,以及寻求在政府获得实职。

“谢谢。”唐诗经轻笑,眉眼如画,有很醉人的女人味,又叹道:“米奇,你和陆景非得分个高下么?”

夏如龙笑着摇头,喝着茶,没说话。诗经还是不明白。

不提他和陆景的恩怨——现代汽车一战毁了他的职场生涯——就算按照自然界的丛林法则,他和陆景谁想要赢得诗经的芳心,也必须要击败对方。

唐诗经又叹了口气,她终究是非常人,收拾了情怀,说道:“两败俱伤真不是我希望看到的。米奇,祝你好运。”

夏如龙笑笑,看着唐诗经冷艳妩媚的成熟容颜,认真的问道:“诗经,你希望我们俩谁赢呢?”

唐诗经被夏如龙问住,愣了愣,旋即回过神,道:“米奇,我是希望你们俩能成为朋友的。”

心里,思考着夏如龙的问题。期货是零和游戏。胜利者将赢得失败者所有的筹码。她希望谁赢呢?唐诗经问着自己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