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06章 抵达新加坡

第1306章 抵达新加坡

12日,16点时分,湾流稳稳的落在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

从北国来到闷热粘稠的新加坡,陆景一行人还有些不适应。从机场通道里出来,陆景解开白色衬衣的扣子,一眼就看到了来接机的宋雨绮、余乐。

他们两前几天来了新加坡,和陈九林商谈和华注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细则。

宋雨绮、余乐看到陆景身边的烟诗凝、谢清歌一行诧异至极。陆景解释道:“诗凝到新加坡来旅游。歌儿她们社里来报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新闻。”

一旁的陈九林一听,和章主任聊了几句,得知他们准备坐车去新华社新加坡分社,吩咐总经理助理康光熙,“光熙,你安排一辆车送章主任他们过去。”

章主任笑呵呵的道:“陈总,这怎么好意思?”陈九林在财经媒体中算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亚洲商业领袖嘛!

陈九林大腹便便,抹了一把额头的汗,今天委实太热了,热情的笑道:“章主任,出国在外,咱们是自己人嘛。我们在新加坡算是地主了,肯定要招待你。”

新华社报道的新闻份量他哪里会掂量不出来呢?

章主任琢磨了下,同意下来,道:“那麻烦陈总了。”

康光熙去了一边打电话。陆景一行也和宋雨绮、余乐打过招呼。陈九林便转过身来小意的道:“陆先生,我为你介绍下今天来的领导。”

见陆景点点头,介绍身边的一位中年男子道:“陆先生,这是我们总部的领导,第四石油公司党委常委、副总经理南然南总。他代表总部知道新加坡公司的业务。”

陆景早就注意到陈九林身边的中年男子,刚看出去。南然便主动笑着伸出手,“陆先生,你好。感谢你在危急时刻对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伸以援手。”

陆景微怔。微笑着和南然握手寒暄几句,道:“南总。和华对油价未来的趋势是看空,注资第四石油新加坡也是看中了其中的机遇。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南然笑呵呵的道:“一定会的。”

老赵已经给他说过了,新任的主管能源事宜的发改委副主任陆江是陆景的哥哥。和华肯出手,说到底还是领导在出手帮第四石油解决问题。

至于陆景说看中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机遇只是一个对外的说法而已。

樟宜国际机场距离市区17.2公里。坐在豪华的凯迪拉克加长版轿车中,陆景欣赏着新加坡宜人的风景。11月上旬,新加坡的温度很高,一派夏季的景象。

陈九林见状,说道:“陆先生。小钟是新加坡人,你要是有时间,可以让他作为向导带你在新加坡游玩几天。”

前面副驾驶上的小钟讪讪而笑,心情忐忑的回头道:“陆先生,宋助理有我的号码。我24小时都有时间。”

他9月份在香港中环广场大厦的电梯里盯着陆景的女人猛看,得罪了陆景。现在再见却是陆景即将成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董事会里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如何能不忐忑?

正在和烟诗凝说话的宋雨绮对陆景微微点头,表示小钟说的话是真的。

陆景对小钟印象不佳,摆摆手,道:“还是要按照上班时间来。”

小钟心里磕碜一下,回过头。看着前面通往市区的高速公路。陆先生的态度很疏离。他以后在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日子不会好过。

陆景接着对陈九林道:“还是先办正事吧。庭审的结果如何?”

新加坡法院今天下午三点庭审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职员杰拉德-里格比、阿布达拉-卡玛违反公司规定擅自进行石油衍生品期货交易的案件。

陈九林把情况大致说了一遍,道:“陆先生,杰拉德-里格比、阿布达拉-卡玛已经停职。现在的交易员保证可靠。由经贸二室的经理柳和旭负责。”

陆景点点头。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这个案件光是取证都会耗费很长的时间,没那么快结案。

脑子里,陆景想着六天后,也就是11月18日,即将到最后交易日的价值6千万美元的期货合约。他需要和南然沟通下。从宋雨绮传来的消息来看,南然不希望在此时平仓。

他希望以和华的资金做展期操作。这样交易日期会向后推迟,可以等待油价跌下来盈利。风险在于,展期的话,和华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何时能等到油价下跌到43美元的价位则是未知数。

….

….

从位于新加坡河边的新加坡丽都酒店顶层看去。夜色下的新加坡河边灯带与江水中的映影璀璨迷离。

陆景洗过澡换了睡衣,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拿着手机更新了自己sit消息:已到新加坡丽都酒店。回头婉仪和红颜们可以通过各自的sit号看到他的这条消息。

宋雨绮敲门进来。手里拿着手机,道:“陆景。董总,心蓝姐,陈董事都打电话来关注你的行程。董总准备让董冰过来学习。”

陆景靠在沙发上笑道:“董叔叔就这么确定我一定能搞定高盛和三井?别是董冰来了看我的笑话啊。”

宋雨绮娇嗔着白了陆景一眼,走到沙发边,俯下身给了陆景一个温软的香吻,滑腻的香舌和陆景缠绕着,“你现在还没有失败的记录啊。董总怎么会不相信你呢?陈总都只是给我打电话问了声,什么都没说。”

高盛旗下的杰润、三井物产、三井住友银行三家做了一个赌局,就等着坑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和华介入到这件事中,和华的高管们都在关注这件事。

和华近年来发展十分迅速,和华内部对自己的定位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出于对话事人陆景的信任,没有人认为和华现在和高盛、三井在新加坡较量一番有什么不合适。

陆景笑着摇头,“雨绮,这样我肩头的担子很重啊。哦,ek公司的团队什么时候到?”

宋雨绮扶着沙发扶手,近距离的看着陆景带笑的眼睛,道:“五天之后。盛高格,赵清芷、杨晚婷他们会在17日到新加坡来。”

陆景嗯了一声,这时手机忽而响了一声。陆景轻轻的拍拍宋雨绮丰腴的俏臀,将她抱在怀里,一起看短信。烟诗凝发来的短信:我直觉小钟好像有点问题。

陆景笑着回了个短信:他是有问题,他在香港盯着紫琪看,我对他印象不好。他今天怕是被我吓着了。

这调侃的语气让宋雨绮轻笑,道:“陆景,烟诗凝住在6号房间。不过,十三住在这儿,你晚上要去偷香窃玉的话要先和她打个招呼,免得被她当贼抓住了。”

新加坡丽都酒店这里的总统套房设施极为豪华,一晚上的房价是25000美元。一共有10个房间,设有私家花园、游泳池、健身房、酒吧、会客厅等等设施。

陆景住的总统房和夫人房在一起,可以相通。其余的8间房则是在稍远的区域,不会影响到总统房这边的生活。

陆景好笑的揉揉眉心,笑说道:“雨绮,我要偷也是去偷你啊。”他到新加坡来又不是度假的,先要办正事。眼睛看着窗外璀璨的夜色。

文舟,千苍雪会所。

“陆景已经到新加坡了。”明亮的包厢内,高修平微微眯着眼睛,品着果酒碧玉香,浓郁酒香如线如喉,甘美异常,如同他此时的心情,“七月,白云酒业这酒确实做的不错啊。”

崔七月笑着摇头“你还有心思品酒?海益汽车可是被和华旗下的昆成汽车打压的不成样子啊。”

高修平嘿嘿笑道:“七月,只要陆景在新加坡栽一个大跟头,海益汽车要恢复市场也很快。”

崔七月最近阴暗的心情终于好了些,问道:“现在传回来的消息有点混乱。夏如龙打算怎么布置?”

他和夏如龙曾经是竞争对手。他的自尊不许他和夏如龙打交道。因而,通过高修平来了解新加坡那边的情况。

陆景曾经表示他看多石油,可是陆景今天到新加坡后又说他看空未来的石油价格。夏如龙究竟能不能布局捕获这个狐狸呢?

他心里期盼又紧张。

高修平笑道:“七月,你这是关心则乱啊。陆景怎么说的不重要,而是他现在的做法以及入毂。陆景对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所持有的空头合约采取注入保证金的办法,等待油价下跌。”

崔七月自嘲的笑了笑,和高修平喝了一杯,认可他的意见,“这么说,夏如龙准备拉高石油期货的价格?”

高修平摇摇头,“不好说。他没给我说具体的策略,只说顺势而为。夏如龙这个人很稳的。最差的结果是陆景脱钩,但是我们的投资不会打水漂。”

崔七月凝眉想了一会,默默的喝着酒。

高修平道:“好了,七月,我们就等着看一场好戏。夏如龙这么有把握不会无的放矢。哦,你的婚事如何了?”

一提这个话题,崔七月就郁闷的很,道:“不谈这个。”张静云一直很抗拒嫁给他。现在张家的态度也有些暧-昧。提起这个他心里就烦。

高修平哈哈一笑,就不再说这个话题。心里琢磨着新加坡的事情。他等待着陆景跌到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