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99章 敲定

第1299章 敲定

深夜里下起了雨,陆景和卫婉仪在卧室里听到庭院里的梧桐上滴着雨声。

“外面应该很冷啊。”卫婉仪有着健康清瘦感的瓜子脸上带着余韵的轻红,娇媚无端。

靠在床头,陆景温柔的抚了抚娇妻额前被汗水粘着的发丝。他刚和婉仪做了一次,享受了彼此带来的欢愉,“管他呢,京城每年的冬天不都是这样。反正家里暖和就行。”

“没心没肺。”卫婉仪抬头,娇嗔着白了陆景一眼。锦被裹着两人。她纤细修直的美腿就像缠树根似的缠住丈夫的身-体。雪白地双臂舒服的抱着他光滑而温暖的背,爱恋的依偎在他怀里。

“我还以为你说些有诗情画意的话呢。陆景,要不要背首诗我听?就像你去南大找雨瑶被我碰到的那会。”

“婉仪,我又没有当文青的潜质。要不,你先撒娇、卖萌。我灵感一来,说不定就能背诵了。”

“去你的呢。我都二十几岁还怎么像小孩一样卖萌?”卫婉仪轻轻的捏陆景的脸蛋,自己想着就笑起来:她有时候在陆景面前真的会像小孩一样。

陆景笑笑,托着娇妻富有弹性丰盈的臀部,道:“最近工作怎么样,怎么要去党校学习?”

“局里准备给我提级别啊。新闻出版总署的已经松动了,他们内部正在研究黄海成为试点的可能。可能会有我来负责黄海的试点运行。”

“呵,婉仪,那你的官位可比我高啊。”婉仪再提。就是科-级了。毕业三年提到科长,不算快也不算慢了。

卫婉仪妍姿俏丽的轻笑。柔情似水的道:“你又不是用级别来限定的。这辈子在你身边仰望你,也是很令人期待的事情啊。”

娇妻的软语让陆景心间有股温热的暖流溢出。笑着摇头,道:“婉仪,我过两天就准备去新加坡了。”

卫婉仪嗯了一声,抱得陆景更紧,轻声问,“有没有把握?”她知道陆景去新加坡是要和高盛、三井较量。

陆景就笑,“说有十成的把握会不会显得我太骄傲?”

卫婉仪善睐的明眸好笑的白了陆景一眼,“没个正经!”听陆景胡说八道其实心里很愉快。

这时,陆景丢在右手边床头柜上的手机响起来。陆景伸手去接了电话。是唐诗经打来的,“陆景,我刚出机场。好冷啊。”

陆景笑道:“那肯定。京城晚上下雨了。住宿安排好没有?现在都深夜了,你住酒店估计比住你自己的公寓方便。”

唐诗经在京城肯定有房产。只不过长时间没住的话,深夜里铺床叠被可是很麻烦的事情。

唐诗经笑道:“晚上陪一个朋友聊了聊。住京城饭店吧。我早让助理定好房间了。”听到陆景的手机里还有一个轻轻的呼吸声,很大的可能是他的妻子卫婉仪,心里忽而有些闷的慌,道:“陆景,那晚安了。”

“行。晚安。我明天和你一起去见民盟副主席袁玉泉。我已经和他约好。”

….

清晨小雨淅沥,从汇海大酒店副楼12楼的1号包厢中眺望着不远处大唐雨景的湖光山色,初冬的枯黄色铺满了大唐雨景的庄园,有着寂寥的感觉。

服务员上了香茗、点心。临窗的沙发处。陆景、唐诗经、袁玉泉、袁子安气氛融洽的交谈着。

袁玉泉曾经担任过东夏大学校长。东夏大学就在黄海。他和唐诗经相互认识。这免了陆景介绍的功夫。说笑着,陆景偶尔问袁子安几句话。袁玉泉在这样的场合带袁子安过来,显然是想培养他。

袁子安眼角偷偷的瞄着唐诗经。浅白色的冬季套裙裹着她曼妙的身姿。曲线起伏,让他心里痒痒的。冷艳的姿容绝佳。成熟的韵味仿佛要溢出来,比他几个月前见过的烟诗凝还漂亮。绝世佳人。袁子安的脑子里冒出这么一个词。

喝着茶。袁玉泉微笑道:“陆先生,十天后,也就是这个月20号,民盟中央会召开一次临时的会议。会议议程还是10月20日的,有同志提出增补一名民盟副主席。我的意见是唐小姐可以进一步。”

见陆景、唐诗经沉吟着,呵呵一笑,补充道:“就我所知,党内的同志反对声音很弱。”

心里轻叹口气。陆景强势,现在谁会去反对?10月份反对声音最大的蔡良吉的儿子因为吸毒被抓起来。蔡良吉这个儿子,他有所耳闻,问题很多,估计会牵连到蔡良吉身上。

况且,以陆主任现在的上升势头,没有人会犯傻。唐诗经进入民盟担任副主席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情。

唐诗经优雅的浅笑,放下茶杯,带着她一贯的冷艳,有醉人的女人味,谦逊的道:“袁主席,非常感谢你的认可。我身上有很多不足。这需要同志们的批评和帮助。当然,我坚决服从民盟中央的决定。”

唐诗经的声音很温婉,带一点落雪般浸润的清凉,就像她冷艳的气质给人的感觉的一样。矜持而不疏远,动听而不媚俗。

袁子安听的心脏又猛烈的跳动起来,就算是唐诗经在打官腔,他仍旧觉得这声音悦耳至极,不想她停下来,是在太动听了。至于他二伯在说什么,他已经完全听不到。

袁子安低头喝茶,掩饰他的囧态。唐诗经今天穿着浅灰色的厚厚打底裤,套裙下露出的小腿线条优美。黑色精美的高跟靴。袁子安脑子里想,这要是夏天他就有眼福欣赏这双美腿了。

唐诗经的双腿并在一起,没有一丝的间隙。袁子安隐蔽的咽了咽口水,想着她雪白秀美的双腿**并在一起的美态,心里便有些火热。

其实,袁子安也知道,自己这是瞎想。唐诗经的职位马上就要和二伯一样了。自己和这个成熟的大美女之间的差距至少是三十年的奋斗时间。这个距离就是天堑。

想着,就觉得自己以前经历的女人实在太差劲,不值得一提。成熟美人的风情确实不是青涩的少女们能比的。袁子安心里暗叹一声:完了,完了,我以后只会觉得成熟的女人最漂亮了。

陆景没有注意到袁子安的异样,得到袁玉泉确认的回复后,略显放松。唐诗经的事情算是定下来了。他拜访完老师赵教授就可以启程去新加坡了。

陆景问道:“袁子安,你和紫韵还有联系?”

正想入非非的袁子安给陆景吓了一跳,“啊..,陆哥。”结结巴巴的道:“没,没有。”

袁玉泉微微皱眉,侄儿走神了。

陆景笑着点点头。袁子安不是良配。他不会允许袁子安追求黄紫韵。

“怎么,你对袁子安印象不佳?”唐诗经问道。她知道袁子安在偷偷的看她。

冬季的寒风吹拂着汇海大酒店总统套房客厅的窗帷,陆景在窗口吸着烟。两人刚刚一起在汇海大酒店里吃过午饭,到总统套房里闲聊。

陆景倚在窗口的沙发上,点点烟灰,笑道:“是啊。紫韵是紫琪的妹妹。这小子和紫韵都是燕大…”

陆景将那天在京城体育馆的事情说了一遍,道:“和这样的男生谈恋爱,结婚都是个悲剧。除非是你能让他觉得你对他未来有莫大的好处。只是,这样的感情就没什么意思了。”

唐诗经好笑的道:“说的你好像是感情专家一样。你小姨子的事情你也操心呢。”

黄紫琪和陆景的关系,她自然知道。积远基金在黄海名气不小。其建立的原因,少不得人有人在她耳边念叨。

唐诗经穿着浅白色的冬季套裙,修长曼妙的身姿无比动人,气质优雅成熟。陆景微笑的答道:“爱屋及乌。”灭了香烟,关上窗户。房间里慢慢的暖和起来。

唐诗经无语,用白腻的尾指优雅的挽着耳边的秀发,道:“陆景,昨天晚上我给你打电话时是卫婉仪在你身边吧?”

“嗯。”陆景坐到唐诗经对面的沙发上,拿起茶杯喝茶,笑道:“诗经,我那会可是心虚的要死啊。”

婉仪认识唐诗经。他昨晚和诗经打电话时语气太亲密,给婉仪娇嗔着掐了几下。心虚自然是不会。他和诗经的关系只是止步于比朋友更亲密一点而已。

唐诗经妩媚水灵的脸蛋上浮起清浅的红色。她和陆景的关系又不是见不得人,连拥抱都没有有过。陆景这么说摆明了戏弄她。娇媚迷人的嗔了陆景一眼,道:“是吗?那我昨天该和你多聊一会的。”

陆景哈哈一笑,“那还是算了。”唐诗经不是那么好调戏的,转移话题道:“诗经,崔七月最近怎么样?我听说他正在消减长域俱乐部的投资。”他不应该一年几十万的电子竞技俱乐部都玩不起。

唐诗经道:“他还在搞文舟晶圆厂的项目,一时半会脱不了身。他最近确实是在募集资金。听说是准备投资石油期货。”正容道:“陆景,米奇也在关注石油价格。他今天已经去了新加坡。”

陆景注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在面对其所持有的大量卖空合约时,陆景的选择是注入保证金,继续持有手中的国际原油期货合约。这让她有些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