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26章 谁在幕后

第1326章 谁在幕后

天已经朦朦亮地。清晨地啾鸣声格外地清越嘹亮。

陆景轻轻的吻了吻睡在身边的方琴,干练的短发,明艳的容颜还带着熟睡的潮红。终于如愿以偿怀孕的方琴脸上似乎带着母性的光辉。她有些贪睡。

方琴感受到身边男人的动静,费力的睁开眼睛,深邃清亮的眼眸带着朦胧,“小景,几点了呀?”

“琴姐,你再睡会。”陆景温柔的将脸颊贴在方琴温腻的脸蛋上,“我起来给你们做早饭。”他昨天已经吩咐了住在楼下5楼的保姆今天晚一点上来。

“哦…”方琴温婉的一笑,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依恋的抱了抱陆景的头才不舍的放开他。能在睁开眼睛时的第一眼就看到他的感觉真好。

陆景起床煲了南瓜大米粥,又蒸了馒头和包子,再打好豆浆,去次卧室里喊张漓、叶妍、吴璇起床。

陆景进来时,女人们间的窃窃私语声停止。陆景将窗帘“哗”的一声全拉开,晨曦大片的洒进来,伸手到被窝里摸了摸三个女人的脸蛋,“你们谈什么呢?”

睡在最外侧的张漓娇羞的缩回到被窝里。昨天晚上玩的有点疯。她不好意思见陆景。吴璇娇嗔着白了陆景一眼,“说你到底有没有沾烟诗凝。”这混蛋昨天晚上趴在她背上戳的兴起的时候喊道:“小璇,屁-股往后送。”简直是羞死人了。

叶妍美丽的大眼睛带着情意看着陆景,妩媚动人。她们哪里是说这个?她们在说和陆景在一起的往事。伸手握住了陆景抚过她脸蛋的手,轻轻的吻了一口。

温柔的感觉从陆景心里涌起,他现在已经不纠结心里的愧疚,而是享受着和红颜们在一起的分分秒秒,轻声道:“小漓,小妍,小璇起床了。我已经做好早餐。”

一声小璇让吴璇心里有柔情涌动,看着陆景挽着的衣袖。可以想象着他在厨房里忙碌的样子。真想这种日子一直持续到天荒地老。坐起来,动情的抱着陆景的脖子,送上甜蜜的香吻。陆景道:“小璇,你刷牙没?”吴璇气得掐陆景,“昨天晚上谁哄我用嘴的?我凌晨才刷得牙。”

闷在被子里的张漓和叶妍都掩嘴娇羞的笑起来。

笑闹着起床,次卧沙发上凌乱放着的性感的丝袜,粉色、黑色的丁字裤让张漓娇羞的收了起来。陆景去喊了方琴起床。在明亮的餐厅里一起吃过温馨的早餐。

“我得走了。你们慢慢吃。”陆景将手放在方琴的肩膀上。声音温润的说道。

方琴温婉的站起来,才怀孕一个多月根本就看不出来。丰腴曼妙的身姿还是那么美艳动人,深邃清亮仿佛若两粒水银丸子一样的眼眸盈盈落在陆景脸上,帮陆景整理了下并不乱的衣领,“小景,路上小心呢。”娇艳的熟妇款儿,居家风情十足。

陆景笑了笑,抱着方琴痛吻了一回,又和吴璇、叶妍、张漓吻别。三女依依不舍的送陆景到门外的电梯口。吴璇帮陆景按了电梯键。看着徐徐变化的数字,心里叹口气:唐雨瑶上次帮陆景寻找到的药酒已经用完。她们想要孩子,估计还得等上一两年才行。

“都回去吧。雨瑶正帮去吴晚观求药。等我去新加坡回来后带你们去柏斯度假。”陆景再次在三位红颜水润的红唇上轻吻了一口,道别而去。

他要去大唐雨景接婉仪。他是个贪心的男人,有时候不得不忍受离别的痛苦。但是,和红颜们在一起,欢乐还是要多于痛苦。

“容鑫的裸-照已经在SIT空间的朋友圈中传遍了。”去大唐雨景的路上,陆景收到了一条王灿的消息。

陆景微微一笑。回了一句,“恶人还需恶人磨。”看样子,烟玉成的事情办的不错。

陆景想了想,给烟诗凝发了一条短信。她最近的压力很大。

京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单人病房里,风天泽的跟班小高看着病**正在打点滴犹自说着梦话的容鑫心里发笑。

“大哥,大哥。有话好说,有话好好说,啊…,不…”容鑫从噩梦中惊醒,见床头母亲正哭泣,心里十分厌恶。

容母五十多岁,半头白发。急切的摸着容鑫的头,安慰道:“小鑫,没事了,没事了。”又骂道:“这天杀,大冬天的浇人冷水,不是要人命吗?别给我知道是谁,我饶不了他…”

“妈,别说了。小高在呢。”容鑫低吼一声,不耐烦的说道。反思,反思,他已经很清楚他为什么被弄得这么狼狈了。肯定是和他说他嫂子烟诗凝的坏话有关。他最近没做其他惹人的事情。

小高嘿嘿一笑,抽着烟道:“小容,你的裸-照我们大家都看到了,肯定是出事了。风少让我来看看你。你没事,我们大家就放心了。我先走了。哦,有个消息告诉你一声。外面有风声说烟玉成要调任中建七局副总经理。”

“关我屁事。”一说起裸-照的事情,容鑫就心情不好。他一通宵没睡,被冷水浇得遍身凉。他当时还天真的以为可以马上打电话求救,谁知道手机被水淋的开不了机。最后是被那两个大汉打电话叫了救护车,送到医院时他已经是高烧,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删除掉裸-照。

容鑫下意识的回了一句,随即又反应过来,嘴巴张的足以塞下一只鸡蛋。

不管多么废柴,到底是世家子弟,他很清楚这个举动背后的意思是什么。烟玉成这是要被重用的节奏。

更关键的是,烟玉成仕途有起色之后,他日后要是追查烟诗凝被他辱骂的帐怎么办?听说烟玉成和堂妹烟诗凝的关系不错。

“啊…”容鑫反应过来,昨天陆景指着问的人,不就是叫“玉成”?烟玉成是陆景的妹夫啊。要是陆景插一手,那乐子就大了。容鑫苍白的脸再白了几分。

小高似笑非笑的看了容鑫一眼,道:“小容,我先走了,你慢慢想。”说完便出了病房,留下大眼瞪小眼的容家母子。

“快。快,妈,我要给嫂子打电话。”容鑫忙说道。

容母道:“给那个丧门星打电话干什么?”她的大儿子就是因为烟诗凝时死的,她对这个儿媳没什么好感。

“妈,你还这样说。没听到烟玉成要升官了吗?我这次是被浇了冷水,下一次就有可能是抛尸荒野了。”容鑫大吼一声,将容母吓得一跳。悻悻的将手机递给儿子。

小高出了病房,立即给风天泽打了个电话。“风少,我确定小容是给人整了。”

电话里风天泽沉默了半天,叹口气道:“行,我知道了。”

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忙音,小高嘿嘿一笑,他知道风少肯定是被吓住了。今天可以绑架你,明天未必就不能送你一刀。小高拿起手机重新拨号,电话接通后,很恭敬的道:“韩少。我是小高,容鑫的事…”

熙悦酒店位于京城市北郊,是华夏移动的下属酒店。在酒店之后毗邻着一个园林别墅区。里面二十几栋独立的小别墅都是熙悦酒店的产业,用于招待酒店尊贵的宾客。

午后时分,某栋小别墅里,风天泽接过小高的电话,仿佛热锅上的蚂蚁在别墅内二楼的小休息室里打着转。

结合今天中午传出来烟玉成有望担任中建七局副总经理的消息。这件事已经很明显:陆景指使烟玉成在整容鑫。那陆景会找谁来整他呢?他可不想像容鑫一样在大冬天挨上一桶冷水发高烧。

“玛德,这可怎么办啊?”风天泽低语,看着窗外精致的江南景色,感觉索然无味。昨天晚上,他才碰到过陆景。一想着陆景皱眉时的表情,他便有些惶然。陆二少在京城纨绔子弟的圈子里声名赫赫。那可是大哥级的人物。

这时,房间门打开,一名跟班冒头,“风少,语儿来了。”语儿是风少很喜欢一名女生,中戏的校花。

风天泽愁容满脸,摆摆手。“你们先玩。”

跟班应了一声,离开了。

风天泽抽了几支烟,总算是琢磨出一点思路,拨了一个电话给堂妹风白露。他上次给吓的跑到美国,不就是请白露给说情的么?

午后时分,窗外寒风萧瑟。

陆景拥着娇妻卫婉仪在家里的放映室里品着红酒,观看着高清版的指环王-王者归来。

全英文的字幕,以陆景和卫婉仪的英文水平,听起来并不吃力,反而有些原汁原味的感觉。立体音响环绕,超大的高清屏幕,视觉效果、声效都是极佳。

“电影还是要你陪我一起看才好看啊。”卫婉仪舒服的依偎在陆景怀里,温婉的轻声道。

陆景笑了笑,亲吻了下恬静娇俏的妻子,“那我以后多陪你看看电影。”心里想要加倍的去宠她、爱她。昨晚婉仪在大唐雨景休息,给他机会去看方琴。

“就算知道你哄我,我还是很开心。”卫婉仪善睐的明眸看着陆景,仰着头温柔的承受丈夫的热吻,温柔的爱抚。慢语娇吟。陆景哪有时间陪她去看电影啊。

“陆景,到你去汇海大酒店见李菲菲的时间了。我就不去了。”

陆景正要说话,却是王灿打了电话过来,“陆景,白露想要见你。”

PS:?大年初一,祝书友们羊年大吉,新春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汗,突然发现我写祝福词实在没什么天分。听说最没有新意的祝福词就是最好的祝福词,几千年得千锤百炼啊。

好吧。

书友们:恭喜发财,订阅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