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27章 一首歌

第1327章 一首歌

陆景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他现在哪有功夫应付风白露,“王灿,我一会还要去汇海大酒店见李菲菲。”

“两不耽搁嘛,反正你们家婉仪知道。”王灿在电话里笑哈哈的说道。

陆景的腰间挨了卫婉仪一记抓手。陆景苦笑更甚,看看表,无奈的道:“行吧。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五十一分。李菲菲和我约得是四点半。估计聊半个小时吧。你给风白露说五点一刻见面。”

王灿和风白露私交不错。这点面子他要给王灿。反正,风白露要见他,只是说傅婕的事情而已。

陆景坐赵姿的车到汇海大酒店时是四点二十五分。汇海大酒店的高级经理唐曼丽早早的等候在一楼大厅里,蓝色的酒店制服,婀娜动人,“陆先生,李小姐已经到了。”

陆景微微一怔,“…好的。”跟着唐曼丽一起进了总统套房的专用电梯。

他和李菲菲见面,李菲菲从来没有准点到的习惯。所以他今天特意只提前五分钟到,没想到李菲菲居然提前到了。

从汇海大酒店顶层总统套房的奢华客厅望去,初冬的枯黄色铺满了大唐雨景的庄园,有着寂寥的感觉。穿着驼色棉衣的李菲菲喝着香茶。看着落地窗外的景色。陆景留在这里的极品大红袍,茶香浓郁,味道很好。

“叮咚--”的门铃声响起,打断了李菲菲的神游,她起身开了门。

“我来的有点晚了。”看着李菲菲清秀如玉的容颜。陆景温声道歉一声。心里泛起微澜。这张美丽的脸庞在昔日几番入梦,刻骨铭心。

李菲菲微微一笑。靓丽的容颜薄施粉黛,俨如天鹅般的眼眸。有着动人美丽,说道:“你这句话很容易让我想起初中时候的你。”

提起初中时的往事,陆景自嘲的笑了笑。那时候的他疯狂的喜欢李菲菲。

陆景的反应让李菲菲略显尴尬,补救道:“时间刚刚好。离我们约定的时间还有一分钟。”微笑着邀请陆景进来。

一前一后的走进客厅。李菲菲身材高挑,足有一米七三。黑色打底裤勾勒着修长浑圆的美腿,在冬季里显得纤盈而优雅。陆景坐到李菲菲旁边的高背方块沙发上。

唐曼丽给陆景倒了一杯茶,悄然的退了出去。对陆景身边出现的各具特色的美丽女子,她习以为常。

“陆景,你变了很多。”李菲菲拿起青花瓷茶杯喝着清茶。轻声说道。

她这次能够摆脱政治联姻,得以回国,需要感谢陆景。而对陆景的事业,她已经找王灿了解过。陆景完全的颠覆了她对他往日的印象。坐在她面前的是一位杰出、优秀的青年。

陆景笑笑,“是我们都长大了。”

和昔日苦恋的女孩坐在一起品茶聊天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陆景的心里有淡淡的满足感涌起。

李菲菲笑着点头,清秀的五官带着一抹清浅的笑意。谢陆景的话在电话里说一次就够了。等她回京城后,会有足够的时间来找机会偿还他这份人情。

聊着初中时陆景的糗事,时间过的很快。初中三年,陆景拼命的要在她心里留下特别的印象。作为被追的一方。她有着天生的优越感。这时回想起来,发现她和陆景的交集还真有些多,毕竟是同班同学。

李菲菲抚了抚柔顺的长发,笑问道:“陆景。要以一首歌曲来作为昔日初中日子的总结,你会选哪一首歌?”

“这算是我们俩的关系翻过旧的一页,揭开新的篇章吗?”

李菲菲嘴角翘起来。很优美的笑容,宛如高贵的天鹅。“嗯。你不介意告诉我答案吧?”

她初中时对待陆景,就像是对待所有的追求者一样:保持距离。现在对待陆景是和对待京城里她的朋友一样。

陆景品着茶想了想。微笑道:“李菲菲,你大学是读艺术专业的。我可是没有什么艺术细胞,还真想不出来。”心里有一首歌,但是不想告诉李菲菲。

“你现在多了些自黑的勇气啊。这是真正的自信。”李菲菲笑了笑,看向窗外初冬的景色,带着回忆道:“我喜欢《昨日重现》那首英文歌。那时候我们初中的校园广播里经常在黄昏的时候放这首歌,我听到这首曲子,就会想起初中时快乐无邪的日子。还有夕阳中的树林,朗朗的英语朗诵声。”

陆景理解的点点头,轻轻的道:“一首歌可以承载着一段美好的记忆,一个人。”

陆景的语气让李菲菲十分确定陆景说的“一个人”就是她,初中时候的她肯定很深刻的铭刻在陆景的记忆中,禁不住问道:“陆景,我在你心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陆景微怔,看着靓丽、清秀的李菲菲,避而不答,“我可以背诵一段纪念白求恩中的话吗?”

毛选文集第二卷,初中语文课本中的精品文章——“纪念白求恩”,里面有这么一段话: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李菲菲噗嗤一笑,轻掩着红唇,给人如花似玉般的美感,“那还是算了。我知道你要背诵那一段。”

陆景微微一笑,也不否认。

说笑着,李菲菲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六点半,不知不觉两个小时已经过去,“陆景,我今年年后会回国。到时候我们多联系。现在我得走了。”

那天在郑信明和张媛的婚宴上,陆景的小姨子卫婉莹看她的目光很是不善。她也知道陆景的妻子卫婉仪对陆景来见她肯定心存疑虑。这会儿到饭点了,她并不会让陆景请她吃饭。她和陆景的关系定位是朋友。

陆景笑着点点头,起身送李菲菲下楼,“嗯,常联系。”

陆景并不知道李菲菲的心中所想。其实,请李菲菲吃饭这种事,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实在是有心理阴影:李菲菲以前不知道拒绝过他多少回。

在感情上,他其实是一个很“识趣”、很怕被拒绝的人。以前去江南大学见婉仪,他最多只是期望婉仪会请他喝一杯奶茶,吃饭什么的,想都没想过。

被拒绝的多了,他都有心理阴影。附带着,当他遇到美丽的女孩向他表示爱慕时,如果他不讨厌这个女孩的话,很难开口拒绝,只是劝女孩儿不要犯傻。他实在太了解被拒绝的痛苦。

冬季的太阳下山很早。六点半之时,汇海大酒店楼下已经是华灯初上。目送李菲菲坐车消失在夜幕中。陆景点了一支烟,默默的吸着,他很难用准确的语言来描绘他此时的心情。

李菲菲刚刚问他用歌曲来形容初中的回忆时,他想到的是老狼的那首《同桌的你》。他和李菲菲在初中时曾经是同桌。

不是歌词多么的贴切,而是因为“同桌”这两个字所代表的少年情怀,刻骨铭心的初恋滋味。

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那份遗憾,到现在和李菲菲关系的和解已经消除。或许还带着一点惆怅吧。

谁将会娶了内心丰富的你,谁看了我写给你的日记。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会给你披上嫁衣…

陆景轻轻的吸口气,灭了烟,拨了风白露的电话。他和风白露约的是五点一刻,现在已经超过了时间。

汇海大酒店副楼6楼的包厢里,陆景宴请风白露作为超过时间的赔礼。

风白露姿容清冷妩媚,美丽的摧枯拉巧,一等一的绝色大美女,比李菲菲更胜一筹。但陆景的情绪还没怎么恢复,缓缓的吃着精美的小菜,轻啜着白云泉。

陆景略显冷淡的样子,让风白露有些难堪,清冷的俏脸上带着微红,眼神微敛的道:“二哥,傅姨要调到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消息我已经知道了。我以前误会你了。对不起。”

傅婕“流放“中建七局的时候,风白露以为陆景没有在他哥面前求情。前一天,她才和傅婕请陆景在金顶俱乐部吃过饭。这让她极为恼怒,一气之下疏远了和陆景的关系。

但是,等到傅婕要去新加坡的消息传出来,她疑惑之下给傅婕打了电话,这才知道缅甸油路的计划。傅婕根本就不是被“流放”。她才知道误会陆景了。

陆景脑子里真想着以前追李菲菲的糗事,“啊”了一声回过神,问道:“白露,你说什么?”

风白露脸上尴尬的表情更甚,心里对陆景故意“羞辱”她感到强烈的不满。突然间,掩藏在心底的某种情绪忽而被放下。

她一直都不愿意相信陆景是有着一张狗脸的人。现在她却是可以放下心。同时放下的还有铭刻在她脑海里清晰的画面:在交州汀阳酒吧里,陆景被枪指着头,依旧镇定自若的男儿英姿。

她不否认她对陆景的好感,否则就不会结束交州之行之后会跟着陆景去江州。只是,陆景现在的表现,将她心里的那份好感给抹掉了。

“陆景,我说之前因为傅姨的事情我误会你了,对不起。”风白露神情平静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