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16章 陆景的条件

第1316章 陆景的条件

去新加坡半岛怡东酒店的路上,陆景和关宁通了一个电话。新加坡这里却只是下着小雨,气温适宜。

新加坡半岛怡东酒店位于市中心的cbd中,摩天大楼林立。顶层的酒吧中可以欣赏到小雨中新加坡河的秀丽风景。

顶层的酒吧被李义济包场。陆景、宋雨绮、余乐、十三进来时,里面只有李义济、徐阳成和随行人员在里面。

“陆先生,我为你介绍下,这是我们新加坡贸工部部长李义济。李部长,这是和华的决策人陆先生。”

徐阳成给两拨人相互介绍着。寒暄了片刻后,众人纷纷落座。陆景和李义济单独坐在了落地窗前的位置。林立的摩天大楼屋顶在视线中出现,高低不同。

酒吧的侍者送了两倍红酒来。

李义济微微笑着摇了摇手里的酒杯,“陆先生,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但是你的名字却是如雷贯耳啊。这次通过老徐和你见面,是因为三井物产的武藤顺照先生有些话想要通过我转达。”

陆景笑着点点头,抿了一口酒。

李义济微笑道:“武藤社长希望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能够撤销对三井物产、三井住友银行、杰润的指控。条件,陆先生可以开出来,我会转达给他。”

陆景就笑,“我怕我的条件武藤社长不会接受,到时候又要麻烦李部长传话了。”

李义济眼睛微微一眯,陆景要狮子大开口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微笑道:“麻烦到是没什么。从我的角度来说,我很欢迎和华来新加坡投资,希望你们双方能尽快达成谅解啊。”

陆景笑笑,淡然的道:“李部长,我的条件很简单,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欠三井物产、三井住友银行的债务一笔购销。这些债务怎么产生的,我想武藤社长心知肚明。李部长应该也有所耳闻吧?”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欠三井物产、三井住友银行的债务一共为1.657亿美元。欠三井住友银行2200万美元。欠三井物产1.437亿美元。

李义济略显尴尬的笑一笑,表示他确实知道。新加坡的土地上发生的事情,李氏家族怎么可能不知道?陆景的谈判风格很犀利。

心里默默的盘算了下,这个价位只怕三井要肉痛很久,相当于是把从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身上吃下去的利润给吐出了大半。但是,以他的推测,三井多半不会拒绝。

陆景如果把他手里的邮件对外公布,那杀伤力还要大的多。三井在共和国有很多投资。

但是,要三井为这些邮件再付费给和华肯定也不可能。三井没可能还往外掏钱。陆景这一口咬的恰如其分。

李义济当即道:“陆先生,你的条件我会转达给武藤社长,成不成,要看他的意思。”

陆景微笑着谢了一句,问道:“李部长,我得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购新加坡石油的进展有些缓慢。这里面是不是有我不知道的原因呢?”

李义济打个哈哈,“陆先生,这个我需要了解下情况才能给你答复。”他今天只是来当中间人的,并没打算和陆景谈判。

陆景笑着点点头。官僚们打太极的本事,世界各国都一样。

其实,尽快达成协议的意思,基本上就不会有多少讨价还价的空间。不然来回讨价还价几次时间就没了。陆景确信他的开价会让三井同意。

当然,如果三井要还价,陆景也乐意拖着:欠钱是可以不还的。就不信,在目前的态势下,三井敢在新加坡起诉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欠债不还。

正事谈完,李义济站起来和陆景握手道别:“陆先生,我还有些公务需要处理,请你见谅。改天请你去我在澳洲的庄园里喝一杯。”

陆景也笑说道:“行啊。李部长公务繁忙,我们改天再聊。”李义济现在要尽快把结果通报给三井,哪里有时间和他闲谈。陆景对此表示理解。他也希望在回京城之前,最好能有一个结果出来。

李义济爽朗的一笑,和陆景一起往随员们坐的位置走去,边走,意味深长的道:“陆先生,你很低调啊。媒体上看不到任何你的消息。”

在报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因为石油期货衍生品交易巨额亏损差点倒闭的新闻中,和华公司的名字出现的次数都不多,只是以投资者的形象出现。

关于陆景的报道更是一个字都没有。不知道内情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真正的舵手是他眼前的这位青年。

陆景笑了笑,“我很期待和李部长成为朋友,这样我们相互的了解可以不用通过媒体了。”

他和李义济都相互调查过对方。只不过他的资料,想必李义济调查不到多少。他毕竟不是活跃在政坛上的世家子弟。

李义济呵呵一笑,说道:“我也很期待和陆先生成为朋友。”

整体来说,和李义济的初次见面很愉快。李义济只是充当一个中间人的角色,但是,陆景却希望在日后和他建立起私人关系。毕竟,李义济很有可能成为新加坡政府未来的执掌者。

“你们和徐阳成聊的怎么样?”离开半岛怡东酒店的商务车中,陆景问自己的助理。

宋雨绮对徐阳成的印象不佳,轻声道:“滑头一个。”

余乐道:“徐阳成虽然是淡马锡的执行董事、副总裁,但是我认为如果和华要在新加坡投资的话,这个人是不值得交好的。他因为不是李氏家族的成员,做事情没有什么担当。”

陆景笑着点头,“这个意见,你们归档。回头给心蓝发一份。她这位老朋友啊,可不是什么朋友。还是要保持距离为好。”

琢磨了下,余乐问道:“陆景,杰润公司是怎么回事?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需要放弃起诉它吗?”

“不放弃也没办法。我们手里没有高盛的把柄。现在找到的证据都只是三井的。至于钟斯伯的录音,因为前些时候在媒体上集中火力攻击三井。高盛要否认还是有不少办法的。”陆景有些遗憾的道。

宋雨绮微笑道:“我看啊,三井要把起诉杰润的事情当添头,估计也是为了讨好美国人。倒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购新加坡石油的事情有些麻烦。”

陆景微微一笑,自信的道:“也没多少吗?假设新加坡石油公司不卖股份的话,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一样的可以发展炼油的上下游产业,只是时间问题。”

余乐顺着陆景的话笑说道,“所以,雨绮姐,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是三井、高盛吃了这么一大亏,他们的反应是什么?”

宋雨绮娇笑道:“这不是明白着的吗?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的石油期货合约,高盛、三井肯定不会让我们顺利的平仓。”

陆景笑着叹口气,“所以,如果三井物产的武藤顺照同意我的条件,最多也就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危机解除。真正的较量才刚刚开始。我回京城参加朋友的婚礼都不安生。”

宋雨绮和余乐都笑起来。接着,余乐哀叹一声道:“你还能回京城休息几天,可怜我们还要在新加坡加班。”

陆景就笑,“寇小蛮不是马上要来新加坡看你吗?我给你放几天假。”

“别,你还是安排我加班吧。”余乐忙摆手,一脸纠结的表情。

宋雨绮扶着陆景的肩膀咯咯娇笑。余乐和寇小蛮是欢喜冤家,见面必定会吵架。只是两人却一直没有分手,反倒有结婚的趋势。

陆景笑着摇头,寇小蛮那性子…,余乐这小子这辈子有的受,问道:“雨绮,傅婕什么时候到新加坡?”

昨天,他让宋雨绮联络了下傅婕。如果陈九林离开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真正能让他放心承担重任的人选,他脑中浮起的第一个名字就是曾经担任第三石油集团总经理的傅婕。

“傅总的飞机今天下午五点左右抵达新加坡。”

陆景想了想,吩咐道:“雨绮,今天晚上在丽都酒店里举办一个内部的酒会招待傅婕吧。顺便,让大家也放松下。这段时间大家辛苦了。”

三井物产新加坡办事处的办公室中,武藤顺照愁眉不展的看着眼前的白纸。

李义济已经将陆景的条件转达给他了。白纸上,列举了接受和不接受和华条件对他所造成的影响。

不接受,一旦陆景在媒体上公布邮件的内容,三井物产在共和国的蒙受重大损失,他肯定要成为替罪羊。当然,陆景选择这个方案肯定是两败俱伤。

接受,近1.7亿美元的债务就这样免除,他心里不甘心不说,他今年的业绩必定大受影响。很有可能影响到他在三井物产内部的地位。

沉思了很久,武藤顺照依旧毫无头绪,烦躁的在办公室内走来走去。忽而,视线落在白纸上的“杰润”两个字上,心里茅塞顿开,兴奋的道:“哟西。杰润,又怎么能置身事外?”

武藤顺照拨了当初设局者之一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