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04章 空中采访(二)

第1304章 空中采访(二)

作为和华的新闻发言人,墨静雯对采访要求很敏感,略一沉吟,很正式的道:“吴记者,陆景的名字不能出现在采访稿中,涉及和华商业机密的数据不能公开。如果你同意采访才可以开始。”

高悟立时有些不满的皱皱眉。不知道多少人求新华社采访还求不到呢。还限制这,限制那。搞什么?

大吴却是笑呵呵的道,“没问题。”

烟诗凝一听墨静雯的要求,偏头在陆景耳边道:“他们开录音笔了。你要是不想信息泄露的话最好还是让他们关掉。”

记者的小动作想要瞒过她这样受过训练的特工很困难。

脸颊边淡淡的香气传来,有着悠远的温柔感。陆景轻轻的点头,然后微笑道:“大吴、高悟,录音设备就没必要开了。我们就随便聊聊。”

大吴和高悟对视一眼,这名穿着橘红色外套、身姿妙曼婀娜至极的娇媚少妇不简单。

章主任诧异的看了看烟诗凝,陆景身边这名风姿独特的大美女是高人。

大吴爽快的道:“行。我还想着事后整理下。陆先生,我不知道你的习惯,不好意思。”手放到口袋里,将录音笔给关掉了。

陆景微笑着摆摆手,道:“我们可以开始了。”

大吴将手里的笔记本平摊开,道:“陆先生,你对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起诉其期权交易的操盘手澳大利亚人杰拉德-里格比和黎巴嫩人阿布达拉-卡玛怎么看?”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记者,第一个问题,他不会问冷场的问题。

“我相信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工作是出色的。陈总这么做应该有他的理由。”陆景的回答四平八稳。

大吴也不介意,换了一个问题。“今年9月份路透社近期对21家金融及咨询公司的调查显示,分析师预计2005年wti和布伦特价格分别平均为34.48美元/桶和31.87美元/桶。陆先生。和华注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是否处于油价会回落的预期呢?”

陆景笑道:“我不介意透露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目前手头的期货合约平均售价为43美元。分布在05和06年的12个月中。如果2005年油价回落,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会有盈利。”

举例说明。假设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头的合约是05年7月份以43美元卖出石油1000万桶。而05年7月份的石油价格是35美元每桶。

那么,实物交割时,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只需要以35美元的价格在中间市场买到石油1000万桶,再以43美元每桶实物交割。这就产生了盈利。

而对于买方来说,手中持有05年7月份43美元的购买合约,那么在05年7月35美元的时候成交则产生了溢价,也就是多花了钱。这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盈利来源。

当然,期货市场的交易设计的更为复杂、灵活、方便。买方在亏损的情况下。不一定会走到实物交割的程序。很有可能在最后交易日,甚至之前,就进行了平仓操作。

只要油价下跌跌破43美元每桶。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中所持有的期货合约就可以平仓获利——注意,不需要等到05年7月再交易。

见大吴刷刷纪录几笔,显然对国际原油期货的价格变动很有研究,陆景接着道:

“和华的智库认为石油价格还会下跌。实际上,只要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拥有一定的资金,并清偿三井物产的债务,就能在这次石油期货的交易中获利。我们这笔投资将会是一笔极佳的投资。”

话是这么说。但是陆景对油价何时下跌心里没有底的。否则,也不会专门去请教赵教授。

在记忆中,他记得油价下跌是12月初。这个模糊记忆的来源是:前世里陈九林出狱之后,他说只要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再撑几天就能获利。

10月22日、27日。国际油价突破了21年以来的最高纪录,两次突破了55美元大关,达到56美元每桶。进入11月份之后。油价才开始走弱。

到今天11月12日,油价已经跌破50美元的大关。昨天拜访赵教授后。他结合十一月份上旬的数据来看,初步认为油价在各个因素的影响下还会继续下降。

陆景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在哪个价格点对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中所持有的期货合约平仓。别看他对大吴说的自信。但油价何时降到43美元以下,他心里没有底。

大吴一边记录一边思考消化陆景的话的时候,他身边的高悟语速极快的道:“陆先生,也就是说和华像国际机构一样,看空未来的石油价格,因而决定投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既然有利可图,那么,国际投资大鳄们为什么没有接盘呢?”

这个问题很犀利。

就是在问和华的判断是否是错的。

陆景心道:“因为他们实际上都很清楚,明年的油价不是会下降,而是会上涨。”

对所谓的国际机构分析报告,陆景向来是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因为期货市场是零和游戏,那些国际大机构要赚钱,就得让市场中的其他人亏钱。

国内股市中庄家怎么套散户的钱,想必很多人都清楚。所谓分析师的分析报告不过是掩人耳目。越是大牌的分析师,越是要为大机构服务。

陆景答道:“这个问题可以用一句俗语来解答:此一时、彼一时。十月份石油价格节节攀升的时候,陈九林到处寻找资金时,根本没有人愿意借钱给他。但是。现在油价已经呈现下降的趋势。”

高悟点点头,认可陆景的回答。和华注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确实是在11月初。也就是油价回落的时候。

陆景又微笑着道:“当然,高悟这个问题更深层次的原因。我认为是这样的:高盛、三井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设了一个赌局。明知道赔本的生意谁会去投资?”

高悟一愣,被陆景话里的内容吸引住,都顾不得他被陆景给小小的“涮”了一回。

墨静雯笑着摇摇头。她在陆景身边呆着久了,知道这家伙某些时候心眼很小的。陆景肯定看的出来高悟对谢清歌有意思。这是在敲打高悟。

何梦明在谢清歌耳边小声笑道:“歌儿,他在为你吃醋呢!”

他是那个他?谢清歌当然知道,明秀的俏脸微红,和何梦明说着悄悄话。小明比她还先认识陆景,和陆景关系一直很好。如果一个女孩肯随时为一个男生素手调羹,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陆景对大吴笑道:“大吴。这句话就别报道了。不然,高盛、三井可要对我不满了。”

大吴有些迟疑,这可是大新闻。陆景这话是在说高盛、三井设局坑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

烟诗凝的神色微微震动。她的任务就是要找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中谁在出卖国家利益。陆景说明的这个情况和她的任务很吻合:既然是设局,肯定有内鬼的。

章主任开口道:“大吴,陆先生这段话不能报道。按照前面的意思报道。”说着,对陆景笑道:“咱们新闻媒体也是有立场的。”

新闻人,当然是要追求事实的真相。但是,怎么报道,却是要有立场的。

不能像英格兰那帮无良小报。一到其足球队大赛期间就爆国家队丑闻。为的是提高销量,但是屁-股却坐歪了,明显就是扰乱“军心”。他一向是看不起英国的那些无良小报。

大吴忙道:“好的,章主任。我知道怎么做。”

章主任的话让陆景对其印象很好,笑着道:“等会为章主任这句话干一杯。”

所谓新闻自由本来就是骗人的。08年美国民众占领华尔街被美国警察暴力驱逐,自诩公平正义的西方新闻媒体呢?消息寥寥。

章主任笑道:“陆先生。我也很想和你喝一杯。只是,待会到了新加坡后。需要和分社的同志们开会…”

陆景笑道:“我明白。我明白。章主任,我们都要在新加坡呆一段时间。等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摆脱危局,我们再坐下来好好喝一杯。”

章主任笑呵呵的道:“一定,一定。”陆景的善意他怎么会感受不到,立即和陆景投机的聊起来。

大吴心里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但是简单的采访到这儿就只能结束了。他不可能打断章主任和陆景的闲聊。脑子里整理着陆景的话。

很明显,陆景看问题的角度和他不同。在陆景的眼中,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危局是赤-裸裸的阴谋,是利益的设计。

而在他看来,这件事要从第四石油新加坡的管理漏洞去反思,从对国家走出去战略的负面影响,从对国内航油市场份额、价格等等方面去思考。

这时,正好穿着宝蓝色制服的空姐推着餐车送餐过来。陆景就笑,“陈敏,是你吧?”

推着餐车来的空姐是东航的陈敏。九六年她十四岁时求他把她送到了江州空姐职业技术学院。她是云春人,前些年去云春旅游时还让她当过向导。之前,还在一趟国际航班上碰到过她。

陈敏露出欢喜的笑容,“陆少。我以为你不认得我了。”轻快的将菜肴送到餐桌上。

陆景笑笑,“那怎么会?”飞机起飞前,全乘务组来和贵宾客人见面自我介绍时,他去了卧室那边给莫心蓝她们打电话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