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15章 什么样的人

第1315章 什么样的人

新苑,一栋栋各具风情的别墅依山旁水,隐藏在秀美的风景中。新苑是新加坡最有权势的别墅区,居住在此的俱是显宦巨贾。

“老徐,你怎么看和华的陆景这个人。”东面的一栋海景别墅中,一名面貌酷似新加坡国父的中年男子气度沉稳的问道。

刚刚驱车来新苑别墅的徐阳成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沉吟着说道:“李部长,我和陆景接触不多,只是听到一些传闻。”

李部长便是徐阳成下午给陆景打电话时提到的李义济。他约莫四十多岁,穿着清爽的休闲装,坐在沙发上自有一股气势,双目炯炯有神,看起来是一个精力充沛的强力人物。

李义济微笑着摆摆手,“不要紧,你说给我听听。”

他让人收集过陆景的资料,但是出乎意料,没有任何的公开资料可供收集。这位和华的实际掌权者从来就不在公众面前露面。没有任何他的报道。

他的幕僚团队只从一些迂回的渠道了一些信息。但是,在和陆景见面之前,他想要更好的了解下这个人。这也是他一贯的工作习惯。

徐阳成轻轻的点点头,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

“陆景的商业才华很突出,手腕、能力都是一流。这一点在景华、和华的发展履历中表现的淋漓尽致。只要他负责的项目,就没有失败的。

这也是陆景救助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并没有与和华其他重要人物协商,但和华的高层却无条件支持他的决定的原因。我与和华的核心成员企业莫氏集团总裁莫心蓝聊天时,发现她事先并不知情。

但是。她对和华这个举动有可能同时得罪高盛和三井财团却并没有太大的担忧。和华的董事局主席董坤城甚至一直都在金山市关注新北港的建设。”

李义济饶有兴趣的微微颔首,喝了口茶。示意徐阳成继续。

徐阳成接着道:“陆景的性格应该是吃软不吃硬的那种,他被三井物产的副社长武藤顺照激怒之后。便没有在目前油价下降的趋势下平仓。我注意到和华旗下的ek咨询公司最近发表报告称,看空12月份的国际油价价格走向。”

李义济微微眯了下眼睛,笑着道:“武藤顺照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他还想着与和华在石油期货市场上较量一番。”

武藤顺照的如意算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目前新加坡法院收到了三井石油首席交易员中村宏介内部邮件的证据,这可是要了武藤顺照那个骨子里傲慢的日本人的老命。武藤顺照现在的第一选择不是和陆景对抗,而是低声下气的请求和陆景谈判。

徐阳成笑了笑,拿起茶杯借着空喝茶润嗓子。武藤顺照的窘境他是知道的。

李义济也就感叹一句,道:“老徐,你继续。”

徐阳成接着说起陆景其他事情,比如:私生活和所有的豪门子弟一样。十分的混乱,风流无比。比如:他似乎很有些背景。

听着,李义济脑子里大致的勾勒出一个年少得志、才华横溢,能力出众的青年形象。

这次说和,他得好好的思量、思量,务必要成功。因为,一旦和华与三井没有谈拢,将手中的证据公开,那么新加坡政府的工作也很被动。

新加坡政治上靠拢英美。同时日系财团拥有很大的影响力。但新加坡却可能因为一些事情开罪东亚日益强盛的大国。在历史上,其影响力可以直接辐射到东南亚地区。李氏家族的目光不能那么短浅。

“陈总,你和李义济接触过吧?你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夜城顶层,陈九林的办公室里。陆景微笑着问陈九林。

在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出事之前,陈九林在新加坡号人称“陈大班”,年薪4000万的打工皇帝。以他当时的地位和新加坡总理喝喝下午茶都很正常。

果然。陈九林笑呵呵的摩挲着头皮道:“陆先生,李义济的工作风格很细致。能力中等偏上。在新加坡李氏家族里算是佼佼者。”

陆景心里笑了笑,陈九林自视还挺高的。李家的太子被他说成能力中等偏上。

也难怪。陈九林以21.9万美元起步,短短几年时间将一个默默无闻、亏损休眠的小贸易公司发展成为在净资产1.5亿美元的明星跨国企业,确实有自傲的资本。

陈九林自是不知道陆景在想什么,自顾的接着道:“陆先生,他的能力比起你来差的远。”

这话说的。陆景一口清茶差点喷出去,咳嗽几声,摆摆手道:“陈总,这话就不要说了。”

陈九林笑了两声,道:“陆先生,我说的是真话。”

恭维一个比他小得多的年轻人心理上实在有点难度。不过,他对陆景的能力确实就很认可。和华现在的资产可不止数亿美元。光是景华一家公司就完爆他。

当然,这么露骨的恭维陆景,还有另外一个原因。眼看着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局面要稳定下来,该打的板子也要落在他身上了。

党纪处分、免职调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都有可能。他这次捅得篓子是在有点大。他和南总探过口风,要想总部的板子轻一点,陆景的意见很重要。

强调了一句,陈九林立即道:“我估摸着李义济有可能会和你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但是想要他拿出什么实质的好处,恐怕有点难。新加坡这些高官都很滑头…”

陆景笑着点点头,琢磨着陈九林的话,忽而问道:“陈总,听说你们和新加坡国家石油公司的谈判进展不是很顺利?”

陈九林苦笑道:“在局面稳定下来之前都不会很顺利。说到底还是要看新加坡政府的意思。陆先生,你留一手谈判的准备很正确啊。真闹翻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也很难讨得好。”

陆景就笑了笑,喝着茶。

他自然知道一拍两散的后果是什么。商业运作,要是只为争一口气,肯定做不成事情的。

陈九林满怀希望的看了陆景一眼,轻叹道:“不过,我可能看不到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购新加坡国家石油公司了。”

陆景没接陈九林这个话茬。这段时间,新加坡媒体云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在国际上闹出偌大的动静,陈九林想要留任基本是不可能的。

当然,陈九林是个人才。淬炼淬炼还是可以用的。

陈九林殷勤的将陆景送到不夜城楼下,陆景接到唐诗经的电话,在大楼的玻璃门外打着电话。宋雨绮打电话让十三开车过来。

等陆景坐车离去,陈九林长长的叹了口气,很温暖的阳光晒在身上,却是心里凉了半截。

陪同着送陆景下楼的康光熙道:“陈总,陆先生无意和三井谈判?”

“那怎么会。以陆景执掌和华的眼界又怎么看不到这一点呢?光熙,我恐怕是要离开新加坡了。有些舍不得这里啊。”

陈九林回头看了一眼高耸入云的不夜城。心里五味杂陈。

康光熙却是笑了笑,说道:“陈总,这次公司搞出了这么大的乱子,我们能全身而退已经是万幸了。”

他和陈九林的关系经历这次巨额亏损的风波之后,已经不只是上下级关系,私下里和朋友差不多。

陈九林一愣,再看看助理清澈的目光,拍了拍康光熙的肩膀,失笑道:“你比我看的还清楚。放心吧,我离开前肯定会把目前的局面处理好。”

破罐子破摔哪有被再次重用的可能呢?

康光熙若有所思,似乎陈总比往日有些不同了。

“你向陈九林了解的怎么样?”宋雨绮依偎在陆景肩头,温婉的笑着问道。

车窗外的景物飞速的倒退着。

陆景沉吟着道:“按照陈九林的说法,李义济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明天先去半岛怡东酒店听听李义济的意见再说。”

宋雨绮点点头,她并不怎么担心。和华拿住了三井的把柄,三井会愿意付出代价的。至于李义济只是一个中间人罢了。

“陆景,烟诗凝说她的工作已经完了,问你什么时候回国?”宋雨绮想起这件事来。这次拿住了三井的把柄,烟诗凝出力很多。

陆景想了想,道:“后天吧。我要回京城参加郑信明和张媛的婚礼。诗凝跟我一起坐飞机走。雨绮,你帮我约下傅婕,看她这两天是否有时间来一趟新加坡。”

宋雨绮很快就明白陆景的意思,吃惊的道:“你不准备保陈九林吗?那他有可能会消极怠工。现在的局面还远远没到安全的地步。”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可是面临着几件诉讼的案子。一旦陈九林消极怠工,事情就麻烦了。

“这种情况下,陈九林怎么保的住?第四石油如此巨额的亏损被爆出来,肯定要有人负责。”陆景沉声道,“陈九林是聪明人,他不会这么做。就算他这么做,南然的能力足以保证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身上的官司不会影响到日常运营。”

宋雨绮轻轻的哦了一声,选择相信陆景的判断。

ps:??祝书友们情人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