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13章 事态发酵

第1313章 事态发酵

11月底到次年的1月至3月左右是新加坡的雨季。周二上午,一场暴雨突如其来,为酷热的城市带来了久违的清凉。

不夜城,南然的办公室内,陆景坐在落地窗前抽烟,看着窗外的雨帘,有着烟雨江南的现代都市感。

“陆先生,现在把小钟这张牌给亮出来是不是太早了些,晚些时候,作用不是更大吗?”南然吸口烟,笑问道。

现在真正下场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较量”的只有三井住友银行。连三井物产都还没有牵扯进来。

陆景和南然相处比较愉快,真是因为南然的配合,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应对这次危机的决策权才在他手中,微笑道:“南总,牵扯的力量多了,新加坡的法律就有能失效。积小胜为大胜。”

新加坡政府绝对没可能用法律制裁高盛和三井财团。当资本力量达到一定的实力后,就可以无视法律条文。翻阅一下美国司法部和解的案例就知道。

新加坡政府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有美国政府那样的底气。逼得急了,指不定,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拿出来的录音都会被判无法律效应。最好是徐徐图之。

南然点点头,敬了一支烟给陆景,“也是啊。兔子急了也咬人,何况两头狼。你这个文火慢炖这个法子好。”

听着南然略带恭维的话,陆景笑笑,道:“能不能把高盛、三井炖熟我还没把握。先把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危机解决,我们对各方都有交代。”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因为动了欧美、日系财团的利益。所以被高盛、三井设局。陆景现在的第一目标就不是去“惩罚”高盛、三井了。而是要保住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

这比单纯的“惩罚”更有战略意义。敌人想要的,我就不给。

南然微微一笑。说,“陆先生。我可是相信和华的实力。”陆景说的“炖熟”是要在石油期货市场上和高盛、三井较量。

陆景就笑,“南总,你这可是捧杀啊。”

说着,两人都笑起来。有了小钟的证词,其实局面已经打开了。陆景和南然,包括整个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上下的心情都很不错。

这时,微腆着小肚子的009从办公室外走进来。南然一见,站起来笑道:“陆先生,你们聊。新加坡警方一会要来公司调查钟斯伯。我去陈总那儿了解下准备情况。”

这位小胖子是陆先生带来的人,专门负责和钟斯伯接触。有些事情不敢问的,他自然不会问。

“行。”陆景起身送南然出门。在录音被拿到后,钟斯伯只得选择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合作。而他的证词自然也要被新加坡警方调查。

009警惕的在南然的办公室里四处转了转,然后才放松下来,坐到陆景对面柔软的沙发上,“陆少,事情搞定了。钟斯伯去了警局不会乱说。”

钟斯伯这段时间一直在不夜城“休息”,“说服” 钟斯伯的工作由他一手包办。作为精英特工。他对如何“说服”他人很有研究。

陆景微笑着赞许道:“这几天你们辛苦了。”

009挠挠头,憨厚的道:“都是份内的工作。烟姐最近是最辛苦的。”

陆景点点头,道:“我回头请诗凝放松放松。”

烟诗凝的辛苦他知道。那天在丽都酒店谈小钟的事情时,她眼睛里充满了血丝。为了捕捉到监听设备中有用的信息。她连续两天没有睡觉。

见陆景喊烟姐的名字很亲近,009笑问道:“陆哥,你和烟姐什么时候请我们吃喜糖?”

陆景一愣。随即温声道:“小罗,我和诗凝没你想的那种关系。再说。我都结婚了,不可能再发喜糖。”009的名字他并不知道。只知道烟诗凝叫他小罗。

009嘿嘿一笑。其实,烟姐最近一两年的变化,五处的同事们都看在眼里。大家都希望看到烟姐能走出那段伤心的往事。

陆景无奈的耸耸肩。009不信,他也没办法。手机忽而响起来。陆景看看号码是沈建林的电话。

009见状,起身告辞,“陆哥,我先走了。你忙。”

“好,你路上小心。”陆景微笑嘱咐了一句,他对009的印象很好。等009离开后,接了电话。

电话接通,里面传来沈建林爽朗的笑声,“陆先生,好险啊。财经新周刊报道高盛、三井设局对付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立即就受到了压力。好在钟斯伯的录音迅速的曝光。”

陆景点了一支烟,讥诮道:“三井的手很长啊。”

墨静雯审核过财经新周刊的稿子,火力点主要集中在三井财团身上。高盛只是附带。但稍微对世界格局有点常识的人就明白:美国和日本之间谁是主人?

沈建林笑道:“再怎么样,也大不过舆论啊。现在互联网上都传遍了,高盛、三井的名声少不得要臭一段时间。”又压低声音道:“陆先生,三井财团的人还找你和谈?”

三井、高盛不完全是靠名声吃饭。而且,世界媒体的话语权在欧美手中,就算高盛、三井的名声臭了,过个一年半载还是能恢复。

但是,总归是对其业绩有影响。如果能以较少的代价与和华协商解决,撤销诉讼,三井肯定会这么做。

陆景听的莞尔,道:“估计还得再等等啊。”三井在新加坡可以调用的资源很多。怎么可能轻易就范?当然,现在就算三井想谈,他也会拒绝。

文火慢炖是一回事,他现在占据上风,一刀下去不割三井一大块肉怎么行?

仅仅是三井住友银行2200万美元的债务满足不了他的胃口。至于如何不使三井认为损失过大的分寸,他会把握好。

11月30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风险管理委员会副主任钟斯伯被新加坡警局带走调查。当天晚上,钟斯伯缴纳罚金保释。

12月2日,在国际油价继续缓缓下降的大背景下,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起诉三井物产、三井住友银行违背商业道德,在期权交易中串谋欺诈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要求对方赔偿;

起诉杰润公司,称因杰润的误导在期权交易中蒙受巨额损失,要求对方作出赔偿。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巨额亏损的事情在互联网上铺天盖地质疑三井财团的声音中再次成为各方媒体的新闻爆点。

随即,高盛、三井物产、三井住友银行纷纷发表了针锋相对的声明,认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索赔要求毫无根据。

亚洲的财经专家、学者、教授、石化行业的企业家,美国的投行、三大国际评级机构纷纷在媒体上发表各自的观点。

周六上午,新加坡丽都酒店总统套房内,陆景喝着冰咖啡,微笑着放下墨静雯送进来的新华社报纸。自语道:“歌儿,最近有得忙了。”新华社也在忙着报道后续的新闻

手机忽而响起来,陆景看看号码,接了电话。是淡马锡执行董事、副总裁徐阳成的电话。

徐阳成寒暄了两句后,道:“陆先生,三井物产的副社长武藤顺照想要和你私下见面谈谈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起诉三井物产、三井住友银行的事宜。”

近日,媒体上纷纷扰扰。三井安排了一系列的舆论公关。甚至有法官公开在媒体上说钟斯伯的录音并不能作为法律证据。

但媒体上吵成一团也改变了三井财团被动的局面。新加坡检察院最近关于三井住友银行起诉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做假账的案件调查都停了下来。

舆论攻势背后不可能没有和华的影子。因而,武藤顺照想要和陆景谈谈解决的办法。

陆景微笑着掂出一颗烟,道:“徐总,武藤顺照应该管不到三井住友银行那边吧?见面,也没什么好谈的。”

徐阳成只得略微透露点内幕,“武藤社长是三井在新加坡的代表,他对三井住友银行的业务有一定的发言权。”

陆景有些恍然,看来设局坑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主谋中有武藤顺照,略微沉吟了会,道:“徐总,见面的事情再等等吧。我和武藤顺照的分歧有点大。”

徐阳成微怔,陆景这拒绝的态度实在太坚决,无奈的道:“好的。陆先生,你要是想和三井那边传个话,我可以代劳。”

陆景点点头,“嗯,有需要我会给你打电话。”心里微微一晒,三井肯定想不到他手里还有一张牌。

三井住友银行香港分行,行长办公室里,长井静香招待着前来拜访他的三井物产副社长武藤顺照。

“武藤社长,杰润、三井物产、三井住友银行目前全部被卷进了风暴的漩涡。我在香港无法继续对香港财经新周刊施压。”长井静香微微蹙眉的说道。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策略很明显,就是只在舆论上批评三井财团,而对杰润的起诉似乎只是顺带着的。

武藤顺照微微躬身,“长井行长,非常感谢你的援手。我这次是有其他的事情想要获得你的支持。”

长井家族在三井财团内部很有话语权。和华的决策者陆景已经拒绝和他见面。新加坡的局势变得有些失控。他这次来香港是希望他接下来的行动能得到长井家族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