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08章 针锋相对

第1308章 针锋相对

陆景这句“下马威”的感叹,宋雨绮、何梦明、墨静雯、余乐四人心里都有同感。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在三井、高盛眼中是一道美味的大餐。这道大餐吃到尾声时,和华却把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拉出“泥潭”,相当于是把餐桌给掀了。

这样高盛、三井要是没有反应那才叫奇怪?通过新加坡的英文报纸,借杰拉德-里格比之口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的期货组合曝光,意图不外乎警告。

在期货市场中,期权组合是十分机密的事情。而被竞争对手得知的话,很有可能被针对性布局。

假设和华持有6个月后以42美元卖出1000万桶的石油期货,那么竞争对手得知这个情报后会怎么做呢?

很简单!在和华手中这笔期货合约即将进入交割日之前的一段时间内,暗中大幅拉涨国际油价,使油价远远高于42美元每桶。和华如果没有及时止损离场,肯定会亏得吐血。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之所以会被三井、高盛算计的死死的,就是因为高盛、三井明确的知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中的头寸分布情况。

陈九林也听得懂陆景的意思,小心翼翼的问道:“陆先生,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应对?”

和华的目的是救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那么,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中所持有的期权组合被曝光,和华还会按照原来的计划,继续等待油价下降吗?

高盛、三井未必会如和华的意。

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中,纵然油价要和实物价格挂钩,但是庞大的资金力量依然是影响国际油价的重要因素之一。

如果高盛、三井出手拉升油价呢?

陆景平静的道:“陈总,和华注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方案应该谈的差不多了吧?我们今天或者明天把协议签定。”又对墨静雯道:“静雯,你准备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这件事。”

墨静雯笑着点点头,“好的。”陆景这是准备争锋相对。和华既然敢救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又怎么会被一个“下马威”给吓到?

陈九林心里松了口气,利索的说道:“陆先生。我们今天下午就可以签约。”

康光熙、柳和旭、小钟相互对视一眼,严阵以待的脸上逐渐浮起笑容。

是啊,高盛是华尔街五大投行之一,是全球金融领域的大哥级企业。三井财团是日本最大的财团,实力雄厚。

但是,在新加坡,这两家公司都不可能用全力。而亚洲新兴的和华财团的话事人就坐在他们面前。以全力对局部。这一局,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南然喝了口茶,很普通的茶叶却觉得清香无比。今天算是见识到陆景的风采。果然如同传说中的那样,性子很硬。南然建议道:“陆先生,如果不行的话,我们直接斩仓。”

反正也就1.5亿美元的亏损。以和华的资金量,完全可以承担这样的损失。

陆景微笑道:“看情况吧。”

他的计划就是准备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中所持有的期货合约为诱饵,和高盛、三井较量一番。

想要让高盛、三井为这次围猎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付出代价,这是最好的选择。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可以被高盛、三井当做大餐,那么和华未必就不能是更大的美餐?

只要和华愿意入局。高盛、三井必然会选择与和华较量。

至于用司法手段让高盛、三井付出代价根本就需要考虑。第一,没有法律证据。第二,新加坡政府的偏向性,用屁-股想都知道是偏向谁的。

和华愿意继续注资,会议室的气氛就松了下来。众人说起起诉杰拉德-里格比、阿布达拉-卡玛的案子。这个案子并不会立即宣判。但对杰拉德-里格比在媒体上泄露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商业机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当然不能无动于衷。明天,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将会以泄露商业机密为由去法院起诉杰拉德-里格比。

见事情处理的差不多。陆景问道:“陈总,期货交易能稳住,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陈九林摩挲着头皮道:“陆先生,资金充裕之后,我准备按照原定计划收购新加坡石油20.6%的股权。”

陆景道:“那就按原定计划走吧。不需要受到期权组合被泄密的影响。”

陈九林笑着点了点头。

听陆景的意思,似乎想要和高盛、三井在石油期货上较量一番。既然。陆景能处理期货合约的事情,他的精力就将放到公司的业务运作上。

期货交易衍生品,他是真的不敢再碰了。

对陆景,他并不怎么担心。倒不是信任陆景的能力,而是以和华的总资产,亏损10亿美元其实并不算是多大的损失。他做好自己的事情,让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产生盈利。就是对陆景援手最好的回报。

宋雨绮和余乐留下来准备注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合同。陆景、何梦明、墨静雯则返回新加坡丽都酒店办公。决定和高盛、三井斗一斗,准备工作肯定要做。

第二天,和华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共同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和华注资2亿美元到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消息。

这个消息让目光聚焦在新加坡的媒体一片讶然: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起死回生了。新加坡联合早报、每日新闻、海峡时报等报纸纷纷报道这一消息。

紧接着,亚洲范围内的媒体也开始连篇累牍的报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内边的家喻户晓。其在期货交易上的亏损被媒体揭露给了普通民众。

黄海。

天下着小雨,锦楼精致优雅的餐厅里,水晶灯散发着柔和的光线,与典雅西式装修风格营造着用餐气氛。

裴吴越放下手中的报纸,无奈的摇摇头,叹道:“诗经,陆景入局了。高盛完全有实力操纵国际油价,又知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的头寸。陆景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

唐诗经轻抿着红酒,轻轻的叹口气,扭头问身边的张静云,“静云,你和崔七月的事情怎么样了。”

铺着白色桌布的的精美餐桌边张静云正小口喝着鸡汤,放下洁白的瓷调羹,娇怯的小声道:“我不想嫁给他。”

唐诗经点点头,鼓励道:“静云,坚持你的想法就行。”

张静云是崔七月的未婚妻,她很喜欢这个娇怯懦弱的女孩。她正在打压崔七月,以崔七月现在的情况,不是一个好的结婚人选。

裴吴越有些哭笑不得。诗经这是担心打压崔七月会影响到张静云,怪不得请她来吃饭。心里琢磨着新加坡的事情。

暮色正好,夕阳余晖照在新加坡丽都酒店总统套房私家花园中的楝树梢头细碎的紫色花朵上,幽香扑鼻。

“陆先生,我说话比较直接,你不要见怪。就开悦资本研究的情况来看,国际原油价格下降到43美元的价格很困难。目前国际油价从高位逐步缓慢回落是基于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北美、欧洲地区冬季燃料油的采购**业已基本结束,美国石油储备将基本回至正常库存水平。

第二,欧佩克决定自2004年11月1日起,将该组织原油日产限额再提高100万桶(不含伊拉克)达2700万桶,目的是防范油价进一步走强或大幅回落。

第三,投机基金正伺机陆续撤出石油期货市场。”

电话里,开悦资本执行副总裁符玉龙言辞恳切的说道。

在和华收购现代汽车的最后阶段,开悦资本借贷给和华数亿美元,两家公司的关系不错。

符玉龙本身对陆景在收购现代汽车的过程中所展现出来的才华、能力很佩服,所以才会在电话里向陆景把说得这么透彻。

陆景闻着花香,站立在私家花园中远眺着天际边的夕阳,微笑着道:“符总,我明白,我明白。你话里还有未尽之意啊。高盛有能力短时间内控制国际油价,对吧?”

符玉龙笑着叹道:“陆先生,你还是那么敏锐。”

他由衷的敬佩陆景。整个现代汽车的收购过程中,唯一得利的两家企业是和华和三星。陆景所表现出来的能力与三星的灵魂人物李健熙相差无几。

陆景笑了笑,道:“和高盛、三井较量一向,对和华的团队有害无益。我做了亏损10亿美元的打算。超过这个数,我就会平仓。”

符玉龙恍然,笑道:“陆先生,那是我失言了。”

陆景呵呵一笑,和符玉龙就国际油价交换了一会意见。刚放下手机,宋雨绮从客厅走到花园中。看着陆景在夕阳中挺立、沉静的背影,宋雨绮心里柔情涌动,走到陆景身后,轻轻的抱着陆景,轻声道:

“陆景,心蓝姐打电话来说淡马锡的执行董事,副总裁徐阳成晚上想要来酒店里拜访你。”

陆景握着小腹上宋雨绮环着的双手,有些惊讶的问道:“徐阳成要见我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