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05章 心结通畅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305章 心结通畅

上完菜,陈敏礼貌的提醒道:“菜已经上齐,请慢用。”

陆景笑着和她聊了几句,今天连续的意外碰到烟诗凝、谢清歌,再偶遇故人让他兴致很高。

陈敏推着餐车离开前,对谢清歌微微笑了笑。她认识谢清歌。眼神从何梦明脸上滑过时还有些迷惑。这个明丽娇柔的女孩太像她爷爷生前工作的白云酒业的负责人何总。

只是,她们有严格的规定不许让客人感觉到被骚扰。陈敏只疑惑了片刻,轻轻的迈出奢华舒适的餐厅。

吃过午饭,众人三三两两的闲聊着。陆景去了一趟和卧室相通他专用的洗手间。从洗手间里出来,穿着宝蓝色制服身形窈窕的陈敏站在洗漱台前,递来热毛巾。

陆景擦擦手,将毛巾递给陈敏,微笑道:“谢谢。”

陈敏面容精致、薄施淡妆,笑道:“陆少,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我和黎青薇换班是想来找你说话。”

她和陆景很早就接触过,在陆景面前并没什么拘谨感。

陆景就笑,“那就说会话。我们有三四年没见过面了吧?”他并反感和陈敏闲聊,问道:“你爷爷身-体还好吗?”印象中陈敏和她爷爷关系不好。陈敏的爷爷是黄致远酿酒的师傅。

黄致远目前在给谢清歌的父亲谢泽华当“幕僚”,是谢省长的“谋主”。

陈敏神色微暗,低头道:“他去年腊月去世了。”

她至始至终都不想原谅那个嗜酒如命的老头。她父母就是因为他在一个雪天说要喝酒,父母出门为他买酒给车撞死。只是,现在提起他,恨意没有那么强烈了。

陆景一愣,安慰道:“节哀顺变。陈老师那么大岁数。是喜丧。你不要太伤心。”

陈敏勉强的笑了笑,“我没事。”又问道:“陆少,刚才那是不是白云酒业的何总啊?我有个小学同学在白云酒业里工作。很崇拜她。”

陆景反应过来,笑道:“那是梦瑶的妹妹何梦明。”梦瑶和小明走在一起的话。没有人会看不出来她们是姐妹。问道:“刚才听你的话风,工作不顺心?”

陆景这家湾流公务机完全交给东航代管,飞机停靠基地在香港。平日里,和华议事会议成员可以协调作为公务机使用。毕竟光停靠在机场养着是浪费资源。

飞机上的机组成员都是有东航提供。陈敏的工作很出色,她在东航是飞国际航线。作为出色的空乘服务员,她自然有机会被调配到陆景这样东航贵宾客户的私人飞机上服务。

这也是陆景能见到她的原因。刚才在吃午饭前闲聊了几句,陆景听得出陈敏似乎工作不顺心,这让他感到诧异。

一般而言。在航空公司内部飞国际航线的空姐收入都很高,七七八八的收入加起来,每个月的收入至少超过一万。高收入人群。2004年江州大部分白领的工资只有4000左右。而且,能飞国际航线,本身就是对她工作能力的认可。

陈敏皱皱鼻子,有些发愁的道:“我十八岁开始在空中飞来飞去,飞了四年有些厌倦了。而且,我们现在的收入没有以前高。我得考虑以后结婚了怎么办。”

陆景打趣道:“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忧患意识的啊。”

陈敏轻轻的娇笑,又说道:“哦,陆少。谢小姐现在在你身边工作?”谢清歌的父亲在云春任职的时候,谢清歌寒暑假的时候在云春到处拍照,她和谢清歌接触过。

“她在新华社工作。”陆景发了一个私t消息。让谢清歌过来。片刻后,谢清歌俏丽的出现在门口,娇柔的道:“哥,你找我?”

“歌儿,对陈敏还有印象吧?”陆景笑问道。

谢清歌笑盈盈的和陈敏打了个招呼,道:“我早认出来了。只是章主任他们在,我不好和陈敏说话。那显得我太活跃了。出这个风头不好啊。我刚还说等会找机会和她聊会呢。”

陆景笑着捋了下谢清歌的秀发,“我还以为你是愣头青呢。工作两年你成熟了不少。”

“哥…”谢清歌娇柔的微嗔,杏仁式的大眼睛里带着笑。

和谢清歌聊了一会。陈敏就准备告辞,她看得出来陆景和谢小姐之间的关系很亲密。她才不会留下来当电灯泡。

陆景沉吟着道:“陈敏,我这架飞机准备招募专门的机组人员。每次找东航协调机组人员也不是个事。工资待遇比你在东航要高,你可以考虑下。”

陈敏笑一笑,道:“好啊。陆少,那我和谁打听啊?”

陆景就笑,“我回头让雨绮和你联系。”

陈敏笑得眉眼如月牙儿般,青嫩可爱,道:“行。”挥挥手,告辞离开。心里很是羡慕谢清歌。陆景身边的女孩儿,不是光漂亮就行,还得有内涵。

像她容貌气质都不比谢小姐差,但是她和陆景聊天的话就只能说些日常的生活话题。陆景又怎么会对她的生活感兴趣呢?倒是谢小姐这样的大记者可以和陆景海阔天空的聊天。

陈敏离开后,谢清歌好奇的打量着这间华丽的卫生间,浴室设施一应俱全。左边相连的就是奢华舒适的卧室。“哥,你什么时候买的飞机啊?”

“九月份拿到手的。”陆景温柔的将谢清歌抱在怀里,一股淡淡的幽香传来,缓缓的抚摸着她明秀的脸蛋,温润的道:“歌儿,你最近瘦了。”

“哥…”谢清歌再也忍不住重逢之后心底的情绪,双手紧紧的抱着陆景。相思像河水一样的漫过心头。

陆景低头吻着谢清歌娇艳地红唇,香甜的少女芬香味道。在宾州遇险之后回到远秋园1号别墅里,他和谢清歌的关系就已经挑明了。横亘在两人之间的是她的父母不大可能同意两人在一起。两人在一起时的情感都很克制。

谢清歌软绵绵的靠在陆景的怀里,仰着头承接着心爱男人的热吻,柔情蜜意横溢在心胸间,恨不得将她自己融化。在这万米的高空。她一直克制的情绪在陆景的温柔下爆发出来。

“歌儿,我最近想明白了一件事。”在洗漱台前,陆景拥着谢清歌。在她耳边呵着热气。

“什么事?”谢清歌耳朵根都跟胭脂染似的,白色棉衣下修长纤细的脖颈都是粉红的。娇软的问道。

陆景道:“我们俩不能等到解决所有的问题再在一起,而是应该先在一起再去解决所面临的问题。歌儿,我们再等几年,我成了大叔,你也变得更憔悴了。”

谢清歌这么努力的工作,不是她的事业心很强,而是她想用工作忘掉情感上的烦恼。

谢清歌被陆景说的莞尔一笑,靠在陆景怀里。带着娇羞的小声道:“哥,你变成大叔也是最好的。”不掩饰她对陆景的爱慕之情。

陆景笑笑,轻柔的抱着她纤盈的柳腰,“歌儿,说服你爸妈同意的办法是我们得先在一起。”

要是他骤然去谢清歌的父母面前说:我想和歌儿在一起。那绝对是找死的行为。

反倒是造成既定事实,以他昔日挽救谢泽华政治生命的情分,谢泽华翻脸的可能性反而很小。只要歌儿对他的感情不变,拖着拖着,慢慢的就能解决。

谢清歌杏仁式黑白分明若星辰的眼眸娇柔的看着陆景,灿然而笑。心里长久以来的石头落地,“哥,我听你的。”

“傻丫头。”陆景宠溺的捏了捏谢清歌秀气的鼻子。调笑道:“歌儿,你热不热?你穿的这么厚,我想占你便宜都没地方下手啊。”

“啊…”谢清歌白腻的脸蛋上腾起两朵红云,娇羞的低着头,“哥,你坏死了。”又蚊子般的说道:“哥,那我们去卧室里。”

谢清歌娇羞的模样尤其动人。二十四岁的她,正值人生最美丽的年龄,除了明艳清丽之外。她身体透露出长成女人的青年气息。

陆景忍不住拍拍谢清歌修身的卡其色长裤下挺翘浑圆的小屁-股。他也就调笑下谢清歌,哪里会真在这里“欺负”她。外面可有她的同事、朋友。一点风言风语都是对她的伤害。他怎么会舍得?

陆景笑道:“歌儿。新加坡11月份的气温最高可达35度。你带了夏天的衣服没有?到11月底平均气温也有24到25度。”

谢清歌羞赫的嘤咛一声,将头埋在陆景怀里。她知道刚才被陆景戏弄了:明明是想要脱她衣服的意思。偏要说成关心她。他和晚瑶说的一样坏呢。

换做平时她或许还会在陆景面前娇嗔两句,可是现在她心里都被欢快、甜蜜的情绪填满,娇柔的道:“哥,我带了夏季的衣服。”

“新加坡的事情啊,没有那么快解决。回头你休息了,我们俩去新加坡购物,我送你几件衣服。”陆景温声说道。

谢清歌点点头,担忧的问道:“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能否安然的渡过这次危机呢?”

大吴采访陆景时,她也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只是,她和陆景在这儿最多只能呆半个小时,再长,就不行了。一解相思的宝贵时间,她又怎么舍得用来谈工作。

陆景自信的笑了笑,道:“当然可以。歌儿,来的时候婉仪问我有多少把握,我说有100%。”

有和华的资金支持,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度过危机不难。但是,他希望尽可能的挽回损失,并尽可能的反击设局的高盛、三井。

不能强盗到你家里抢劫一回,就这么算了。那不是大度,那是懦弱、无能。以德报怨,何以报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