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02章 两个偶遇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302章 两个偶遇

叫大吴的男子三十多岁,皮肤有些粗糙,看起来也很健谈,合上手里的书,笑道:“小高,今天只是法庭第一次开审,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我们到新加坡找一些当地的报纸看看就能知道庭审发生了事情。”

小高是组里的摄影记者,对此时坐在他身边明秀清丽的小姑娘小谢很有点意思。这么说,是想引起小谢的注意。

小高挠挠头,道:“也是。”大吴在社里很有名气。是这次采访的主力。他自是不会没有眼色的反对大吴的话。

眼角余光瞄了瞄心仪的女孩,发表见解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自己内部的交易员违规交易石油衍生品期权被起诉,怎么看都是找替死鬼啊!”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因为投资国际原有期货,。。

要不是和华公司注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这家明星企业就要倒闭了。闹出这么大的事,京城里都在关注。社里更是派出他们一行四人的专访团队前往新加坡实时报道这件事。

有和华的资金,现在局势稍微稳定,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负责人陈九林必然是要找替死鬼。以便应对母公司、舆论的苛责。

坐在小高身边,很有领导范的中年人拿下mp3耳机,不悦的道:“小高,你这不是做新闻的态度。要实事求是。”

小高讪讪一笑。“章主任,我知道了。”

给领导批评。而心仪的女孩根本就没反应,还在聚精会神的玩手机发短信。小高心里叹口气,百无聊赖的四处看着。从登机口的休息区玻璃看去,一家巨大的飞机缓缓的滑到登机口。

没多时,两名穿着红色制服机场人员模样的女子到登机口来,为旅客登机做准备。

小高看看身侧的电子屏幕,上面滚动显示着登机口的航班信息。走过去,拿着机票诧异的问道:“你好,这是去往新加坡的sk3004航班吗?”

“先生,您好。这趟去往新加坡的航班不是您那趟航班。”地勤没有接小高递过去的机票,十分客气的说道,“这是私人的航班。”

小高“哦”了一声,惊讶的在窗口看着这架巨大的飞机。机头、机翼与机场中正在行驶的摆渡大巴相比显得极为高大。想来里面一定很豪华。

小高心想:我要是能拥有这么一架私人飞机,什么样的女孩追不到啊?

周五上午,陆景一行四人拖着行李箱步入京城机场。在明亮安静的vip候机室里略坐了一会。

一位窈窕的服务员迈着轻盈的步伐走进来,“墨小姐,你们的飞机已经准备就绪,可以登机了。”

墨静雯正在给陆景轻声说着新加坡诉讼的事宜。闻言微笑道:“好的。陆景,我们现在走?”

陆景这次去新加坡调用了他的私人飞机。这架私人定制的湾流g550今年9月才从北美交付。

陆景看向正在用手机发邮件的何梦明。何梦明娇柔的收起手机,道:“走吧。ek咨询公司的盛高格已经收到我的邮件。过两天他便回带着ek的团队去新加坡。”

ek公司将会承担陆景此行分析油价涨跌的任务。这是ek公司组建以来第二次被委以重任。第一次是为宾州制定经济发展策略。

“那我们走吧。”陆景笑着点点头。一行人在机场服务人员的引领下前往登机口登机。

一边走,陆景脑子里一边想着新加坡的情况。

新加坡法院今天下午三点庭审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职员杰拉德-里格比、阿布达拉-卡玛违反公司规定擅自进行石油衍生品期货交易的案子。

陈九林在自查之后认为杰拉德-里格比、阿布达拉-卡玛有着重大嫌疑。极有可能和高盛、三井有私下交易。于是将两人告上了法庭。

澳大利亚人杰拉德-里格比(gerard-日gby)和黎巴嫩人阿布达拉-卡玛(abdallah-kharma)是第四石油新加坡期权交易的操盘手。

曾分别供职于雪佛龙旗下的嘉德士石油公司和bb-energy公司,各拥有14年和18年的交易经验。两人曾经在2004年1月,在短短几天时间就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仓位拉高到空头200万桶。

从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规定的风险投资章程来说。杰拉德-里格比、阿布达拉-卡玛确实存在着违规的地方。

当然,他们最终将公司石油期货交易总额拉高到5200万桶。少不了陈九林的默许。

“一笔烂帐啊。”陆景心里叹口气。陈九林这是找了个借口来查杰拉德-里格比、阿布达拉-卡玛。恐怕澳大利亚人和黎巴嫩人都不会轻易认账。

这时,听到何梦明和墨静雯轻呼一声。“啊…,烟姐。”陆景回过神,看到机场安检之后前往登机口的通道边的一家露天咖啡厅里,一名穿着橘色外套、身姿妙曼婀娜至极的女人怡然而立。

她正好摘下墨镜,露出白皙如玉、风姿独特的美人脸。漆黑如星的晶眸,玉雕般的笔直琼鼻,略大的嘴巴,令人过眼难忘的娇媚容颜。

“诗凝,你怎么在这里?”陆景将行李箱交给何梦明,惊喜的走到烟诗凝面前,温声问道。他实在太意外。这段时间忙起来,有几天没和她联系了。

烟诗凝微笑道:“我在这里等你。搭你的专机去新加坡。”笑容里有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妩媚少妇韵味。

陆景微怔,烟诗凝这句话里的信息量很大,旋即握着她的手将她拉到咖啡厅的一角低声问道:“诗凝,你不是已经转文职了吗?怎么又出任务?”语气十分担忧。

烟诗凝不是精英特工,以她的性格,出任务迟早会死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

烟诗凝轻笑,仿佛有清泉浸润着心灵。她听得出陆景的关心,微扬着头看着陆景温润的眼睛小声道:“陆景,是内部任务。”

陆景不解的看着烟诗凝。他希望烟诗凝解释清楚,否则他很难放心的让烟诗凝登机和他一起去新加坡。

烟诗凝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是国有资产。被境外公司觊觎,虽然陈九林在自查,但是上面已经下令要彻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职员,看是否有人出卖国家利益。我是行动小组的负责人。”

小组成员为安全起见将会分批进入新加坡。她自然是跟着陆景一起去新加坡最省事。所以,查到陆景的私人飞机申请航线之后,在机场这里等他。

陆景松了口气,笑道:“你啊,害的我白紧张一回。走吧,我们一起。”

从朋友的角度,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烟诗凝去执行任务送死。更别说,他对烟诗凝很有好感。

烟诗凝娇柔的笑一笑,去咖啡厅的前台处拿了行李箱。心里被某种情绪填满。

以至于陆景刚才握着她的手,后又和她挨得很近说话,她都没有任何不适。仿佛一切理所当然。

烟诗凝的行李箱是一个黑色精巧的小行李箱,跟着陆景一行一起往登机口走去。何梦明、墨静雯都认识烟诗凝,笑着喊了句,“烟姐。”烟诗凝笑着回应。

陆景笑笑,烟诗凝的性子很有亲和力,娇柔和婉。

顺着走道往23号登机口走去,约十分钟的路程。机场广播不时的播报着登机信息,还有寻人启事。走道两侧是各式的精美小店:书店、咖啡厅、特产、服装、鞋子精品店等等。

刚到登机口,陆景正和烟诗凝随意的聊着,何梦明惊喜的喊道:“呀,歌儿。好巧啊。”

登机口可不正坐着她的初中同学、好友谢清歌:一身白色的棉衣,长发束在脑后,俏丽而坐,玩着手机,明秀清丽的女孩。

“啊…,小明。”谢清歌跳起来,快步走过来,欢笑着给了何梦明一个拥抱,“小明,我给你发私t消息你不回?我还说到新加坡和你联系呢。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你了。真好。”

何梦明不好意思的娇柔道:“我也没想到啊。我刚才忙着用手机发邮件。谁知道刚好在这儿碰到你啊。”

谢清歌松开何梦明,转身和含笑的陆景打招呼,“哥…”这一声喊得娇柔婉转,甜腻温柔。何梦明掩嘴一笑。傻子都听得出她对陆景的感情。

陆景笑着摸摸谢清歌的头发,“歌儿,你前段时间不是在荷兰出差吗?”

谢清歌是新华社国外新闻部的记者,经常会被外派跟踪报道重大新闻。03年,她就去了伊拉克战场报道。自己在京城这段时间她一直都不在京城。

谢清歌道:“前些天回了。休息了三四天。没和你说呢。现在准备去新加坡报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新闻。”

陆景微笑着点点头。心里有些明悟:看来,京城里果然对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危机很关注。

陆景一行这么显眼的走过来,谢清歌的同事,章主任、大吴、小高都看了过来。

陆景笑了笑,道:“歌儿,介绍下你的同事吧。”

对这个苦恋他的女孩,他很乐意在她的同事面前帮她把面子撑起来。以他的身份、地位、和华的名望,他有这个资格、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