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21章 压力、态度转变

第1321章 压力、态度转变

天刚亮,细蒙蒙的雨丝在灰色的天空纷纷淋淋地向大地飘洒着。

陈超开着入手不到一个月的高配宝马x7停在富跃基金大厦500米远的小巷子边,下车打伞步行到一家食客如云的早餐档门前,“老板,一份肠粉,一份炸两,一份白粥。”

“好叻,马上来。”中年老板麻利的应了一声。

陈超觑着空,坐到一张陈旧但干净的黄色漆方桌边上,等着早餐送上来。人的生活习惯有时候很难改变。

富跃产业基金今年在国际原油期货斩获极大。杨老大已经将13.67亿美元的奖金已经下发。他拿到了7千万美元的奖金。一跃成为富豪。可除了买了俩车,换了一身行头,生活其实也没什么变化。他依旧在这家小店吃19港元的早餐。

陈超想起去哈佛读书前来香港实习,陆景请他去兰桂坊的酒吧放松。他说,等以后发达了请酒吧全场喝酒。买两碗豆浆,喝一碗,倒一碗。现在真等到混的出人头地了,反倒没有那时的轻狂。

陆景现在在干什么呢?陈超想起他这位高中同学,人生际遇中需要尊重、感激的人。昨天听杨老大的口气,陆景今天好像要从新加坡回京城吧。

吃过早饭,陈超到公司打卡上班,在电脑面前整理一下策略分析报告,进了富跃产业基金总经理杨星长的办公室。

看完陈超的策略分析报告,将报告放在办公桌上的文件夹里,杨星长笑着道:“报告做的不错。”肯定了陈超的工作。陈超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徒弟。

陈超腼腆的笑了笑。

看着陈超的龅牙。杨星长失笑道:“你小子有空去把牙齿给矫正下。这很影响个人形象。泡妞也要长得差不多啊。奖金都发下去了,你不差这点钱了吧?”

“杨哥。我中午就去找牙科医生。”陈超挠挠头,面对杨老大的打趣很无力。

“有话就问吧。”杨星长看得出来陈超磨叽的不走。是有话想说。

“杨哥,现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风云变化,我判断高盛、三井已经在石油期货上建仓。我们和傅婕的团队这两天也该建仓了,陆景怎么在这个时候回京城呢?”陈超担忧的说道。

杨星长看了陈超一眼,笑道:“放心吧。我们和傅婕互不统属,没有什么要陆景协调的。陆景回京城是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这是政治联姻不。哈,往深了说你也不明白。反正是好事。”

杨星长给陈超透漏了一些消息,笑着把他打发走。郑信明和张媛结婚的事情他听谢晋文说过一点,好像是张媛的父亲会和陆家联动一下。向上走一步。

陆景回京城除了参加婚礼,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他需要敲定中建七局的负责人,这样才能将傅婕才中建七局的事务中解放出来,以便于让她专心致志的投入这次操作中。

陈超的压力,杨星长理解。

这次打压国际原油价格,富跃产业基金几名知道内情的操盘手、分析师心里压力都很大。这可是在挑战美国在全球建立的众多金融秩序之一。

自从布雷顿森林体系在1973年崩溃后,金本位退出国际货币体系。现在,石油在某种意义上充当了黄金在当年所起的作用。因此。和华要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

现在唯一的优势就在于高盛、三井根本就没把和华当回事。这就好比一个穷人说我要当总统,谁会去理会呢?

和华如果失败,400亿美元的资金投入,亏损可不是小数目。更别说陆景不接受失败。但是。如果和华成功的将油价拉下来,会更加的危险。挑战金融秩序的企业,美国会如何对待还用说吗?

因而。很多人都希望由陆景来指导这次行动。因为,陆景负责的项目还从来没有失败过。搞金融的人有时候也有点迷信。他也是很多人中的之一。

想着心里的事情。杨星长看着窗外的小雨,给和华银行行长许雪拨了一个电话。资金调配少不了许雪的配合。他得先把调拨给傅婕的资金、账户、操盘手给办好。

新加坡丽都酒店总统套房奢华明丽的会客厅中。陆景招待前来拜访的淡马锡执行董事、副总裁徐阳成一行。和徐阳成同行的一对年轻的俊男靓女。

徐阳成介绍是李义济的堂侄李宏深和外甥女黄千儿,“陆先生,鸿深和千儿小姐在新加坡生活了十几年,对新加坡的美景、美食、人文典故都很熟悉。陆先生要是在新加坡这里游玩的话可以让他们俩当导游。”

李宏深20岁,就读于新加坡国立大学,身上有着谦和的贵族气质。黄千儿17岁,就读于莱佛士初级学院,明眸顾盼,有很明显的马来人血统。

“徐总,那得改天了。我今天中午的飞机回国。”陆景的表情看似遗憾。

徐阳成大吃一惊,难掩惊讶的问道:“陆先生,你要回国?”

现在新加坡是什么局面他岂能不知道?三井物产的代表三浦圭佑今天上午去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协商和解的事宜。

但是,三井物产免除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近1.7亿美元的债务,怎么可能捏着鼻子吃个哑巴亏。

平静的表像之下只怕双方早就磨刀霍霍。陆景怎么会在如此关键的时候回国?

陆景微笑着点头,略微解释道:“是的。我回国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

郑信明和张媛本来是计划于12月上旬订婚。接过郑叔叔和张书记分别对郑信明和张媛很满意,就把婚事订了下来。时间有点仓促。但在京城举办一个很低调的婚礼时间上还来得及。

徐阳成恍然,笑道:“我说呢。”又提醒道:“陆先生,最近和华要小心啊。”

陆景笑着点点头,拿起茶杯喝茶。

一旁陪客的余乐观察着徐阳成、李宏深、黄千儿三人。就他看来,李义济派遣小辈来给陆景当旅游向导是要加强和陆景的私交。

陆景很明白这一点,否则也不会专门抽出时间来徐阳成一行。毕竟,太过于滑头的徐阳成在陆景心里已经被判了死刑。

李宏深英俊非凡的脸上浮起谦和的笑容,说道:“陆哥,那等你下次来新加坡我为你介绍新加坡好玩的地方。”说着拿了一张纸片递给余乐,“余助理,这是我和千儿的手机号码。”

余乐笑着收下名片,对李义济这位堂侄并怎么在意。

只看他就读于新加坡国立大学就知道他肯定不是李氏家族的重点培养对象。

黄千儿正偷偷的打量着陆景,这个最近让家族如临大敌、让舅舅慎重对待的男人看起来十分年轻,不算英俊却气度从容。这时也笑道:“陆哥,新加坡有很多好玩的项目,你下次来新加坡一定要给我和深哥打电话呢。”

黄千儿的声音很动听,带着少女的清脆甜美气息。

余乐的眼神从黄千儿身上滑过。瓜子脸,肤色健康,有着混血儿的美丽容颜。披肩的修直长发和白色的衬衣、高腰粉色印花长裙尽显她清纯的气质。修身的白衬衣很好的修饰着她胸前挺拔饱满的曲线和纤细的小腰。

陆景笑笑,说道:“一定会的。”

说笑了一会,陆景看看表。徐阳成、李宏深、黄千儿知机的告辞离开。陆景丢了一支烟给余乐,笑问道:“你怎么看?”

余乐惬意的点上烟,靠在舒适的沙发上说道:“李义济是示好来的。我的看法是:糖衣吃下,炮弹打回去。这其实也说明一个问题:当初并不看好和华和高盛、三井交手的新加坡权贵们的态度开始趋于中立。”

“态度转变是意料中的事情。嘿,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们能拿到三井物产的证据。”陆景认可余乐的判断,又好笑的道:“余乐,你刚才眼睛盯着黄千儿看,怎么,评估出黄千儿的三围没有?”

余乐嘿嘿一笑,说道:“要是她没在胸罩里面垫海绵。36c。好歹是个混血美女,身材还是很不错的。臀围和腰围,她穿着裙子不好评判。

陆景,话说黄千儿长的很养眼啊。你勾搭勾搭也不算吃亏。我看李义济未必没有这么方面的想法。你风流的名声,我估计和华的对手都知道。”

“我日。”陆景翻翻白眼,私下里余乐在他面前说话比较随意,“李义济怎么可能这么想?最多就是让黄千儿来培养下气氛而已。你想多了。”

余乐嘿然坏笑道:“拉到吧。以你泡妞的水平,黄千儿这简直是送上门的大白菜。想什么时候拱就什么时候拱。到时候,李义济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我强烈建议你为和华牺牲自我。免得新加坡的权贵在接下来的较量中屁-股又坐歪了。”

“你妹的。说的我跟禽兽似的。”陆景笑骂,“你隔着人衬衣也能估到大小,这也算是人才。改天亚视选美,我给陈创和叔叔说一声,让他把你抽调过去当评委。”

“要请也是请你去啊。貌似你才是大师级的高手吧?”对陆景的取笑,余乐反呛一句。

陆景没和余乐再扯这个话题,问道:“寇小蛮今天到新加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