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12章 变化、录音

第1312章 变化、录音

“歌儿,你就不怕我输啊?”陆景笑着说道。按照沈建林的说法,和华救助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并支持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购新加坡石油必然会触动某些人的神经。

和华选择在石油期货市场和高盛、三井较量,这两家公司(财团)恐怕也早就等着的。他们不仅仅是觊觎和华的财富。最本质的目的还是要打垮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

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上的较量无可避免。

谢清歌摇摇头,娇柔的笑道:“不怕。哥,你别把我当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女孩啊。我又不会盲目的崇拜你。你现在面临的舆论困境,最坏的结果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相关的人被逮捕,并承受罚款。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不会倒闭。

至于期货市场,我听小明说,期货市场有涨跌停板制度,你亏损10亿美元的话最多平仓就行了。那些人又不能把你怎么样。”

陆景微微一笑。很明显,歌儿是听小明、静雯说的。他的助理团队还是很给力的,分析的很到位。当然,他的选择是要“惩罚”高盛、三井,这当然是要赢才行。

和谢清歌说说笑笑的逛着街,给她买了几套漂亮适合她明秀气质的衣服。适合她休闲的时候穿。工作之时自然要传得略显正式。

临离开时,陆景又给她买了几套性感的内衣,让明丽清秀的女孩儿俏脸绯红,欲言又止,坐到餐厅里吃饭时杏眼里还有娇艳欲滴的甜蜜羞意。

陆景和谢清歌吃饭的地方叫the-pump-room。是一家兼顾小餐厅、酒吧的餐厅,远近闻名。陆景打电话问了下董冰就选择了这里。

董家在南洋有业务。董冰这几年没少往新加坡跑。她在新加坡的中心商业区还购买了一间公寓。

the-pump-room的澳式小牛排、嫩肉腰花馅饼、烤羊排等澳式美食是不可错过的美味。品着自酿的啤酒更添奇妙滋味。

现场有穿着红色制服的乐队演奏德彪西的月光曲。看着陆景饶有兴趣欣赏着乐队和现酿啤酒的神情,谢清歌柔声问道:“哥。你平常是不是很难接触到普通人的生活?”

陆景收回投向餐厅东面的视线,讶然的问道:“怎么这么问?”

谢清歌轻笑道:“哥,你看你,出门有车等着,吃饭有雨绮姐帮你订餐厅,去休闲娱乐都在高档会所里,偶尔也就在学校里转转。你说你的生活是不是与社会脱节了啊。”

陆景拿起直口杯喝了口啤酒,笑道:“哪有那么夸张。我还不是在南阳街给秋兰、梦瑶、雨瑶她们买过早餐?我还带婉仪、关宁、丁灵她们去看过往年京城的灯市。”

“你啊,想当然。”陆景笑着摸摸谢清歌白腻的脸蛋。歌儿的五官很精致。标准的卵形脸蛋,明丽清秀,而带着情意的眸子尤其的明艳动人。

有人说,恋爱中的女人最漂亮。果然不假。

解开心结的歌儿,正值人生最美丽的年龄,既有少女如同新剥的莲子鲜嫩,又有长成女人的青年气息。

面对陆景标准的男人看女人的眼神,炙热而欣赏的目光,谢清歌娇羞无限。甜蜜的感觉在心里不断的涌动,明眸望着陆景,轻声道,“哥。你是真色。”

陆景就笑,“小芷的话你也信啊。”心里有些柔情涌起。

吃过饭,陆景将手里的衣服袋子送到了停车场里的车上。回来后,和一起在克拉码头牵着手随意的逛着。

“歌儿。累不累?我们在这儿坐一会。”小广场中有一个街头艺人正在表演,陆景买了两支哈根达斯和谢清歌并肩坐在台阶上看着街头艺人表演杂耍。

谢清歌依偎在陆景肩头。咬了一口冰凉的冰激凌,又递到陆景嘴边。看着上面的牙印,陆景心里一荡,轻轻的咬了一口。甜蜜的感觉仿佛与甜甜的哈根达斯一起涌入两人的心田。

这时,陆景的手机响了起来。陆景看看号码,道:“是诗凝的电话。”接了电话。烟诗凝声音和婉,带着几许疲倦,道:“陆景,有结果了。”

陆景笑了起来,轻松的道:“诗凝,辛苦了。你在哪里?我去见你。”

烟诗凝微笑道:“我去丽都酒店找你吧。”

见陆景挂了电话,谢清歌站了起来,心里有些遗憾,真希望和他一起度过一个下午啊,但还是通情达理的道:“哥,你去忙正事吧。我自己打车回报社。”

“也不急这一会。我送你回去。”陆景笑着拍拍谢清歌牛仔裤绷得紧紧的、挺翘浑圆的小屁-股。充满弹性。

谢清歌明眸微嗔,轻红漫染着俏丽的容颜,却没有拒绝陆景继续帮她拍屁-股上并不多的灰尘。

11月底,新加坡的舆论上各种声音嘈杂无比。围绕着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三井相互诉讼的争论不断。新华社、路透社、bbc、美联社等权威媒体各持不同的观点。

新华社新加坡分社发了一份和华的专访文章。和华的董秘墨静雯认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是优质资产,只是处理好石油期货衍生品产生的亏损,其主体业务没有任何的损失。和华投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是一笔正常的商业投资。对隐射和华进行政治投资的言论予以驳斥。

而西方权威媒体则认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欺骗三井住友银行的贷款的行径十分恶劣,是破坏自由市场的行为,新加坡政府应当严惩。

随即,香港财经新周刊在11月29日,周一发行的周刊中曝出猛料:有证据指明高盛和三井物产、三井住友银行设局导致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严重亏损。

“无稽之谈,推卸责任也不是没有这样推卸的。”明亮的办公室里,武藤顺照怒气冲冲的将助理美子送来的香港财经新周刊丢在地上,脸色有些发怒之后的青色。

美子低着头,恭敬的一动不动。

武藤顺照挥挥手,让美子退下,琢磨了会,拨了长井静香的手机。

长井静香是三井住友银行香港分行担任董事、副行长。三井物产和三井住友银行是三井财团两大核心企业。他需要长井静香让香港财经新周刊闭嘴。

打完电话,得到了长井静香的承诺,武藤顺照心里稍微痛快了一点。香港财经新周刊到底是不是胡说八道,他心里很清楚。这件事,他本身就是主导者之一。

这时,“嘭”的一声,办公室的门被很粗暴的推开。三井能源风险管理公司的高级经理三浦圭佑和美子急匆匆的进来,“武藤社长,法院那边刚刚传来消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向法院提交新的证据…”

武藤顺照不满的喝道:“急什么,慢慢的说。”

三浦圭佑被训的一愣,低头“哈伊”一声,组织了心里的语言,重新说道:“武藤社长,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风险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新加坡人钟斯伯提交了一份书面说明,承认他和前职员杰拉德-里格比接受了杰润公司的指令,故意误导陈九林做空。

并且,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提供了一份钟斯伯和杰拉德-里格比对话的录音给新加坡法院作为证据。录音里面明确的提到了杰润公司和我们三井物产、三井住友银行的名字。”

武藤顺照皱起眉头,“提一个名字没什么?”冷着的脸问自己的助理,“美子,你有什么事情?”

美子连忙躬身道:“武藤社长,雅虎的网站上出现了这段录音的文字内容。ebay上有人拍卖这段录音。现在谷歌的搜索链接上全部是这段录音的网页。”

说着,小心翼翼的看了武藤顺照一眼,道:“这段录音的来源来自于全球最大的中文门户网站——时代在线。现在无法平息事情的影响。”

“八格牙路!怎么会传到互联网上去?”武藤顺照再也忍不住,重重的拍着桌子,脸色变得铁青。

三浦圭佑低头,心里腹诽:刚才还让我不要着急的。

钟斯伯提供的证据是非常致命的,第一,如果杰拉德-里格比是受到指使,那么他必然面临着判罚。而三井住友银行起诉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串谋欺诈贷款,最重要的证人就是杰拉德-里格比。三井住友银行想要打赢这场官司就有些难了。

第二,录音在全球互联网上传开,将会极大的损失杰润和三井物产、三井住友银行的声誉。这对几家公司的业务开展很不利。

不夜城,顶层的小会议室内,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高管都聚在一起。气氛喜气洋洋。

大腹便便的陈九林一扫连日的晦气神情,摩挲着头皮主持会议,“小钟的证词对我们很有利。现在我们有希望摆脱三井住友银行的起诉。下面请南总讲话,部署下一阶段的任务。”

掌声响起。南然轻轻的咳嗽一声,“我们下一段阶段的任务,除了做好本职的工作、加快收购新加坡石油的步伐,就是乘胜追击,向杰润、三井讨回一个公道…”

说着话,脑子里想起陆景将装有小钟录音的u盘递给他时,他的惊讶和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