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30章 小钟死了

第1330章 小钟死了

新加坡的夜晚极其的繁华,高楼大厦间灯火通明。远远望去,如同火树银花不夜天。

烟玉成从车窗内看着这一切,心潮起伏。他,终于到了新加坡,这将会是他人生的新起点。

步山梅三十多岁,容貌周正,业务能力突出,身上浓浓的香水味飘散在车厢中,“烟总,傅总正在忙着关注国际原油期货价格,每天只睡三个小时,不能来接你,请你见谅。”

烟玉成忙摆手道:“步助理,你客气了。哪能劳烦傅总来接我。”心里微微有些疑惑。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因为投机石油期货衍生品巨亏,傅婕内定担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总经理,她还要投机石油期货?

步山梅笑了笑,傅总要对烟玉成委以重任,自然是不能让他心里有想法。有些话傅总是不会交代的,她作为助理需要点一点。

车到新加坡丽都酒店。宋雨绮打了个电话,微笑道:“烟总,陆景和傅总在5楼的包间里为你接风洗尘。你的住处就安排在丽都酒店39楼。行李我安排人送过去。”

“好的。麻烦你了,宋助理。”烟玉成对陆景身边的助理花了一番功夫了解。宋雨绮是陆景的大秘书,32岁,至今单身未婚。和陆景的关系一目了然。他这时哪里敢托大,连忙客气的说道。

一行人到了5楼奢华的包厢中。陆景正在和傅婕在铺着精美白色花纹桌布的圆桌边聊石油期货的事情。几人寒暄了几句后,宋雨绮踩着高跟鞋出去安排服务员上菜。

烟玉成这是第一次见到名动天下的傅婕。她穿着藏青色的套裙,带着金丝眼镜。身姿修长清瘦,气质精致娴雅。精致秀美的脸蛋上有着疲倦的神色,秀眸神采奕奕。优雅的喝着清茶。一点都没有传闻中手腕强硬、令人生畏的气势。

宋雨绮返回没一会,穿着秀美旗袍的服务员开始上菜。小口的品着菜,傅婕单刀直入的道:“烟总,我们呢是第一次共事。陆景既然推荐你,我信任他的眼光。中建七局的事情已经堆积了快一周。你吃过饭后就可以在丽都酒店里开始工作。步山梅会和你交接。等任命公示期过后,你再去仰光上任。”

傅婕一开口说话,立即,烟玉成便感到了压力。他这位上司的工作风格确实很强硬。烟玉成表态道:“好的。”

陆景看得出烟玉成有些忐忑,微笑道:“傅婕每天晚上7点15分到7点25分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你要是有拿不准的事情,列好解决方案,向傅婕汇报。她住在四十楼的总统套房中。5号房间。”

烟玉成心里有点底,笑了笑,道:“姐夫,我知道了。”

交接完事情,众人说说笑笑的吃着饭。烟玉成已经能感觉到陆景、傅婕、宋雨绮、步山梅交谈间的紧张节奏。很明显傅婕正在处理的事情十分重大。

饭局将近尾声,陆景的手机忽而响了,里面传来陈九林焦急的声音。“陆先生,小钟死了。”

小钟就是原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风险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新加坡人钟斯伯。

在和华收买三井石油的内部职员拿到三井设局对付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邮件证据之前,三井物产、三井住友银行的大麻烦就是小钟。他是三井违背商业道德设局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关键证人。

现在,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和三井已经达成和解。双发不再相互起诉,三井免除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近1.7亿美元的债务。

涉及到其中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前交易员杰拉德-里格比、阿布达拉-卡玛分别被判违规,处以罚金和缓刑。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巨额亏损整件事的后续到此就为止了。剩下的是和华与高盛旗下的杰润、三井物产在石油期货市场上的较量。没想到小钟居然死了。

陆景沉默着。电话里陈九林介绍着相关情况:“小钟已经从公司辞职,一个小时以前。有人在他家的楼下发现他跳楼自杀,新加坡警方已经介入。初步判断是死于谋杀,凶手将他从他卧室的窗口推下了楼。现场血肉模糊,有不少媒体赶往现场报道,我和南总推测消息已经传开。”

“三井做的?”陆景沉吟着问道。

陈九林语气有些苦恼,“我们没有证据。”谁获利最大,谁就是最大的黑手。干掉小钟,三井落在和华手里的把柄就少了。

至于从三井石油获取的邮件证据,在没有舆论风暴关注的情况下,可以很轻易的解释为只是内部讨论的方案而已。相信三井石油内部已经做好了邮件清理工作。这是釜底抽薪。

陆景挂了电话,对傅婕、步山梅,宋雨绮、烟玉成道:“小钟死了。警方初步判断是谋杀。推测是三井做的。没有证据。”

烟玉成一头雾水。宋雨绮和步山梅脸色都是微微一凛,三井要干什么?

“釜底抽薪啊。”傅婕扶了扶眼镜,淡淡的笑道:“陆景,看来今天晚上有得忙了。”

陆景赞赏的笑了笑,傅婕的反应是相当迅速的,道:“我看也是。我今晚上也不睡了。”

纽约商品交易所中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期货(wti)可以交易当前月份及之后18个月的期货合约,交易时间为9点45分至15点10分。冬令时,纽约与新加坡的时差为13个小时。换成新加坡时间为22点45分至凌晨4点10份。

傅婕娴雅的一笑,“陆景,你这是增加我的压力啊。”

陆景笑道:“这只是开胃小菜。等以后吃大餐时,你再感觉到压力不迟。”

吃过饭,陆景送烟玉成到他的住处,丽都酒店39楼的3931号房间。和华已经将39层和40层都给包了下来。40层是总统套房,39层则是住着ek公司的职员以及随行人员等等。

“姐夫…”明亮的套房里,烟玉成打开窗户,转身递了一支烟给陆景。步山梅指挥职员抱着一堆文件放在卧室书桌上,都是中建七局积累的工作。

陆景点了烟,笑着道:“玉成,一肚子疑问吧?过两天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现在你安心处理中建七局的事情。”他并不准备将和华在原油期货上的搏杀告诉烟玉成。

烟玉成点头,微笑道:“我明白。”他也有好奇心,只是陆景这么说,他倒是不好问了。

不过,傅婕这明显是在帮陆景做事啊。想着刚才吃饭时,强势无比的傅婕在陆景面前娴雅的一笑,这让他感觉相当怪异。大概,也就陆景能折服傅婕吧!

“怪不得三井说要全力以赴了。原来是已经把和华手里的把柄都给拿掉了。”

深夜时分,黄海冬夜的寒意阵阵。黄海半岛酒店的行政走廊里,夏如龙对唐诗经感叹道。

“什么情况?”唐诗经美丽的双眸一闪,轻摇着手中的酒杯问道。

夏如龙轻声道:“我刚收到消息,钟斯伯死了。”深情的凝望着穿着淡白色刺绣棉衣的唐诗经,问道:“诗经,我的提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唐诗经眉眼如画的轻笑,品了口酒,道:“米奇,我还要考虑考虑。”

2004年4月24日,索尼电影公司开价50亿美元欲收购米高梅。到现在12月14日,已经谈的七七八八。但是,正在新加坡投资石油期货的夏如龙却在前两天返回黄海,劝说她去收购米高梅。他有门路可以和米高梅的控股股东科克-科克里安接触。只要出价足够的高,科克-科克里安会很乐意把米高梅卖出一个好价钱。

夏如龙点了点头,洒然的笑道:“好的,诗经。”

将收购的事情放到一边,唐诗经问道:“米奇,你一点都不担心新加坡的投资?今天wti的价格还在下行呢。今天纽交所的价格应该能到47美元。”

夏如龙自嘲的一笑,很英俊的笑容,“诗经,我知道你肯定还是要问这个。实话说,我不担心。你要知道陆景的对手,不仅仅是我,还包括三井、高盛。

这两天wti价格下行的原因就是因为三井没有尽全力。钟斯伯一死,三井就没有后顾之忧,不怕和华翻脸翻旧账了。这样的情况下,wti的价格重回50美元每桶轻而易举。”

唐诗经心里忽而有些烦躁,她不希望那个让她牵肠挂肚的男人输掉。但是,以她的见识和智商,能判断的米奇说的是真话。陆景要面临的敌人太多了。

“唉…”和夏如龙聊了几句,唐诗经心情不佳的告辞离开。

看着唐诗经美丽的倩影消失在行政走廊门口,夏如龙的脸色微微沉下来:诗经,你的倾向太明显了。难道我在你心里还比不过一个已婚的男人吗?

夏如龙的酒喝到第三杯时,一名穿着黑色风衣的英俊男子坐到了夏如龙面前。赫然是曾经视夏如龙为竞争唐诗经的对手,从来不和夏如龙见面的崔七月。

“你和唐诗经谈得如何?”崔七月要了一杯酒,脸色平静的问道。从京城里回来,他现在非常清楚他和陆景的差距,很多事情便看得开了。比如:为了面子不见夏如龙这种事。

夏如龙醉眼斜了崔七月一眼,粗声道:“诗经还要考虑。你确定她会拉陆景一起投资米高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