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00章 兑现奖励

第1300章 兑现奖励

陆景轻轻的点头。那天在长阳射击俱乐部夏如龙和他在卫生间外的对话诗经并不知道。夏如龙要是不关注石油价格那才奇怪了。

对国际原油期货后市的价格,唐诗经更相信夏如龙的判断。她的担忧,陆景明白,道:“诗经,我会小心的。”语气里带着自信。

唐诗经叹口气,不想在说这个话题。她无法调和陆景和夏如龙之间的矛盾,道:“我听徐伯伯说黄海已经向上面申请成为电子竞技的试点城市。王者战队今年有望夺冠吧?”

陆景笑道:“我有段时间没关注了。听王灿说进入前三很有把握。奖金估计不高。整体来说,今年电子竞技运营出于亏损状态。”

goc星际争霸战队联赛今年三月份开赛,由于星际争霸游戏在国内的火爆,拥有大量的粉丝。赞助商很乐于投钱。

但是,8月份时新闻出版总署禁止电视台播放网络游戏类节目。禁令一出,赞助商宁可毁约也不提供资金。整个电子竞技行业产值萎缩的很快。

“不亏损都难啊!”唐诗经笑着感叹一句,心里泛起波澜。

她父亲投资2亿美元获取cgl游戏集团10%的股份。然而,2亿美元把整个cgl游戏集团买下来都绰绰有余。

之所以,这么高的溢价是为了偿还陆景帮她把崔七月拉下马的人情,是“报酬”。

可是,黄海申请成为电子竞技试点城市的消息传出去之后。电子竞技行业重新活跃起来。真要给陆景将电子竞技项目发展到三四十亿美元的产值,报酬可就不是报酬了。更别说现在。陆景帮她实现仕途上的夙愿。

喝着清茶闲聊着,唐诗经美丽的眸子注视着陆景。陆景并不是那种长相英俊的男人。只是他身材很好。性格温润、内敛、自信,又带着阳光般清新的气质。即使不是恋人,做他的朋友,和他在一起也会感觉非常舒服。

和美丽的唐诗经单独相处本身就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而唐诗经的注视更让陆景心情愉悦,和她聊着天辰娱乐、崔瀚等事情。时间飞快的流逝。

这时,陆景的手机音乐响起。陆景看看号码,也没避讳唐诗经,接了电话,温声道:“紫琪。你和碧儿这么早就到京城机场了?”

黄紫琪和徐咏碧带着志华事务所的团队在香港带了一个月,和许雪确认了和华银行大厦的设计细节后便回了江州。她们俩这次到京城来是应紫琪的好友周银燕的邀请来帮忙做一个室内设计方案。

电话里传来黄紫琪如珠玉落地的清脆笑声,“嫌我们来得太早了啊?还没上飞机呢。我和咏碧在江州机场里。飞机晚点四十分钟。”

“我说呢。国内航班只有迟到没有早到的事情啊。我过一会去机场等你们。”

挂了电话,见唐诗经轻曼的喝着茶,陆景微笑道,“紫琪的电话。她们今天来京城。我一会去接她们。诗经,我送你回酒店吧。”

唐诗经并不住在汇海大酒店这里,而是住在京城饭店中。

见陆景要结束谈话,唐诗经心里有些怅然。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行。不耽搁你的事情了。”站起来整理了下衣服,拿起手袋。

总统套房客厅的乳白色沙发位于中央,围了个四方形。唐诗经看着等在沙发边。一边欣赏着看她的陆景,展颜一笑,问道:“陆景。你什么时候去新加坡?”

“后天吧。”陆景回答道,“诗经。你的事情基本定了,你在京城呆几天等结果就行。”

唐诗经点点头。略显正式的道:“陆景,谢谢!”

陆景就笑着摆手,“诗经,这谢什么啊。共赢的事情。等我回来请我吃饭。”他确实也希望民盟里面有“自己人”。说着,转身往门口走去。

看着陆景的背影,唐诗经心里涌起不舍的感觉。她明白刚才心底的情绪是什么了:陆景接到黄紫琪的电话就结束和她的聚会,她心里有些难受,但理智上她却不能说陆景什么。

难道自己和他亲密的关系只是假象?如果有需要,就像按一下电灯开关就可以回到朋友的关系范畴内?

“陆景,等一等。”唐诗经喊住了要打开门的陆景。

陆景回身,看着身后两米处站立在深红色地毯上的唐诗经,浅白色的套裙,灰色的打底裤,高跟鞋,身材高挑而曼妙,提着黄色的lv限量版手袋,靓丽妩媚,笑道:“怎么了,诗经?”

唐诗经白腻如玉的脸庞上浮起一抹微红,走向门口,“哦,没什么。”刚喊住陆景,她便有些后悔了。

她不否认她内心深处对陆景的好感,这份好感在陆景把崔七月打压下崔家继承人的位置后就已经浓郁的让她会在日常生活中表现出来。以至于每隔两三天她就会给陆景打电话闲聊,了解他的行程、日常的趣事。

但是,事到临头,她终究是下不了决心。

陆景就笑道:“放心吧,等会唐曼丽会来安排退房等事宜。我们俩潇洒的离开就是。啊…”陆景开玩笑的话戛然而止。

唐诗经走近,陆景终于发现她的异常。近乎直觉,他猜到唐诗经刚才喊住他要说什么。

唐诗经性感、冷艳,曼妙的身姿浑身都透着成熟女人的丰盈。她动人心魄的美丽会令人从心底升起征服她的想法。陆景又何能例外?在这一瞬间,陆景的心有些躁动。

“诗经,你刚才想说什么?”陆景将手轻轻的放在唐诗经的肩膀上,低声问道。

唐诗经身子轻轻的颤抖了一下,看着陆景。她不是没有经历过感情的小女孩,依旧很镇定。微笑道:“可以不说吗?只是一个念头。”

陆景有些失望。想也是,唐诗经都说没什么了。自己激动的有些莫名其妙。将双手从唐诗经的肩头拿开,自嘲的笑笑,掩饰道:“我猜了下原因,准备找你验证来着。”侧身开门。

这是很蹩脚的理由。唐诗经在微暗的光线下将陆景失望的神情看得清楚,心里忽而有些疼。心里的情绪蓦的蔓延开,再也抑制不住,伸手拉住陆景,踮起脚尖,在陆景脸庞上轻轻的吻了一口。

这一吻让陆景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搞不清这是什么状况。

唐诗经轻声道:“我刚才是想问你要不要兑现赌注?这下你满意了吧!”语气带一点娇嗔。不可匹敌的妩媚风情尤其惊艳。

陆景这时回过神。他刚才没有猜错。赌注是一个吻,他当时在美国投资互联网准备坑崔七月时和唐诗经说笑的。

欣喜的情绪在零点几秒的时间内充满全身。陆景将唐诗经抱在怀里,幽香袭人,看着她无可挑剔的容颜,温润的道:“诗经,我记得我还问过奖励是否可以叠加。”

给陆景抱着,感受着他的力量和温暖,唐诗经嘤咛一声,脸颊变得滚烫。说:“你刚才不是说帮我运作民盟副主席是双赢,只要请你吃顿饭就可以了吗?”

看着眉眼如画的佳人,那份沁染到骨子里的妩媚气质,娇柔而惊艳。陆景低头吻向唐诗经粉润的嘴唇。就算唐诗经说的是最正确的真理,他还是会吻她。

唐诗经犹豫了下。这么一耽搁陆景的吻已经无可避免的印在她柔软的嘴唇上。接着舌尖给他肆意的吸允着,陆景的手放肆的在她身上爱抚。阵阵眩晕感涌来。

“嘭--”陆景一脚将他刚刚打开的门给关上。

香津暗度,情热如火。

“陆景。好了。”唐诗经微微娇喘,俏脸绯红。胸腹里有一团火在熊熊的燃烧。文昌自杀后。她这些年守身如玉,哪里经得起陆景这样的挑逗。她已然被陆景吻的动情。

陆景轻轻的呼着气,他知道怀里唐诗经是什么情况,但还是轻轻的放开唐诗经,温柔帮她整理着秀发、衣衫,“诗经,等我从新加坡回来我们找个地方去度假。”

他马上就要去新加坡和高盛、三井较量,根本就不可能抽出时间和唐诗经进一步培养感情。

唐诗经娇柔的嗔道:“你当我傻啊。”女人和男人一起度假,仅仅是度假?

心里,难免有些后悔刚才的冲动。但她并不抗拒陆景的吻和爱抚。陆景刚才要是继续,她恐怕也难以狠下心把他推开,只会由着他的意。

给唐诗经“揭穿”真是目的,陆景腆着脸,微微一笑。

唐诗经心里娇羞和甜蜜的感觉混合在一起涌上来。她刚才的镇定,修炼的道行,早在陆景的热吻、爱抚中被冲击的七零八落,伸手捂着陆景的嘴,“你不许笑。”

她现在最怕陆景取笑她。她刚才是主动吻陆景,又给他吻的晕乎乎的,一点矜持都没剩下。真的很有些丢脸。

陆景点点头,温柔的注视着唐诗经美丽的容颜。

看到陆景温润的眼睛,唐诗经心里安静下来,放开手捂着他嘴唇的手,提起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她丢在地上的精美lv限量版手袋,轻轻的抱了陆景一下,道:“陆景,我自己回酒店了。2天之内不许给我打电话。”

陆景有些理解唐诗经的鸵鸟心态,温柔的拍拍她浑圆丰腴的臀。弹性很好。

柔情蜜意的吻了一回,他和唐诗经的关系已经突破了长久以来的界限。但是,唐诗经似乎还没有准备好怎么和他相处。

“铛”的一声轻响。唐诗经曼妙美丽的身影消失在门后。铺着厚厚地毯的走道中也听不到她的足音。陆景吸口气,空气里还有佳人的余香,走到窗户边,点起了一支烟。

金属质地的电梯门合上。唐诗经看着电梯壁上倒映出来的自己娇艳的容颜,想起昨天下午夏如龙问她的那个问题:诗经,你希望我们俩谁赢呢?

这时,她明白过来,她内心里,是希望陆景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