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31章 谁胜谁负

第1331章 谁胜谁负

崔七月呵呵笑起来,很轻的声音,“米奇,看来你不怎么了解我们国家的情况,也不怎么了解唐诗经。”

夏如龙挑了挑眉,眼神悠的变冷。崔七月的鄙视让他很不爽。而崔七月直呼唐诗经的名字让他更不爽。这是他挚爱的女人。

“唐诗经作为鲁东民盟的副主任委员想要成为民盟中央副主席。按照正常情况,这至少要花费她一二十年的时间。民盟中央副主席的行政级别是副省-级。陆景在她33岁时就将她送到了这个位置,她至少有20年的时间来庇护唐家。”

崔七月喝着酒,竖起一根手指淡淡的说道,“所以,我说你不了解我们的国情。唐诗经在内心里是一个以家族利益为重的女人。陆景不求回报的帮助她完成毕生的心愿。以她对陆景的好感,爱上陆景又有什么不可能?”

接着又竖起第二根指头,“第二点,以唐诗经的性格,她要是爱上陆景,只要不损害唐家的利益,她肯定会从陆景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天辰娱乐里面就有唐家20%的股份,并且经营者还是唐风集团的副总雍驰。如果以天辰娱乐收购米高梅,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她怎么会不去推动呢?你信不信,她现在回去肯定在给陆景打电话。嘿,就是不知道他们会聊些什么。”

“够了。”夏如龙一声低吼,制止了崔七月继续刺激他。自己心爱的女人在深夜里和别的男人通电话,为他谋利益,说情话。这种事,那个男人能受得了?

崔七月闭嘴。他爱过唐诗经,爱的死去活来。但现在已经不爱了。唐诗经扶持崔瀚,是要把他往泥里踩。他和唐诗经的那些情分已经荡然无存。

夏如龙闭上眼睛,缓和了一下情绪,道:“崔七月。wti的价格从今天起就要上涨。陆景这次肯定要栽在新加坡。他会一无所有。诗经就算爱他,也抹不平到时候社会地位的差距。他把诗经送的越高。越是作茧自缚。”

崔七月神情振奋,追问道:“你确定?”

夏如龙冷哼一声,睁开眼睛,“此前与和华在国际原油期货价格上厮杀的只是杰润公司。三井根本就没有尽全力。高盛也没有出手。而我,也还没有大量建仓。”

崔七月的智商很高,很快就明白夏如龙的意思,“你是说市场上的交锋只是在引诱和华投入资金建立大量的空头。今晚才是真刀真枪较量的开始?”

夏如龙冷傲的点了点头。

天蓝如洗,一望无垠的海面碧潮涌动。阵阵的拍打着沙滩。

新苑别墅区的私人海滩在午后并没有多少人,十几顶遮阳伞分布在宽敞的沙滩上,略显的清冷。

“哥,新加坡这边好像就我们俩最悠闲啊。”

通宵未眠,到午后两三点陆景有些犯困,穿着大裤衩懒洋洋的平躺在沙滩上。正闭目养神着,耳边传来谢清歌娇柔动听的声音。陆景睁开眼睛,扭头看着趴在他头边的谢清歌,明秀清丽的脸庞近在咫尺,微笑道:“歌儿。不喜欢我们俩一起悠闲啊?”

歌儿有一周的带薪假。休息到从12月10日休息到12月16日。今天已经是15日。他12日就到了新加坡,但忙着原油期货的事情,没有怎么好好的陪她。

昨晚熬了一个通宵后。他上午让李宏深安排一间带私人海滩的别墅,带着歌儿来度假。再不陪她,她就要回国了。

“喜欢啊。可是你睡着了呢。”谢清歌雪白的手臂撑在沙滩上,笑着戳穿陆景,轻轻的在陆景嘴唇上吻了一口,“哥,你最近很累吧?清芷、小明她们忙得连作息时间都颠倒了。我听她们说,你和傅总的压力更大。”

已经放下心结,面对自己喜欢的男生。她也会主动的爱吻他。

陆景歉然的笑了笑,“就昨天晚上累了下。熬了一个通宵。主要是我的压力不能表现出来。”在他喜欢的女孩面前。陆景并没有隐藏他的情绪。

谢清歌轻柔的哦了一声,侧躺着。头靠在陆景的胸口。心里温柔的感觉涌起。她喜欢陆景给她说心里话的感觉。

“歌儿,我这几天都没有时间好好陪你啊。怪不怪我浪费你假期?”陆景伸手将谢清歌盘着发髻的长发打开,秀发滑落在她肩头娇嫩的肌肤上,让她恢复成他熟悉的娇柔可爱的女孩形象。歌儿今天穿着保守的露肩碎花长裙泳衣。白腻如玉的肩头和露在外面小部分背肌有着难言的小女人性感。

“哥,那你要补偿我啊!”谢清歌像所有恋爱中的女孩向恋人撒娇的说道,黑白分明若星辰的眼眸看着陆景,问道:“哥,你喜欢我长发的样子?”

“行。怎么补偿,我回头好好想想。”陆景坐起来,抚摸着谢清歌裙下紧密光滑的小玉-臀,“歌儿,你的样子我都喜欢。涂防晒霜没?我帮你涂。”他喜欢歌儿长发披肩的娇柔美丽,只是,他不希望歌儿以后只梳长发。还是由着她之间的喜好来。

谢清歌娇羞的道:“等会涂吧,黄千儿一会要过来。哥,她好像对你有点意思哦---”

陆景找李宏深借的别墅,但是下午在别墅里见面后,他就借口有事离开了。出面招待她和陆景的是那个混血美女,黄千儿。

陆景就笑,“那是她舅舅李义济有和我交好的需求。你还真觉得我貌比潘安,少女杀手啊?”

谢清歌给陆景说得伏在他怀里咯咯娇笑,心里有着轻快的情绪浮起。

“好了,歌儿,等她来了,那可是个大灯泡。我先帮你涂防晒霜。你晒黑了我可要心疼的。”陆景走了两步,从躺椅的桌子边拿了防晒霜,缓缓的涂抹在谢清歌的脸上、肩头、手臂、纤细的小腿上。

谢清歌娇软无比的靠在陆景怀里。她哪里经受过这样旖旎的阵仗。脸若桃花。肌肤上泛着轻红,动情的细细娇吟着。真有为他死去都可以的感觉。

“陆哥,没打扰你们吧?”黄千儿穿着天蓝色的性感比基尼。火辣的身材展露无遗,抱了6支虎牌啤酒从别墅里婷婷袅袅的走来。她远远的看到陆景低头拥着他身边漂亮的女孩激吻。一只手还在女孩小巧但挺翘的胸口揉着。她看得都有些脸红。

觉察到黄千儿过来。陆景和谢清歌自然没有再腻在一起。陆景笑着摆摆手,接过黄千儿递来的啤酒,“黄小姐…”

“陆哥,说好叫我千儿的。再这样我可生气了。”黄千儿佯怒的说道。

陆景改口道:“千儿,新加坡晚上这里有什么好玩的。你带我和歌儿去逛逛。歌儿明天晚上的飞机回京城。”

黄千儿回嗔作喜,盘着修长的白腿坐在陆景身边,微笑道:“陆哥,逛街的克拉码头很不错。累了可以在那儿的酒吧休闲一下。另外,新加坡的赌场业可以体验下…”

听着黄千儿的叙述,陆景不断的点头。有本地人做向导,确实比旅游手册得来的信息更加的详细,真实。说笑着,喝着啤酒消暑,下午的日子过得很惬意。

这时,远处太阳伞下休闲的一名男子走过来,约莫四十多岁,高高大大的白人。穿着花色的大裤衩,说着英语,“先生。我们那边玩沙滩排球,还缺一对对手,有兴趣一起玩玩吗?”

黄千儿有些跃跃欲试。陆景笑着问谢清歌,“歌儿,有没有兴趣?”老坐着聊天也不是个事。

谢清歌为难的道:“哥,我不会打排球呀。”

男子笑呵呵的道:“美丽的小姐,我和我的女伴会很有绅士风度的。只是一项娱乐而已。”

陆景微微皱眉,他算是明白了。这中年男是因为歌儿和黄千儿是美女的缘故被吸引过来。能在美女面前表现下,正在休假的男人。谁会嫌事多呢?

“没事。我教你。很简单的。”陆景笑笑,劝说了谢清歌。三人一起跟着中年男一起去了二十米开外的沙滩处。三名白人男女围坐在一起休闲。都是三十多岁的年纪。

中年男招呼了一声,几人随意的介绍了下。都是很常见的英文名字。中年男叫保罗。打了个电话,很快,几名工人从他的别墅里开车出来,拿着器材很快就架起了排球的网,划定了区域线。

“哥,我不会啊。要不你叫黄千儿上吧。”谢清歌的粉色泳衣很保守,不太适合运动,站在沙地里,看着对面人高马大的一对白人男女,有些心虚的说道。

陆景笑着摸摸谢清歌的头,“歌儿,她还没你高呢。打排球身高很重要啊。很简单的运动,有我呢。”

谢清歌心里稍安。

刚开局,陆景和谢清歌很快就落后了五分。谢清歌急的快哭了,但咬牙坚持着。

保罗又得了一分,得意的扬手笑道:“陆,要不要让歌儿小姐休息一会?”

陆景扬扬眉,笑道:“需要吗?继续吧。”排球的规则是得分方得发球权。从开局开始保罗一放就一直牢牢的把握着发球权。

保罗心里得意无比,故意再将球发到美丽的歌儿小姐那一块区域。陆景早看好了保罗的球路,猛的冲起,高高的跃起,一巴掌将球砸过去。排球呼啸着砸过去,保罗的女队友毫无反应。陆景一方得分。

“嘭”。接下来,所有人都傻了眼,目瞪口呆的看着陆景。陆景拿到发球权之后,发球先得一分,换谢清歌发球。谢清歌很勉强的将球发过去,保罗接了回来,陆景又是一个预判及其准确的暴扣。再得一分。再发球,再得一分。

都是业务选手,球速达不到职业的水准,基本都可以看得到球的轨迹。陆景和谢清歌的配合越来越默契。第一局下来,比分定格在21:17。

一局打完,保罗拿着白毛巾擦着汗,竖起大拇指道:“陆,你真是厉害。体力,力量。弹跳,预判都很好,我们不是对手。”他算是看出来了。要不是排球的发球权需要轮着来。陆景一个人就可以直接发球把他们给发死。

再打了两局,陆景和谢清歌、黄千儿打得保罗四人没一点脾气。寒暄了一番之后道别。夕阳斜斜。海面被染的金黄,将陆景三人的影子拖得很长。

“陆哥,你真了不起。你以前打过沙滩排球?”沐浴在夕阳中的黄千儿浑身仿佛涂抹了一层油亮的光泽,火辣白皙的身-体上的天蓝色比基尼仿佛是多余的片物,破坏了她身-体曲线的美感,蝴蝶结的丝带诱惑着人将它拉开。

陆景微笑道:“在大学里打过几次排球。我一般是打篮球。”说着,又道:“千儿,你先走。不要回头。”

黄千儿不解,照着做了。

陆景笑着回头看着谢清歌,“歌儿,赢的痛快吗?”

夕阳下的谢清歌穿着粉色的泳衣,**修长,披肩长发落在露在外面如玉的肩头,明丽而性感,额前的发丝被汗水黏着,扬着头笑道:“痛快。哥,和你说的一样。”

赢得酣畅淋漓。有陆景保护她。带着她去获取胜利的感觉真好。那句“有我呢”能让她在心底回味无穷。他能给她撑起一片天空,就像那年他去云春救她父亲一样。

陆景微微一笑,温润的看着自己喜欢的明秀女孩。

“哥。你真棒。”谢清歌情意绵绵的看着陆景,双手抱着他的腰,踮起脚尖吻他。明天晚上就要分别了,又是异国他乡,她不想再矜持。她想要奖励他。

少女的香吻甜蜜而充满情意,动人无比。陆景的手爱抚着歌儿的凸凹有致的身-体。热吻后,陆景抱着歌儿,调笑道:“歌儿,你知道吗。我更喜欢在**听到你说刚才那句话。”

“哥,你色死了。”谢清歌娇羞无限的埋首在陆景怀里。娇嗔的说道。女人在**对男人说“你真棒”,那什么意思啊?她又不是小女孩。

陆景哈哈一笑。将谢清歌打横抱起,一起往别墅里走去。

黄千儿听到身后谢清歌银铃般的笑声洒落,回头看到陆景宠爱的抱着谢清歌踩着沙滩走来,心里忽而很羡慕谢清歌。

她很清楚陆景的身份,和华财团的决策者。新加坡的龙头企业淡马锡在他面前都要掂量下自己的份量。能得到陆景垂青的女孩该是多么的幸运?

更何况谢姐还是被陆景如此的宠爱,真是令人羡慕她。

别墅二楼的餐厅里,陆景洗过澡换了一身休闲衫进来,黄千儿穿着超短裤,白色的头像t恤,很清爽靓丽的打扮,“陆哥,谢姐不来吃饭吗?”

黄千儿白净的瓜子脸有些微红。她知道陆景和谢姐洗的是鸳鸯浴。

“我和歌儿在房间里吃吧。一会逛街再吃点宵夜。”陆景笑着说道。洗澡时,他和歌儿都有些动情,做了一点少儿不宜的事情,歌儿现在不好意思见黄千儿。

黄千儿很聪明,微笑道:“陆哥,你喊谢姐出来吃饭吧。我去房间里上上网。”

陆景对黄千儿的做法有些好感,道:“不用,你吃你的。”

黄千儿笑笑,没听陆景的,剩了一碗稀饭,拿吃碟放了几筷子菜,又夹了两块点心,临走时说道:“陆哥,这个月29号是我18岁生日,可以邀请你来参加吗?

陆景琢磨了一下时间,微笑道:“行。我应该还在新加坡。到时候你给我打电话。”

“谢谢。”黄千儿甜美的一笑,走走了两步,又回身吐吐舌头,说道:“呀,差点忘了。陆哥,我舅舅刚打电话来问你有没有时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哦?”陆景笑着挑挑眉头,略一思索就有些明白了,笑着拿出手机进了期货的软件,调出一组画面给黄千儿看,“李部长找我应该是为了这件事。”

黄千儿不解的看着陆景手机上的画面:wti价格:45.74美元每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