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18章 智脑

第1318章 智脑

傍晚时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要和三井物产、三井住友银行庭外和解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狮城。

“居然是和解?怎么和解?”正在餐厅里吃晚餐的沈健林接到同行的电话,诧异至极。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和三井的利益冲突很大。根本就不存在和解的可能啊。

沈健林莫名其妙的把事情给助理小罗说了一边,小罗喝着粥,笑道:“沈总,指不定是重新喘口气,准备另外开战啊。现在事情闹到是在有点大啊。”

新加坡最近云集了不下100家财经媒体,其中不乏世界级的知名媒体。三井与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恐怕都要息事宁人的意思。

但凡,商业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基本都很难解决。而且,新加坡这里这么多媒体盯着,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见报。

沈健林一想觉得也是,笑着道:“到底是你小子脑袋好使。嗯,我打个电话问问陆景,咱们财经新周刊这阵子大出风头,销量大增,可以改成财经日报了。”

财经新周刊,率先报道了三井、高盛设局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新闻,当然满篇都是猜测。但是随即,事情的发展都证明了猜测基本是对的。

这让财经新周刊在同行间出尽风头。他很想知道,陆景的考量是什么。

新华社新加坡分社。

报社的一间办公室内忙碌一片。谢清歌聚精会神的写着通讯稿。刚刚传来的最新消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即将和三井物产、三井住友银行庭外和解。

章主任从门外拿了四份盒饭进来发给他的小组成员。饭香立即飘散开。

“真香啊。”胡子拉碴的大吴红着眼睛吃着盒饭感叹道。

高悟道:“大吴,你中午没吃饭吧?”

“忘了吃没吃。”大吴狼吞虎咽的说道。“翻海峡时报的新闻评论都把我的头给搞大了。玛德,全英文。”

章主任微笑道:“和解的消息出来。我们的报道任务马上就要结束。现在是最后一班,等我们回去有一个星期的带薪假。大家再接再厉。”

既然都和解了。事态就算是平息。他们也不用在新加坡跟踪报道了。

章主任又对正小口秀气吃着饭的谢清歌道:“小谢,你要不要给陆先生打个电话问问怎么突然要和解?不是说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已经拿到了三井石油的内部邮件吗?这可是强有力的证据。”

谢清歌忙将嘴里的米饭咽下,“好的,主任。”

章主任一拍脑袋,又说道:“对了,再问问和解协议的具体内容。”

大吴笑道:“主任,咱们拿到协议的具体内容也不能发啊。社里的新闻可是要经得起考验的。”

章主任道:“呀,忘了这个。还是问问,我们先得到消息。过过瘾。”

谢清歌明秀的一笑,放下盒饭去外面打电话。她也确实有事情要给陆景打电话。

陆景刚在卧室里接过几个京城那里的询问电话,便接到谢清歌的电话,听她说完,微笑道:“三井同意免除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近1.7亿美元的债务。”

“哦--”

陆景想着她微微点头的明丽娇柔模样,笑道:“歌儿,和解是出于多方面的的考虑。首先,新加坡政府的高官做了调解的工作。再者,我不认为新加坡政府会重罚三井物产、三井住友银行、高盛。”

和解不是结束。而是新一轮较量的开始。三井、和华都是心知肚明。只是,这一点没不要和歌儿说。

说笑了几句,谢清歌声音略微有些低下来,“哥。我晚上去不了你举办的酒会。”

陆景微微一愣。他今晚举办内部酒会招待傅婕,宋雨绮已经通知下去了。

助理们,外加ek咨询公司的团队。来新加坡学习的董冰和她的随行人员。歌儿自然也在他邀请的名单中。

谢清歌道:“哥,我们现在忙着走报道。大吴都已经熬了三个通宵。章主任也忙的没吃午饭。我要是还去你那儿参加酒会,可实在有些不像话了。”

陆景轻轻的叹口气。他接到过沈健林的电话,知道今天晚上来新加坡的新闻媒体会忙成什么样,安慰道:“歌儿。等你忙完了,我们再聚聚。我明天要回京城参加朋友的婚礼。”

“啊…,你要回京城?”谢清歌惊讶的问道,陆景是想在离开前和她见一面,道:“哥,那我请假去见你。”

陆景就笑,“算了。你工作不要了啊?我去京城转一圈还要回新加坡的。只是,想见你了。”

解开心结后,他很享受和歌儿在一起的时光,珍惜这份感情。

谢清歌只觉得脑子里的思维仿佛要静止了,心底欢呼雀跃的喜悦之情仿佛要涌出来,甜甜的在喉咙里打转,明丽清秀的脸庞染上了如同醉酒般的红色,娇柔婉转的道:“哥,我也想你。我整晚上都会梦到你。”

谢清歌的情话甜腻温柔,陆景的心弦被明丽清秀的女孩撩动。

这时,身后传来“噗嗤”一声娇笑。陆景回头,却是见墨静雯抱着一叠文件,明媚娇俏的嫣然而笑。

陆景和谢清歌说了几句话,挂了电话,笑着问墨静雯,“静雯,你听到了啊?”

墨静雯对他的事情知道的很多。他倒是不怎么避讳墨静雯。

墨静雯娴雅的点头,这么动听的女孩声音能听不到吗?灿若水晶漂亮的杏眼里藏着戏虐的笑意,“陆景,你空闲下来就骗小女孩啊?”

虽然和解协议还没有签订,但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危机可以说已经解除。陆景心态放松倒是可以理解。

陆景就笑,“谁说的?歌儿的年纪比你大好不好?”

墨静雯一脸无语的表情,将手里的文件递给陆景,“这是你今天要回复的邮件。待会酒会开始,这些工作就得拖到明天去了。”

新加坡丽都酒店总统套房设有宴会厅,宋雨绮和酒店协调之后,布置成了自助酒会的风格。

傅婕休息过后,精神明显好了很多。简单裁切的白色衬衣搭配蓝色的菱形格子裙,简洁不失优雅。

“傅总,你气色好了很多。”陆景和ek公司的总裁盛高格、傅婕在宴会厅的左侧沙发处坐着聊天。陆景将盛高格介绍给傅婕认识,微笑道:“先让盛高格给你介绍下大致的情况。”

盛高格对傅婕是久仰大名,南墨北傅在国内的金融界可不是说笑。傅婕在她担任第三石油集团总经理的最鼎盛时期,凭着个人信誉就可以在一个月内募集到25亿美元。

客气了一番之后,盛高格说道:“请傅总指点下我们的想法。”说着,介绍起看空的一些想法。

ek咨询公司看空12月份的国际油价,最根本的原因是陆景的授意。陆景需要和华表示出看空油价的意愿。他的任务是寻找“蛛丝马迹”来作为论据。

傅婕出事风格极为强势,但是在陆景面前,她倒没有说什么,反而表扬了盛高格几句。

等盛高格离开后,陆景微笑道:“傅总,你不是看我的面子吧?”

傅婕喝了口红酒,轻笑道:“我都有大半年没有接触金融了。你让我怎么评判ek咨询公司报告的好坏?这份报告从我的经验上来看,很有说服力。陆景,你准备做空打压国际油价让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的期货合约解套?”

陆景点点头,说出他面临的难题,“我现在面临的情况,高盛、三井、摩根大通银行三家肯定会做多。我的资金量未必比这三家多。并且,从全球经济运行情况来看,我认为油价最终还是要上升。”

陆景对和华要面临的情况很清楚。

傅婕惊讶的眨了眨眼睛,“摩根大通银行也参与进来了?”

陆景喝了口红酒,平静的道:“我和摩根大通银行亚太区投资部门的负责人夏如龙有些私人恩怨。”

傅婕轻声感叹道:“陆景,你这局棋可就有点难下呢。对手盘的力量很强大。你希望我用我在金融市场上的影响力,吸引更多的资金去做空?”

在资本市场,很难说谁是一家独大。最大的力量,永远是中小散户。只要能产生赚钱效应,就能有无数的中小散户前仆后继的进入市场玩参与这个游戏。

大户和庄家要做的事情就是造成赚钱效应,然后抛售或者买入获利。

问题是,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她的那点号召力,比高盛差远了。高盛随便找一个首席策略分析师发一份策略报告就比她的号召力强。

更别说,她现在已经不是第三石油集团的总经理了,号召力早就衰退了。

陆景就笑,“我要是仅仅只想要傅总帮我摇旗呐喊岂不是暴殄天物?我需要的是傅总的智慧。我对金融工具、手段一窍不通。我需要具体决策的人来帮我。”

富跃产业基金以前在期货市场的斩获都只是跟着市场大势赚钱。现在却是要独自撬动、引导市场的走势。他需要更多的“智脑”。

除了要征询傅婕担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总经理的意见,这也是他希望傅婕来新加坡见他的一个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