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01章 问计、姐妹

第1301章 问计、姐妹

下了一天两夜的小雨停下来。华夏人民大学的校园中主干道上两侧种植的常绿树木,此时还深翠浓荫。偶尔吹过来的冷风让人缩脖子。

蓝色的宾利停在经济学院的大楼下。赵晓丰的助理小黄带着陆景进入了赵教授办公室。

见自己的得意门生进来,正在阅读的赵晓丰放下手里厚厚的书籍,笑着招呼道:“陆景,来了。小黄,把我留着的那罐毛尖拿出来泡茶。”

小黄应了一声,忙碌起来。

陆景就笑,“小芷去香港ek公司工作,老师这里冷清了不少啊。”赵清芷、明雪、何梦明去年毕业之后,赵教授今年一个研究生都没有收。

“是啊。”赵晓丰感叹的说道,“我听说和华准备注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

第四石油集团的核心业务包括:负责全国100多个机场的供油设施的建设和加油设备的购置;为中、外100多家航空公司的飞机提供加油服务(包括航空燃油的采购、运输、储存直至加入飞机油箱等),堪称国内航空界的航油巨无霸。

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是第四石油唯一的海外“贸易手臂”。1997年陈九林以21.9万美元起步,短短几年时间将一个默默无闻、亏损休眠的小贸易公司发展成为在新加坡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的明星跨国企业,成为执行国家走出去的典范。

2001年,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采购进口航油160万吨,市场占有率接近100%。握有国内航空公司的航油命脉。这样的企业发生危机。在京城里十分瞩目。这件事已经在京城里传遍。

事关国家能源安全的企业因为石油衍生品期权交易陷入困境,面临破产。他又怎么会不关注?

陆景点点头,“我正是为这件事来和老师商量。”具体的石油期货操作手法。他依靠富跃产业基金的团队可以完成。经济分析,他依靠和华的智库ek咨询公司。

但从内心里来说,他更相信赵教授对整体经济形势的判断。陆景问道:“老师,你觉得美国经济复苏和国际油价之间有没有什么逻辑关系?我想了解导致油价下降可能的因素。”

2004年全球经济强势复苏,各国经济平均增长率达到5%。对石油的需求很强劲,这导致整个2004年石油期货价格都在走强。

但是,在陆景的记忆中,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破产、陈九林被逮捕之后,也就是12月份。国际油价就开始从50美元每桶的大关回落。陆景希望搞清楚原因。

毕竟,现在,他出手救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原本预计要撤离的高盛、三井的资金肯定还会继续做多石油期货。历史已经改变。他想要找出油价下降的原因,看看在他的干涉之下,油价在2004年最后一个月是否还会下降。

赵晓丰扶了扶眼镜,举重若轻的笑道:“你这个课题很大啊。我要专门研究下。我们先大致的讨论下。看看怎么来构建这个经济模型。”站起来,到书柜边开始翻找资料。

陆景和赵教授在办公室里讨论了一天。傍晚时分,张阿姨打电话来催赵教授回去吃饭。两人才结束交谈。陆景心里略微有一点点大致的概念。

坐到车里,陆景揉着眉心。给已经到党校里学习的卫婉仪打了个电话,预定吃饭的地方,坐车过去陪她吃晚饭。

刚出民大的校园。陆景却是接到黄紫琪的电话,听着黄紫琪的声音,心情慢慢的放松下来。“陆景。我在湖东路大学城这里和紫韵吃晚饭。她给我说了袁子安的事情。”

陆景就笑,“紫琪。你没搞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那一套吧?”紫琪的妹妹黄紫韵只怕心里还是有些怕她。按理说。谈恋爱的事情不会主动给她说。

黄紫琪笑盈盈的道:“姐姐只对你搞那一套,好吧?”

陆景嘿嘿笑道:“紫琪,你是不是记错了,我记得我们昨天晚上用的黄帝内经那一套啊。”

“你个混蛋啊。没个正形呢。”黄紫琪俏脸粉红,大发娇嗔。妹妹就在旁边呢。

卫婉仪住在党校里。昨天晚上在大唐雨景的紫罗兰山庄的卧室里,陆景换了几个花样来“欺负”她和咏碧。还哄她们说是黄帝内经记载的。

陆景笑了起来,和黄紫琪扯了几句,道:“紫琪,袁子安长的是英俊潇洒,帅气的很,但是我认为他不是良配。紫韵还是要找一个合适的男孩子。”

黄紫琪哦了一声,道:“你处理的事情,肯定是最合适的解决方案。我没意见。就是给你说一声。”又笑道:“陆景,你觉得你是不是良配?”她家里在催她结婚了。她二十九岁了。

陆景嘴角泛起苦笑,紫琪这么问,他还能怎么说,道:“马马虎虎吧。”

黄紫琪咯咯娇笑,“难得哦——,好了,晚上见啊。菜上来了,我要和紫韵吃饭了。”

湖东路,正宗的京菜馆,浩清波里生意火爆。东北角的靠墙壁的一张方桌处,黄紫琪轻轻的挂了电话。黄紫韵一脸忐忑的看着她姐。长姐如母。

热气腾腾的瑶柱碎扣鸭已经送了上来,黄紫琪微笑道:“行了,紫韵,你都大三了,我还怎么说你啊?你长大了,自己处理好。吃饭吧。”

“姐…”黄紫韵有些不好意思。

点的菜渐渐的送来。姐妹俩说说笑笑吃着晚餐。不时的还有人看几眼。紫琪是绝色的大美人,而紫韵也只是稍逊一筹的美女。姐妹俩的丽色动人。

吃着饭,黄紫韵的情绪渐渐的高涨,好久没有见姐姐了,而她姐一回来就成为亚洲顶级的建筑设计师,她与有荣焉。“姐,程东华在我们学院当团委书记。”

程东华是渝都人,和她姐是高中同学,曾经的恋人,却因为贪慕权势,放弃了和她姐的感情,娶了京城里一位大家族的女儿。哼,现在还在燕大经济学院里当团委书记。

“嗯。”黄紫琪品着酸辣汤,思绪飘回到九六年她大一的时候,匆匆逝去的青春岁月啊。她还记得大学毕业时离开校园的那天是陆景带着他的死党王灿专门来送她。

黄紫韵咬着京都排骨,说:“姐…,我听说程东华的妻子专门给他带绿帽。哼,他活该,自作自受。”

黄紫琪瞪妹妹一眼,“紫韵,什么绿帽,这也是你说的啊?”绿帽这种词从妹妹的嘴里蹦出来让她很有违和感。

黄紫韵俏皮的吐吐舌头,忙喝着果汁。

黄紫琪自己笑起来。她还是老观点,妹妹都大三了,“算了,不说你了。”

黄紫韵嘻嘻一笑,“姐,你上次不是说要买车吗?看好没?我9月底在京城体育馆去看昆成汽车的车展,感觉有几款不错呢。哦,姐,我在车展上碰到一个只比你稍逊半筹的美女。她和姐夫的关系有些微妙。”

她看得出来陆景和烟诗凝的关系不对劲。

黄紫琪精致美丽的头颅微摇,叹道:“不说陆景那个花心的家伙了。他啊,是个混蛋。”语气有些惆怅,有些温柔。

有些事情,她难得管了,但其实心里有些介意的。所以她和咏碧来京城没有住在燕湖家园,也没有住在佳达花园,而是住在了大唐雨景。

黄紫韵掩嘴娇笑,“姐,你不会私下里就喊姐夫混蛋吧?咯咯。妈让你回家相亲你准备怎么办?”

黄紫琪没好气的白妹妹一眼,道:“紫韵,你存心不让我吃饭呢。这事,凉拌!”

她就没打算回去相亲。去米兰两年没有回国,其实也有一些逃避的意思。这辈子,除了陆景,她心里不可能再容得下其他的男人。

黄紫韵骄傲的昂着头,“也是啊。姐,你一个设计项目赚2000万美元,渝都那些人哪里配得上你。爸妈就是瞎安排。姐,我帮你去爸妈那儿说。”

黄紫琪好笑的道:“好啊,你打算怎么说?”父母都是经商的人,思想不算僵化,但是她这事根本就不可能说得通。

小女儿在父母面前还是有些优待的。黄紫韵自信的笑道:“姐,还能怎么说啊。当然是编一套姐夫他妻子的坏话咯。然后你和姐夫情比金坚,他家族不同意什么之类的。”

黄紫琪一口温软香浓的鸡汤差点喷出来,“紫韵,我记得你是读经济系的,你什么时候改读文学系了?”自己没见过卫婉仪,但听关宁说她和陆景琴瑟和谐。这“栽赃”的事情,她不想做。

黄紫韵咯咯娇笑,眼眸滴溜溜的转着。心里拿定主意。

京城机场的广播中悦耳的声音响起:“尊敬旅客,你们好,现在播报一则晚点通知。飞往新加坡的航班sk3004航班因故晚点六十分钟。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几名等候在咖啡厅里的旅客一脸的失望。一名翻着尼康单反相机查看图片的青年男子哀叹道:“不是吧,去国外的航班都能晚点?大吴,我们赶得及新加坡的那场大戏吗?”

说着话,眼神从斜对面穿着白色棉衣,明秀清丽的女孩身上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