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32章 垂死挣扎

第1332章 垂死挣扎

12月14日纽约商品交易所的wti(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价格在一个交易日内从47.36美元跌到了45.74美元,令平稳下行的国际原油期货市场风起云动。

纽交所收盘的当日,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等美国报纸便发表评论。分析油价大跌的原因,以及未来油价的走势。到晚间时分,全球主要媒体都报道了这则消息。

有评论认为油价走弱有利于美国经济的复苏。同时,也有评论认为,油价大跌是12月以来利空消息的市场集中体现,长期来看油价依旧有走强的动力。

但是,在知道内情的人看来事实完全不是这样。油价大跌的原因是因为有大量的资金在做空油价。

三井石油的小会议室里,四五名职员神情沮丧的看着电脑屏幕,上面定格的画面是今天凌晨4点纽交所的交易时间结束时wti的价格,

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14个小时,他们在等待纽约新的交易日开始。但是,在今晚22点45分之前,如果三井石油没能拿出1.12亿的保证金,三井石油将会被纽交所强行平仓。

三井目前所面临的情况,用期货术语来描绘就是:爆仓。因为油价下跌而爆仓。

“武藤君,我已经说过现在石油价格下跌是大势所趋,你偏不听,现在好了。”灯火通明的办公室里。三井石油首席交易员中村宏介不满的向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武藤顺照发泄着。

武藤顺照怒道:“中村君,现在我要听的是处理办法。而不是你的抱怨。”

昨晚,三井、杰润与和华在wti期货市场激烈交锋。三井投入了8亿美元。全力以赴的做多石油。但是,交易时间结束之后,油价却大跌3.4%。三井反而因此爆仓。需要补缴1.12亿美元的保证金。

1.12亿美元的保证金,他不是腾挪不出来。但是,谁能保证今天的交易时间开始,油价会止跌?他手里已经没有足够的资金了。而只要今天wti价格再下跌,亏损就会爆光。

“哼,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只能告诉你,油价大跌3.4%肯定已经让国际上的游资注意到做空的利润。赚钱效应一旦形成。没有财团的全力支持,这笔巨额交易只会失败。你等着被处罚吧。”中村宏介说完,怒气冲冲的离开。

“嘭”,办公室的门被摔上。

“八嘎呀路。中村宏介,你这是什么态度?”武藤顺照将办公桌上的文件、电话、茶杯全部发泄的丢在地上,坐到椅子上剧烈的喘着气,绝望的情绪涌上来。

没想到曾经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陈九林的处境会落到他身上。这真是讽刺!

“武藤社长….”三井能源风险管理公司的高级经理三浦圭佑在美子的引领下推开办公室的门,看到满地狼藉,小心翼翼的喊道。

武藤顺照抬起头。沙哑的声音带着焦虑,说道:“我没事。三浦君,事情办好没有?”

他委托助理美子和三浦圭佑去筹措1.12亿美元的保证金。

“武藤社长,已经办好了。”三浦圭佑知道这不过是饮鸩止渴。油价肯定不会止跌。昨晚和华已经取得阶段性的胜利,今天肯定会乘胜追击。

他和武藤顺照是一根绳子上的蚱蜢,要是武藤顺照失势。他在三井内部也没什么前途,劝说道:“武藤社长。你可以给新加坡贸工部部长李义济打个电话?”

“让他调解?”武藤顺照摇摇头。上一次李义济调解,三井与和华达成谅解。但三井杀死小钟。就已经与和华没有调解余地。和华不可能罢手。

三浦圭佑咬咬牙,恶狠狠的道:“不,让李义济恐吓和华。”调解根本就不可能。但是他相信新加坡政府肯定会偏向三井财团。

“哟西。”武藤顺照的思路顺畅了些,问助理,“美子,你的意见呢?”

美子低头柔顺的道:“武藤社长,我建议可以考虑向长井行长求援。”

长井行长就是三井住友银行香港分行副行长长井静香。她有能力调动五六亿美元左右的资金。这可以暂缓三井石油的资金压力。坏处便是三井财团内部可能会知道武藤社长所造成的巨额亏损:账面亏损已经近10亿美元。

武藤顺照大笑,释放着心底巨大的压力,“哟西,这个方案也不错。我要好好想想。先补缴保证金度过今晚再说。”

一大早在泳池里锻炼过后,陆景吃过早饭去了傅婕的办公室,了解昨晚期货市场的情况。正在值班的是傅婕的助理步山梅。步山梅笑着招呼陆景落座,“傅总撑不住先休息去了。陆先生,我给你介绍下情况…”

和华在wti期货市场击溃三井物产和杰润的阻拦之后,将油价拉到了45.74美元。15日晚上,和华再次发力,将油价打压到了,44.23美元。

听着步山梅的介绍,陆景频频点头。正是因为前天晚上和华击溃了三井物产和杰润的抵抗,他才会带着歌儿去度假休闲。否则,心里有事情想休闲也难以放松。

和步山梅聊了一会,陆景去书房里看了看。这里是助理们的办公地点。宋雨绮、墨静雯正在办公桌边喝牛奶。说笑几句,陆景问道:“余乐呢?”这几天ek咨询公司的团队很忙碌,何梦明搬到了39楼ek公司的办公地点去办公。

墨静雯抿着牛奶,明媚的笑道:“小蛮还没走呢。他哪会这么早来上班。你找他有事情啊?”寇小蛮性子刁蛮是真的,嘴却也很甜,喊她静雯姐。她和寇小蛮的关系不错。

“我要去一趟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油价到这个地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的头寸可以平仓了。顺路问问小钟死因调查的进展如何?”

宋雨绮妩媚的轻笑道:“陆景,你这么快要开始做正事了啊?哦,李义济昨晚给我打电话了,希望今天中午和你吃顿饭。”

墨静雯听得掩嘴娇笑。陆景昨天和谢清歌去新苑别墅区里玩了半天,晚上又在新加坡市里游玩到很晚,凌晨2点才回。李义济的电话打到了雨绮姐这里。

陆景没理宋雨绮的取笑,笑道:“怎么,他又要给三井传句话?三井和杰润现在十有八-九已经爆仓了。想和解我也不会同意了。”

三井物产和杰润爆仓的情况,和华估算的出来。当然,以三井物产和杰润的资金量不会凑不齐保证金,但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他们的巨亏是亏定了。

宋雨绮抚了抚发髻,“这倒没说,只是说请你吃饭。你不是老说新加坡权贵对和华存在偏见吗?说不定李义济是想来和你进一步交好的呢!”

和华逼的三井免除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债务后,新加坡的权贵们只是转变了态度,不再是不欢迎的姿态。但是要让他们在日资与和华之间做选择,结果不问可知。

“那你帮我回一个电话吧。我中午和李义济见见面。”陆景笑了笑,下楼去了39楼找谢清歌,路上给余乐打了个电话。这几天雨绮、小明、静雯都很辛苦,跑腿的事就喊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