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42章 陆景的自白

第1342章 陆景的自白

陆景看着明雪展颜轻笑的美态。明雪是那种放在美人堆里还能被人一眼认出的女人。瓜子脸,眼睛不是很大,明亮清澈。容貌精致,肌肤雪白。有着残雪般的冷艳,洗尽铅华之后依旧灼得他人不敢逼视。

有些记忆浮上陆景的心头。

“陆景,明雪其实也签约了ek公司。只是,你让她回来继续给你当助理,她就义无反顾的来了。”这是在今年上半年在黄海处理严景铭的事情时,小明告诉他的话。

“你贼眼兮兮的看哪里啊!”明雪那一双莹白粉嫩坚挺而饱-满的玉女峰他无意中欣赏过不只一次。

“我姑姑让我把握机会做你的情人。”

“陆景,其实我认真的考虑过。”

“所以,我不能回去给你当助理啊。你身边美丽的女孩子一大堆,我怕我忍不住吃醋啊。”

见陆景有些失神的盯着自己看,明雪鹅蛋脸上泛起红晕,让她冷艳的容光里多了妩媚的气质,丢下一句,“看什么呀?”扭身,侧影对着陆景。

陆景咳嗽一声,“那个,我酝酿下情绪。”

三个女孩顿时都忍不住笑起来,有这么酝酿情绪的吗?盯着明雪看,都看到她不好意思了。

陆景轻轻的拍拍谢清歌的腰,又摸了摸何梦明披肩的柔顺长发,递了一瓶茶饮料给微颤着笑的明雪。她扭身坐着,纤细而灵活的腰肢以一个夸张的弧度扭着,让人会担心她的细腰是否会折断。

喝了口水。见三个美丽的女孩都看过来,陆景开口道:“齐宣王对孟子说:寡人有疾。寡人好色。我并不否认我喜欢美女。但是,喜欢和占有是两回事。

我的人生总是会遇到很多漂亮的女孩子。我也不会每一个都要收罗到身边来才觉得念头通达。能和我一直产生交集的女孩子很少。愿意陪着我看人生夕阳的更少。

歌儿。小明,明雪,我珍惜在我生命中留下美好回忆的女人,更会珍惜愿意和我牵手终老的女人。有人说,多情最是无情。我并不这样认为。

每一份隽永的感情都铭刻在我的心底,我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呵护。我希望自己35岁就能退休,带着婉仪、关宁、梦瑶、雨瑶她们享受生活的乐趣。好好的陪她们。歌儿,还有你。”

“哥…”谢清歌这一声喊得娇柔婉转,甜腻温柔。再也忍不住,微微的靠在陆景身上。来黄海前两天陆景陪唐诗经所带来的幽怨彻底的烟消云散。

何梦明尤其明艳的眼睛看着陆景,有着难言的情绪,轻声道:“陆景,我姐会很喜欢你听这番话的。她至少会偷偷的乐一个星期。”

陆景嘴角泛起温柔的微笑,看着何梦明清丽娇柔的容颜,梦瑶的形象在脑子越发的清晰。眼神温润的看着何梦明。他和小明之间早就超越了朋友的界限。娥皇女英的想法他也有过,只是有些话,他不敢说。担心小明就此离去。

何梦明能读懂陆景眼神中的意思。粉雕玉琢的脸上浮出一丝绯红,轻轻的扭开头,看向远方郁郁苍苍的树林。陆景的眼神会把她的心灼伤。

见陆景看过来,明雪没来由的有些心慌。今年年中离开陆景身边去经营雪苏绮时,她就已经明白她钟意他,“陆景。你这口才比歌儿还文青。都可以去当记者了。”

“明雪,你昨天晚上给我说的话不是开玩笑的吧?”陆景温和的笑了笑。

“啊…。我是开玩笑的。”明雪连忙否认,只是敌不过陆景那清澈的眼神。心里有些虚,粉脸带红的道:“我去那边的湖水旁走一走,你们聊。”

明雪穿着宝蓝色的牛仔裤,高领的白色毛衣,背影窈窕而美好。落荒而逃。陆景笑着摇摇头,他现在无比的确信明雪给他说的是真话,明雪一走,草地这儿的气氛也没有刚才那么凝滞。

陆景笑着道:“小明,帮我劝劝明雪,她现在对雪苏绮没什么大的兴趣,我让她回来给我当助理,她想去ek公司。”

何梦明看着天上的白云,娇柔的笑着道:“我也想去ek公司了。”

陆景给吓了一跳,挽留道:“小明,我现在身边的助理人数很少,你再一走,我的工作量又得增加了。”

何梦明偏头看着陆景,轻笑道:“那我也不能像我姐那样,她在建业帮你处理邮件,让你空出时间去追唐雨瑶。”

陆景苦笑,“我和梦瑶说过雨瑶的事情的。”他还没混账到那种程度。

梦瑶和小明两人是姐妹,性子却差别很大。梦瑶清冷柔弱,对人最严厉的惩罚就是绝交。而且还是君子绝交、不出恶语。小明的性子可要刚强的多。

“啊…,小明,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谢清歌立时好奇的问道。她认识唐雨瑶。唐雨瑶和她的室友、好友、闺蜜赵清芷并称江南大学的校花。陆景去江南大学追唐雨瑶还被婉仪姐当场给遇到呢。八卦之心立刻熊熊燃烧。

看着叽叽喳喳说着自己糗事的两个女孩,陆景无奈的躺在草地上,仰望天空。好在歌儿和小明的笑声十分悦耳,言语上的取笑就不和她们计较了。

往事如流水般缓缓的在心里而过。他答应了小漓、叶妍她们,新加坡事了之后和她们去度假。不过,收购米高梅之后,他恐怕要先去美国一趟。50多亿美元的投资,他必须要为米高梅选定一个合适的经营者。

“哥,你在想什么啊?”谢清歌看着身边躺在毛毯上熟悉的脸庞,侧卧着,伸手遮住陆景的眼睛,笑着问道。

“想以前的事情,歌儿,小明,还记得九六年的冬天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吗?”歌儿的手有些温凉,陆景没动,带着回忆说道。

“记得啊,我和歌儿在白沙井江州棋院的那个破旧的大厅里下围棋。旁边还有一个烧水的炉子去暖。”谢清歌平躺在陆景身边,有些动情的说道。

陆景和何梦明第一次见面,是在她父亲的酒馆里。当时,她的心脏病还没好,带着病容吃力的送了六瓶啤酒上来。

和歌儿的第一次见面是如今南阳街所在的那条巷子里的“好再来”小餐馆,歌儿来喊她父亲谢泽华回家吃饭。如莲子般鲜嫩的少女印象。

“小明当时穿着很宽松的运动服,双手插着衣兜里。很安静的下棋。”

何梦明也回忆起那段往事,轻声道:“我那时候患病,不能剧烈运动和有剧烈的情绪波动,只能下围棋取乐。”

说着往昔的岁月,那个时候也是冬天,很冷。今天在和熙的冬日下,很暖和。陆景轻轻的吐出一口气,“歌儿,小明,真想时间能够定格在这一刻啊。”

谢清歌轻轻的依偎在陆景的怀里。她也这么想。一晃好多年过去,她有一些害怕时间的流逝。

陆景扭头看着坐在身边的何梦明,白色的高尔夫球服穿着在她身上清丽明艳,看着她清澈晶亮的眼眸,伸手去握住她的手。何梦明没有躲开,让陆景握着,嘴角有一抹温柔的微笑泛起来。

她还记得陪着陆景去白沙井转悠时陆景问道:“小明你的理想是什么?”她回答是“读书”。她记得她先天性心脏病手术之后,那个下着暴雨的夏天,陆景飞回江州急匆匆的来病房里看她。给她说安排她高考、读书的事情。

何梦明轻轻的躺在陆景身侧,没有像歌儿那么亲密,但是手一直给他握着。她也不想这一刻时间流走,虽然这个风流的家伙同时在和她们三个人谈情。奇怪的是,她心里居然没有怪他的想法。

明雪的晚饭安排在深蓝游艇俱乐部的包厢中。深蓝游艇俱乐部在叶妍的经营下业已经成为黄海上流社会的一张名片。类似于京城的四大俱乐部。

典雅的房间中,陆景和小明、歌儿、明雪说着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平仓的话题。

新加坡联合晚报率先曝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已经于16日晚平仓。以亏损8千万美元的代价,将手中价值近40亿美元的wti和布伦特原油期货头寸全部清仓。

明雪这会已经恢复正常,笑着道:“现在就看高盛、三井、夏如龙怎么应对了?”

这一手,将和华必须要守住wti原油期货43美元价格的底线给清理掉了。

“不管他们怎么应对。反正,和华还是做空。”陆景从容的笑说道,又拍拍额头,道:“我们不是来度假的吗?还是说点轻松的话题。”

三个女孩笑起来。

叶妍在深蓝游艇俱乐部的主楼5楼北侧有一间属于她的独享套房:有办公室、会议室、专用电梯、通道、小型宴会厅、酒吧、茶室、棋牌屋、客厅、书房、观景阳台、豪华卧室等等,硬件设施不下于丽都酒店的总统套房。

吃过饭,陆景几人在叶妍的套房里说笑着闲聊,欣赏着海景。叶妍还在京城陪方琴,陆景给她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些事情。回来后,和大家聊到10点左右,笑道:“都洗洗睡吧。今天玩了一下午,明天还要去逛街购物呢。”

晚上11点许,月华如水。套房里的灯都熄灭,借着月色,陆景悄然的摸进谢清歌的房间。