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33章 影响

第1333章 影响

电话刚接通,陆景就听到寇小蛮咯咯的笑声,这两位倒是好的如胶似漆了,电话里寇小蛮小声道:“喂,你的偶像的电话。”

陆景好笑的翘起嘴角,他什么时候成为了余乐的偶像了?听到电话那头换成了余乐的声音,道:“余乐,一会跟我去一趟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

“行,我半个小时之后给你打电话。”余乐飞快的答应下来。

陆景挂了电话,到3920号房间门口,从衣兜里拿出门卡刷了下,推开门进去。这是一间高级观景房,一室一厅。卧室里的光线有些暗,谢清歌正在睡觉。晶莹剔透的脚趾头露在白色的被子外面,一根根的玉指可爱而诱人。

“哥,你来了啊…”谢清歌听到动静,转头过来看向门口,娇柔的问道。

“歌儿,你睡的很轻啊。”陆景笑着答应了一声,坐到谢清歌的床头,微笑着抚摸着她明丽清秀的脸庞。

“在伊拉克战场上走了一圈,哪里会睡得死啊。我养成习惯了。”谢清歌轻声解释,明眸看着陆景。

“头还疼吗?”陆景问道。昨晚逛街的时候,歌儿的酒喝的有点多。

“差不多了。”谢清歌爱恋的拉着陆景的手掌,“哥,挨着我躺一会。真不想今天离开啊。”

陆景俯身闻着少女熟睡后的体香,在谢清歌的脖子上吻了一口,轻声道“我半个小时后要和余乐一起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歌儿,要不要我帮你请假?”

他也舍不得让歌儿这么快就离开新加坡。昨天在新苑别墅那里洗鸳鸯浴时他已经和歌儿坦诚相见。未经历人事的少女十分敏感。他只吸吻着她尖翘的淑乳就让她到了云端。

这两天陆景并非没有时间和空隙将她变成自己的女人,只是他很珍惜歌儿。不想她的第一次随随便便的在某个不熟悉的地方就失去。可是,丽都酒店这儿众目睽睽。也没办法避开。

谢清歌娇羞的抱着陆景的脖子。仍由他的手滑进来爱抚她光滑如丝、修长性感的身-体,“哥,我还有两天的年休假。”声音有些娇媚。算上18、19号的周末,她可以21号再上班。

陆景凝望着脸红如火、美艳异常的歌儿,温声道:“歌儿,我不是说要补偿你的假期吗?我这两天可能要去一趟黄海。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度假。”

唐诗经给他打过电话,希望天辰娱乐出面收购好莱坞的电影公司米高梅。三井物产被“击溃”之后,他应该会有几天空闲。准备去黄海转一圈。

听着陆景的重音落在“度假”上,谢清歌羞涩不已。她知道陆景是想在黄海要了她,娇羞的点了点头,娇柔的道:“哥,我听你的。”

和谢清歌柔情蜜意的聊着天,时间过的飞快。8点52分,陆景接到了余乐的电话。

不夜城的顶层,南然,陈九林迎着前来的陆景、余乐。陈九林亲自泡了茶。坐在沙发上,兴奋的搓搓手道:“陆先生,油价下跌到43美元指日可待啊。”

油价下跌到43美元,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的头寸就可以平仓了。甚至还有些许的盈利。他也可以完美的离任、谢幕。

油价下跌是和华的动作,南然知道一些情况。但是陈九林就茫然无知。陆景笑着摆摆手,“陈总。油价很难跌到43美元每桶,我今天来。是通知你们可以平仓了。”

南然奇怪的道:“陆先生…,怎么。和华没有把握把油价拉到43美元以下?”

陆景喝了口茶,平静的道:“把握不大。”

陆景并没有解释原因,余乐却是知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的石油期货头寸分布早就在媒体上公布了。43美元的平均价很多投资者都知道。

如果和华真的把油价拉到了43美元以下再让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出货,这算得上是违法交易。更关键的是,这将显示着和华拥有操纵油价的实力。

操纵国际油价,那是美国的专有金融权利。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因为要收购新加坡石油,危及日系财团的布局,立即被设局。和华要是碰了美国这个权利,后果可想而知。

陈九林惊讶的张张嘴,胖胖的脸上全是震惊的神色。陆景和南然的几句话,就让他意识到最近油价的大幅下跌是和华的手笔。他怎么都想不到。

南然笑呵呵的道:“也好,落袋为安。省得给人惦记。”他对陆景的决定十分支持。注意到陈九林惊讶的样子,笑道:“老陈,事情我一会给你说。”又问道:“陆先生,京城那边关于老陈的处理意见我听到一些风声…”

南然是第四石油公司的副总,陈九林的处理意见是第四石油拿出来上报。处罚是:停职降级,先回第四石油挂一个闲职。就怕上面要深究。

陆景就笑,“南总,陈总是个人才,第四石油的处理,我想上面会同意的。”又对陈九林道:“陈总,你要站好最后一班岗啊。傅婕还要大半个月才能到任。”

陈九林摸了摸肥胖的肚子,诚恳的笑起来,道:“陆先生,我会的。”心里,一颗心落回到肚子里。近5亿美元的亏损,他的压力很大。这件事的风波总算要过去了。

陈九林的接任者是傅婕的消息早从京城里传出来。南然愉快的笑了。看来,今年他可以回京城过春节了。

说完陈九林的去向和职位交接情况,陆景问道:“小钟的案子新加坡警方查的怎么样了?”

“还没什么进展。”陈九林叹口气,“这件事弄的公司里人心惶惶。有不少新加坡籍的员工申请离职。我已经和小钟的家属联系过,按照职员的待遇给他发抚恤。”

资本的战争相当残酷。死个把人很正常。见陈九林已经处理好小钟的后事,陆景便不再多说什么。傅婕正为他立下汗马功劳。他不能让傅婕上任之后面临一个烂摊子。

时间倒回到15日的晚上。

“老徐,你觉得这是和华的手笔?”新苑别墅的客厅茶几处,李义济放下手里的《联合晚报》,皱起眉头,轻声问道。

如果和华能够影响国际原油期货价格,新加坡政府就需要认真的考虑如何与和华这个庞然大物打交道。

徐阳成肯定的点点头,说道:“李部长,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持有价值近40亿美元的wti和布伦特原油期货头寸。wti油价为47美元时,其亏损约为1.2亿美元。和华从逻辑上有让油价下跌的需求。”

李义济叹了口气,起身在客厅里慢慢的踱步。对徐阳成的能力,他很信任。

他知道,在外界有很多人说徐阳成是墙头草,没有什么担当。但是实际上徐阳成的能力十分卓越。之所以给外界这样的印象,是因为徐阳成要的决策要紧跟新加坡政府的脚步。徐阳成能成为淡马锡的执行董事、副总裁,是他鼎力支持。淡马锡的决策层不需要李家之外的“杂音”。

现在,徐阳成给出的答案正是他所担心的答案。

“老徐,这棋不好下啊。”李义济手扶着窗沿。窗外繁星点点,新加坡的雨季难得有一个晴朗的夜晚,“你来之前,三井物产的武藤顺照刚给我打过电话。”

徐阳成心里冷笑:和华在原油期货市场上的对手就是三井物产。三井给和华捉住痛脚被迫免除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近1.7亿美元的债务。这口气,武藤顺照肯定咽不下。

钟斯伯的死肯定和三井脱不了干系。这是洗清“把柄”的动作。和华有做空油价的逻辑,三井肯定是反向做多,而且在解除和华手里的把柄之后,肯定是全力以赴。但从今天的结果来看,油价大跌3.4%,三井大败亏输。

“李部长,武藤顺照怎么说?”

“你猜他怎么说?”

徐阳成皱眉道:“您出面调解之后,三井首先撕破了脸,把钟斯伯给杀了,现在再要调解肯定不成了。”

李义济哈哈一笑,“老徐,这你就猜错了。武藤顺照说:现在石油期货市场赚钱效应已经出现,建议和华反向做多,可以大吃一笔。”

徐阳成一愣,世界上还有脸皮这么厚的人?随即笑道:“和华要是做多,正好为他解套吧?”

李义济笑着点头,“老徐,你的眼光很犀利啊。三井物产八成已经爆仓,就是不知道会亏损多少。”

徐阳成笑了一会,喝着茶,建议道:“李部长,那要和陆先生见面谈一谈?”

井财团在新加坡的能量很大,李部长不可能不偏向三井。要是陆景愿意和三井合作,那就皆大欢喜。

“谈肯定是要谈的。千儿刚给我打了电话,陆景正在陪一位女记者逛夜市。我给陆景的助理宋雨绮打电话邀约吧。”李义济叹道:“老徐,我们对和华的态度要仔细考量啊。真是难题。”

徐阳成很敏锐的把握到李义济的心态:李部长对有着强大资本的和华有敬而远之的心态,因为,一旦三井、高盛全力以赴,和华未必撑得住。

但是呢,和华这条过江猛龙在新加坡搅风搅雨,影响很大,李部长又有些吃不住劲,必须要“讨好”和华。

没看见李部长为了不打扰陆景的雅兴,居然是要给陆景的助理宋雨绮打电话来约明天见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