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07章 下马威

第1307章 下马威

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的办公大楼位于新加坡的中心商业区,三十五层的玻璃帷幕大厦巍峨耸立,极具现代感。因为整栋大楼24小时都有人工作,号称“不夜城”。

黑色的奔驰商务车缓缓的停在不夜城的大门前,陆景和助理们下车后缓步进了宽敞明亮的大楼。

宋雨绮早就给陆景、何梦明、墨静雯办好进出的通行证。一行人坐电梯径直前往顶层35层。

宋雨绮等人的目的地是陈九林的办公室。他们将继续和陈九林商谈注资的事宜。而陆景、何梦明的目的地是陈九林办公室不远处的南然的办公室。

南然的办公室是他到新加坡之后,陈九林安排人腾出的一间办公室,宽敞而气派。陆景和何梦明在文员通报后进南然的办公室时,厚重的办公桌后,南然正在吃力的看着英文材料。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曝出如此巨大的亏损,虽然有和华及时援手避免公司倒闭,但是方方面面都需要交代。没看到新华社都派记者来了?

至少第四石油一个监管不力的评语是逃不掉的。实际上,第四石油对新加坡公司的监管等于零。陈九林业绩出众,当时谁会想着去监管他呢?

“陆先生,何助理,请坐。”南然微笑着招呼陆景、何梦明落座,坐在待客沙发上,自嘲的道:“惭愧啊,我看英文资料越来越吃力了。”

陆景笑笑,说:“我看英文资料就头大。一般都是让他们翻译过来再看。什么时候,国外的公司都流行用中文作为合同范本。那我们的国家就强盛了。”

英文流行,无非是英美两个帝国称霸了近代近两百年的时间。而且现在全球还处在美国这个超级大国的阴影之下。

南然呵呵一笑。安排文员倒了茶水之后,笑问道:“陆先生。你今天来和我见面有什么事情要谈吗?”

陆景昨天在机场就和他约好今天上午见面聊聊。他自然不会认为陆景是来和他闲聊的。

喝口茶,陆景微笑道:“南总,我是想和你谈谈18号的期货合约平仓的事情。”

南然微微一怔,奇怪的道:“陆先生,以和华的财力,这6千万美元的合约没有必要平仓啊?”按照当前的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和华需要亏损2千万美元,这是一笔巨资。

陆景做个手势,解释道:“南总。九月份的时候,国际上21家机构都认为油价会下跌。预计2005、2006年的油价在35美元左右。但是,没有人肯投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

为什么呢?因为那时油价在走高。没有人会预料投资之后,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能否撑的到油价下跌的时候。现在我预计油价下降,但什么时候能降到43美元以下,却不知道。

因而,这笔6千万美元价格在37美元每桶的合约如果展期的话,带来的风险存在着太多的不可预知性。我宁可在现在就关闭这手合约盘。”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的期货合约平均价格是43美元。注意这是平均价格,不是每一单交易合约的价格。11月18日到期的合约价格是37美元。诺盘之后。预计价格将会在42美元左右。

开什么玩笑?陆景明确的知道日后油价还要上涨,怎么可能还以42美元的低价去卖石油期货合约。那到时候肯定亏到姥姥家。及时平仓才是最佳选择。

南然琢磨了下,见陆景坚持,说道:“行吧。陆先生,按照你的想法来办。”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目前累积亏损3.81亿美元。账面上的亏损在目前油价下降的情况下有所减弱,约为1.5亿美元。总亏损达到了5.31亿美元左右。

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净资产只有1.5亿美元。如果没有和华的注资的2亿美元。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已经破产。

目前和华公司注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方案,陈九林已经向他汇报过:和华将会持有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30%的股份。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30%的股份自然值不了2亿美元。多余的资金。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将会向和华发行回报率10%为期18个月的公司债抵押。

当前,同期银行一年至三年(含)的贷款利率是5.76%。央行在10月29日刚刚调整过贷款利率。

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现状。资方要求绝对控股(股权51%以上)都无可厚非。和华援手的方案确实是“良心价”。这也印证了他推断是领导在出手帮第四石油解决问题的猜想。

他想要展期、挪盘的本意是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节省一笔开支:期货交易的亏损也会毁损害和华的收益。

但既然陆景坚持平仓,那么不管是从业务的角度,还是从仕途的角度考虑,他不会坚决反对。

说服了南然,陆景沉吟着道:“南总,我提前透露下吧。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人事、财务我都不会干涉。和华不会长期持有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股权。民资进入国企不是好事。这次注资本就是权宜之计。”

南然笑道:“陆先生,你真是谨慎啊。你这个决定,我想第四石油上上下下会十分欢迎。”

和华的注资方案是良心方案不假,但等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熬过当前这一劫,和华也会获得不错的收益。到时候,保不定会有人眼红。

但是,只要了解到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目前的状况,和华根本就不可能被扣上一顶瓜分国有资产的帽子。陆景很谨慎。

当然,对陆景的决定他十分欢迎。谁乐意自己的子公司给被人指手画脚呢?

陆景笑着点头。他当然不会是当好人来了。和华注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涉及到政治利益、经济利益。该避讳的当然要避讳,该赚的钱,也要赚。

就比如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30%的股份,现在4000万美元就可以拿下来,但是随着国内航油需求量的增加,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业绩会越来越好。

到时候,这40%的股份卖给第四石油公司可就不止是4000万美元了。2亿美元都有可能。

谈好平仓的事宜,南然心情愉快的和陆景闲聊起来。和华会出面归还三井物产、三井住友银行逼的急的债务;期货上的亏损,和华会注入保证金,等待油价下降之后再平仓。

那么,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现在的危机基本解除。剩下的就是清查这次失败的投资交易。对外,则是考虑起诉杰润公司。

杰润公司摆明了实在忽悠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他的咨询策略全部都是错误的。不能一点责任都不承担。

正聊着,总经理助理康光熙脚步匆匆的走进来,“南总,陆先生,陈总邀请你们去会议室。《海峡时报》上曝出了我们手中期货合约的详细头寸。”

何梦明娥眉微蹙,头寸曝光的话,那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在期货市场上将会毫无秘密可言,甚至会被人盯上进行“围猎”。

南然也明白事态的严重,道:“好,我们马上过去。”站起来对陆景道:“陆先生,我们一起过去。”

海峡时报是新加坡的一份英文报纸,日发行量有40万份,为新加坡有数的大报。新加坡最大的中文报纸联合早报日发行量也不过20万份。

13日的海峡时报上刊登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前雇员杰拉德-里格比接受记者采访的文章。

澳大利亚人在采访中猛烈的抨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并称他在石油期货市场上的操作完全遵循了陈九林的意思,所受到的遭遇是不公的。

对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指控:2004年1月将公司仓位迅速拉高到空头200万桶,违背了公司风险管理章程。杰拉德-里格比说,这是在执行公司的指令。

同时,为了增强说服力,列举了一些列期货操作前后的原由,自己的想法。字里行间,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目前手头所持有的期货头寸组合情况全部披露。

会议室,陆景、何梦明、南然、康光熙,柳和旭、陈九林、小钟、宋雨绮、余乐、墨静雯传阅着手里的报纸。还有文员翻译过来的中文文章。

经贸二室的经理柳和旭愤愤不平的将手里的报纸放在会议桌上,闷声说道:“杰拉德-里格比这个狗娘养的。他不是受到了三井的指使就是受到了高盛的指使。”

陈九林脸色沉郁的看了自己得力的助手一眼,“和旭,不要说气话。现在是讨论怎么解决这件事。”

陆景让他清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内部之后,他就怀疑杰拉德-里格比、阿布达拉-卡玛和设局的高盛、三井有牵连。只是,这件事迷雾重重。目前还没有证据来证明。

南然看向陆景,“陆先生,你怎么看?”陈九林将陆景和陆景的助理全部都请过来,在和华准备入股的当口,是示之以诚。不管怎么应对,确实也需要取得陆景的支持。

陆景笑了笑,声音平淡的道:“下马威啊。”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的期货组合被曝光之后,对他的后续计划很有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