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09章 初次交锋

第1309章 初次交锋

“你见见他不就知道了?”宋雨绮温婉的轻声道,将精巧的头搁在陆景的肩膀上,“我觉得应该是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事情有关。”

淡马锡是新加坡的超大型国企。淡马锡控制的相关公司产值占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的13%,市值占新加坡股票市场的47%,在新加坡的影响力极大。

新加坡财政部拥有淡马锡控股(私人)有限公司百分之百的股权。徐阳成能够担任淡马锡的执行董事,必然和新加坡政府中的高官有密切的联系。

“也是。”陆景笑了笑,和宋雨绮在夕阳中温存了片刻,拿起手机拨了莫心蓝的号码。

和华与淡马锡的接触主要是景华微芯的晶圆业务、景华手机与新加坡电信合作的定制机业务、plu电讯和新加坡电信在东南亚、南亚、澳大利亚电信市场的争夺。

徐阳成要见陆景,需要先和莫氏集团的总裁莫心蓝联系。

….

丽都酒店总统套房会客厅中,繁复的灯饰照亮着极尽奢华的大厅,柔软名贵的意大利地毯踩在脚下十分舒服。

“陆先生,叫我说什么好呢?”徐阳成抽着雪茄,带些无奈的笑着。和华注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消息正式公布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 到他这个层次,当然不会简单的认为和华注资就只是注资。

高盛、三井联手做局的事情,现在在新加坡谁看不出来?——高盛旗下的杰润提供策略支持,欺骗陈九林继续卖空。三井住友银行为陈九林提供贷款。三井物产逼仓。

这就像中国的国粹——麻将,一桌四人。陈九林的上家,下家。对家全部都是对手。陈九林不“输钱”那才叫奇怪。

和华注资给第石油新加坡公司这是摆明了要和高盛、三井较量。

陆景摇了摇手中的高脚玻璃杯,芬香的红酒在灯下光泽迷人,“仅仅是商业上的往来而已。”

徐阳成当然不可能信陆景的话,小心翼翼的劝道:“陆先生,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事情是一滩浑水。你要小心啊。”

淡马锡2004年总资产约为400亿美元。而和华财团的总资产根据公开的财务数据统计,其旗下核心的十几公司加起来的资产规模已经超过了1000亿美元。

作为淡马锡的执行董事、副总裁,他在和华的话事人面前要说话还是要过过脑子的,不能随意。

陆景笑笑,“徐总。谢谢你的好意。你和心蓝是老朋友了。有话直说吧!”听得出徐阳成话里有话。

见陆景拒绝得如此明确,徐阳成叹口气,说道:“是这样的。三井物产副社长武藤顺照希望和你见面谈谈。作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债权人,他希望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能够尽快扭亏为盈。”

坐在陆景身边的宋雨绮起身给陆景、徐阳成添红酒。心里恍然,原来徐阳成今天是来给三井物产做说客来了。

但是,三井物产前天才给了下马威,在和华明确表态会保住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之后又说要谈谈。态度前倨后恭。三井打得是什么算盘?

陆景沉吟了会,决定下来,“行。那就见面谈谈。明天在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大楼里见面。”扭头问身边的宋雨绮,“雨绮,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欠三井物产多少钱?”

这些数据都是记在宋雨绮的脑海里,“我没记错的话。三井物产的债务加起来是1.437亿美元。另外欠三井住友银行2200万美元。总计欠三井1.657亿美元。”

大部分公司都是负债经营。比如很多企业都欠银行的钱。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欠三井物产的钱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陆景点点头,心里有数。

徐阳成心里感慨了一句,宋雨绮的话里透漏了很多信息。显然对三井财团的架构很了解。想也是,和华和三井是老对手了。笑道:“那成。陆先生,武藤顺照副社长明天会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大楼拜访。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陆景和徐阳成握握手。送他出门。在门口临别时,陆景笑着问道:“徐总,你觉得明天三井到底想谈什么呢?”

徐阳成脸色微微一动,终究是勉强的笑了笑,道:“陆先生,这很难说。”

陆景微笑着嗯了一声,点点头。

目送徐阳成进了总统套房的专用电梯,看着电梯门缓缓的关上,宋雨绮跟着陆景往套房里走,蹙着眉头轻声道:“陆景,这个徐阳成也太滑头了。武藤顺照不给他透个话风,他怎么可能会来见你呢?亏得他还和心蓝姐是老朋友。”

宋雨绮今天穿着白色的衬衣,黑色的短裙,肉色丝袜紧紧的裹着修长的美腿。标准的ol女郎打扮,浑身散发着制服诱-惑。陆景笑着拍拍宋雨绮丰腴的俏臀,弹软无比,“这说明新加坡的权贵不看好我们和高盛、三井交手的结果。”

对徐阳成不看好和华的行为,他并不怎么在意。这是有“前科”的事情。当初,景华微芯准备兴建晶圆厂,只是因为沃伦财团的施压,徐阳成拟投资的2亿美元就不见了踪影。

宋雨绮轻嗔了陆景一眼,然后不以为然的道:“那也随他们了。陆景,我们明天怎么应付三井呢?”

陆景淡然的微笑道:“都撕破脸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真正的战场是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上。我已经给杨星长打过电话让他密切监视石油期货价格的动态。”

三井物产旗下的公司三井能源风险管理公司10月26日正式向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发出违约函,催缴保证金,导致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于28日在轻油55.43美元的历时高价位上实行部分斩仓。实际亏损1.31亿美元。

这梁子早就结大了。明天谈肯定是谈不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陆景同意见三井物产的武藤顺照是想看看三井会说什么。

至于。应对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目前局面的策略,并不会依照三井的态度而改变。

….

….

武藤顺照是一个很典型的日本人。中等身材,神情冷漠。在不夜城顶层宽敞富丽的会议室见到陆景之后,脸上浮起习惯性的微笑,“陆先生,很高兴见到你。”

陆景神情很淡的和他握手,“你好,武藤社长。”

在日企的架构中,社长相当于是总经理,会长则是董事长。武藤顺照作为三井物产的副会长,手中握有实权。

陈九林作为主人。邀请武藤顺照一行人落座,眼神落在武藤顺照身后的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脸上,眼神里的愤怒一闪而过。

余乐小声问身边的康光熙,“那是谁?”今天他和雨绮姐一起陪陆景来参加这次和三井的见面会议。

“三井能源风险管理公司的高级经理三浦圭佑。”康光熙脸上肌肉抽搐,恨声说道。他又如何能忘记三浦圭佑趾高气扬的送来违约函催缴保证金的傲慢态度。

三浦圭佑长相憨厚,对余乐微笑着露出一口白牙。

穿着黑色制服的秀美文员送来温热的清茶。会议室的气氛慢慢的凝重起来。武藤顺照双手搁着深红色的桌面上,神色肃然的说道:“陆先生,南总,陈总。作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债权人,我对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目前的财务情况很担忧。”

武藤顺照说的是日语,坐在椭圆形会议桌斜后方的圆脸女翻译很快就翻译成中文。

陈九林立即不悦的道:“武藤社长,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有拖欠三井物产的债务吗?”

又道:“三井物产只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债权人。不是股东,更不是董事会成员,三井物产有什么资格表示担忧?”

接着讥诮的道:“就算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欠债。三井物产难道不相信自己的追债手段?假惺惺的表示担忧和当婊-子又要立牌坊有什么区别?哦,我忘了。你们日本人一贯如此。”

陈九林连发三问,冷嘲热讽。显然是对三井物产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康光熙今天临时充当日文翻译,很完整的复述了陈九林的话,心里快意之意。

三井物产、三井住友银行、杰润合谋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3.81亿美元的资产,现在却又跑来说:我对你们的财务状况表示担忧。谁是始作俑者?婊-子养的!

武藤顺照有几名随行人员脸上挂着的笑容立即消失,冷起脸。三浦圭佑满脸微笑,好整以暇的道:

“陈总,10月份,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确实是欠三井物产的钱对吧?后天18日,又有一笔期货合约到期,我们确实很关心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能否顺利支付款项?”

康光熙冷不丁的插了一句,“原来又是来逼仓的!黔驴技穷。”

三浦圭佑不为所动,继续道:“同时,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一共欠下三井物产1.437亿美元的债务,鉴于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目前的账务状况,我们希望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能够提前归还欠账。条件可以协商。”

南然微微皱眉,“这就是你们今天来的目的?”

武藤顺照轻轻的点点头,“南总,希望你能理解我们的担忧。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已经不是新加坡股市上的龙头股了。”

南然沉吟着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虽然有和华2亿美元的注资,但是我们目前并没有充裕的资金提前偿还贷款。恐怕要让武藤社长失望了。”

武藤顺照微微鞠躬,表示明白。然后看向他的随行人员。三浦圭佑立即道:“南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可以将手里的期货合约全部平仓。”

图穷匕见。

陆景明白三井物产的企图了:三井物产是想要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对这次被坑的事件认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