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22章 烟诗凝的心事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322章 烟诗凝的心事

提起寇小蛮,余乐是一脸痛苦又快乐的神情,收起开玩笑的表情,说道:“我带小蛮住楼下。她住在总统套房这里不方便。”

陆景笑道:“你自己看着办吧。”对余乐和寇小蛮关系到了哪一步,他不好多问。现在婚前性行为并不少。

在会客厅里抽了一支烟,余乐看看时间去了机场等候寇小蛮。陆景回了卧室。卧室里的小圆桌边摆放着一只黑色的行李箱,随身的物品放在一个男士单肩皮包中。

他的行李宋雨绮已经把他收拾好。这次回京城,他没打算带随行的助理。两三天就会再回来。

湾流客机直入蓝天,在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的天际边逐渐消失不见。

陆景喝着香浓的咖啡,靠在舒适的飞机座椅上。坐在他对面,娇媚动人的烟诗凝愁眉不展。

烟诗凝完成任务等他一起回京城。名义上,她是和自己一起来新加坡旅游的。

“陆少,要给你添咖啡吗?”已经跳槽到陆景这家私人飞机上工作的陈敏轻盈的推着餐车走来。浅蓝色的衬衣和黑色的修身长裤尽致的勾勒着她修长起伏的动人曲线,乳挺臀翘。亭亭玉立的美空姐。喜欢空姐制服的男人看到她只怕会压不住那份心底的躁动。

陆景笑着摆手,“我不用了,给诗凝来杯百加得。”他刚问了烟诗凝什么事,但是烟诗凝不说。

“啊…”陈敏自然看得出玉容微沉的大美人烟诗凝正在生闷气,见陆景要“火上浇油”的给她喝酒,俏皮的吐吐舌头,“好的。”麻利的倒酒,放在两人面前的几案上,推着餐车离开。

“诗凝,一醉解千愁。来,干杯。”陆景举起咖啡杯。

烟诗凝哪里还崩的住脸,嗔了陆景一眼,道:“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这话说的。诗凝,我可没得罪你啊。”陆景又笑说道:“不是因为我昨天晚上给大家都送了礼物,漏了你那一份让你生气了吧?其实,我准备礼物了,准备今天在飞机上送给你。”

“你哄小女孩呢。”烟诗凝没好气的抿抿嘴,感受着陆景的关心,不好再借题发挥的说他,拿起酒杯喝着酒。片刻,半杯酒就下肚。

陆景笑着摇头,握住烟诗凝的手,道:“诗凝,跟我来。”拉着烟诗凝到客机中豪华的卧室里,陆景关上门,看着她漆黑如星的晶眸道:“诗凝,玩过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没有?”

烟诗凝略有些疲倦的摇摇头,“陆景,我又不是人偶,哪能天天都是好心情笑眯眯的。偶尔生闷气很正常,你别管我。我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陆景轻轻的抚了抚烟诗凝肩头的秀发,“你傻啊。你心情不好,我怎么送你礼物给你。我们俩的交情,你还信不过我吗?说出来心情会好一些。”

见陆景坚持,烟诗凝无奈的道:“好吧。”她拗不过陆景,“容鑫在京城里说我不要脸,跟着你在新加坡旅游,对不起阳云。还有更难听的话。我爸妈都听到了。”

尼玛。陆景微怔,算是知道为什么烟诗凝不肯给他说了。眼睛微微眯起来,笑容里充满了冷意,道:“这个容鑫什么来头?”

烟诗凝略显疲倦的道:“阳云的亲弟弟。”

陆景冷笑一声,“他胆子不小啊。连我的谣言都敢传。”容家只是京城里一个没落的三流世家而已。

“陆景,你别去找他麻烦,我…”烟诗凝握着陆景的手腕,有些哀婉的恳求道。

陆景要收拾容鑫只是说句话的事情,但是她怎么能让陆景去对付阳云的亲弟弟呢?况且,她和陆景相互之间确实都很有好感。面对指责,心里未免有些心虚。

“你啊…”看着烟诗凝娇媚白皙的脸上布满愁云,陆景伸手将烟诗凝拥在怀里,轻声承诺道:“诗凝,放心吧,我不去找他麻烦。这件事交给我处理。”

“好。”烟诗凝俏脸微红,她还没整明白她怎么就给陆景抱在怀里了,想着在新加坡去逛街时也给陆景抱过,便当起鸵鸟,没再想这件事,轻轻的靠在陆景怀里。心情不好时,能有人依靠的感觉真的很好,让她迷恋。

这时,陆景的手机忽而响起来。陆景看看号码,脸色古怪,接了电话,“李菲菲?”认识一二十年,李菲菲主动给他打电话的次数屈指可数。

电话里传来李菲菲的声音从电话传来,“是我。陆景,我年后就能回国。你做的努力,王灿都给我说了。谢谢。”

陆景失神了片刻。昨天和傅婕见面,她说缅甸的油路已经可以初步看到一些成效了。看来,李菲菲的父亲李明湖终于做出决定,不用女儿终生的幸福去取政治利益。

李菲菲似乎知道她这个电话对陆景有可能造成的冲击,等了一会见陆景没有反应,道:“郑信明和张媛的婚礼我会回来参加。有空的话,我请你喝杯咖啡。”

“好的。”陆景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些。

但是,陆景此刻怀里的烟诗凝却是很清楚的知道他的情绪有波动。听他的心跳就知道。

见陆景挂了电话,烟诗凝抬头看着陆景,她不知道她该说什么。她对陆景有好感,有可能发展成为恋人的那种好感。可陆景不仅结婚了,身边还一堆莺莺燕燕,她心里的疙瘩不少。

李菲菲是谁她很清楚。陆景的初恋。李菲菲和陆景订了娃娃亲后来解除了。陆景抱着她接李菲菲的电话,情绪还有波动,这叫她心里想为这个风流的男人辩解以求说服自己都找不到理由。

“唉,诗凝,走,陪我喝点酒,有些话想聊聊。”陆景还沉浸在他自己的情绪中。他这辈子肯定不可能和李菲菲发生什么,但是假若曾经的初恋女孩与自己见面如同陌生人,那人生也是一件蛮可悲的事情。

至少,也应该像朋友一样,见面聊几句。

他很乐意为李菲菲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让她的生活过得好一些,他心里也舒坦。当然,内心也希望能在最后改变和李菲菲僵硬、漠然的关系。

这次缅甸的油路,李明湖获益匪浅。但在黄海成为电子竞技直播的试点城市李明湖出力不少。他没有打算就这件事向李菲菲“邀功”。不过,李菲菲既然已经发出改善关系的信号,他也没什么好矫情的。

陆景脑子里的思维转了一圈,时间过去还不到1秒钟,见烟诗凝微微诧异的看着他。

烟诗凝一听陆景的话就有些发愣,陆景并不是对李菲菲动情。她和陆景的关系还没到可以坦然的听他讲和其她女人的感情这个程度。显然,她误会陆景了。

陆景一想,立即明白烟诗凝在想什么,佯怒的拍拍烟诗凝黑色中短裙下的丰满玉臀,“诗凝,你想哪里去了?我怎么会在抱着你的时候还想着对别的女人好。真要是婉仪、关宁她们的电话,我肯定会避开你接电话。”

烟诗凝的心情莫名的轻快起来,嘴角翘起来,带一点娇嗔的道:“谁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呢。”

烟诗凝那令人过眼难忘的娇媚容颜上浮起带着妩媚少妇韵味的笑容,令陆景心神悸动,双手抱着烟诗凝柔软纤细的蛮腰,凝望着她漆黑如星的美眸在这一刻没有遮掩住的美人情意,陆景再也抑制不住,低头吻住了她红润如抹了胭脂的嘴唇。

温热的唇舌温柔的侵入,烟诗凝一下子懵了。没有反抗,没有矜持,就给陆景引领着享受着唇舌缠绕在一起的美妙感觉,恍惚间如同置身于棉花堆当中,浑身使不上力气。根本没有去想女子防狼术什么的,只是紧紧的抱着这个她动心了的男人,希望这美妙的感觉永远不要停下来。

唇分。陆景看着怀里娇艳不可方物的大美女,俏脸绯红,娇艳欲滴的轻喘着气。拥抱着她丰腴弹软的身-体所带来的美好触感极好。扑鼻而来的幽香萦绕在心头。陆景知道她动情了。

“诗凝,大小合适吗?”陆景居高临下,从烟诗凝白色的清爽t恤领口中看到烟诗凝的贴身衣物正是他送给她的那套略显性感的内衣。

烟诗凝满脸绯红,她知道陆景在问什么,娇羞的嗯了一声。见陆景的手得寸进尺的摸到她的衣衫里要解开她的胸衣扣子,禁不住急道:“陆景,不要。”

陆景笑了笑,没再继续,只是和她动情的拥吻、爱抚。抱着温香软玉,吻着香唇如兰,这是极为惬意的事情。

12月8日,三井物产、三井住友银行与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达成和解的消息传出来。

三井物产、三井住友银行总计共免除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约1.7亿美元的债务,双方不再相互起诉。

闹得沸沸扬扬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操作石油期货衍生品巨额亏损的事件以这样戏剧性的方式落幕。各路媒体纷纷撤离新加坡。然而,参与这件事角逐的各方力量却是知道事情根本就没有结束,而是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