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23章 工作思路是什么?

第1323章 工作思路是什么?

“哥,我们的新闻报道任务结束了。,今天晚上我们就要返回京城了。我会有一周的带薪休假时间。我想留在新加坡等你。你什么时候来呢?”

新华社新加坡分社的院落里,谢清歌声音娇柔的给陆景打着电话,嘴角带着动人的微笑。

办公室里,高悟在临窗的位置上看着他爱慕的那个‘女’孩在给别的男人打电话,心若刀割。

大吴拍拍呆坐苦笑的高悟,劝道:“小高,别想了。清歌那是情哥哥。你和陆先生相比,一点点优势都没有。”

高悟不服气的道:“大吴,我承认我没有陆先生有钱,没有他有权势,但我还年轻啊。莫欺少年穷。”

大吴摇摇头,做到高悟身边的报纸堆上,语重心长的道:“这不是钱的问题。我问你几个问题,你琢磨琢磨。第一,陆先生96年就和清歌认识,你什么时候认识清歌的?”

“这没什么关系吧。有些人一见钟情,有些人相处一辈子都未必擦出火‘花’。”

“好,第二个问题,陆先生据说和清歌的父亲是忘年‘交’。你连清歌家大‘门’朝那边开都不知道吧?”

高悟道:“我是歌儿谈恋爱,又不是和她爸妈谈恋爱。这有什么关系。而且,你看陆先生身边那些漂亮的助理,‘女’人,我怎么着得有一项优势,我专一啊。”

大吴郁闷的翻翻白眼。专情有个屁用,谈恋爱不结婚啊?结婚不要父母同意啊?“第三个问题,你觉得清歌和陆先生到那一步了?恋爱中的‘女’孩可都是很傻的。”

高悟心里膈应了一下。没人愿意当备胎啊。以陆景那风流的做派,只怕歌儿早就和他做过爱。想了想。高悟道:“只要歌儿肯回心转意,我不在乎她以前的情史。”

“兄弟。你牛‘逼’。”大吴无语,竖起大拇指,转身离开。很久没有见过这么中二的青年了。他尼玛说的是:人家早认识,见过家长了,感情深着呢,你‘插’什么足?

结果这位倒好,理解成什么了?

郑信明和张媛的婚礼于12月9日在京城湖山路53号张家的老宅举行。当天中午婚宴现场到场的只有郑家、张家的亲朋好友。第二天中午,郑信明和张媛在大唐雨景的上林苑宴请在京城的好友们。陆景和妻子卫婉仪一起出席。

接到谢清歌的电话时,酒宴已经散场。大家都三三两两的聚堆说着话。陆景正在王灿、夏思平、李菲菲、明秀说话。

陆景告了个缺,穿过宛若皇宫园林般的客厅、休息室,捡了一处僻静的阳台,和谢清歌通话。庭院里,假山、池塘、奇石蜿蜒构筑一副中式园林的美景。

“应该后天晚上到新加坡吧。歌儿,我还要协调一点事情。”陆景心里盘算了下还要做的事情,回答着谢清歌的疑问。

聊了一会,谢清歌善解人意的道:“哥,那我挂了啊。时间太久了婉仪姐会到处找你的。哥。我在新加坡等你。”语调依依不舍,情意绵绵。

陆景无奈的笑了笑,婉仪哪里会管他这些事情,“好的。歌儿。我一会给小明说一声,让她安排你住在丽都酒店。你一个人住在外面的酒店里我不放心。”

挂了电话,陆景从冰冷的阳台里回到布置的静雅的房间里。却是刚好碰到郁晓岚推开‘门’进来。“咦,陆景。原来你在这里啊。白‘露’到处找你呢?”

“她找我干什么啊?”陆景一边拨烟‘玉’成的手机,一边笑问道。今天婉仪的堂妹婉莹倒是来了。她丈夫烟‘玉’成却是给华夏移动的领导电召开会去了。陆景要找他说件事情。

“这我哪里知道啊。”郁晓岚嘴角笑意涟涟,漂亮的大眼睛看着陆景,“陆景,你不是对白‘露’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吧?”

她和风白‘露’是好友。风白‘露’前阵子对陆景什么态度,她都看在眼里。今天接了个电话却是态度大变。

陆景无奈的道:“看你说的,我能对风白‘露’做什么事?她可是柔道黑带高手。”

郁晓岚遗传了郁家优良的基因,长的十分靓丽,橄榄‘色’的棉衣与黑‘色’的带底‘裤’勾勒着她窈窕修长的身材,笑起来清丽动人,道:“得了吧,京城里谁不知道你打架很厉害。白‘露’单对单肯定没你厉害。”

这时,陆景的电话通了,陆景对郁晓岚做了一个待会聊的手势,三言两语和烟‘玉’成约了晚上在京城饭店里见面。然后挂了电话和郁晓岚随意的聊着

陆景拍拍额头忽而想起一件事来:“我听郁扬说,你准备换一份工作。”

“不是吧,我哥这么快就和你说了。我还在犹豫怎么向你开口呢。”郁晓岚美眸瞪圆的说道,对郁扬干涉她的事情有些不满。

“这有什么好犹豫的?”陆景笑着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私’t最近准备在京城开一家分公司,你要有兴趣的话,可以进去工作。具体职位你自己挑。我回头让人把职位信息发到你‘私’t邮箱里面去。”

郁晓岚眼睛一亮,兴奋的道:“行啊。陆景,谢了。”

郁晓岚到这个静雅的房间里来是准备休息一会,醒醒酒。陆景告辞离开。心里却是摇摇头。实话说,郁扬肯定不会给他爸郁行知惹什么麻烦。倒是郁晓岚有这个可能。陆景听罗华说过,郁晓岚在京城里很有些高调。

夜里,寒风呼啸。京城饭店中灯火辉煌。

1008号包厢里,陆景和烟‘玉’成随意的闲聊着,几个锅底的热菜热气腾腾,香气四溢。

陆景昨天晚上见过大哥陆江,已经征得他的同意,将傅婕调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总经理。此前,陈九林已经确定要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巨额亏损负责。

而按照傅婕的想法,她将不会继续兼任中建七局的董事长职位,需要另派得力人手负责中建七局在仰光苏山港的建设。大哥目前还没有决定人选。

陆景在回京城的飞机上从烟诗凝那儿了解到她亡夫的弟弟容鑫在京城里辱骂烟诗凝不守‘妇’道的事情。等回京城后,他便发现他和烟诗凝流言漫天飞。他对傅婕的继任人选有些想法。

吃了一筷子干锅‘鸡’,陆景和烟‘玉’成碰了一杯,问道:“‘玉’成,你有没有兴趣去中建七局做事。”

烟‘玉’成笑道:“姐夫,你准备让我去仰光参与修建苏山港?”

他的年纪比陆景大,叫陆景姐夫是从妻子卫婉莹那里算。但陆景关照他最早是因为堂妹烟诗凝的人情,而不是看他妻子卫婉莹的情分。他在华夏移动握有一定的实权之后,立即照顾烟诗凝的父亲做点文具用品生意。

陆景筷子没停,慢条斯理的咀嚼着瑶柱碎扣鸭,口感极佳,“哦,你知道苏山港?”

陆景有些好奇。缅甸油路是很机密的事情。消息灵通如风白‘露’之前都不知道。她今天下午找他,估计是从傅婕那儿得到了一些消息。烟‘玉’成在华夏移动豫北省分公司做事,按理说他的消息肯定没有风白‘露’灵通。他怎么知道的?

烟‘玉’成放下五钱大小的酒杯,笑说道:“今年七八月份,傅婕离婚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她被陆主任打发到了仰光修港口在京城可是传为笑柄。苏山港的事情,京城这里有流传。”

原本风光无限的第三石油集团总经理傅婕因为离婚声誉受了很大的损失。她‘性’格很强势,得罪了不少。被打发到仰光修港口当时很多人都幸灾乐祸。这事,他有关注过。

陆景微微点头,原来是这样。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告诉烟‘玉’成苏山港在缅甸油路中的意义。他只是需要烟‘玉’成把苏山港在明年10月按期完工。

“不是参与,是负责。傅婕另有重用。你觉得你有没有能力做好?”

“啊…,姐夫,这…”烟‘玉’成吃了一惊,看看陆景,见他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喉结滚动了下,费力的咽了口口水,心脏猛烈的跳动,感觉有种被馅饼砸中的感觉:他这个副厅在华夏移动只是方面大员,但是他如果到中建七局就是副总级别了。

听陆景的意思,只要他在仰光‘花’费几年的时间把苏山港修建好,只怕他就可以顺利成章的再升一级了。这让他如何能不‘激’动呢?不是他是官‘迷’,实在是烟家没落的太久,急需有人出来扛旗。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有。”烟‘玉’成喉咙蹦出一个有力的字。干他娘的。这事,他接了。

陆景笑着摆摆手,道:“先别急着下证明。假设你去仰光,你的工作思路是什么?”

他想要推荐烟‘玉’成去仰光接替傅婕有多方面原因的考虑。解决烟诗凝目前面临的“困境”是主要的‘诱’因。假设烟家有李菲菲家里那般显赫,容鑫敢这么撕破脸骂烟诗凝?

至于流言什么的,和烟诗凝关系不大,那是冲他来的。

但仰光的苏山港建设关系重大,委以重任之前,陆景需要先考核下烟‘玉’成的水平。

工作思路是什么?这句话把烟‘玉’成问的一怔。他还没有想到这方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