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24章 冤家路窄

第1324章 冤家路窄

烟玉成低头沉思。陆景慢慢的吃菜品酒,留时间给烟玉成思考。烟诗凝现在的窘境就在于她前夫容阳云的亲属辱骂她让她背负了很大的思想压力。

陆景答应烟诗凝帮处理好容鑫骂她的事情。回京城这两三天思路已经清晰:

容阳云的弟弟容鑫辱骂烟诗凝,他固然是当事人之一,但却不便直接出面。

从法律上说,容阳云牺牲,烟诗凝确实可以自由婚配,决定她自己的感情、人生。但从习俗上说,容阳云的父母、弟弟也确实可以指责她和自己走的太近是不守妇道。

认为容鑫骂的好的人、说怪话的人肯定不少。但是,烟诗凝的亲朋好友、同事领导都不会认为烟诗凝有什么不对。烟诗凝这两天请假在家里休息。陆景当天就接到容阳云生前的好友、烟诗凝原来的上司焦兴修的电话。他对容鑫的话很不满。

还念着阳云,那是烟诗凝情深意重。4年之后,想要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开始新的生活,又有什么可以指责的?谁能一辈子生活在过去中?

这件事,陆景不能直接出面。但是烟玉成作为烟诗凝的堂哥却很方便出面。陆景的思路就是推动烟玉成向上走,提升其地位,增加他说话的份量。

基于这个思路,烟玉成的履历、事情,陆景大致上都了解过。烟玉成之前的表现很出彩,二十七岁就被提拔为正处干部。否则他也不会被卫二叔选为女婿。但是,陆景仍旧希望当面考校他一下。

时间慢慢的过去。“姐夫…”烟玉成抬起头。目光很坚定,说道:“我想好了。四个字,萧规曹随。”

陆景开怀的笑起来。举起酒杯,“喝酒。”

烟玉成松口气,过关了,五钱的白瓷酒杯拿在手里温润无比,上面的仙人指路山水画分外顺眼,和陆景喝了一杯。

傅婕去仰光之前是什么职位?第三石油集团总经理。能坐到这个位置,能力、手腕都是一时之选。更别说她名动天下。她只是是离婚导致名誉受损,其手段、能力又不会退化。

傅婕已经去仰光几个月,苏山港的关系只怕她早就理顺。烟玉成并不认为他比傅婕厉害。循规蹈矩的按照傅婕制定的流程走就可以。一定能按时完成苏山港的修建任务。

谈到这儿,陆景便没有继续说什么,转了一个话题。烟玉成也很知趣的没有问。但是,心里有个疑问,陆景为什么想要推荐他去中建七局呢?

以傅婕副省-级的级别去仰光修建苏山港那是流放。但是,以他现在的副厅-级去仰光做事,那可是实缺,而且是能在几年后上升的实缺。

说说笑笑,说着近日京城里的话题。烟玉成慢慢的回过味来,知道陆景为什么要推荐他了,小心翼翼的提起,“姐夫。最近京城里有些关于你和诗凝的风言风语…”

堂妹烟诗凝和陆景的关系他也摸不太准。京城里的流言说烟诗凝跟着陆景去新加坡旅游。但是,他可是很清楚堂妹的身份是特工。怎么可能是出境旅游?

然而,烟诗凝的身份是不可能公布于众的。而陆景是公认的风流人物。以及他在京城世家子弟圈子中的名声。他和美女之间的绯闻一向是很市场。

堂妹烟诗凝和陆景的流言就这么给传得沸沸扬扬。

陆景眯着眼睛笑了笑,丢了一支烟给烟玉成。“这事我知道。现在这个情况,是因为和华保住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京城这里有些人看我不顺眼。否则,容鑫那小子胡言乱语不可能传的出来。”

他回京城就听王灿说过具体状况。风家、严家、杨家都有些子弟在说这件事。风天泽传播这个消息尤其来劲。大概因为,风天泽是李菲菲追求者的缘故。

烟玉成微怔,缓缓的点了烟。略微一想就明白陆景的意思了。

近年来,共和国的国力逐步上升,国企开始打开门走出去,但是在对外投资时,因为不熟悉规则,失手的案例很多。对走出战略,还是有不少质疑的声音。而陆景却出手保住了“走出去”战略的典范企业——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

国企要靠民企救场,这成什么了?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被保住,更是走出去战略的一记强心针,这可是得罪了不少人物。再想的黑暗一点,那些投资失败的国企高管被衬托的这么无能,心里没点酸溜溜的怨气?

有人要抹黑陆景,反倒是很正常的事情。

琢磨了一下,烟玉成轻轻的吐出一个烟圈,道:“姐夫,这事我来处理吧。”

他昨天回到京城,以娇妻那刁蛮可爱的性子,一句话都没评论陆景和烟诗凝的事情。看这情况就知道内情的人都是不怎么相信这个流言的。

容鑫恶意中伤烟诗凝、陆景,他必须得出头了。娘家人出头,比陆景作为朋友帮烟诗凝出头更为名正言顺。

“你处理也好。名正言顺。”陆景点点头,冷笑道:“好好的教育下容鑫怎么做人。诗凝只是嫁给容阳云。容阳云死后,这层法律关系已经解除。诗凝去留自由,他有什么资格对诗凝的事情指手画脚。不要把善良的包容当初软弱。”

说到最后,陆景的语气十分冷厉。

烟玉成立即懂了陆景的意思,沉声道:“我明白。”他得让容鑫脱层皮陆景才会满意。这事少不得要去找好友韩鸿信帮忙。

就在陆景和烟玉成在1008号包厢里吃饭时,隔壁包厢1018号房间里,崔七月正微笑着听风天泽说话。他最近的重心慢慢的从黄海转移到了京城。唐诗经在京城里活动了一个民盟副主席的职位对他有所启发。

崔七月现在已经和唐诗经决裂,没有必要去黄海找唐诗经。当然。之前,他去黄海也不仅仅是为了找唐诗经——崔家在黄海有不少产业。但是。他已经被剥夺了崔家继承人的位置,去黄海也无事可做。

到京城来走动下关系。说不定能碰到陆景之于唐诗经那样的世家子弟。那么,他恢复崔家继承人的位置也不是不可能。

风天泽就是他通过朋友认识的,是目前京城里风头正劲的大美女风白露的堂兄,交游广阔。

风天泽约莫三十岁左右,白白净净的,喝酒谈天,身边的小明星崇拜的看着他。至于有几分真的只有她自己知道。风天泽捏了捏小明星白净的脸蛋,打了个酒嗝,对崔七月说道:“崔少。你和陆景打过不少交到吧?别看陆景很牛叉,惹不起,其实这个人很差劲。”

崔七月笑了笑,不知道风天泽怎么把话题转到陆景身上去了,很配合的道:“哦?怎么说?”

风天泽闹事满腹的道:“你说他吧,已经结婚了,还缠着菲菲不放,这算个什么事?不以为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嘛。”

酒桌上的几名跟班轰然叫好。风天泽有几分醉意,指着其中一人道:“小容。就说陆景和你嫂子那事,你很羡慕他的艳福吧?”

容鑫讪讪一笑。这话说到了他心底里去。他自打见过嫂子烟诗凝之后,心里就喜欢上她。等他哥死了之后,他以为他可以赢得嫂子烟诗凝的芳心:他和哥哥的容貌很有些近似。这是他的优势。

但是。烟诗凝这一年来却和陆景越走越近。一想到烟诗凝给陆景又抱又啃,肉色如玉的性感身躯剥得光溜溜的在陆景身下承欢,他就嫉妒的发狂。

“别不好意思。烟诗凝那身段、那容貌。是个男人都得动心。”风天泽自是不会把跟班的心情放在心上,略带得意的道。“其实,陆景和烟诗凝的流言是假的。”

烟诗凝现在已经转了国安的文职。风天泽自然知道了烟诗凝的身份。

“不会吧。风哥,居然是假的。”一屋子人都很惊讶。

“那还错得了?”风天泽哈哈一笑,抱着小明星喝酒,“所以不用羡慕他了。陆景的女人档次都不行。身份没一个上档次的。得向我小叔学习。他十八岁就把副市长的女儿给搞得怀孕了。牛逼吧?”

跟班们哄堂大笑,纷纷附和。已经是某部大校的风大少的厉害,在京城里是个传说。

崔七月若有所思。以他的聪明,两三个月接触下来已经大致上看出风天泽的底子,现在听到风天泽在酒醉后的话,心里下了定论:这个人不行。他还得继续“敲门”。

吃过饭,一行人出了包厢门,却正好在铺着厚厚地毯的甬道里碰到陆景和烟玉成从隔壁包厢里出来。正在说笑的一行人立时声音小了。有人认出是陆二少。

陆景看了看为首的醉醺醺白净男子一眼。陆景不认识风天泽,视线落在崔七月那张英俊的脸上,道:“崔少,好久不见。”

突然的再遇到陆景,崔七月心情很复杂。他地位的跌落和陆景密切相关。他非常的痛恨陆景。但是,他在夏如龙手中有投资,夏如龙正在新加坡投资石油期货对付陆景。他并不惧怕见到陆景。

“陆少,你好。”崔七月淡淡的回了一句,心气难平。

陆景点点头,他没有和崔七月寒暄的意思。突然的发现人群中有人躲躲闪闪的不敢看他,伸手一指,疑惑的问道,“玉成,他是谁?”

ps:??祝书友们除夕快乐!

九悟现在去做晚饭,准备看春晚了。

苦逼的我一章存稿都没有,明天还要继续在电脑前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