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25章 容鑫的噩梦

第1325章 容鑫的噩梦

烟玉成的酒量很不错,和陆景边喝边聊,只有四五分醉,这时凝神顺着陆景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依稀觉得有些面熟。

烟玉成也不认识风天泽,只是容鑫的相貌和容阳云很有些相似,便径直问道:“我们是不是见过面,你叫什么名字?”

“啊…”容鑫嘴角动了动,没敢说话。他们刚才在包厢里跟着风少一起鄙视陆景,谁知道陆景竟然突然出现?况且,最近陆景和烟诗凝的谣言是他嘴里流传出去的。真是冤家路窄。

没有人回答。场面一时间冷下来。

陆景微微皱眉,他还没到鬼神避路的境界。这个青年见到自己目光躲闪,八成有些问题。随口一问,没想到对方这拨人来个集体沉默,只怕真有问题。

“算了,玉成,走吧。”陆景招呼烟玉成离开。这拨人就算有问题,他也没打算找这几个小角色的麻烦。

他和烟诗凝流言的事情,正儿八经是那些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他心里大致有谱。他的敌手是谁,他不会搞错。

“呼---”风天泽一行人轻轻的松口气。风天泽身边的小明星明显感觉风少握着她腰的手缓缓的松开,眼珠子一转,明白风少很害怕刚才小高说的正远远离开叫“陆二少”的青年。

“走吧,走吧,我们换个地方喝酒。”风天泽呼朋唤友,与跟班们一起离开京城饭店。别看风天泽刚才在包厢里指点江山、意气风发,但他心里对陆景十分忌惮。

否则,他也不会被王灿拿陆景的名头吓唬几句就给吓得跑到美国去。

坐到黑色的国产昆成商务车里。一股车厢沉闷的味道涌来。容鑫心有余悸的捏捏脸。身旁的小高嘿嘿笑道:“小容,你今天走运啊!陆二少居然没有深究。”

容鑫骂他嫂子有辱门风的话。可是和陆景挂钩了。陆二少要知道容鑫就在他面前,不得整死容鑫。

他心里隐隐有些鄙视容鑫。尼玛。连嫂子的主意都打,这人还能不能有点底线?

“我怕个蛋啊。反正流言是假的。陆二少和我嫂子又不是真的有关系。”容鑫扭头心虚的呛了小高一句。车子开动,车窗外的高楼大厦逐渐的远去。心里给自己打气道:“没事,没事,陆景怎么可能管我这样的小角色。”

容鑫又哪里知道,他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陆景离开京城饭店后坐车去张三胡同。路上给娇妻婉仪打了一个电话,“婉仪,我要去一趟我哥家里,你还在和婉莹在听枫阁喝茶?”

“是啊。晚上我和婉莹住这里夜聊。好久没和她见面了。”卫婉仪笑着将凑过来偷听电话的堂妹卫婉仪给推开。“你和烟玉成吃晚饭了?”

“刚吃完。”陆景笑了笑,听着卫婉仪悦耳的声音,心情很是放松,随意的聊了一会儿才挂了电话,整理起脑子里的思路。

“真是甜蜜啊。这才分别几个小时就给你打电话啊。”卫婉莹走过来,笑着抱住堂姐的肩膀,将头搁在她肩膀上看着落地窗外夜色中大唐雨景秀美的庄园美景,“姐,你今天看着陆景和李菲菲说说笑笑。你都不介意啊?”

卫婉仪娴雅的一笑,扭头看向堂妹,嘴角有很动人的温婉女人韵味,“你不懂。”

“我怎么就不懂啊。我可是听说李菲菲要谢谢陆景呢。你不怕他们旧情重燃?”卫婉莹笑嘻嘻的道。陆景这家伙花心是花心了点。但总体来说是个很不错的男人。而且,对她姐很好。要是她姐给小三上位了,那才叫郁闷呢。

“去去去。陆景和李菲菲有什么旧情啊,最多是陆景单相思。”卫婉仪抿嘴一笑。漆黑的眸子看向窗外在寒风中摇曳的树林。蜿蜒的人工河寂静无声。

心里甜蜜的紧。脑子里想起和陆景认识的点点滴滴。想起这家伙在新婚的当晚无赖的吻了自己一晚上,对他紧闭的心扉就这样打开一丝缝隙。一直到现在和他相爱,此生不渝。

“哦…,姐,你完了,你怎么看都像是坠入爱河的女人啊。”卫婉莹哀叹一声,坐到一旁的黄梨木的官帽椅上。

卫婉仪笑了笑,喝着清茶不说话。她才不傻,陆景帮助李菲菲回国的事情,她全程都知道。陆景根本就没有瞒她。她有什么好担心的。她还知道陆景有个女人怀孕了,正在京城调养。

不然,她又怎么舍得今晚不和陆景在一起缠绵共卧呢?陆景可是过两天又要去新加坡的。

感情就像沙子,握得越紧,流逝的越快。她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和陆景分开后,烟玉成给妻子卫婉莹打了个电话,琢磨了下就约了好友韩鸿信。韩鸿信正在嘉南高尔夫球会到美女打高尔夫。便和烟玉成在隔壁的嘉南俱乐部见面。

“玉成,有好事要和我分享分享?”进了奢华的包厢,韩鸿信丢了一支小熊猫给烟玉成,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笑哈哈的拍拍烟玉成的肩膀。他和烟玉成是打小的朋友,关系很好。

接了烟,烟玉成笑呵呵的道:“好消息暂时没有。有个事找你帮忙。”

“什么事?”韩鸿信也不推辞,径直问道。能帮的忙,他肯定尽力,帮不了的,他会明说。他和烟玉成有这份交情。

“找你帮我整个人,容鑫,就是诗凝的小舅子,整到他不死也脱层皮为止。”烟玉成来的早,叫了一瓶红酒打开后正在醒酒。这时,倒着红酒,缓缓的说道。

容鑫?韩鸿信一愣,随即失笑道:“要给你堂妹出头啊?行,这事没什么难度。容鑫就是个小瘪三而已。保管让他爽歪歪。”拿手肘捅了捅烟玉成,嘿嘿笑道:“玉成。老实说,你堂妹和陆景到底有没有关系?”

他也很八卦。

烟玉成苦笑道:“这事我怎么知道?不过京城里的谣言让陆景很生气。”

“哦?”韩鸿信略一琢磨。笃定的道:“那就是没关系了。”陆景这明显是要打击下京城里乱传他绯闻的势头。

清晨,冬雾阵阵。容鑫打着哈欠从三里屯最火爆的密码酒吧出来,清冷的寒风立即让刚从温暖的酒吧出来的容鑫缩了缩脖子。

玩了一个通宵。那个酷酷的崔少玩到凌晨两点就走了。风少等人则钓到女人去开房去了。他在酒吧里喝了个通宵。他对酒吧里的女人便没什么兴趣,他脑子里想的是烟诗凝那风姿独特的美丽容颜。

容鑫拦了一辆出租车打着哈欠坐车回家。给司机说了地址,一路上眯着眼睛靠在座位上养神。“到了。”司机招呼一声,容鑫醒过来,一看周围的楼道,顿时觉得不对,“唉。这是哪里?我明明说的是去西里桥大街12号。”

车窗外明显是一栋废弃的大楼。白雾中,看起来还没有封顶,十分荒凉,安静的能听到几声城市里不常见的鸡鸣。

“下来吧,劳资找的就是你。”车门忽的打开,一双大手像钳子一样将容鑫拉下来,提溜进了废楼里。片刻后,大楼三层凌乱的大厅里,杀猪般的嚎叫声不断的响起。“大…大哥,饶命啊,我不喜欢男风啊。”

蒙着丝袜的两名大汉拿棍子抽已经被剥光衣服的容鑫,“啪啪”的声音很响。打得容鑫在抱头鼠窜。声音被一个录音机给记录下来。两名魁梧的大汉笑的很邪恶,“玛德,你喜欢男风也没用。要戳也是我们戳你。”

“大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再打我得死了。”容鑫缩在墙角里求饶。从小到大哪里吃过这样的苦头。容家虽然只是三流世家。做不到钟鸣鼎食,锦衣玉食还是没有问题的。

“没什么好说的。你自己好好反思反思。”一名大汉狞笑,手里的棍子换了尼龙绳将容鑫绑在柱子上。另一人在一旁拿着手机拍照。

“大哥,大哥,你们要干什么?”容鑫战战兢兢,看情况也不是要杀人灭口的样子,心里略微有些放心。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反正不是干你。”大汉将容鑫绑起来,笑起来一口黄牙,拿着棍子戳了戳容鑫的小腹,“玩私t空间吧?私t的账号、密码多少?”

容鑫二丈摸不着头脑,这架势也不是劫财的。京城12月上旬的气温极低,容鑫给脱得精光,冻得牙齿咯吱咯吱的响,将私t账号密码说了,打着寒颤道:“大哥,这天寒地冻的给条活络吧。你们把我捆着,这是要出人命的。”

“玛德,这事用得着你费心吗?说了,你他妈的要反思,反思。小学毕业没有啊,听不懂人话啊?”黄牙大汉不客气的抽了容鑫一耳光,又鄙视的看了眼他的下面,“跟尼玛蚯蚓似的,能用吗?”

容鑫羞愤欲狂。是个男人都不能容忍小弟弟被侮辱。问题是,这大早上的莫名其妙被绑架,又不劫财,又是痛揍,他心里实在没底,不敢反抗。

“搞好了。”正在拍照的大汉咧嘴一笑,在容鑫的仿佛恶魔一样。大汉注意到容鑫的表情,嘿嘿笑道:“不要担心,男人的裸-照发出来没几个人有兴趣看,得配上一个女人的才有看点。我只是拍几张上传到你的私t空间里面,让你的朋友们好好欣赏、欣赏。”

“不行…”一股凉气从心底冲到脑顶,容鑫脱口而出,奋力的挣扎着,无奈身-体和石柱亲密接触,扭得实在痛。

“哈哈,这事你说了不算。”

黄牙汉子也道:“小容,不要紧张,你待会还可以删除的。”将手机放到容鑫身边。

容鑫一愣,停止挣扎,不敢相信的道:“啊…”什么时候劫匪改行做好人来了?

可是片刻后,容鑫就知道他想错了。黄牙嘿嘿一笑,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桶水,道:“等会自己打电话找人救你啊。”说着,一桶臭水,将容鑫从头浇到尾。

大冬天的,一桶冷水浇下去……

一声凄厉的惨叫骤然发出。(

ps:祝书友们新年快乐!

等会还有一章,祝福语在那儿写吧。先简单的给大家拜个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