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17章 武藤社长

第1317章 武藤社长

“咚-咚-咚”的手指敲击办公桌面的声音。

武藤顺照低眉顺眼的看着眼前的高盛合伙人,杰润公司亚太区总裁克拉克-门罗。

克拉克-门罗的手指很粗,按照他思考的习惯敲在实木办公桌上的声音很大。武藤顺照听说他年轻时是哈佛的篮球好手。

终于,克拉克-门罗停止了敲击声,在宽大柔软的真皮办公椅上挪动了一下沉重的身体,冷淡的说道:“武藤先生,你所提的要求,我不能答应。”

武藤顺照希望高盛出面与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目前的实际控制人和华谈判,消减三井免除其债务的金额。但是,他没有义务帮助三井。

克拉克-门罗转动了一下左手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杰润公司对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起诉并不担心。他们没有证据。”

武藤顺照躬身恳求道:“门罗总裁,请您务必帮忙。”作为高盛的合伙人、杰润公司亚太区总裁,克拉克-门罗是高盛内部的实权派。

武藤顺照只能选择接受和华的条件,但是,他不甘心他在三井物产内部的地位受到影响。

与和华讨价还价只能是延误时间。而高盛出面,两家同时施压,和华就范的可能性更大。

没看见,和华在舆论上造势的时候,只是把火力集中在三井身上,对杰润只是附带一笔,这说明,和华对高盛还是很有顾虑的。

克拉克-门罗看了武藤顺照一眼,不紧不慢的说道:“武藤社长,12月份的油价可不一定会下降,三井还有得赚。你那么着急干什么?”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大约还有价值近40亿美元的头寸。。杰润和三井物产都是对手盘。只要油价没有下跌到43美元以下,甚至再反涨回来。杰润和三井物产都还继续大赚。

武藤顺照有些明白了,再次鞠躬道:“我明白了,谢谢门罗总裁的指点。”

既然高盛准备出手提升油价。那么他也没有必要多虑了。但是,在这之前。他还得去和和华的执掌者陆景见一次面。他需要稳住陆景。

黑色的加长版宾利平稳的从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驶向丽都酒店。

车内,傅婕一身素雅的青色套裙,品着手中的红酒,娴雅的轻声问道:“陆景,你希望我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任职?”

昨天宋雨绮给她打过电话后,她便已经猜到陆景的意图。

陆景点头,微笑道:“第四石油新加坡面临的局面很复杂,陈九林必须要调走承担责任。一般人无法胜任这个局面。当然,这个位置对你而言是屈就了。”

傅婕扶了扶秀直精致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笑道:“陆景,你可是笑我啊。从中建七局董事长的位置调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总经理可算是升职了。”

她和洛宣离婚后,在京城里的风评变得很差,举步维艰。以前第三石油总经理的辉煌履历并不能作为数。她需要重新“创业”、“升级”。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是一个很好的平台。

陆景笑笑,“你这样想我就放心了。”对傅婕的能力他很信任。南墨北傅的名声可不是虚传。

这时,宋雨绮的手机响了起来。宋雨绮接了电话,片刻后对陆景道:“陆景,武藤顺照打电话来请求和你见面。他同意你的条件。”

“嗯。让他来丽都酒店。”陆景吩咐了一句。又对傅婕道:“傅总,要是不累的话,和我一起去见见武藤顺照。不出意外的话。你可能要长期和他的打交道。”

傅婕微笑道:“那就见见吧。反正都在丽都酒店,也没几步路。”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资料,她看了一些。要发展壮大,势必会和在新加坡石化工业“深耕细作”的三井财团发生冲突。

陆景和武藤顺照的见面安排在了丽都酒店总统套房附属的会客厅中。酒店的服务人员上车之后就退了出去,剩下陆景、傅婕、武藤顺照三人密谈。

再次见到武藤顺照他已经没有当日在不夜城的傲慢——那天他去不夜城是示威的——取而代之的是平静面孔下偶尔流露出的一丝惶恐神态。

陆景微微一笑,喝着茶,淡然的道:“武藤社长,如果我的条件三井觉得可以接受的话,应该立即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展开谈判。不知道你要见我有什么事情吗?”

武藤顺照道:“陆先生。我接受你的全部条件。我明天会让三浦圭佑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谈判。我这次来是专门来向你赔罪的。请你原谅我之前的冒犯。”

说着,站起来。向陆景鞠躬。

陆景若有所思的看了恭敬的武藤顺照一眼,微笑道:“武藤社长。你言重了。说起来,以后我们还少不了要打交道。希望我们能合作共赢。”

傅婕拢了拢耳边的秀发,低头吹了吹茶杯里的茶叶,轻轻的抿着茶。陆景的话让她感觉很奇怪,这根本就不是陆景做事的风格。

武藤顺照再行了一礼,又谢了陆景几句,然后说道:“陆先生,关于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起诉三井物产、三井住友银行的事情…”

陆景似乎明白武藤顺照的担忧,径直道:“我会让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撤诉。如果我们和解的话,那几封邮件也不算什么证据。武藤社长大可放心。我的商业信誉有保障。”

武藤顺照笑了起来,“哟西,陆先生能执掌和华果然很有道理。”心里却是冷笑一声:果然是年轻人,恭维几句就找不到北。

说了一会话,武藤顺照见陆景抬手看表,立即告退,坐上停在新加坡丽都酒店门口的丰田车中时,武藤顺照嘴角禁不住勾出一抹得意的微笑:等我把证据都清光之后,你就会知道三井与你合作的“诚意”。哈哈。

与此同时,会客厅里,陆景笑着问道:“你怎么看武藤顺照这个人?”

傅婕喝了口茶,评价道:“貌恭而心不服,畏威而不怀德。”

陆景禁不住莞尔,“你这个评价很中肯啊。武藤社长的演技很不错,我都差点被他骗过去。”

说着“武藤社长”,戏虐的语气怎么都掩饰不住。

傅婕忍不住展颜一笑,介乎妩媚与性感之间的成熟女人风情流泻出来,让她变得明艳照人,有着绝代美妇的韵味,“你能被他骗?我看他是被你骗了还差不多。武藤顺照还是不了解你啊。”

陆景温润的眼眸中有一抹赞赏的神色闪过。不可否认,傅婕是一个很女人魅力的女子。

笑了笑,陆景道:“,武藤顺照说免就免,他在三井内部能讨得好?他一点都没有讨价还价的意思。事出反常必有妖。

之前,在不夜城他还建议我们平仓还债。现在越是一个字都不提,我越是笃定他在转着鬼心思。武藤顺照多半想着事后和我在石油期货上较量。”

傅婕娴雅的一笑,她是从陆景的性格上推断出陆景刚才是在说“鬼话”。琢磨了下,说道:“陆景,,那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巨额亏损危机就告一段落了?”

签订协议之后,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将会放弃起诉三井物产、三井住友银行、杰润。同时,三井住友银行也会放弃起诉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

自此,纷纷扰扰的舆论就该平息了。剩下的就是各自善后的问题。等消息传出去之后,云集在新加坡的财经媒体大概也会离开新加坡了。

陆景微微点头,平静的道:“可以这么说吧。不过,从我的角度而言,较量才刚刚开始。只是战场转移到了石油期货市场上面。”

说起油价,傅婕来了兴趣,她本身就是擅长金融领域的工作,当然其他的事务、管理,她同样能处理好。问道:“陆景,我看到ek公司发表的报告说看空12月的油价,你打算做空石油?”

陆景嗯了一声,微笑道:“傅总,我晚上为你准备了一个内部的酒会,酒会上我们再聊。你现在是不是先休息下?我看你似乎有点疲倦。”

“也行吧。”傅婕同意,嘴角泛起一丝微笑,“陆景,我调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话,白露可就知道你不是‘流放’我的罪魁祸首了。缅甸的事情也不用再瞒着她了吧?”

她和风白露的关系很好。只是,她现在和陆家走得很近,借此来摆脱离婚的影响。她不希望风白露对陆景有所误解,否则她在中间很为难。

陆景就笑,“这随你了。”对风白露的关系他并不怎么在意,“仰光苏山港的事情,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兼顾。哦,仰光那边的情况如何了?”

傅婕略有些自豪的微笑道:“已经可以初步看到一些成效了。详细的情况,我回头给你一份报告。现在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

陆景道:“好啊。雨绮应该将你的房间安排好了。晚上7点,酒会就在这间房间隔壁的宴会厅里举行。”

傅婕微微颔首,跟着陆景一起走出会客厅。()

ps:响应恶魔baby书友的倡议,求下书友们的推荐票。

摆碗,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