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28章 流言终结

第1328章 流言终结

陆景惊讶的挑挑眉头,风白露如此郑重的道歉让他感到诧异,本以为她今天只是会稍稍说明这件事,摆摆手,声音温润的道:“白露,不用这么正式的道歉。有些事情在没有眉目之前,不好对外说。”

说着,拿手指轻轻的点点自己的头,“我脑子里有事情。这顿饭,咱们以填饱肚子为主。改天我再请你吃大餐。”

傅婕的事情,他是刻意没给风白露说。缅甸的油路需要保密是一回事,再一个,他对风白露误会他有些不满,他是那样反复无常的人吗?存了让时间来证明的念头。

另外,风家和陆家的关系有些疏远、隐隐的敌对。风白露疏离他,他也并不想和风白露走得太近,并没有刻意的去解释。

只是,风白露这么郑重的道歉,他再生气就有些不近人情了,略微解释了一句。

风白露秋水般的眸子落在陆景脸上,很快就确定陆景说的是真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叫什么事?

她刚才居然没有发现陆景是因为心事重重的原因导致心不在焉。她还以为陆景对她很冷淡。想想,俏脸上飞起两朵红晕。好在陆景没有注意到。

“二哥,你还在想菲菲姐的事情?”风白露起身给陆景添酒,她知道陆景今天下午在见李菲菲,因而过了约定的时间都没给陆景打电话。

陆景笑了笑,点点头,轻声道:“想以前的事情。”

风白露清美的脸庞上浮起一抹笑意。善解人意的道:“二哥,要不要我做一个听众?”

陆景就笑。“那还是算了,都市我出丑的事情。我自己想想就可以了。哦,白露,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给风白露打断一下,他从感慨的情绪中走出来,脑子恢复灵敏。风白露通过王灿来约他见面,必定是有事情要说。

“主要是找你道歉,另外附带着有件事情。”风白露大方的说道,“最近京城里有流言说你和烟诗凝的坏话,我堂哥风天泽也跟着说了很多。今天容家的容鑫出丑的事情已经传遍了京城。他现在怕你找他秋后算账。”

陆景抿了抿嘴。举起酒杯和风白露喝了一杯,清泉般柔和口感的白酒下喉,“白露,你知道风天泽说我坏话的原委吗?”

风白露点点头,这她当然知道,有些赫然的道:“他在洛杉矶追菲菲姐,菲菲姐现在却要回国,据菲菲姐说是你帮的忙。他大概心里有怨气吧。”

陆景微微一笑,道:“那你说。我会和他争风吃醋吗?”

“不会。”风白露笑着给出答案,拿起青瓷酒瓶给陆景倒酒。以陆景的实力,又怎么会把她堂兄放在眼里。争风吃醋无从谈起。

陆景吃着菜,淡淡的微笑道:“白露。我不追究不代表我不介意,希望风天泽以后不要再说我的坏话。”

风白露螓首微点,声音清脆妩媚的道:“二哥。我想他以后应该是不敢了。容鑫的惨状把他给吓着了。”

陆景笑着点头。烟诗凝这件事基本要告一段落。容鑫的事情一出,哪些传谣言的人应该知道自己的态度。像风天泽这些的人肯定不敢再多传。

不出意外。容家肯定要对外作出一个安抚烟诗凝的姿态。那些因为和华救助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而酸溜溜的人,不会再拿这件事做文章了。容家都不闹。其他人有什么好说的?

和风白露随意的闲聊着,这顿饭吃的很快。陆景忽而想起一件事情来,“白露,郁晓岚和你关系不错?”

风白露秋水般的眸子看着陆景,见陆景似乎有些担忧,妩媚的轻笑道:“是啊。我们是好朋友。二哥,你放心吧,京城这里谁敢让晓岚吃亏?”

陆景心道:我是怕她自己走错路。叫来服务员买单。服务员拿着陆景的会员卡出去。风白露浅浅的妩媚笑道:“二哥,傅姨的任命是不是一箭三雕?”

“怎么说?”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危机已经解除,这么大的亏损,陈九林肯定要为这件事负责。傅姨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可以说是重用之前的过渡岗位。傅姨又已经把苏山港的事情梳理得差不多了。烟玉成去中建七局,和捡桃子差不多。等苏山港建成,他肯定能升一级。容家现在的头面业就一个副省长。烟玉成升职的话,烟诗凝以后在容家的日子可是会好过很多。”

陆景听得一笑,这时服务员送了陆景的会员卡会来。陆景站起来,拿起手包,做个手势邀请风白露一起离开,“白露,这都是你想出来的?”

风白露点点头,道:“是啊。二哥,我推测的有错误吗?”

看着在包厢灯光下显得白皙、清美绝伦的风白露,陆景哈哈一笑,“白露,这个世界比你想象得要复杂。”

新加坡的事情又岂止是这么简单?新加坡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完。已经协调好傅婕和烟玉成任职的事情之后,他明天就要飞往新加坡。烟诗凝的流言则要等时间来慢慢平息。

周日中午,陆景飞往新加坡。京城里关于陆景和烟诗凝的流言逐步的平息。据说风天泽被吓得去了美国。

12月14日,烟玉成由华夏移动调任中建七局的任命正式下达。民间组织部分析,这是即将烟玉成被重用的节奏。

烟玉成在即将离开京城去新加坡的上午去了烟诗凝所居住的峰河小区,这是国安五处的家属楼。

峰河小区是很老式的单元楼,上午的阳光落在斑驳的楼道上,昏黄的灯光下依稀可见墙壁上裂隙。402,烟玉成按了堂妹烟诗凝家的门铃。

烟诗凝的气色看起来不怎么好,穿着厚厚的蓝色棉衣,仿佛憔悴的花朵,似乎还没有从流言蜚语的打击中恢复过来。见是堂哥来访,邀请他进屋,倒了茶水。

烟玉成道:“诗凝,别忙了,我坐一会就走。我下午的飞机去新加坡,还要回去给婉莹道别。”说着,将陆景推荐他去中建七局的事情说了一遍。

“成哥,任命才下来,你这么急就要去新加坡?”烟诗凝有些不解。听到陆景的名字,眼神略微有些发亮。

烟玉成手掌搁在大腿上,笑道:“不急不行啊。傅婕正在新加坡处理急事,中建七局的工作,她要求我尽快上手。所以我现在先去新加坡,等任命的公示期满了之后,才去仰光。

哦,诗凝,我来是要告诉你一个新的消息。嗯,前段时间京城里不是传你和陆景的流言吗?昨天晚上容三叔在白雁苏飞里当中将容鑫臭骂了一顿,说你愿意留在容家,还是容家的儿媳妇,你不愿意留下,容家也会祝愿你以后的生活幸福。任何人中伤你都是和容家过不去。现在流言已经消除。”

容三叔便是容家的扛旗人物,东部某省的副省长。他的话就是容家的表态。

烟诗凝松了口气,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她的消息很蔽塞,根本不知道外界的情况。她也不敢去了解,就怕听到不好听的话。

烟玉成站了起来,安慰道:“诗凝,你不要有思想压力。阳云去世这么多年,你如果能走出悲伤,我想他知道了也会很开心。别人怎么说,你不要太放在心上。以后没有人敢恶意中伤你。我们都会保护你。”

有些话他不好明说。陆景要保护烟诗凝的态度很明显,但是作为烟诗凝的堂哥,他却是不好给烟诗凝提起来,陆景可是结了婚的人。如果烟诗凝和陆景没关系,那说出来就尴尬了。因而,他用了“我们”来代替。

烟诗凝轻轻的点点头,“成哥,谢谢!”

送走了烟玉成,烟诗凝心里的石头慢慢的放下。容鑫辱骂她不守妇道给她造成的思想压力很大。现在容三叔的表态让她松口气。

看着客厅墙壁上挂着的结婚照,呆坐了很久,烟诗凝感觉到肚子饿了才醒起去看手机。她12月8日和陆景一起坐他的私人飞机回京城后就将手机关机了。

手机刚打开,显示着有几条未读短信,大部分都是陆景的电话和短信。烟诗凝一条条的翻阅着陆景的短信。是陆景向她通报情况,并安慰她的短信。看着屏幕上的字体,心里慢慢涌起温暖的感觉。

手机关机后,短信保存在短信中心,只能保存48小时。烟诗凝仔细的体味陆景的短信内容,很快就知道陆景在之前也给她发了短信。只是已经看不到了。

烟诗凝有些惆怅,嘴角浮起一缕清淡的微笑,拿着手机起身去泡面,紧接着手机的来电提醒功能弹出了很多条短信,提示曾经的来电。有容鑫的电话,还有陆景打来的电话。

烟诗凝数了数,陆景在6天的时间里给她打了28个电话。陆景只知道她的手机号码,联系不到她,陆景应该很着急。她回京城就关机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烟诗凝回头看看客厅里的结婚照,拨了陆景的手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