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10章 冷淡、再见

第1310章 冷淡、再见

南然笑了笑,拿起茶杯喝茶。

从稳妥的角度来说,三井物产的提议可以接受。但是,陆景前些天才给他说国际原油期货价格会下降,现在全部平仓就不是个好主意了。

陈九林脸上冷意一闪而过,脸色有些发青。三井的话要是能信那母猪都能上树。今年6月份时,三井石油首席交易员中村宏介是怎么说的?

预计三季度末油价会下跌至40美元以下。结果呢?9月份国际油价曾经出现回落,但10月1日,wti油价就冲破了50美元大关。

指望敌人给你出好主意,这是多么愚蠢的事情。他要是还犯同样的错误,那真是头猪了。

场面慢慢的冷下来。会议室里只剩下沙沙的记录声,和喝茶水的声音。

武藤顺照略微有些尴尬,咳嗽一声,对陆景道:“陆先生,三井物产期货公司的首席商品策略师认为油价在未来的时间内会继续上涨。现在平仓对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而言,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三井物产期货公司在日本80多家商品期货经纪公司中规模位居前五名,是三井物产株式会社的子公司。这个分析,基本上是三井物产的最终结论。

武藤顺照很清楚,现在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决策者是陆景。这也是他委托徐阳成转达和陆景见面请求的原因。但是,陆景却是没有同意私下里见面。

陆景似笑非笑的看了武藤顺照一眼,淡淡的道:“恰恰相反,我认为国际原油期货在未来的时间内会下降。路透社的调查显示。有21家机构认为05年、06年国际油价不会超过40美元每桶。”

武藤顺照明白了陆景的态度,道:“陆先生。真是遗憾我们的观点有分歧。”

陆景从来就不会从日本人恭敬、和善的态度者感受到善意,那不过是他们的职场特色而已。无所谓的点点头,拿起茶杯慢慢的喝茶。

场面再次冷下来。

武藤顺照抿了抿嘴,脸色有些难堪。显然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不会再信任三井物产,并且上上下下都对他们抱有敌意。

斟酌了一会,武藤顺照正色道:“陆先生,南总,陈总,我需要说明一件事:杰拉德-里格比在接受海峡时报的采访中提到今年6月份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期权交易已经亏损3000万美元。

而对此事,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作为上市公司并没有向公众披露。三井住友银行认为贵公司存在串谋欺诈。并伪造财务文件、发表虚假或误导性的声明,从而达到骗取贷款的目的。

不日,三井住友银行将会正式起诉你们。”

陈九林牙齿咬得嘎嘣一声响,盯着武藤顺照的脸,一字字的道:“你在威胁我们?”

第四石油只欠三井住友银行2200万美元。而欠三井物产1.437亿美元。他怎么可能因为2200万美元的债务被告,就选择亏损平仓提前偿还1.437亿美元?

武藤顺照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武藤顺照眼皮子动了动,“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

南然微微皱眉,日本人谈不拢就开始威胁了。这是他们一贯的伎俩。问题是,陆景是受威胁的人吗?

陆景心里叹口气。这正是陈九林要面临诸多的问题之一。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亏损不仅瞒过了第四石油公司的监管,还瞒过了所有的投资者。

陈九林伪造财务文件是少不了的。当然,第四石油公司目前还没有打算追究他瞒天过海欺骗总公司的责任。

“陈总,算了。”陆景摆摆手。拦住要继续发飙的陈九林,道:“武藤社长,杰拉德-里格比在海峡时报上说的话是怎么回事。你我心知肚明。看情况我们是谈不拢了,还是摆明车马来吧。”

“陆先生。如果有选择,我还是希望和你做朋友。”武藤顺照站起来。向陆景鞠躬行礼——很标准的日式礼仪——带着随性人员离开。

出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办公大楼,武藤顺照眯着眼睛看了一下天空,艳阳当空。黑色的丰田车队缓缓而来,一行人纷纷上车,坐车离开。

为首的丰田车中,三浦圭佑愤愤的道:“武藤社长,那帮中国人实在太没有礼貌了。我们怀着善意来和他们谈判,他们的态度却是如此冷淡。实在让人气愤。”

武藤顺照脸上的冷笑一闪而过,平静的道:“我带着橄榄枝和剑而来,既然他们选择要战,那就战吧。”

“哈伊!”三浦圭佑低头,兴奋的说道。他希望战。

武藤顺照心里微微一笑:就算他受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和华的冷遇,近似受了侮辱,但是就因为这个他会失去理智用三井住友银行起诉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做威胁吗?

显然不是。

回到三井物产的办事处里,武藤顺照走进自己的办公室里,按了内线吩咐助理:“美子,我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你拦住我所有的访客和电话。”

“好的,武藤社长。”

武藤顺照拨了一个电话出去,待电话接通后,微笑道:“长井行长,和华确定将会继续持有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卖空合约。你的意见十分中肯。”

电话里,长井静香妩媚的笑起来,“陆景的性子很刚硬,刺激一下,他必然按照相反的方向去走。”

武藤顺照大笑,“嗯,是这样的。我只是用三井住友银行要起诉他们,他便立即拒绝了我建议他们平仓的意见。接下来就要看期货市场上的操作了。名不符实。”

长井静香微微皱眉,武藤顺照太得意了。

11月18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平仓价值约6000美元的石油期货合约,亏损2000万美元。并依照借贷协议,偿还了三井物产1300万美元的贷款。

当天下午,三井住友银行以第四石油新加坡伪造财务文件,故意串谋欺诈,骗取贷款为由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高上了法庭。其公司前雇员,澳大利亚人杰拉德-里格比在面对媒体采访的镜头时言辞凿凿的确认将会出庭作证。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本就因为巨额亏损、种种管理制度问题、状告交易员违规操作等因数处在舆论中心。

三井住友银行起诉第四是有新加坡公司的消息传来后,新加坡已经彻底沸腾起来。三井财团的知名度让整件事情的热度上了几个档次。

整个亚洲的财经媒体都纷纷派遣记者前往新加坡报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新闻。

稍微有点新闻嗅觉的人都明白,新加坡正在发生的“较量”将会是本年度的财经大新闻。

下午时分,新加坡丽都酒店总统套房的小客厅中,陆景接着陆景接到南然的电话,窗外的私家花园里姹紫嫣红,“陆先生,金书记特意打电话来问我有没有把握处理目前的危机。嗨!”

南然长叹一口气。他心里很清楚陈九林到底有没有做假账。要是新加坡法院介入调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很难讨得到好。

金书记便是第四石油公司党委书记金昱。

陆景平静的道:“南总,现在撑不住也要撑。目前的关键在舆论上面。三井住友银行告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故意串谋欺诈在舆论上很占优势。”

和南然聊了一会,陆景刚挂了电话,赵清芷、明雪、谢清歌三人从走道里说笑着进了小客厅,娇艳无比。

“啊…,二哥,你怎么在书房外面打电话?”赵清芷美丽的丹凤眼笑盈盈的。

明雪、谢清歌掩嘴轻笑,肩膀微抖。总统套房的书房里面是陆景、宋雨绮、何梦明、墨静雯、余乐最近的办公场所。陆景要出来接电话,只怕是接女孩子的电话。

陆景笑着摸摸赵清芷的长发,“小芷,你这什么语调啊?我在书房外打电话不是很正常吗?”

赵清芷翻翻白眼,都懒得说陆景了:二哥啊,你不知道女孩子的头发不能**吗?

陆景一看小丫头的表情就知道她在腹诽自己占她便宜,呵呵一笑,和明雪、谢清歌打了招呼,诧异的问道:“你们怎么一起来了?”

明雪从锦江餐饮集团实习出来,在国内发展雪苏绮快餐连锁店很快就上手。她手里有她从互联网上套现出的4个亿资金,全国各地的雪苏绮连锁店已经开到了50家。

这个数字还在飞速的扩张中。只是,明雪很聪明的下放了大部分权力给她高鑫聘请的高管团队。

这次ek咨询公司来新加坡担当重任。赵清芷邀请明雪一起来新加坡通力合作,明雪立刻就答应下来。她本身就是ek咨询公司的董事之一。陆景大前天在机场见到她时还大吃一惊。

明雪的笑容如同明媚的山茶花,道:“你不是让ek公司发布一个看空第四季度国际油价的报告吗?我和清芷一起来找小明、静雯核对数据。”

“歌儿,你呢?”陆景温声问道。

新华社众人住在新加坡泛太平洋大酒店。来新加坡这一周的时间,歌儿就只在晚上匆匆来看过他一次。两人最近都有些忙。

谢清歌杏仁式黑白分明若星辰的眼眸中带着难掩的柔情,娇柔的轻笑道:“哥,章主任让我来问问你,最近新加坡的舆论对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很不利,和华要不要做个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